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局外人 > 正文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更新日期:2021-05-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雪儿学生,吃饭了!”楼下大妈的声音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我耳朵里轰隆隆地响。

    头痛得像是有一群飞机在里面轰炸,我捂住快要裂开的头,侧了一个身继续睡。

    “雪儿学生!!!”这大妈真有毅力,眨眼之间又叫了一声。

    现在到底……几点了……

    #厨房。

    酒劲儿终于被我强压下去不少,我扶着头,云山雾海地来到了厨房,胸口一上一下剧烈地起伏着。

    “你昨天去哪儿了雪儿……”爷爷坐在餐桌旁,看见我下来,收起展开的报纸,和蔼地问道。

    我皱着眉,苦着脸,艰难地向老爷爷问候了一声,在对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而老爷爷身边坐着的天空和尹湛兄弟俩,他们一声不吭地埋头吃着自己的饭,这更加大大刺激了我的神经。

    “这个……我……所以这个……”

    “她昨天喝得醉醺醺地回来。”尹湛那混蛋含了一口水到嘴里,末了吐出这么一句话,接着站起身离开餐桌。

    这个臭小子,奸狗腿,又开始了……——我躲避着老爷爷善良的目光,低头使劲吃饭,一张脸几乎快埋到碗里去了。

    “是这样的吗……雪儿?”

    “……不完全是那样的……酒是喝了点,但没有喝得醉醺醺的……——”

    “嗯……是不是还发生了什么别的事……?”老爷爷意味深长地看着我,眼底金光闪烁。

    我渐渐低下头,偷偷斜眼瞟了天空一眼,他依旧坐在那里,板着脸,一言不发。

    “去把头发扎起来。”他终于开口了,开口却又是这该死的命令。

    “……”

    “去扎起来。”

    “……和你没关系……”

    “而且……从今天开始,放学以后直接回家,哪儿也不准去。”

    “说了和你没关系……”

    “去扎起来,现在,马上!”

    “是我的头发还是你的头发!!!”我火了,啪的一下把勺子按到桌子上,高声叫道,却一眼瞟见老爷爷整张脸都白了。

    “对不起……”我内疚地看着老爷爷,至少这个家里老爷爷对我还是不错的。

    “-0-”

    “对不起,爷爷。”

    “不要吵架了,都是一家人,干吗弄成这样,要好好相处嘛,知道了吗??”

    “是……”我低着头乖乖地回答,却斜眼向那个坏蛋扫去锐利的光芒,讪讪地拿起勺子继续吃饭。

    啪……

    他觉得这样很好玩是吗,江天空那个混蛋突然又夹了一个腌牡蛎扔到我碗里。

    “我……不吃海鲜的,你赶快拿回去。”

    “吃。”

    “……我说了,我不吃这种玩意的。”

    “从现在开始吃。”

    “喂……江天空……”他是存心的对不对,我一直在忍一直在忍,可这口气怎么也忍不下去,顾不得昨天在他面前丑态百出,我直直地用仇恨的眼光瞪着他。

    “啊……哈~!-0-”老爷爷气运丹田,一声沉如炸雷的狮子吼,把我们都给震了。——

    …………就这样,昨天的滔天浩劫,就被这么一顿乱七八糟的早餐给悄悄埋葬了。

    #平昌洞主屋前。

    “照这么说,昨天的事你一点都不记得了!!-0-?!”

    ……——……我很后悔自己提前钻进了汽车后座,现在,我们正在等候江天空那混球,而司机辛大叔,趁着这空闲,一个劲追问我昨天的事。他到底想听到什么答案啊!我被折磨得精神萎靡,只能不停地点头。

    这下辛大叔来劲了,只见他,唰的一下转回身,眼睛珠子瞪得像葡萄那么圆。

    “-0-昨天,你先是喝醉了,敲着我们的车窗又喊又骂。接着,是天空把你背了出来,然后又换尹湛来背你,这些,你一点都没印象了?!一点都没有?!”

    “……是啊是啊,您不用一件一件对我说得这么明白吧,大叔。——”

    “777……不对你说明白怎么行,你不知道,前天你跑出去之后,家里简直翻了天。”

    “翻了天?”我疑惑地重复着,我有那么重要吗?

    “是啊,你到第二天早晨都没有回家,天空坐立不安,等你等得一宿没睡。结果第二天早上去上学的路上,他突然说我方向错了……”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他让我掉转方向去找你呗!从王十里一直开到狎欧亭东,昨天可是我打出生以来,第一次连续开车十个小时以上。”

    “真的……那家伙真的是这样……?”

    “我骗你干吗。”

    “他……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那家伙不总是一副对什么都无动于衷的样子吗?!”

