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局外人 > 正文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更新日期:2021-05-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白白亮亮的冬日酥软乏力地照进厨房,我微微有丝紧张地坐到餐桌边,老爷爷的声音听起来和平时并无二致。

    “啊,今天怎么下来晚了,快吃早餐吧!”和昨天一样,老爷爷收起手头的报纸,喝了一口水。

    餐桌上不见蛋糕,海带汤连影子也不见,还有,天空那家伙干脆就没出现,从昨天上学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

    这家里的男人们都怎么了……怎么都这副样子……

    “快点吃啊!否则去学校要迟到了!”老爷爷和蔼可亲地看着我说。

    “是……是。”我答着,偷偷看了江尹湛那家伙一眼,他也看了我一眼,接下来就一声不吭地大口大口铲着自己碗里的饭。

    老爷爷终于和平时有点不一样了,他目光如炬地看向尹湛那边,沉声开口道:

    “你能不能吃饭有个吃样!!!-0-”

    “……”

    “你小子昨天几点钟回来的?”

    “……今天……”

    “我问你昨天几点钟回来的,你告诉我是今天……!!!”

    “……今天是我的……”

    “你的什么……”

    “……算了……”尹湛砰的一下放下手里的筷子,大步走出了厨房。

    ……-0-……这三父子究竟是怎么了,就如同每人抱着一块冰块生活在一起一样。

    我该怎么做……要对爷爷撒一下娇吗?!——

    “嘿嘿嘿嘿,早餐真好吃,爷爷!!!-0-”

    “……——……”

    “……——……”

    “是嘛,那多吃点。”

    我在说什么呢,真是,暴汗~!

    “那个……爷爷。”

    “嗯……”

    “您为什么对尹湛这么严厉啊?”

    “这小子从来就不懂事,还没开窍。”

    在我看来,天空和尹湛,这两个家伙没什么区别。——

    “今天……好像是……尹湛的生日?”

    “是嘛……?”老爷爷若有似无,漫不经心地答道。

    这一刻,生平第一遭,我感到刚才从这儿走出去的尹湛那家伙有些可怜。

    今天只剩下我一个人坐那位“像雾像雨又像风”的辛大叔的车上学了,大叔今天看来心情不错,而我的思绪却被“生日”两个字牢牢锁在了一隅。

    #学校里。

    “呀呀!今天第三节课是家政课实习,大家去料理室做菜去!!!”

    绝不是我本意,让我为某人做生日礼物的机会却出乎意料地找来。

    #料理实习室。

    “我的白马王子是喜欢香蕉口味的果冻,还是草莓口味的果冻?!!!”

    ——……第三节的家政课上,我正好生生地一个人偏安一角,奋力和一大团面粉作斗争,大象突然横到了我面前,好笑地围着一条围裙,怎么看怎么觉得这条围裙像是她偷来的。——

    “不知道。”

    “你肯定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快说!!!-0-”

    “我说了我不知道了!!那臭小子有什么好的,我凭什么要知道他喜欢什么口味的?!!!”

    “你叫他臭小子!!!”

    “是啊!臭小子!!怎么样!!”

    “松亚啊!!快到这边来!!”应着大象的手势,土拨鼠挪动着硕大的身躯,一颤一颤奔到了我面前。

    我很想叫家政老师过来把这帮讨人厌的家伙带走,可那女人,东走走,西看看,忙着四处抓同学做好的果冻放进嘴里。——

    “这丫头皮肤也这么黑,真不知道天空大哥是怎么看上她的,一定是她涎着脸,天天粘着天空不放,摇头摆尾的不知献了多少殷勤。”

    “……你们这两个家伙……真是……谁粘着他不放了!!谁对他献殷勤了!!”

    “不准你叫我们心爱的天空‘臭小子’!!!!-0-”

    “那难道叫他‘臭丫头’吗?!!‘臭丫头’!!!”

    “什么?!!臭丫头?!?”

