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飘花令 > 正文 > 第三十五回 百步神拳
第三十五回 百步神拳



更新日期:2021-05-0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慕容云笙冷笑一声,道:“姑娘,不觉着逼人过甚吗?”

齐丽儿淡淡一笑,道:“你不仅面上有易容药物,而且曹州府,也没有你这一号人物。”

慕容云笙皱皱眉头,道:“姑娘似是存心和在下过不去了。”

齐丽儿微微一笑,道:“我们对请来的人,自然是视若佳宾,但阁下不是,而这花令又非伪造,那是说你取得这片花令时,已然伤了我们一位贵宾。”

慕容云笙道:“这片花令是取自别人之手不错,但我却没有伤人。”

齐丽儿道:“很难相信。”

慕容云笙道:“齐姑娘一定要逼在下除去脸上药物吗?”

齐丽儿微微一怔,道:“你怎么知道我姓齐?”

慕容云笙拱拱手,道:“在下见过齐姑娘……

齐丽儿道:“什么地方?”

慕容云笙道:“在姑娘家中。”

齐丽儿道:“你是什么人?”

慕容云笙道:“在下慕容云笙。”

齐丽儿双目盯注在慕容云笙脸上瞧了一阵,道:“贱妾无法从公子的声音中分辨你的身份。”

慕容云笙道:“好吧,那在下只有除去脸上的易容药物了。”

大步行到清水旁边,洗去了脸上的易容药物,现出本来面目。

齐丽儿仔细瞧了慕容云笙一眼,道:“果然是慕容公子。”

脸色一变,冷冷接道:“公子混来此地,是何用心?”

慕容云笙道:“在下想见一个人。”

齐丽儿道:“什么人?”

慕容云笙道:“杨凤吟杨姑娘。”

齐丽儿奇道:“你认识她?”

慕容云笙道:“有过数面之缘。”

齐丽儿道:“那就请阁下留这里等她了。”

慕容云笙道:“但在下不能等。”

齐丽儿道:“公子,我希望你不要使人为难。”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看来,今日是很难善离此地,倒不如暂时答允她留此,先行疗好伤势,再作打算,主意暗定,轻轻咳了一声,道:“好。在下答允留此,不过,在下想请教姑娘一件事。”

齐丽儿道:“什么事?”

慕容云笙道:“贵上花令主人,是否将在今宵到此,”齐丽儿道:“这个么,我也不清楚了。”

语声一顿,接道:“不过,你仍有一个法子。可以把你要说的话,上达令主。”

慕容云笙道:“什么法子?”

齐丽儿道:“把你要说的话,写成一封长函,呈报我家令主。”

慕容云笙略一沉吟,道:“那倒不用了。”

齐丽儿轻轻叹息一声,道:“慕容公子,我无意和你作对,只是我职守有关,暂时不能让你离开,只好屈驾留此一时,等我请命过后,即刻恭送公子离此。”

慕容云笙淡淡一笑道:“此情此景,在下是非得留此不可了,不过,我也要对姑娘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在下如若觉出有能力破围而出时,我就要离开此地。”

齐丽儿道:“不要太勉强,那对你有害无益,贱妾暂时告退,也许很快就会送慕容公子离此。”

也不待慕容云笙再答话,带上室门而去。

慕容云笙连番遭遇凶险之后,人已变的沉着了许多,默察处境,似是只有先行把伤势疗好再作道理。

是故,齐丽儿离开之后,立时抛去杂念,盘膝而坐,闭目调息。

慕容云笙感觉出自己的伤势不重,在一次坐息之后,就可使伤势全好,所以,虽处危境,心中却很泰然。

哪知真气运行一周,伤势依旧,心中这才焦急起来,暗道:父亲遗留剑册拳谱之上,也曾提到过武功中甚多阴歹武功,却从未听到过有这样奇怪的武功,能运用一种回汤之劲,伤入内腑。

焦急中,又过了一个时辰左右,木门突然又开。

抬头望去,只见齐丽儿,探过头来,说道:“慕容兄,我有事对你说。”

慕容云笙道:“好,你进来吧!”

齐丽儿缓步而入,道:“花主有回音来……”

慕容云笙急道:“她怎么说?”

齐丽儿道:“她说要公子在此等候。”

慕容云笙啊了一声,道:“她要来?”

齐丽儿道:“大概是吧,那花令上未说明白。”

慕容云笙轻轻咳了一声,皱眉说道:“她这是何用心?”

齐丽儿摇摇头道:“我不知道。”

慕容云笙长长吁了一口气,突然举步向外行去。

齐丽儿心中大急,起身拦住了去路,道:“公子,你不能走。”

慕容云笙冷冷说道:“齐姑娘,你如再要拦阻,咱们两人之间,只怕必要有一人伤亡了。”

齐丽儿道:“唉,公子,你如走了,要贱妾如何对花主交代?”