    “不是的,天空原来不是这样子的,只是几年前他才……”

    啪嗒!辛大叔忽然猛地闭上了嘴。我条件反射地看向窗外,发现天空那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车门旁,他一声不吭地拉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车厢里顿时流淌着死一般的沉静。

    更可怕的是……天空那家伙坐到前面不久,一个人突然一下拉开后面车门跳到了我旁边的位置,他扭回脑袋一看,妈呀,居然是江尹湛那个死人……

    他不是已经去学校了吗?

    “喂!你……你怎么坐上来了?!!!”我吃惊地伸手指着他。

    面对我突如其来的问题,江尹湛那小子的反应是脖子一扬,横着声冲我嚷嚷道:

    “这是你的车吗?!”

    “我也没说这是我的车啊!!!”

    “大叔,快点出发了!!我值日要迟到了!!!”

    “啊……好的好的。”听我们说话愣了神的大叔赶忙答应道,劈劈啪啪发动了汽车。

    到现在我都还没完全进入状况,感觉自己一直像在做梦一样。天气好冷,我缩缩脖子,关紧了车窗,然后看向坐在身旁、吊儿郎当跷着二郎腿的江尹湛。车完全奔驰起来了,那家伙也感觉到了我一直盯住他不放的视线。

    “看什么看,看得本少爷都发毛了。”

    “……你,昨天晚上,对我唱什么歌来着……”

    “喂喂,好大一股酒味,臭死人了,赶快闭上你的嘴。”

    ——随着这句又冷又伤人的话,江尹湛那家伙好死不死地摇下了车窗,我可以理解成为他是在害羞吗?

    “那孩子走了?那个小鬼丫头?”

    “那还用说,家里有只毒蜈蚣,谁还待得下去啊!!!”

    “喂!你用不着这样句句带刺、口口伤人吧!我什么时候这样骂过你了?!”

    “都这么大个丫头了,居然还喝得那样醉醺醺、浑身酒气冲天的,也不知道从哪里偷来了一身童装穿在身上!!!”

    “你这个混球,从头到尾口里就没一句好话,你还有完没完了?!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就是吐不出!!!”

    就在这时,天空忽然把车厢里的音乐开得无比之大,吓了正在开车的辛大叔一跳。

    SoifIdidsomethingwrongpleasetellme,Iwannaunderstand'causeIdon'twantthislovetoeverend!!!

    生平第一次听到的popsong,震耳欲聋地摇晃着我的耳膜,我整个人差点没飞出去。我和江尹湛那个家伙同时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怔怔地看向天空的背影。

    我们俩回过神,张开嘴,正准备再次开展嘴部斗争……前面音乐的声音又大了点,又大了点……终于,只看见对方活动着嘴,谁也听不见谁在说什么了。

    尹混球火大地把矛头指向天空,哇啦哇啦大张着嘴,谁也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固执的天空,深不可测的天空,对尹混球视若无物的天空,就这样,欢歌高扬着,我和尹混球的争吵一直被中断到学校门前。

    一路上,辛大叔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潜力,就像电影里飙车的黑帮分子,一路狂飙……咯~!大叔猛地刹住车,车身横在了学校门前。成功,在局势全面恶化之前,大叔仅以十六分钟的时间就从家里开到了学校门口。

    辛大叔吁了一口气,一手抹了抹额头的汗,另一只手顺手关掉了音响。于是,就在这非常微妙的时刻,我鼓起和蚊子差不多大小的声音,小心翼翼地朝大叔说了一句话,——

    “……大叔……这个……那个,我书包忘在家里了……——”

    “……——……”

    “嘿嘿嘿嘿……”我挠着头,分外苦涩地干笑着。

    “……——……”

    哐啷哐啷!估计想骂的话刚才都骂完了,尹混球懒得理我,扯着书包自顾自地下了车;而天空,临下车,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最终他还是什么也没说。于是乎,车厢里只剩下满脸火红火红、一点就可以冒烟的我和辛大叔了。

    对不起的话我反反复复说了不下二十遍,辛大叔的火气这才稍稍下去一点。

    “我早饭都还没吃啊!!早饭都!!!”辛大叔一副很没有天理的样子,扔下方向盘,挥舞着双手,一百零一次地喊着窦娥冤。

    “所以我和您说对不起了……——”

    “对不起有什么用!!!”大叔火大地冲我吼道。就他老人家现在这心情状况,我哪还敢向他打听刚才他没说完的有关天空的故事,只能一路上小心地看着大叔的脸色,低眉顺眼地便宜行事。

    当车重新开回家里的时候,时钟已经指向九点多了,我火急火燎地推开玄关门,嚓嚓嚓就向里面冲去。

    #平昌洞家里。

    我在门口蹬掉鞋,疯了似的向起居室冲去。这时,从阳台那边忽然传来的声音,有人在那儿说话,我第一个反应是,这刻意压低的声音听起来那样神秘诱人,明知不对,我终于还是忍不住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

    听清楚了,如果我没猜错,声音的主人应该是每天来家里做家务的大婶。

    “是啊,就是那样没错,那丫头现在已经开始在外面又是喝酒又是整晚上不回的了,哎哟……谁说不是啊……要是她以后知道自己为什么被这家人领养,不知道该有多受伤啊,我的天呀,想都不敢想!”

