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匆匆那年 > 第三卷 新与故 > 第一节
第一节



更新日期:2021-05-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方茴说:“知道为什么说相见不如怀念吗?那是因为相见只能让人在现实面前无奈的哀悼伤痛,而怀念却可以把已经注定的谎言变成曾经幻想的童话。”

    (1)

    方茴是他们班第一个见到林嘉茉的人。

    她们的初见是在早自习之后。方茴收了历史作业,第一本是陈寻的,她已经用漂亮的皱纹纸包了皮,本皮上是陈寻自己写的名字,而本皮下面盖住的内页,则是方茴写的名字。她抱着一摞本走进高一年级办公室,屋里面一个眼生的女孩背对方茴站着,斜挎着银色的锐步包和侯老师说话,早晨的阳光打在她身上映出了淡淡的七彩芒。

    侯佳喊她过来,说:“方茴,这是新转来的同学,林嘉茉。”

    方茴礼貌的点了点头,班里前一阵就传说要转来一个同学,大家一直热闹的讨论是男生还是女生。

    “方茴是班里的宣传委员。”侯佳介绍说。

    林嘉茉笑着说了你好,方茴抬眼看她,意外的发现她样子很美。

    “方茴,你回班让陈寻去教务那边搬一套桌椅。第五组不是少一个人么?就放在那组后面,把第三桌腾出来,每个人往后错一个,一会我们就过去。”

    “好。”

    方茴应声走了出去,到门口转身的时候,林嘉茉又冲她甜甜的笑了笑。

    在我眼里,20几岁的女生如果没有太大意外应该都是美的,俗话说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长得一般没事,会描眉画眼也叫美女;不会画没事,身材好也叫美女;身材不好没事,会捣斥自己懂得搭配也叫美女。

    但是十几岁那时候就不是这样了,管你S型身材还是梨型身材都裹在了肥大的校服里。所有人留的都是土了土气的发型,不能拉直也不可能挑染,化妆更不可能了。护肤品用的都是郁美净孩儿面,抹完脸抹手,什么倩碧雅诗兰黛眼霜精华素,根本没人听说过。

    所以,中学时代的漂亮女孩,那就是眉是眉,眼是眼的真漂亮。

    方茴说,林嘉茉就属于这一类。

    回到班里,陈寻正和赵烨一起拿着方茴的书,奋笔疾书的抄政治课后习题。

    方茴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哎,侯老师让你去领套桌椅,一会那个转校生来。”

    “转校生!?”赵烨兴奋的说:“公的母的?”

    方茴白了他一眼,说:“女生。”

    “哦也!乔燃中午请客啊!我赌赢了!”赵烨握拳说,“漂亮不。”

    “嗯,挺漂亮的。”方茴说着,偷偷看了看陈寻。

    “走走走!甭写了!小崔今天不会点名让你回答问题的!上节课他不是就点你了么!一起搬桌子去!”

    听说是美女,赵烨一下子来了精神。

    陈寻紧写了几笔,把书塞给方茴说:“抄不完了,还剩两片儿,帮我写了吧。”

    “啊?”

    “拜托了!拜托!”陈寻一边跑一边笑着冲她说。

    方茴拿着书愣愣的望他,陈寻这么急急忙忙的走让她心里微微有点不自在。

    林嘉茉进到班里,让赵烨着实倒吸了口气。

    “咱们班终于有能拿得出手的了!明儿我就上队里显摆显摆去!”他看着林嘉茉的背影小声对陈寻说。

    “一只羊,换三个斧头,这三个斧头……”政治崔老师在前面声音宏亮的讲着课,不停的向他们这边看。

    陈寻目视前方,假装记笔记说:“方茴说漂亮我都没当回事,她说谁都漂亮,没想到真还行!”

    “我看着一般吧,你们至于那么兴奋吗!”乔燃说。

    “后面的同学别说话!”崔老师提醒他们,接着指向黑板说,“这三个斧头……”

    “乔燃就觉得方茴好看!”赵烨把书拿到腿上,低下头说。

    “滚!”乔燃狠狠瞥了他一眼。

    “方茴是挺好看的。”陈寻转着笔说。

    “比林嘉茉还是差点。”赵烨摇摇头说。

    “不一样。”陈寻偷偷看了看前排的方茴。

    “唉唉唉!”崔老师拿起板擦拍了几下说,“后面那三个人,怎么回事啊!再说叫你们出去了啊!”