    真是悔不当初啊!就因为我当初没有及时提出换班,所以才有今天的围攻之灾,虽不至于抱憾终生,但也够我吃一壶的。在动物家族们的口水围剿之下,我的手抖啊抖,连做小蛋糕时都在抖。

    所以,拜她们所赐,就是因为她们……

    “你这是用手做出来的吗……这简直是用脚做出来的!!!!肯定是D,不用问了,老师一定给你一个凋零的D。”临了大象还得意洋洋地拽了一句文。

    …………

    ——……我颤抖着双手,捧着这个被老师给了“D”的蛋糕,思想斗争着到底要不要送给尹湛那厮,如果给了他,最坏会发生什么情况,我联想着……结果是想到一只笑脱了臼的下巴。——

    “算了,这个……还是不要送给他比较好……为了他的安全健康。”我心灰意冷地走回教室,对着眼前这个仿佛一堆堆起来的狗屎似的蛋糕发呆。可不知为什么,早晨尹湛从厨房绝尘而出的落寞背影老是出现在我面前,让我犹豫不决,下不了决心扔掉这堆狗屎(其实它的味道还是不错的)。我想没有人比我更明白那种悲惨的感觉了,自己生日那天,却没有一个家人在你身边为你庆祝,因为这几年我一直是这么过来的。

    我从练习本上撕下一张纸,简简单单写了几句,怀着异常悲壮的心情走出了教室。

    生日快乐!虽然你是个不怎么讨人喜欢的家伙,不过看在我们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分上,我就勉为其难地送你一个蛋糕吧!

    觉得不好吃的话你可以扔掉,不过请你不要骂我,因为不管怎么说,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为谁做东西吃。

    PS:对了,昨天我偶然,非常非常偶然地听到,我被领养到你们家有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原因,一直没有机会问你,现在我能问问你吗?收到这个,请回信,哪怕只有一句话。

    这封信写得有够屎的,不过以我现在的水平也写不出更好的了,到底是给他还是不给他呢,我把信捏在手里,不到一会儿可怜巴巴的信纸就被我揉成了一团。不知不觉中,我已经走到了2-4班的教室前。

    “喂,喂!”

    “疯丫头,我说什么来着!!那家伙不行的!!”

    ……

    “呃!那边那个,不是尹湛追的女孩嘛?!”两个女孩突然饶有兴趣地对我指指点点。

    尹湛追的女孩?别吓我了,他就是真的追我,肯定也是因为想揍我。——我苦着脸,飞快地把蛋糕和信藏到背后,缩在教室后门的角落里。

    “要我们帮你叫尹湛吗?”

    “让他到走道的尽头来……”

    “喂,你比我低这么多年级,居然敢对我用非敬语?”

    “我和你们是同年的。”

    “哎哟……哈,真是被你气死了。-0-”

    “帮我把江尹湛叫出来。”

    “好吧好吧,看你粘他粘得这么紧,我帮你说就是,不过出不出来可是他的事了,他要是不出来我也没办法。^-^”

    ……——这个长得像胡桃夹子的家伙,废话怎么这么多。我躲开一双,两双,三双的闪烁视线,快速向走道尽头奔去,不过刚才传话机讨厌的声音还是不期然在耳边响起:他要是不出来我也没办法。我只好在走道尽头等着这个不知道到底出不出来的家伙。

    “叫我干什么……?”

    啪!——吓死我了,怎么这么快……尹湛那家伙眨眼就立在了我眼前,挠着头,一副刚睡醒的模样,脸上的表情异常诚恳地告诉我:我是真心地很讨厌你。我有点后悔了,身后的蛋糕还不如自己大口大口吃了来得痛快。

    不过事已至此,唉~!在我彻底改变心意之前,我唰地掏出藏在身后的蛋糕和信(怎么想都觉得自己像是前来表白的小呆瓜女生)。

    “什么呀……这是……”

    “今天不是你……生日吗……”

    “……你……你跟踪我??间谍!!”

    “不要说疯话了,快收下吧!否则我更后悔送给你了……”

    “白痴,我也没要求你送,你瞎起劲儿什么……”

    “……不要吗?那我收回?”

    “……看起来就不怎么好吃。”

    “喂,那你就别吃!!!”我生气地收回手,要把蛋糕重新放回身后。

    尹混球却在中途飞快地拦截下我,然后……笑了!虽然他假装着用手背揉眼睛,可从那双睡眼里流露出的笑意,还有那弯弯翘起的嘴角,我看得明明白白,千真万确,那笑弯的嘴角……虽然对我来说还不是太熟悉,那好看的明朗弧线……

    “还有信……”

    “……妈妈的,搞什么搞呀……看来你是真的爱上我了……”

    “请读完之后再下结论。——”我的话音刚落,尹混球这心急的小猴子就开始拆信。

    “喂!现在不行!!!”