    “……”

    “哎哟哟,我的妈呀!!!-0-”

    “您是在说我吗,大婶……?”哐的一声,大婶手里的电话掉到了地上,她被我突如其来的问题又吓了一次。

    “说什么呀!!”大婶拾起地上的电话,满脸的扭捏和不自然。

    “您刚才……在电话里,说的明明是我对不对?!”

    “不是的不是的!!我在说电视剧里的故事呢!!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电视剧……?”

    “是啊!!我正和朋友很开心地讨论剧情呢!!”

    “真的……?!!”

    “是啊,谁说不是啊!”

    “……真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哎哟哟,你这丫头!想哪儿去了。要我说几遍你才相信啊!不是的,和雪理学生你绝对没有关系!!”大婶急急忙忙地举起手发誓,然后头也不回地向厨房逃去。

    我站在原地,微微有一阵迷茫,刚才听到的话不断在我脑海里回旋,可这只是眨眼间的事,想到辛大叔那张可怕的脸,我立刻飞快地冲上二楼,在自己房间取了书包就向屋外的车冲去。

    乘着辛大叔的“雷霆”牌小轿车,我好死赖活地终于赶到了学校,两节课的时间眨眼就过去,我也不知道是一股什么力量促使着我,虽然明知道希望渺茫,有点不自量力,我还是忍不住找到了德风高的2-4班。为什么不是天空,而是这个与我八字不合、一见面就如火星撞地球的尹混球,我也说不清,只是直觉地知道我应该来找他,而不是那个打死也说不出个屁来的天空,找了他肯定也一无所获。

    地球地球,我是火星,我来找你了……

    #2-4班。

    “哇哇哇!!!-0-蝙蝠侠重现江湖!!!!”

    高中教室的喧闹程度是我们初中教室的好几倍,谁让他们是高中呢。我畏畏缩索地站在教室后排,睁着一双阴晦的眼,在满屋子大喊大叫,闹得不亦乐乎的学生中间寻找尹混球的踪影。最终还是一无所获,满教室连他的头发都没见到一根。

    我缓缓转过身,正打算从后门重新退出,突然,远处走来了几个晃晃悠悠、乐不可支的男生,被他们围在中间的不是尹混球是谁,他笑得最是开心。我稍稍犹豫了一下,接着还是缓步向他们走去。

    “喂喂,小子,还记得吗?上次我过生日你把奶油蛋糕涂得我满脸都是,这次绝对不会放过你!!-0-黝吼黝吼!!-0-!!同志们,上啊上啊,踩死他,踩死他!!!!(译者注:韩国人有过生日时集体打寿星或集体踩寿星的传统。——变态传统。)”

    ……生日!我重复着这两个陌生的字眼,动作也跟着停了下来。

    尹混球到现在也没有发现我,因为他忙着在众只大脚下逃命。

    “喂,我的生日是明天,明天,你们怎么现在就踩上了!!!-0-要踩明天踩,明天,明天!!”

    “别好笑了你!!!小混球!!我们才不会上你的当,你肯定是又打算像去年那样,一到过生日就不到学校里来了!同志们,上啊!!使劲地踩!!”

    “喂!你们这帮家伙,还真闹上了,到底有完没完!!滚一边去,滚一边去!!!”

    “呀呀呀,别听他的!!先把他抓住,踩了再说!!!-0-!!!”一人一马当先,顿时群情激动不已。

    这……这帮家伙……——

    尹混球飞快地转过身,向走廊那头逃去,剩下的那些犀牛人类,扬起一大阵迷人眼的灰尘,乌丫乌丫地狂追而去。黄土弥漫间,我下定决心要去问问刚才那帮小子模模糊糊、不明事理的对话的意思。可谁知,走进教室,只是遭到了教室里几个女生的超级卫生眼,吃了闭门羹的我只能灰溜溜地夹着尾巴溜出教室。

    生日……?是说明天是江尹湛那混球的生日吗……?这么说……明天家里会有一场乱糟糟的生日派对了……我头枕着课桌,胡乱猜测着。这一天真不好过,不仅因为早上大婶那不明就里的话在我心中整日盘旋,更因为我心中对天空那还没有完全解开的结,再加上我“亲爱的”动物家族们,不分上课下课地前来恶意骚扰我……唉~!真是受够了,我的心比外面滴水成冰的天气还要冷,而我的命,怎么比黄连还要苦啊!!!!

    厄运连连的一天总算过去,第二天早晨和煦的太阳缓缓升起。

    清晨,为了能在餐桌旁对尹湛说出“生日快乐”这句话,我煞费心机地在房间里对着镜子苦苦练习,天知道我多少年没听过,也没说过这句话了,所以练习是很有必要的……不过接下来的时间,让我马上意识到我的练习是完全没有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