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卑鄙的圣人:曹操6 > 正文 > 第五章 进军受阻,曹操退兵缓图河北
第五章 进军受阻,曹操退兵缓图河北



更新日期:2021-05-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黎阳之战

    袁绍病逝之后,审配、逄纪等人拥立其第三子袁尚为河北之主,继任大将军、邟(kàng)乡(今河南省汝州市)侯,兼领冀青幽并四州牧。袁熙领幽州刺史、高幹领并州刺史,两人坐镇地方如故;身为长兄的袁谭名义上依旧是青州刺史,却被扣留在邺城,解除了一切军政权力。曹操获知变故,调集兵马再度北伐,兵锋直指黎阳(今河南省浚县)。

    黎阳城不但是黄河沿岸防守重镇,还是袁氏大本营魏郡门户所在。此处一旦失陷,曹操将来往大河南北将不受制约,以后的战事会完全陷入被动。袁尚从未遇到过大阵仗,得知军报手足无措。袁谭久欲脱困自请率军御敌。他毕竟常随父征战,在军中有威望,况且袁氏一族亲自上阵有助于稳定人心,大敌当前顾不得兄弟矛盾,袁尚只得同意他前往。

    袁谭信心十足抵达黎阳,调遣各部人马,原以为可以给曹操来个迎头痛击,哪知阻止曹军渡河的第一仗就被打得惨败。以后屡屡出击却连战连败,两军自建安七年(公元202年)九月始交锋,袁谭非但未能阻挡曹军,反而损兵折将一退再退,时至建安八年三月,曹军已逼于黎阳城下……

    “张郃、高览这俩叛贼真真可恶,我非把他们乱刃分尸不可!”袁谭怒气冲冲回到县寺,满身尘土面带晦气——又一场反攻失败了。

    逄纪见他脸色不善,赶紧亲自倒了一碗水,捧到袁谭面前:“大公子不必着恼,喝口水消消气。”

    袁谭狠狠瞪了他一眼:“你叫我什么?”

    逄纪赶紧纠正:“属下错了,是将军!将军请饮……”既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袁谭进驻黎阳之日自封车骑将军,逄纪明知这官号未经请奏来路不正,但既在其手下听命,也不敢公然反驳。

    “哼!”袁谭气哼哼接过水来,只抿了一小口便甩手将碗摔了个粉碎。他也是一肚子不痛快,原指望打几场胜仗重树大公子的威信,没想到一败再败越发名誉扫地了。更可恶的是袁尚、审配派逄纪充任监军,明为帮忙实是监视,外有强敌内有眼线,这仗越打越窝囊。

    逄纪明知他对自己恨之入骨,但局面总要撑下去,把辅佐袁绍的耐心拿出来,满脸讪笑道:“将军切莫着急,曹军不过一时得势。咱只要守住黎阳扼制要道,曹军战不能战进不能进,天长日久自然退军,到时候咱们追击于后必能得胜。以逸待劳岂不更好?”

    “庸人之见!兵法有云:‘凡守城者,以亟伤敌为上,其延日持久以待救之至,不明守者也!’亏你这老儿还是追随我父多年的,连这点儿浅薄道理都不懂。”

    “将军高见,老朽不及。”明明是歪理,逄纪却不敢与之辩驳。

    袁谭一门心思建功立业,打好了将来便有资格与弟弟分庭抗礼,把位子抢过来也未可知,利欲熏心岂肯坚守不战?他一屁股坐在大堂上,把玩着佩剑冷森森道:“自官渡之败,曹贼猖獗日复一日,我袁氏基业岌岌可危。若不给老贼个教训,他日后必得寸进尺,河北将永无安宁之日。这仗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坚守不出非妥善之计,不可长敌之锐气,挫己之威风!”

    逄纪素来善于揣摩人心,岂能不解袁谭是何居心?但是现在绝非翻脸之时,一者兄弟反目必叫曹操坐收渔利,二者自己还身在袁谭的刀俎之畔呢!于是不加辩驳,转而道:“将军的道理不假,但是连战数月损兵折将,如今兵不满万半数带伤,再拼下去只怕守都守不住了。”

    袁谭拍拍大腿,叹了口气:“父亲在世之时河北何等强盛?即便打了败仗,曹操也夺不去半寸领地。现在他才去了半年多,冀州变成何等模样?高幹昔日落魄为父亲所养,刚刚占据并州就以怨报德不听调遣,三弟竟奈何不了他。还有!我明明担任青州刺史,却不准我回平原管辖,现今臧霸、孙观等辈蚕食东土郡县,这样下去如何得了?我观三弟年幼无知目光短浅,又未经战事不谙军务,长此以往必折辱父亲威名。真真可恼可恨……”

    说来说去还不是惦记那个位子?逄纪心里清楚,口上却敷衍道:“将军莫要伤怀,事在人为嘛!《易传》有云‘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只要将军能与……”说到这儿他顿住了,现在袁尚继承大将军之位,袁谭又自称车骑将军,总不能说“将军与将军”吧?他想了片刻才接着道,“只要将军与主公同心协力,保守领地抚慰百姓,只需数载便可重振昔日声势。高刺史虽对调遣之事有些意见,毕竟还是咱们河北的人。至于青州之地嘛,本处大河以南,现今局势危机顾不到那里。只要保住河北之地,日后克复也是易如反掌。曹贼南有刘表、孙权,关中诸将亦未十分归心,天长日久必然有变。”

    “天长日久?”袁谭腾地站了起来,“我最恨这句话,天下大事坏就坏在‘天长日久’这四个字上了。”他丧失继承大位的机会,可算有了切身体会,现在想来若是趁老爹卧病之时逼其就范,抢到了位子何至于有今天?

