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盛唐烟云 > 正文 > 第六章 大唐 (三 下)
第六章 大唐 (三 下)



更新日期:2021-07-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此时此刻,堵在长安城外的王洵压根儿不知道城内的叛军已经准备狗急跳墙。即便知道,他也不会太在乎。自从永乐原之战后,安西军已经跟不同的对手打了近四十仗,一直赢多輸少。从上到下,都开始打心眼里蔑视对手。况且现在的安西军规模已经扩张到三万余人,实力已经远非当初可比。

他在乎的是自己将以怎样的方式攻入长安,才能给这座城市带来最小的破坏。作为曾经横扫药刹水两岸,姓名可止小儿夜啼的悍将,王洵早就不相信世间还存在什么秋毫无犯的王者之师。哪怕是一支队伍的主帅心肠再慈悲,哪怕是军纪制定的再严明,也需要具体的人去执行。而刚刚经历过一场血战的人,行为往往与禽兽相类似。最接近于本能,也最难被理智所约束。

但是想保全长安城也绝非一件简单的事情。如今驻扎在长安周围的,已经不止是安西军一家。李光弼所统领的河东军、郭子仪所统领的朔方军、王思礼所统领的灵武军,薛景仙所统领的陈仓军,还有回纥叶护王子所统领的部族骑兵,都耀武扬威而来,准备给予城里边的叛军最后一击。

先入长安者封王,光是灵武朝廷的这个许诺,就足以让各路兵马的主帅热血沸腾。况且传闻在长安城里边,还堆积着叛军从各地劫掠而来的大量金银珠宝。这些黄白之物无法在短时间内为叛军换来铠甲器械,粮草辎重,却足以让攻城者烧红眼睛。一旦某路兵马因为无法满足贪欲把目光转向城中的普通百姓,后果将不堪设想........

半年多来,王洵与各路友军交往甚密,早就对这几支友军的情况了如指掌。据他所知,除了郭子仪的朔方军纪律还算严明之外,其他各路盟友恐怕都不怎么样。特别是叶护王子麾下那十几万回纥武士,无论在战场上还是战场下的行径,都与一群马贼差不多。只不过这群马贼手里拿着灵武朝廷的邀请函而已。

王洵不希望让长安城落到折柘、俱战提同样的下场。眼前这座城市是他的故乡,里边居住着他的街坊邻居,自幼一起长大的玩伴儿。里边的每一栋房屋,每一条街巷,都留着他生命中最温馨、最美好的记忆。如果让长安城毁于兵火,他恐怕这辈子都无法心安。即便日后走得再远,偶尔回过头来,都会被废墟上的青烟刺得痛不欲生。

他把自己的担忧说给联军名义上的主帅郭子仪听,希望郭老将军能找出一个比较稳妥的攻城方案。结果素来以睿智多谋而闻名的郭老将军,却也是一筹莫展。“郭某只能尽力而为......”看着王洵失望的眼睛,老将军艰难地承诺,“只能尽力。骠骑大将军你也知道,咱们手中的好几支兵马,自打建立那天起一直就没开过饷。而长安城已经沦陷了一年有余,里边很多人家与贼军都有着千丝万缕的.......”

“郭帅莫非认为,朝廷当年放弃长安的责任,要算在城中百姓头上?”没等郭子仪把话说完,王洵心头的怒火便冒了起来。“逃命时一个比一个跑得快,连声招呼都没敢打。难道让城里的平头百姓们不投降,一个个拿脑袋瓜子去硬顶曳落河的狼牙棒么?!”

“这是哪里话来,哪里话来!”饶是早就习惯了王洵的直接,郭子仪依旧被憋得额头青筋直冒。“当日,当日,当日的事情,罪魁祸首乃杨国忠。而现在,老夫,老夫也没说过长安城的每个百姓都有从贼之嫌,只是,只是很难,很难找到,找到一个两全之策而已。你且容老夫再想想,再想想,反正攻城也不急在,急在一时。”

说着话,他举起茶盏喝水,目光无论如何也不肯与王洵再次相接。

王洵知道自己继续追问下去,也得不到任何有用答案。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起身告辞。郭子仪讪讪地陪着他走出中军帐外,目送着他的背影与战马去远,脸上的惭愧之色忽然消失,笑了笑,大步转回。

“那厮也忒嚣张了。父帅即便不想为难他,也得给他吃点儿苦头吃才行,否则,今后谁还把您放在眼里?!”一直跟在郭子仪身边的郭晞看不惯王洵的跋扈,咬牙切齿地提议。

“他错了么,我怎么不知道他错在哪里?!”对着自己的亲骨肉,郭子仪一改先前的迂腐和木讷,先在儿子头上用力拍了一巴掌,然后才笑着补充,“若是长安城真的毁于兵火,为父即便被封了王,千载之后,也难逃一个骂名。而咱们郭家,也早晚都得为此付出代价。唉,怎么说呢。陛下当初为了拯救大唐,一些手段未免太......”

不愿指摘君主的过错,他摇了摇头,尽量将语气放得婉转,“未免太急了些。好在如今有安西军在前面顶着,一些疏漏还有弥补的余地!”

郭晞一直跟在父亲身边为将,知道父亲话语里隐含的意思是什么。只是仍旧咽不下这口气,咬了咬牙,继续说道:“安西军的确功劳很大,可朝廷也给足了他门好处。光是国公、郡公之位,就封了足足五个......”

“他们要是真的在乎这些虚名,又何必大老远从葱岭西边赶回来。只要把疏勒往回纥人手里一塞,自己关起门来称王,称帝,朝廷又能如何?!”郭子仪看了儿子一眼,有些不高兴地打断。

比起安西军主帅王洵,儿子郭晞差得的确有些远。非但能力、阅历方面多有不及,即便在心胸和眼界上,也很难望对方项背。这令他这个做父亲的心里头难免有些不舒服,越是比较,失落感越为强烈。

“他,他就,就不怕.....”郭晞感觉到了父亲的不快,缩了下肩膀,小声辩驳,“反正,反正我看不惯他对您的那种态度。硬梆梆的,好像咱们郭家欠了他一般!”

“你会用刀么?”郭子仪耸耸肩,微微冷笑,“刀身若是不硬,怎么拿来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