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盛唐烟云 > 正文 > 第一章 看剑 (三 上)
第一章 看剑 (三 上)



更新日期:2021-06-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拔汗那国王原为一突厥土酋,利用了大食与大唐争夺西域的机会,才谋取了该城的控制权。在自立之后,该国便奉行左右逢源之策。既使向大唐纳贡,又不肯将大食人得罪得太死。十余年前,其王阿悉烂达汗因帮助**消灭突骑施可汗吐火仙有功,被册封为奉化王。此后,又因迎娶了义和公主,与大唐的关系日渐亲密。

阿悉烂达汗为人甚为机灵,曾多次试探着自请去除王号,仿照高宗时代那样举国内附,为休循州都督一职足矣。大唐为了对西域诸国宣扬仁德,反而迟迟没有接受他内附的请求。双方揣着明白装糊涂,谁也不把最后一层窗户纸戳破,彼此之间倒也相处得融融洽洽。每次安西军在河中有战事,阿悉烂达汗必然出兵相助。而每次安西军大战胜利,都会分下大批金银细软,牲畜粮食,令拔汉那将士带着大包小裹满意而归。

天宝十年的怛罗斯之战,拔汉那又站在了大唐一方。但因为葛禄逻人中途背叛,安西军遭到了五十年以来最严重的挫折。战后,葱岭西北诸国陷入了大食与葛禄逻的前后夹击当中,不得不屈膝投降。拔汗那国也只好随波逐流,被迫与大唐中断了联系。

但阿悉烂达君臣心里却都非常清楚,安西军的实力虽然遭受重大损伤,但凭借来自中原的支持,其元气恢复到全盛时期,也不过是三五载的事情。而大食人虽然来势汹汹,其国富庶与强大程度却根本不能与大唐相提并论。因此拔汉那国虽然转奉大食为宗主,却依旧能对治下百姓一视同仁,死活不肯像临近的葛禄逻和柘支那样,将国中所有与大唐有瓜葛的人等抄没财产,贬为奴隶。

对于这么一帮“冥顽不灵”的家伙,大食宗主自然十分不满。只是因为国中内乱刚刚结束,一时也腾不出手来收拾。便只好采取老办法,先借助宗教势力一点点向当地贵胄渗透,然后再寻找机会废掉阿悉烂达,推出一个更听话的傀儡。

这种已经用烂了的招数,自然让阿悉烂达君臣更为离心。所以,他们时刻都瞪大眼睛盯着安西军的一举一动,准备重新站队。封常清在健驮罗大败天方教东征军的消息传开后,整个西域为之震动。原先投靠天方教的地方贵胄们纷纷与背后的东家划清界限。阿悉烂达便借着整肃治安,以防宵小趁机作乱的由头,将国内亲大食势力狠狠收拾了一番。然而紧跟着“王师”却止步与小勃律,迟迟不肯西进。阿悉烂达便又开始后起悔来,抱怨大相张宝贵怎么不提醒自己些,以至于冒冒失失地铸成了大错。

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木鹿城总督夏普?苏伦之子,突然领着唐使偷偷到访,怎不会令阿悉烂达君臣喜出望外?当即命人打开王宫正门,以迎接失散多年的老友名义,将王洵等人迎了进去。宾主之间相谈甚欢,一天后便达成了初步协议。明年开春,大唐安西军将择机翻越葱岭。届时,拔汗那与木鹿两国将为岭西诸国表率,在药杀水畔恭迎王师。

为了让安西军师出有因,拔汗那与木鹿两国还将带头,汇集被葛禄逻阻断在外的岭北诸国,还有被大食征服的波斯、南天竺、吐火罗等,重新向大唐上表称臣。同时,乞求王师继续西进,彻底驱逐大食残匪,救岭西黎庶于水火。

“好教上差知道,我岭西诸国虽为同源,却是良莠不齐。有的至今不忘大唐当年扶持救助之恩,有的却是良心早就被狼叼了去。大食人让他咬谁,便会咬谁!”在事先起草好的乞求王师西征的文表上第一个用了印之后,拔汗那国主阿悉烂达沉吟片刻,郑重提醒。

“中原有句古话,叫做龙生九子各有不同。”能这么快就说服阿悉烂达重新倒向大唐,已经顺利得有些出乎王洵预料,故而他并不怎么在乎前路上可能会遇到的麻烦,“像奉化王这样高高飞在云端之上的,肯定能看得远些。而某些鼠目寸光的蠢物,注定要替人驮石碑!”

突厥人的传统圣物为狼,但通过数代人跟中原的交流、通婚,文化上的差距已经非常小。有关龙子龙孙的传说阿悉烂达也非常清楚,因此无需别人替自己解释,便能明白王洵话里的意思,开心地笑了笑,将声音提高了几分说道:“可是那些蠢物总是自不量力,总想跟真龙一较高下。即便没胆子飞到空中,也会躺在地上当拦路石!”

“那就将他们搬开就是!”王洵也笑了笑,年青的面孔上写满了自信。“只是需要奉化王事先指明是谁即可,也免得我大唐出兵时,他又蒙起头来装恭顺!”

闻听此言,几个亲唐的大臣眼睛里里边立刻放出了热切的光芒,阿悉烂达倒沉得住气,点点头,继续借题发挥道:“身为大唐臣子,当然要为主君分忧。只是我那几个目光短浅的兄弟虽然有罪,他麾下的百姓却很无辜。他们总归算是我的同族,真不忍心让他们再受一回亡国之痛!”

这简直已经是在考校王洵的猜谜能力了。好在于出发之前,薛景仙已经根据木鹿城王子苏适提供的信息,根据河中一带可能遇到的情况,替王洵预备了足够多的答案。假装犹豫了片刻,王洵笑着摇头,“我大唐对待岭西、岭北诸国,向来是只求一个君臣名分,不曾谋取寸土。安西军忙着跟大食对峙,想必一时半会儿也抽不出合适的人来治理地方。依照本使的意思,与其从长安硬派一个不熟悉此地民情的官员来,还不如干脆劳烦诸位国主多费一些心思。这样,既酬谢了诸位鞍前马后劳碌之功,又令地方百姓心里不至于觉得太难过。只是本使不知道,奉化王还有多余的精力没有?”

“本王屡受大唐洪恩,为陛下分忧,岂能敢推三阻四?莫说此时还年富力强,即便老得爬都爬不动了,也不敢耽误陛下的嘱托!” 阿悉烂达目光大亮,再也不拉着王洵绕弯子,迫不及待地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