    三个人立马坐好,不再吭声。

    崔老师停了停说:“我们接着看啊,这三个板擦……”

    全班同学哄笑了起来。

    因为林嘉茉没和大家一起定这个月的饭,所以中午只能坐在一边等生活委员乔燃去找老师协调。

    赵烨不失时机的过去搭话:“你是叫林嘉茉吧?你原来哪个学校的?”

    “嗯,W中的。”林嘉茉和气的说。

    “哦,离咱们学校挺远的啊!你们家住那边么?”

    “不是,我家离咱们学校近。”

    “我说你丫来点新鲜的行不行啊!去去去!拿饭去!”陈寻拿了菜走过来笑着说。

    “和新同学小聊一下嘛!”赵烨不甘心的站了起来。

    “要不先和我们一块吃点吧!吃乔燃那份。等他回来,估计你们俩都得吃凉的了。”陈寻说。

    “对对对!我给你拨点也行!”赵烨忙点头说。

    “行吗?别一会你们不够了。”林嘉茉说。

    “没问题!方茴也和我们一起吃,她吃的少,每天都剩!你和她合着吃也行!我给你搬桌子去啊!”

    赵烨说着就起身去搬桌子了。

    等方茴洗完手回来,他们三个人已经都坐好了,林嘉茉在陈寻和赵烨中间,正在摆饭。

    “快来!今天咱们一起吃!”赵烨招呼她说。

    方茴默默的走过去坐在了陈寻对面,她平时一直挨着他,但今天那地儿被林嘉茉占了。

    “少一盒饭啊。”方茴说。

    “乔燃找老师要去了,我让林嘉茉先吃他这份。”陈寻递给她一双筷子说。

    “还是吃我这个吧。”方茴把自己的饭推出去,淡淡的说,“万一没要回来呢。”

    “那你怎么办啊!”陈寻又推给了她说,“吃你的吧,不行我让乔燃去买汉堡。”

    “不用。”方茴执拗的把饭递给林嘉茉说,“没事,你就吃我的吧,我不饿。”

    气氛莫名其妙的有些尴尬,林嘉茉看了看他们说:“这样吧,我和方茴吃一个,行么?你不嫌我吧?”

    方茴忙摇摇头说:“不嫌!”

    “那就好!”林嘉茉笑着打开了餐盒。

    没一会儿,乔燃就领回了饭,赵烨兴致很高,而方茴却再没说一句话。

    晚上回家,方茴接到了陈寻的电话,两人对完数学和物理作业,都沉默了下来。

    听那边没有动静,方茴说:“那我就挂了。”

    “没什么想跟我说的了?”陈寻说。

    “说什么啊?”

    “方茴……”陈寻顿了顿,“你还没……没说过你喜欢我呢。”

    “哦。”

    “哦是什么啊!”陈寻有点着急,今天中午以后方茴就一直没理他。仔细想起来,两个人之间永远都是他先说话,甚至他都没接过方茴主动打来的电话。而中午的时候,她却那么较劲的帮乔燃护食,这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陈寻,”方茴的声音很小,微微有些颤抖,“你要是觉得我不好了,或者不喜欢我了,直接跟我说,没关系的。”

    “啊?你胡说什么呢!”陈寻惊讶地说,“谁说我不喜欢你了!”

    “我也不是特别好的女孩……”

    “停!”陈寻打断她说,“我知道了,你是因为中午我叫林嘉茉一块吃饭生气了,对不对?”

    “不是……”

    “哈哈,就是!别不承认!你是不是吃醋了?”陈寻突然高兴起来,他总觉得方茴态度模糊,并不如自己那么在乎。因此,方茴为他吃醋让他格外欢喜。

    “没有!”方茴忙否认说。

    其实她的确是有点心酸的,倒不是陈寻做了怎么样的事,只是林嘉茉过于美好,而她对情感这种东西,又实在没有什么自信。于是,这些细微的忧愁便在她心里打成了结。

    “知道我为什么叫她一起吃饭么?”陈寻放低声音说,“那是因为我想她平时能陪陪你,上体育你总是一个人呆着,我也不能每节课都和女生玩叫号啊!”

    “还有……”陈寻加重了语调,“我没有不喜欢你,你也不许不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