    “为什么??”

    “这封信你一定要一个人看,千万不可以给别的任何人看,知道吗?绝对不可以,记住了吗?看完之后就烧掉。”

    “喂你说什么呢,你是不是有病啊?!”

    “对不起……”

    “……?”

    “即使是让我到大街上去跳脱衣舞,我也不会爱上你的。——”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从不说假话。”

    尹湛把信插进自己的口袋,正要张口说些什么,

    “你们俩给我站在那儿,都不准动!!!!”一个恐怖男子的声音炸雷似的响起,我有种不祥的预感,向楼梯那边转过头去。果然,又是那个变态老师,只见他一边气急败坏地唾沫星子四溢,一边拖着他那略显痴肥的身体在楼梯上一窜一窜的。我真替他可怜的身体感到难过,不过那老师可不这么想,他惟恐现场被破坏,跑得面色茄紫,就差没口吐白沫了。

    ……大伙儿还记得吧,文件柜事件中的那个男人,不,男老师……看到他那张脸我就讨厌。尹湛也是一副快要疯了的模样,连头发都变粗了好几倍。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我就知道会是这样……你以为我不会发现你吗,嗯?!”那变态老师用棍子敲着自己圆溜溜的肚子,直直瞪着我。说他长得像座佛那是侮辱佛,个子和我一般高,肚子至少可以比脑袋提前三分钟到达。

    我鼓起自己全身的力量,狠狠地回视着那个精神分裂患者。而他,魔鬼一样的眼神,死死盯着尹湛那只拿着信的手。

    “把那个交出来!”如同晴天霹雳似的话,就被他这么随随便便地说了出来,“……你要是不肯的话……你也知道的,我早看你们兄弟俩个不顺眼了,两个小鬼,成天拽了吧唧的。我早就等着这么一天了,老子就是睡觉也要睁只眼抓住你们,知道吗?”精神分裂这次的矛头指向尹湛,一番威胁的话被他说得是抑扬顿挫,声情并茂,奶奶的,准是电影看多了。

    呼……这个精神分裂双重人格,我看他并发症也不少……总而言之一句话,他已经病得不轻没得救了……和一个比自己小二十岁的学生这么较劲儿,他不觉得太幼稚了吗?!

    “那就请您再把眼睛闭上吧!这样对大家都好,否则就请您一辈子都闭上眼睛。”

    ……-0-……他,他居然敢威胁老师,虽然早知道尹湛那家伙不是好惹的,但没想到他的多血质脾性这么烈,是天空的好几倍好几倍,我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绝望地紧紧闭上眼睛。

    出人意料的,面对尹湛的强硬,精神分裂意外地弱了下来,他没有什么进一步的举动,只是拿着大棒子不停地敲自己的手,显得有丝焦躁。

    “把信交出来!!!”精神分裂涨红着脸,疾声喊道,他只能使出这最后一招,给自己找台阶下了。

    “那是我的东西。”尹湛甩都不甩他,别说台阶,连垫脚凳都不给他。

    “你不知道学校不准谈恋爱吗?!!臭小子,还不快交出来!!!”

    “我没听说过这条校规,也从来没有遵守过这条校规。^-^”

    “你这个混账小子……真是!!!!快点给我交出来!!!”精神分裂青筋直跳,一张脸更加热火朝天了,他顾不得自己的头就像是肉店里的猪头肉,挥拳就向尹湛飞去。

    “啊~!”我一声惊呼还没来得及出口,尹湛那家伙,以惊人的速度,哧溜哧溜三下两下就把我刚给他的那封信咽下去了,临了,还满意地舔了舔嘴唇,我简直要晕倒。——

    ……他居然可以这样……我当场放弃以后和尹湛那厮吵架、并且能吵赢他的想法,真的……我再不会天真地奢想自己能赢他了。

    “你……你,究竟在干什么呀……”精神分裂受不了这份刺激,并发症更加严重了。

    “您要是还有兴趣看的话,我每次去洗手间您就跟着来好了,一定要跟仔细点哦!^-^”