    逄纪听出他话里有话,再不敢随便搭茬,赶紧把脑袋耷拉下去。哪知袁谭咄咄逼人:“逄元图,我命你再写一封书信,火速发往邺城,叫袁尚发兵救援!”

    “在下已经接连发出三封军报了,必是援军尚在整备之中,将军再等等看。”

    “呸!”袁谭揪住他衣领怒喝道,“你是发了三封军报,但是里面写了什么鬼才知道!”

    逄纪一把年纪了,吓得瑟瑟发抖。他确实三次写信到邺城,也提到了援兵之事,要求却不怎么强烈。一者若是袁谭改攻为守黎阳或可保住,未必要靠后续部队;二者袁谭进驻黎阳以来,自封车骑将军,把军队将领都换成自己心腹,归郭图统一指挥,又派心腹部将严敬到临近的阴安县接管了那里的军队。如此安排下,派过来的士兵都成了袁谭的私人部曲,这样不清不楚搞下去,只怕曹操退兵之日便是兄弟反目之期,此等隐患不可不防。

    袁谭左手抓着逄纪脖领,右手探至腰间缓缓拔剑:“你这老滑头,时时刻刻掣肘于后,像防贼一样防着我,当我是瞎子吗?你明着写信救援,暗里却叫三弟按兵不动,对不对?本将军今天就以扰乱军心之罪宰了你!”

    逄纪握着他手腕连连告饶:“将军息怒!将军息怒!在下真的已请命发兵,此事确之凿凿。日后回到邺城一览书信便知……况且在下一样身处前敌,若不与将军同心同德,一旦黎阳失守,我这条老命不也要丧于此地吗?将军一定要相信我呀!”

    袁谭听他说得倒也有理,将佩剑还匣,松开手就势一推,把逄纪推了个跟头:“你既与我同心,那就再写一份军报,叫三弟立刻发来援兵。曹操已逼近城下,待援军一到,我出城与他再干一战。”

    逄纪狼狈爬起:“此事干系重大,是否等郭图回来再商议……”

    “还商议什么?郭公则在敌楼指挥战事,哪似你这老儿一般鬼鬼祟祟躲在城里?我意已决,你现在就给我写!”

    逄纪不敢再违拗,心中暗骂审配,非叫自己当监军,这不是与虎同眠吗?他趴在帅案上编告急文书,袁谭就揣着手在一旁盯着,哆哆嗦嗦字都写走样了。可刚写了不到一行,就见郭图急急忙忙闯进来。

    袁谭一愣:“公则,有何军情?”

    郭图身披铠甲面色铁青,脸上刀刻一般的皱纹微微发颤,似乎有什么事令他气愤难当。明明听到袁谭问话,眼睛却直勾勾盯着逄纪,口气冷得能冻死人:“启禀将军,邺城援军已到。”

    “甚好!”袁谭精神一振,“马上传令,开北门迎他们进城。”

    郭图却连腿都没动,冷笑道:“我已自作主张把他们放进来了,若再请您的令,只怕这会儿援军早被曹操围歼了。”

    袁谭听这话头不对,又问:“邺城发来多少救兵?”

    “一千人。”

    “什么?”袁谭不敢相信,“多少人?”

    郭图拱拱手,阴阳怪气道:“启禀将军,您那好兄弟就给您派了一千援军!”

    逄纪听得毛骨悚然——我的三公子和审大军师啊!你们若不发兵就一人都不要派,既要发兵就该亲率大军而至。只派一千人来助阵,这不是要我的老命嘛!

    他慌里慌张赶紧解释:“必是主公把数目搞错了,我这就把信写完,请将军稍……”

    “去他娘的吧!”袁谭一脚将帅案踢翻。霎时间竹简砚台满天飞,墨汁把帅位的屏风都染了,泼逄纪一个满脸黑。袁谭气得双目喷火,仿佛一只饿急的老虎,在大堂上转来转去:“好啊……真好!我的好弟弟竟欲置我于死地!眼睁睁看着我吃败仗都不发兵,其实何必还叫这一千人来陪我送死,干脆给我送杯鸩酒不就成啦!他能坐那个位子还不是爹爹偏袒他,可惜老爷子瞎了眼!”

    郭图更是恚怒不已:“审配这等乱国奸臣,坐拥部曲挟主自重,废长立幼败坏家邦。只要我郭某人还有三寸气在,岂能与他善罢甘休?有朝一日必将这群河北的土豹子斩尽杀绝!”他倒不是恨袁尚,而是恨审配等冀州豪强夺了他的权。

    “父亲啊……您老人家何等不公,偏袒老三任意胡为,竟将孩儿过继于外人,如今受此欺凌!他们要逼我死啊……”袁谭仰天高呼,也不知哪一句真的触动了心肠,泪水竟滚滚而下。

    逄纪披头散发坐在地上,瞅着这两个狂徒歇斯底里,过了半晌才斗胆道:“将军别哭了,三公子继承大位已成事实,还望您深明大义以家国之业为重啊!将军自幼熟读史书,岂不闻吴楚七国谋乱之事?孝景帝与其弟梁孝王刘武甚是不睦,可朝廷危难之际,若非梁王坐镇睢阳独抗强敌,周亚夫便有天大本领又岂能直捣贼穴力挽狂澜?平定七国之日,天下人皆道刘武是贤王,富贵皆在他人之上。现今之际将军便是主公的梁王,万不可意气用事。黎阳非不可守,愿将军坚据城池勿与敌战,只要能逼曹操退兵便是莫大之功,日后主公怎会亏待您!将军万万明鉴……”