    “……混小子!我要说什么,相信你现在应该比我还清楚吧……”

    “跟我来。^-^”

    “……呼……”实在无言了的精神分裂,迈着大步,气势汹汹地向楼梯那头走去。

    看着变态老师渐渐走远,江尹湛重新看向我,蛋糕他一直拿在手上,没有进一步弄得让人食不下咽。

    “信再写一次给我。”

    “这……这个混球……为什么特别针对你们兄弟俩啊……?”我稍稍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了“混球”这个字眼,实在不想称这种人渣为老师。

    “就是这样了呗,谁知道。”尹湛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一起去吧……我也……”

    “不要吵,你去写信,再写一次。”

    “我也要去。”

    “你去事情只会更麻烦,赶快回你自己的教室去。”

    “……我一定要去……”

    “要是连你都被老师叫去受罚了,这对我老爸肯定是致命的打击。”

    “……”我微微颤了一下,想到自己毕竟是寄人篱下的处境。

    尹湛用手指突突敲着自己的眉毛,看在我眼里像是调笑。

    忽然,——

    “蛋糕我收下了,我会都吃掉的,希望它的味道不会像它的长相那么恐怖。”扔下这几句让我笑也不是、哭也不是的话。那家伙,蹦着跳着,就像是在运动场上无忧无虑蹦蹦跳跳的小屁孩,消失在楼梯尽头。

    ……到底……那个精神分裂……为什么偏偏看天空和尹湛不顺眼呢……而且,为什么他们两个家伙也从来不向家里提这件事呢……想着想着,我对精神分裂的反感和憎恶不禁又深了一层。

    第四节课,还是老样子,我很辛苦地忍受着动物家族们扔过来的几乎堆成一座小山的纸团,想象自己是一块巍峨的橘子脑袋。——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下课铃声刚刚响起,我就攒足劲,冲出教室去找尹湛。

    “喂!站住!!!给我站住!!!”土拨鼠和大象毛骨悚然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Ignore

    走进德风高中的玄关,仿佛吹来一阵春风,现在我看见这儿的学生就觉得很高兴。我走向楼梯,准备爬上三楼尹湛的教室。

    风一样的……天空……

    天空从楼梯上风一样地冲了下来,擦过我,直直向前冲去,甚至连照面都没有和我打一个,就这样和我擦身而去。到底什么让他这么火冒三丈,气冲斗牛的?!都没有发现我,或者,根本就是不想发现我……叵测的天空,我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像风一样远去的他,妄想了解天空,抓住白云的衣角是多么的愚蠢,我终究还是……不明白他的,这个依旧故我,从骨子里透出冷的家伙,特立独行,从来不会为周围的人花心思的家伙,我有时是那么痛恨他,可与理智无关,不受意识控制的大脑,在我心底已经牢牢烙下了天空印。

    那天,踹开一号房间门进来的天空……

    不停地擦着我的唇和眼睛的天空……

    很生气地扛起我的天空……

    为我换上睡衣的天空……

    还有……那亦真亦幻,我至今不能确定是梦中还是现实的……

    嘴唇……

    “那老师到底是怎么回事,每次都不放过我们尹湛?!!!都不知道这次是第几次了!!!”

    “被揍得不轻?”

    “不知道,……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又停了下来,因为这对话,只见两个女生正在下楼梯,一个是我认识的宜兰,另外一个应该是尹湛的同学,她们同时也发现了我。

    “啊?你……”

    “你是尹湛的女朋友?”

    “嘿嘿!又重新是了,我们俩和好了。”

    “尹湛他怎么了?他被打了?”

    “还不是因为那个变态老师,他有病,特别讨厌尹湛……唉~!不知道了不知道!!总之这次尹湛被他逮住了,打得很惨!!”

    “尹湛现在在哪儿?”

    “医务室里……”

    “医务室在哪儿?”

    “你,后面……”两个女人用一种寒心的目光看着我,同时指了指我从刚才就一直站在前面的一扇门。

    我无言,赶快灰溜溜地转过身,推开门进去。

    ……

    “啊啊!请您轻点儿揉!!!”

    ……天啊,他的脸都被揍成变形虫了……

    晌午的暖阳乐呵呵地照进了这间医务室,里面只有医务室老师和尹湛两个人。老师夹着一团棉花,正拭擦着尹湛眼角的伤口,而尹湛那小子,痛得哇哇大叫全身直哆嗦。他很快发现了我。

    “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你还好吧尹湛?!”宜兰越过我,焦急地奔向尹湛,而我只知道一个人站在原地发呆。

    医务室老师来回扫视了一下我和宜兰,不知为什么,露出了痛心疾首的目光。——估计这位想像力丰富的老师把我们想成错综复杂的三角关系了……拜托,我们强烈呼唤电视剧改革,不仅毒害儿童,还毒害成人。

    “喂!你们的好男朋友,你们来给他上药吧,我要去吃饭了。”老师顺手把消毒棉塞到宜兰手里,然后大步大步走出医务室,兴高采烈吃饭去了。

    “到底怎么回事,这次你又被他抓到什么小辫子了?!你为什么一直不肯告诉你爸爸呢?!!”宜兰一边用药棉心痛地擦着那家伙的眼角,一边激动地直跺脚。

    男孩子果然都有在女孩子面前逞英雄的习性,这次没见尹湛那厮像刚才一样夸张地大喊大叫,痛得像杀人了。——尹湛看向我。

    “你没事吧?”我识趣地发言。

    “间、谍!”

    “……都怪我,因为我你们才被那个变态打成……”

    “别吵!”

    “看来我又把霉运带来了。”

    “……”

    “我……我总是这样,每次只能带来霉运和灾难,我就是一只不吉利的黑乌鸦……呵呵!”竭力抑制住心中排山倒海涌来的悲哀,我努力让自己显得若无其事,抿着嘴,咬着牙,嘴角噙着艰辛的笑容。该死,怎么觉得眼角有些湿润。

    “……如果你是为了说这些话来的,那么出去……”

    ……宜兰的脸渐渐僵硬起来,她来回看着我俩。也是,换是我听到自己的男朋友和别的女人有如此一番意味深长的对话,我不起疑心才怪。

    忽然,尹湛猛地转过身打开了医务室的窗户,一个穿着德风高校服的男生赫然出现在我们面前。

    “喂!!江尹湛!”那家伙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他怎么出现得这么突然,好像凭空里冒出来似的。——

    接收到宜兰不怎么友好的视线,我也只好把注意力放向他们那边。

    “天空,不好了,天空那边出事了!!”男孩焦急地嚷道,我的心咯噔一下,立刻投向了半边是冰半边是火的世界。

    “什么?”尹湛挡开宜兰手上的药棉。

    “校门口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帮大人,天空现在就和他们干上了!!!”

    “……所以呢?”尹湛反而冷静下来,不带任何感情淡漠地说道。

    “喂……他可是你哥啊……”

    “那家伙打架那么行,也不是谁说想打就可以打的。”

    “可是天空就一个人啊!!”

    “你那么紧张干什么,他又不会被他们打死。”

    ……他怎么能,怎么能这么……我对他刚刚产生的温暖心情立刻被他冷酷的口吻浇得冰凉。我是个傻瓜,我是个白痴,我知道自己去了也没用,可是,没有任何迟疑的,一颗心……早已飞到了校门口天空那儿,下一秒,我已经推开医务室的门要出去了。我拉住门,礼貌性地回过头来和屋里人说再见……

    不知道为什么,尹湛贴满胶布的脸庞,满满地写着落寞,他依旧只是在静静地擦着药棉。

    “江尹湛……我去……没关系吧……”

    “……如果我说有关系……你会不去吗?”

    “什么……?”

    “如果我说有关系……你会不去吗?”

    “……不会。”我口中短促有力地迸出两个字。

    尹湛低下头,无声地笑了……他居然笑了,我一眼扫到了他口袋外悄悄探出一角的小蛋糕,虽然无限担心这小蛋糕的命运,但想到天空现在的处境,想到在他身上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我简直一秒也没有办法在这里待下去,所以再无任何迟疑地向校门口狂奔而去。

    突然,我明白了,就在这极短的瞬间,在我的身体不断奔向天空的那一瞬间,我醒悟了,不只我的身体,那不受意志控制,恨不得立马就瞬间移动到校门口的身体,我的心也明明白白地醒悟了:我那一颗向着天空的心,只怕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