    “休要提那梁孝王之事,他的墓都叫曹操刨了!”袁谭利欲熏心不愿听他再言,“再说那孝景帝乃轻徭薄赋一代明君。他袁尚又算什么?他乃刘氏婆娘养活的狼崽子!刘氏那老母狗就不是个东西,父亲刚刚去世,她就把当初与其争宠的五个姬妾都弄死了,还要剜眼割舌断发刺面,怕她们九泉之下与父亲重逢。此等阴狠妒妇给我娘提鞋都不配,又能生下什么好种?我看河北之事非坏在他们母子手上不可!”

    逄纪呆呆怔在那里,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袁谭这番恶语真的是说继母和兄弟吗?他恍恍惚惚觉得眼前的一切都不真实,这撕破脸皮刀刀见骨的情景,像是十几年前袁绍、袁术兄弟反目的重演!他不禁悲从中来仰天高呼:“大将军啊!你在天有灵睁眼看看!他们要毁你辛辛苦苦打下的基业啊!你在世时河北君臣同心同德,岂料过世刚刚半载就出乱子,悔不该一时之仁叫大公子领兵,河北难保矣……”

    在袁谭听来,他说什么话都是辱骂自己,一气之下抓起逄纪:“你这卑鄙小人,若非你屡进谗言何至于此?”说罢在他肚子上狠狠打了三拳,又一把推给郭图。郭公则岂是善类?抓过脖领又一记耳光:“逄元图,你这无耻龌龊之徒,田丰就是你进谗言陷害致死,又假传号令夺我兵符,有何面目做此无病呻吟!”袁谭还不解气,朝他后心又是一脚,踢得他跄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逄纪被他们打得骨断筋折口吐鲜血,赤红的血液和乌黑的墨汁交织在一起,染得满身都是,恰似他这无耻谄媚而又赤胆忠心的一生。他自知今日难逃活命,迷离着眼睛瞅着袁谭,喃喃道:“将军道我是卑鄙小人,可我逄纪一生忠于袁氏……就算我谗言害死田丰……那也是想身居其位给你们袁家效力,也是为了你父之脸面……想当初我与你父同在何进幕府,决心共谋天下大事,结成生死之交……非我出谋划策,你父子哪能取下冀州?你小子哪能今天这般颐指气使?我好恨……恨你这不成器的忤逆儿郎!河北基业早晚毁于你手……”

    袁谭见他还辱骂自己,抽出佩剑寒光一闪——逄纪半生毁誉皆归尘土!

    那郭图心肠毒辣,见一剑了结还不解恨,抽出剑来又在尸身上猛刺数下方才止住。两人激愤之下杀了逄纪,气是出了可眼前的仗又该如何?两人拄着长剑四目相对,一言不发只是喘息。

    “报——”一个小校慌慌张张跪倒在大堂口,“将军,敌人大举攻城!”

    “慌什么?”郭图喘着粗气瞥了那小校一眼。“你去前面传令,敌楼之上密排弓弩,给我狠狠射!曹军人马虽众还攻不下这城。”

    见那小校走了,袁谭抹了抹脸上的汗水道:“今日已杀逄纪,我与老三势同决裂。我看与其在此处与曹贼纠缠,倒不如舍弃此处直捣邺城,抢回大将军之位。”

    “万万不可。”郭图比他冷静得多,“今曹贼大军在前,若不抗拒反而兄弟操戈,曹贼必乘势追击于后,我军必乱。即便将军侥幸夺回大位,日后还有何脸面立于河北之地?倒不如保守黎阳先拒曹操。”郭图固然怨恨袁尚、审配,却更恨曹操,夺取大位不是目的,真正的目的是辅保袁谭消灭曹操一统天下。

    “哼!我若保守黎阳不出,与逄纪之议有何不同?那不还是中了袁尚、审配之计?”

    郭图沉着脸想了一会儿才道:“咱们调动阖城兵马以及百姓与曹贼一战。若能得胜,将军可占据黎阳,积蓄粮草坐收民望,招青州旧部前来会合,日后再讨邺城;若不能得胜,归拢残兵回归邺城。”

    “逄纪已死,咱们回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将军差矣……”郭图嘿嘿冷笑,“两军阵前局势多变,你我将兵败之由推给这死鬼,谁能知晓实情?再者将军之父临死前过有过遗训,袁尚必不敢谋害将军受人以柄。况且邺城还有辛评等人愿为将军效力,将军又素有带兵之望,只要妥善经营积蓄实力,待曹操退兵之后再举事也不迟。那时没有外敌,不过是兄弟之间算账,夺来大位旁人又有什么可说?”

    “好!就依公则之计。”袁谭收起宝剑步出大堂,对手下嚷道,“逄元图妖言惑众离间我骨肉兄弟,已被本将军处死,将其枭首示众晓阅三军!另外,给我击鼓鸣锣召集所有兵马和城内百姓,明日打开城门全力一战,誓与曹贼拼个你死我活!”

    袁谭、郭图定下计谋,但实际情况没他们想象的这么乐观,河北军久吃败仗士气低靡,加之伤亡严重,已不堪出城硬战。而曹军接连取胜气势大涨,人人都似下山猛虎。两军交锋之际。河北降将张郃、高览率领所部当先突击,河北军一触即溃,丢盔卸甲狼狈逃窜。至于那些被卷入战争的无辜百姓,都命丧沙场做了孤魂怨鬼。黎阳军民死亡近万,被曹军杀得尸骨堆山血流成河。

    袁谭一战惨败,仅率数百骑兵突围而走,将近邺城才遇到袁尚亲领的大队援兵。郭图诬陷逄纪离间兄弟惑乱人心,袁尚明知是假,但大敌当前顾不得私怨,顺水推舟将罪责归于逄纪。兄弟俩合兵一处回转邺城,貌合神离地商议御敌之策。但是黎阳落入曹操之手,河北门户已完全敞开。

    长驱受阻

    这次北伐并不似曹操预想的那么顺利,袁谭处处向战全不按章法用兵,倒叫曹操忙了好一阵子。不过真正令他头疼的并非眼前之敌,而是并州刺史高幹。

    袁绍的外甥高幹自官渡以来就向西面笼络人心,通过威逼利诱控制关中诸将和地方豪强,还拉拢到司隶校尉钟繇的外甥郭援,用他与其舅公然作对,严重破坏了曹操不动干戈招诱关中的计划。在官渡之战中镇守险地的河内太守魏种已病逝,而河东太守王邑又非曹操心腹,对并州的防御整体趋于薄弱。高幹见曹操与袁氏兄弟打得不可开交,趁此机会突然发难,在关中掀起风浪。

    高幹起兵攻入河东郡,擅自任命郭援为河东太守,猛攻真正的太守王邑。随之响应的不仅有地方豪强土匪草寇,甚至还包括匈奴单于呼厨泉,关中之地一片大乱。钟繇凭借威信集结已归顺朝廷的诸方势力,领兵围攻呼厨泉所驻平阳县;高幹、郭援得讯立即回救平阳,并鼓动西凉军阀马腾、韩遂反叛,随之夹击钟繇。事已至此,钟繇不但不能攻克平阳,反而要应付敌人两路救兵,陷入了腹背受敌的险境。

    曹操深知此中利害,钟繇一旦失败,关中诸将必然见风使舵倒向高幹,朝廷将丧失对关中的控制,这几年来辛苦经营的成果都将毁于一旦。但他羁绊于冀州,别说无法脱身,就是临时撤退也救不了钟繇。既然后顾不得,就只有横下心来往袁氏的大本营邺城进军了。

    《孙子兵法》有云:“凡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曹操自然晓得这个道理,甚至还在批注时特意加上一句话:“兴兵长驱深入,拒其都邑,绝其内外,敌举国来服为上,以击破得之为次也。”意思是说打击敌人就应该长驱直入,一举端掉敌人老巢。现在如果攻克邺城,冀州全境必将闻风而降,并且可能撼动河东的不利局面。

    邺县自古就是兵家重镇,战国时曾为魏国陪都,西门豹担任邺令,整治不法移风易俗,引漳河之水修建渠道,开辟出大面积良田,自此邺县又成为富庶之地。但邺城所在之地距离冀州南界很近,在袁绍逐鹿中原之际是便利条件,可一旦敌人自南面打进冀州,其地理位置反而成了不利因素。因为从黎阳城出发北上,至邺城仅有一百五十里。在这区区一百五十里中,袁尚连续派出部队阻击,都被曹操击溃,时至建安八年(公元203年)四月,河北军已无力进行大规模抵抗,曹军主力深入邺县境内……

    “曹公有令,继续前进暂不扎营……”传令官尖锐的呼喊声传得很远很远。

    虽然已经入夏,但过酉时之后天色还是暗了不少,这样行进下去恐怕就要摸黑扎营了。好在接连打了好几个胜仗,敌人不来进犯了,甚至连零星的斥候都看不到。上至将领下至官兵,每个人斗志都很高,匆匆忙忙赶了半天路,却没有喊累的,放心大胆地在田地树林间穿行。然而中军虎豹骑保护下的曹操等人,却被焦急的情绪笼罩着。

    军师荀攸、祭酒郭嘉以及许攸、楼圭都围绕在曹操身边,但这并不能缓解大家心中的疑虑,因为接下来的一步棋很难抉择。几个军中谋主都默默无言,低头看着前面的路,还是曹操先打破了沉默:“此处离邺城还有多远?”

    许攸曾在河北效力近十载,简直成了此次出征的活地图,望了望远处隐约出现的村庄:“大概还有十几里吧?”

    “这么大的一座城,将近十几里岂会望不到城楼呢?”郭嘉与他玩笑惯了,“您会不会记错了?”

    许攸瞪了他一眼:“我他妈还能错?睁开你那睡眼好好瞧瞧吧,路东那一大片地已经是狗头军师审配的田产啦!你又不是没在河北呆过,故意跟我装糊涂吧?”

    郭嘉抿着嘴嘿嘿直乐,楼圭可没有这么好的心情,抓着缰绳低声道:“天色晚了所以望不了那么远,若是我统……”他克制了一下老毛病,“我觉得咱们该扎营了。”

    “不行!”曹操一口否决,“战事不能再拖了。钟繇那边没有消息,咱们只能进不能退,必须迅速制敌!”

    “邺城乃河北第一坚城,即便我军至此也不能顷刻得胜,说不定还有场旷日持久的攻坚战呢。”楼圭的口气暗含一丝埋怨。曹操许诺他为别部司马统率一部军队,官封得挺快,却没有半个兵直接归他调遣。

    “早到晚到一样。”许攸倒是想得开,“反正钟繇就是出了事咱们也救不了,干脆向前走吧。”

    “我倒不是挂念那边,是怕咱们急着赶路中了敌人埋伏。”楼圭解释道。

    许攸又顶了回来:“以我度之不会再有埋伏了,袁家有多少兵马我心里有数。狗子袁尚被咱击退数次,归拢残兵都来不及,岂能再来招惹?况且咱们已上坦途大道,不利于伏兵。”

    曹操也是这么想,却回头问荀攸:“公达怎么不说话?”

    这位大军师阴沉着脸,听到问话隔了半晌才回:“我有些搞不明白。钟元常做事甚是谨细,无论是胜是败总会有个交代,可至今没有平阳的消息,而且咱们后续的粮草也没送来……”

    “那有何惧?咱们又不缺粮。”许攸大大咧咧。

    荀攸瞥了许攸一眼,心头暗想——难怪袁绍、审配看不上你,终究是投机取巧的本事,见识还差得远呢!

    曹操却一语中的:“那有何惧?军报和粮草都不到,这很不正常!审正南、郭公则都是老奸巨猾之人,岂能这么容易叫咱进邺县?一定是……”一定是河北军绕到后面封锁了河道,我军渡不过河,所以军报粮草过不来。曹操明明这么想,却不能说出口,万一叫士兵听见了,一传十十传百,嚷得全军皆知,那仗就没法打啦!

    郭嘉不似许攸那般真糊涂,他心里有数表面轻松:“主公别想太多,已经留荀衍、贾信守黎阳了,真有意外他们会报过来的。咱们小车不倒只管推!”

    曹操暗暗叹气,这仗真没想象的那么简单,本以为袁绍一死河北就垮了,哪知还有如此多的困难。看来袁本初的确不简单,已经把部下完全拉拢住了,立袁尚为嗣也非单纯之举,袁绍临死还留了一手……他不敢再想下去,举起马鞭再次传令:“前军不要停歇,到邺城城边扎营。”

    “前军不准停歇,到城边扎营……”传令声又此起彼伏响了起来。

    此番出征,曹仁居左、曹洪居右、夏侯渊在后,于禁、乐进、张辽、朱灵等将都在前阵,不过张绣、刘勋已退到了第二线的位置,充当先锋的是张郃、高览。他们是河北降将,对冀州的地形再熟不过,领的路都是最近便的。

    眼看已至申末时分,天快要黑了,劳碌一天的士兵开始松懈。有的与身边伙伴交头接耳,有的哼起了家乡小曲,有的从干粮袋里抓豆子吃。往来报讯的斥候也疲乏了,加之天暗不好认路,马跑得慢多了。反正敌人已经被打得溃不成军,今晚到了邺城边上安营落寨好好睡上一觉,明天攻城可就该玩命了。

    约摸又行了二三里,在最前面盘查的几个斥候发现前方出现了一群百姓。其实这也是行军中的常态,尤其现在已到了邺城附近,河北豪族居多,佃农自然更多。莫说村户茅屋,有模有样的庄园都路过三四个了,有几个寻常百姓不新鲜,一会儿他们看清状况准得吓跑——作威作福也是当先行的乐趣嘛!

    哪知这几个百姓偏偏不跑,甚至还招着手呼喊。来投降的老百姓吗?斥候兵有些拿不准,有两个胆大的纵马迎了上去,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忽见那帮百姓手里倏然多了几张弓!两个兵丁大惊失色,赶紧拨马欲逃,可是哪里跑得过飞箭?当场被射死。后面的人瞧见变故便要调转马头报讯,不料还没举起马鞭,就听弦声铮铮又来一阵箭雨——俱都连人带马变了刺猬。

    张郃与高览是老搭档,带兵打仗有默契,一个督前一个押后。这会儿高览恰在先锋军前,正与心腹小校说话,忽闻喊杀声震天动地,只一错愕,洋洋洒洒的敌人已涌过来了。这些兵什么服色都有,有穿盔甲的、有不穿盔甲的、还有灰布裹头的,刀枪剑戟各种兵刃都有,乱七八糟全无阵型。但他们人数众多铺天盖地,倏然竖起的旌旗似密林一般;加之天色已晚朦朦胧胧,不知后面还有多少,光这阵势就够骇人的啦!

    曹军这几日遇敌交锋,差不多将河北主力击溃了,短时间内不可能再集结起来,怎料还有这么多人呢?突然来袭全无防备,曹兵还未交手就已怯阵。高览是条硬汉子,事已至此拔剑出鞘:“跟我冲啊!”先锋军已经乱了,诸人自保且难,哪有人还敢跟他往前冲?一时间人喊马叫乱如蜂窝,曹军毫无准备就与敌人撞在一起。这帮敌人与众不同,不要命地往前闯,都没听见什么兵器碰撞声,就将先锋军冲了个稀巴烂,一个逃百个逃,丢下兵器就往后跑。张郃在后面还想阻拦呢,一言未发就被乱军撞得险些倒地。

    第二部是刘勋督前队,这守财奴正打小算盘呢,光琢磨夺取冀州之后如何多捞田产,想来想去觉得凭自己昔日与曹家的交情,一定少赚不了。哪知还乐着呢,败军已经过来了。眨眼的工夫也乱了。刘勋举起大刀片子:“他妈的!不让老子赚钱老子宰他全家老幼!杀呀!”他倒是豁得出去,可只有心腹亲兵跟着他玩命。

    张绣督的是后队,过申时不扎营他已经饿了,饶是凉州勇士骑术过人,一手举着肉干,一手攥着水袋,连吃带喝两腿夹着马,竟不耽误赶路。他一口牛腱子刚咬进嘴,忽闻一阵大乱,败兵已过来了。张绣把吃的东西一扔,顺手自亲兵怀里抢过银枪,一个银龙摆尾刺倒两个迎面涌来的逃兵。这枪扫过嘴里的肉也咽下去了,随即嚷道:“有大军殿后慌什么?谁再敢逃格杀勿论!”可他管近管不了远,还是有逃兵自左右溃散……如此这般一队冲一队,曹军人马似被大浪席卷了,敌军与败军搅在一起,所到之处犹如乱麻。

    闻听前方骚动,曹操赶紧勒马,命中军将领史涣、韩浩速调所有盾牌手、长矛兵护在中军之前——不单是防敌人,更是为了防败军,主帅部队若是乱了,全军就都乱了!毛毛躁躁慌了一阵子之后,盾牌已安排妥当,换步兵在前人挤人顶住盾牌,除虎豹骑外所有骑兵退到后面以免马匹受惊。曹休率虎豹骑围个圈子,把曹操等人护在当中,又传令给夏侯渊,叫他勒住后军不要再动。

    喊杀声越来越大,天色也越来越黑,为了避免被敌人突袭,中军连一支火把都不敢点,曹操等人只能昏昏沉沉呆在黑暗中。一会儿东面有小校报告:“曹仁将军前军遇袭!”一会儿西边来了消息:“曹洪将军被败军冲乱阵势!”

    “这是怎么搞的!”曹操气得直拍马鞍。

    郭嘉接茬道:“自官渡到现在,咱们没打过一次败仗,这帮武夫们难免骄傲。加之今日多走了半个时辰,士兵也懈怠了。”

    “哼!当年我追袁术连赶四城,破刘备往复千里,也没一个兵敢松懈。看来得好好整顿军纪啦!”

    “不着急慢慢来。”郭嘉一点儿也不慌张,“敌军阵势松散,这么摸黑打,咱乱他也乱,少时就分不清谁是谁了。”

    事情确如郭嘉所料,开始时曹军是败了,但时候一久便发现敌人并不甚强,既然双方的建制已经打乱,索性就拼个痛快吧!两军士卒各寻对手捉对厮杀,嘈杂的嚷叫搅成一片。等过了酉时天色大黑,这仗实在没法再打,曹军鸣锣聚兵,河北军裹在其中乱乱哄哄往外拥,虽然大部分突出乱阵四散而去,但被曹军围歼的也不少。

    待军兵渐渐安静下来,中军这才点燃火把。张绣、刘勋等将寻着亮凑过来,一个个杀得跟血瓢似的,瞧他们这幅模样,曹操也没心思责怪他们了,先下令清点死尸。许攸等瞪着满地的死尸,百思不得其解:“袁尚主力早就被咱们打散了,如今哪杀出这么多人来?而且这些人服色不一铠甲不齐,打仗连阵势都没有,倒像是一窝土匪。该不会是黑山贼张燕的兵马吧?”

    “不对。”楼圭也是紧锁眉头,“刚才那恶斗,敌人没有万人也有八千,哪家草寇能有这么多人?黑山张燕与袁氏乃是雠仇,也绝不会在此时出手相援。”

    荀攸思索良久,俄而环顾四周猛然醒悟:“我明白了……这些队伍不是袁氏兄弟之兵,也不是土匪,更不是黑山所部。”

    “你什么意思?”曹操这会儿脑子都乱了。

    “唉……”荀攸连连摇头,“主公怎么忘了,袁绍入主冀州以来扶植豪强为其效力,那些人田宅地业在此间,若是各家发动私人部曲,顷刻之间便能凑出万余兵士。”

    “何止万余?单审配一族家兵佃户就有数千。”许攸也醒悟过来了,“只要那狗头军师传句话,说今年不收田租了,或者放贷的钱不要了,所有的部曲佃户都要出来打仗!难怪旗帜衣甲参差不齐呢。”

    曹操闻听此言一阵悚然——好厉害的土霸王!我于官渡之战坑杀敌人将近八万,自仓亭至今连战连捷,想不到还有如此多的人能上战场。我只道袁绍纵容豪强号令不齐,不料这招原来也有好处,我攻其地虽冲着袁氏,但也触了这帮土霸王的眉头,他们岂能不与我拼命?此间豪强无数兵家充足,无休止地耗下去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攻破邺城。倘若钟繇战败,我这里又迟迟不胜,那许都可就……他越想越害怕,不禁抬头眺望远方。借着朦胧的月光邺城已遥遥可见,那突兀的城池、漆黑的城墙犹如一只庞大的怪物矗立在平原之上;敌楼还有零星火光晃动,那是守城军兵在巡查,想必强弓硬弩滚木礌石早就预备好了吧!

    正在曹操发愣之时,张郃满脸悲怆跑了过来:“启禀曹公,前军折损近半,高览战死乱军之中……”他与高览在袁绍帐下时就是好兄弟,投靠曹营也是并肩而战,伙伴战死怎不痛心?

    在敌人家门口吃了败仗,还糊里糊涂折损一员大将,所有人都不再吭声。昏暗的火光下也瞧不清曹操的表情,隔了半晌才听他长叹一口气道:“把高将军尸首裹了好生葬埋,等战事完结我再追表其功……原地扎营,明日再议破敌之计。”

    “咱们不过是小小受挫仍可再战,难道这就要撤退?既然张将军所部受损,末将愿为先锋,再遇敌人杀他个片甲不留!”朱灵第一个发起牢骚。

    刘勋也咋呼道:“他娘的!死几个人算什么,我看咱们还是接着往前杀,老子就不信捣不了袁家狗子的贼窝!”

    “对对对……”他俩一闹,其他将领也跟着起哄。

    “放肆!”曹操瞪了他们一眼,“老夫传令谁敢不从?你们越来越没规矩了,这么松散的阵势也叫人家杀得大乱,还有脸在我面前嚷?谁再多言留神军法,回去再跟你们算账!”说罢掉转马头当先领路而去,众将也灰头土脸各带各的兵去了。

    大军方扎下营寨,便自黎阳追来三份军报——原来袁尚麾下魏郡太守高蕃趁曹操深入之际绕到黄河岸边,铺开阵势切断了曹军补给;留守黎阳的贾信兵力有限,加之高蕃又有阴安守将严敬接应,故而始终不能破敌,平阳军报也传不过来。关键时刻押运粮草的李典、程昱赶到,二人以粮船为掩护突袭高蕃,这才冲散敌军防线。

    高蕃一败平阳捷报也到了,原来马腾首鼠两端,虽应高幹之邀共同起兵,其实也对战事颇多顾虑。钟繇派出使者前去游说,凉州刺史韦端也修书规劝,马腾最终临阵反水,遣其子马超率部突袭高幹军,不但解了钟繇之危,西凉部将庞德还当阵斩杀了伪太守郭援,高幹败归并州境内。匈奴呼厨泉见援军溃败,只得开城投降——关中之地有惊无险逃过一劫。

    但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第三份军报。曹操此番北伐之前已命徐州诸部攻战青州以为策应。而那位土匪出身的昌虑太守昌霸竟趁臧霸、孙观等人北上之际,率部占领东海诸县举兵造反。昌霸一直不愿为朝廷卖命,自被招安以来几度反复,算来这已是他第四次造反了!这个土匪头似乎身有反骨,兵力只有数千,却没完没了折腾,实在叫人哭笑不得。

    行军打仗一整天曹操也累了,看罢这有喜有忧的三份军报,实在不想再讨论下去了,朝众将摆了摆手:“快到三更天了,你们回去休息吧,明日再议攻打邺城之策。”众将方挨了顿训,耷拉着脑袋都走了,荀攸、楼圭等也离了大帐,唯有郭嘉整理衣冠落在最后。

    “奉孝有何话说?”曹操瞧他一步三摇不紧不慢就知道有事。

    郭嘉立刻止步,灿然一笑凑到他身旁:“我军现已兵临邺城,主公可想好破敌之策?”

    “不愧是年轻人,半夜还有这么大精神。”曹操打了个哈欠敷衍道,“邺城坚固难取,最好诱袁尚出来交战……不早了,明日再议吧。”

    郭嘉却没有告辞之意,又问:“倘若袁尚坚守不出呢?”

    “无非大军围困待其粮草耗竭。”

    “今夜之败主公亲眼所见,河北豪强部曲甚多,若兵围其城势必纷纷来扰,况青州、幽州尚有兵马,倘来援救又当如何?”

    曹操想了想:“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围住邺城正好打援。”

    哪知郭嘉接着又问:“若是袁尚弃城而走,另寻他处落脚,咱们是不是还要继续围城呢?”

    这不都是废话吗?曹操这会儿累了,想打发他走,却见郭嘉满脸的坏笑,这才明白过来:“你小子跟老夫绕什么弯子,是不是有了什么鬼主意?”

    “在下这点儿心眼哪逃得过主公的慧眼啊!”郭嘉还不忘了奉承,“不过在下以为,现在咱们该退兵了。”

    “退兵……好不容易打到这里,轻易退兵岂不是前功尽弃。”曹操虽这么说,但刚才在路上也曾默默考虑过。

    “在下试为主公析之。”郭嘉已从曹操无奈的眼神里看穿了他心思,“今我军虽至邺下,然深入敌境众兵环伺,袁氏兄弟凭借坚城不肯出战,倘幽州袁熙发来人马又需分兵敌之,身在险地攻不能取,此乃眼前一忧也。”郭嘉背着手侃侃而谈,“再者并州高幹虽败,然其势力染指关西已久,未尝不能卷土重来,若河东之地再生险情,钟繇是否还能勉强得胜?此亦二忧也。况且荆州刘表近得刘备相助,若我军羁绊于此,天长日久有机可图,发兵抢占南阳进犯许都,那时又当如何?”

    曹操不得不点头:“你这三忧所虑极是,老夫也曾想过,但讨贼至此不可轻易言弃。若叫袁尚谨守河北休养生息,凭冀州之丰饶,不久必复昔日之势……”

    “不可能了!”郭嘉一阵冷笑。

    “你怎敢下这个断言?”

    郭嘉把头探到曹操耳畔道:“请恕在下直言,假若袁谭不是出兵厮杀,主公有几成胜算?”

    他这话问得曹操一愣,但是平心静气想想,郭嘉问得有道理!高蕃屯兵河上阻断了粮道,高幹又在河内大闹一场,如果袁谭再坚守城池拖住自己,恐怕这场仗的结果会完全翻转,落败的不是袁氏兄弟而是他曹某人!想至此曹操突然感到一阵后怕,越发感到袁绍余威不散,自己所取得的战果都是侥幸。

    郭嘉容他考虑了一会儿才道:“主公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吧?可事情偏偏就这么巧,袁谭穷兵黩武急功近利,屡屡为我所败,乃至溃不成军难以再战。袁尚眼见其兄受困就是不发大军相救,最终黎阳失陷。您不觉得这对兄弟的举动有些反常吗?”

    曹操仿佛被劈头浇了盆凉水,所有疲劳一扫而光,手据帅案眼光熠熠道:“你是说……他们兄弟之间……”

    “然也!”郭嘉坐到他身边解释道,“袁谭乃袁绍长子,拓地青州广有战功,又在军中颇具势力,然勇而无谋为人骄横。袁绍传位三子袁尚,此儿虽能求同合众安抚豪强,却未经阵仗资历浅薄。兄弟二人本就颇多嫌隙,又有郭图、审配各奉其主交斗其间,越发矛盾重重。今我军大兵压境,两方迫于形势合作互保,若我军不再攻战,兄弟得缓一时必生内斗!”

    “你的意思是……”

    “主公可暂时撤军,假作南征刘表之态以促兄弟阋墙,待其变乱而后击之,河北之地一举而定也!”

    曹操虽觉有理,但还有些犹豫:“胜败之道勿求于外啊。”

    “主公何须再虑!”郭嘉斩钉截铁道,“昔日齐桓公尊王攘夷九合诸侯,到头来五子争位却将其饿死宫中,皆因嫡庶不分长幼无序。袁本初生前令三子一甥各领一州,袁谭袁尚各拥党羽争权夺利势同雠仇,此萧墙之祸折骨断筋更甚外敌!主公岂不闻前代谚语:‘一尺布,尚可缝;一斗粟,尚可舂;兄弟二人不相容!’”

    这一席话不亚如当头棒喝,曹操初闻之下低头凝思,俄而仰天大笑:“哈哈哈……好!想当年袁绍、袁术气狭任性手足相攻,今袁谭、袁尚也要步其父辈之后尘啦。且容他们鹬蚌相争猖狂一时,老夫坐收渔人之利。即刻传令三军,明日回归黎阳准备撤退。”

    “且慢。”郭嘉又笑呵呵拦住,“撤军之际还有几件大事要办。一来今年谷物将熟,主公当趁袁尚不出抢割其粮;二来邺城周匝豪强佃农居多,咱们不妨迁百姓归往河南削其劳力;三来阴安县毗邻敌我边界,若取此地与黎阳成犄角之势,咱们便可粮道通顺不受敌制。”

    “桩桩件件皆依奉孝之计!”曹操愁了半日这会儿总算痛快了,“任峻抱病卧于军中,就令夏侯渊代其督办军粮之事吧。”

    郭嘉补充道:“妙才将军虽平易近人但性情急躁,主公还要多加叮嘱才是。”

    这又给曹操提了醒,接连得胜使军中骄傲轻敌的情绪极度膨胀,该整饬一下军纪了。他随手拿过一卷空白书简,笔走龙蛇写了道军令:

    〖《司马法》云“将军死绥”,故赵括之母,乞不坐括。是古之将者,军破于外,而家受罪于内也。自命将征行,但赏功而不罚罪,非国典也。其令诸将出征,败军者抵罪,失利者免官爵。〗

    写罢吹了吹墨迹交给郭嘉:“将此令传阅众将,叫他们都给我规矩点儿!今日之退乃为明日之进,别叫他们随便议论泄露军机。”

    郭嘉心里有数——兴兵以来屡遭危难,一直是宽纵诸将以收人心,如今势力已壮大,就要黑下脸来讲规矩了!他虽这么想,嘴上却逢迎道:“主公这笔字写得实在是好……”

    “奉孝劳苦功高,传过军令也早些休息吧。”曹操手捻胡须望着这个年轻人,心头说不尽的喜爱。郭嘉虽是军谋祭酒,谋略却不弱于军师荀攸,而且三十出头前途无量,日后诸多大事恐怕要偏劳于他了……

    有了整饬军纪战败抵罪的教令,众将再不敢松懈怠慢。曹操回军攻打阴安之时,果然人人奋勇有进无退,张辽、乐进当先攻入城池,杀死了袁军守将严敬。

    袁尚始终不敢出战,曹军趁机抢割了邺城附近的粮谷,既而威逼周匝百姓迁至黄河以南,把邺城方圆近百里变成了无人之地。之后留贾信分兵镇守黎阳,命荀衍监察袁氏兄弟动向,遣夏侯渊督办兖豫徐三州军粮,张辽往东海征讨叛贼昌豨,曹操本人带着大军回了许都。这次北伐又没能成功,不过在郭嘉参谋下一个全新的计划产生,曹操要假意兵伐刘表,促使袁尚、袁谭自相残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