慕容云笙道:“如是为了姑娘,在下可以留此。”

齐丽儿接道:“那你就为我留下来吧。”

慕容云笙一皱眉头,道:“在下话还没有说完。”

齐丽儿道:“好,你说吧!”

慕容云笙道:“但你家花主有花令到此,要在下留这里,那就和姑娘无关了。”

齐丽儿一时间未听清楚慕容云笙言中含意。道:“是啊,这是我家花主之命。”

慕容云笙道:“你家花主之命,区区就未必应该听她的了。”

齐丽儿眨动了一下大眼睛,道:“说了半天,你还是非走不可?”

慕容云笙道:“不错,姑娘见着你家花主之时,把在下之言转告就是。”

齐丽儿摇摇头,道:“不行,无论如何,你不能走。”

慕容云笙道:“齐姑娘这般坚持,那是逼迫在下出手了。”

齐丽儿道:“唉,我如放公子离去,敝上责问下来,我也是担待不起,公子一定要走,只有先使贱妾伤在公子手中一途。”

慕容云笙怒道:“姑娘可是觉着在下负伤甚重,全无对敌之能了。”

齐丽儿道:“我无此用心。”

慕容云笙右手一挥,拍出一掌。

但闻砰然一声,掌势正击在齐丽儿的右肩之上,震得齐丽儿连退三步。

慕容云笙万万未曾想到齐丽儿竟是不肯还手,不禁一呆。

齐丽儿手按右肩,道:“公子这一掌太轻了,再重一些,击倒了贱妾之后就可以走了。”

慕容云笙长叹一声,道:“贵上的花令,如此森严吗?”

齐丽儿苦笑一下,道:“不错。”

慕容云笙道:“在下可为姑娘留在这里,不过,在下还有几位朋友,等我回去,只怕他们久等不着,找上纯阳宫来,引起冲突。\"齐丽儿道:“不要紧,我会给他们说明。”

慕容云笙道:“偏劳姑娘了。”

大步行向屋角,盘膝而坐,闭上双目,不再理会齐丽儿。

不知过去了多少时间,只听木门开启声和轻微的步履声行了过来。

慕容云笙只道又是齐丽儿,眼也未睁的说道:“贵上还未来么?”

只听嗤的一声,不闻回应之声。

慕容云笙怒道:“有什么好笑的,在下答允留此,完全为了你齐姑娘。”

只听一个清柔的女子声音,道:“齐姑娘很感激你。”

慕容云笙听出口音不对,睁开眼看去,不禁一呆。

只见站在面前的少女,一身白衣,正是那杨凤吟。

慕容云笙镇静了一下激动的心情,绫绫说道:“原来是杨姑娘,花令主人,在下失敬了。”

杨凤吟微微一笑,道:“咱们约定在九华山中见面,想不到提前了。”

慕容云笙道:“这正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姑娘下令强把在下留此,不知是何用心?”

杨凤吟笑道:“你的脾气很大,我因为一件要事。约你晚一天见面,怎知你竟要拂袖而去。”

慕容云笙冷冷说道:“此刻情形不同,在下有着不能高攀的感觉。”

杨凤吟道:“为什么呢?”

慕容云笙道:“目下的飘花令主,已经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人物了,我慕容云笙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咱们的身份很悬殊了。”

杨凤吟举手理一下长发,接道:“我虽然有名了,但我仍是杨凤吟啊,和过去又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呢?”

慕容云笙道:“咱们昨天在洪州郊外见过,姑娘坐在车中是吗?”

杨凤吟道:“原来你为此生气。”

慕容云笙道:“那时在下曾求见姑娘。”

杨凤吟接道:“你应该知道,我不能见你。”

慕容云笙道:“为什么?”

杨凤吟道:“因为除了那齐夫人之外,所有的人,都没有见过我。”

慕容云笙啊了一声,道:“原来如此。”

杨凤吟接道:“你明白了就好,当时,我很想请你上车去坐,但我想了又想,还是忍耐下去,没有叫你。”

慕容云笙道:“这么说来,在下错怪姑娘了。”

杨凤吟道:“昨天我约好你,希望去看看你,但结果…”慕容云笙道:“结果姑娘失约了。”

杨凤吟道:“我经历了一场生死之战,所以无法赴约。”

慕容云笙呆了一呆,道:“姑娘和什么人动手?”

杨凤吟长长吁了一口气,道:“我不认识他们,大概是三圣门中人。”

接着又道:“那一城中,我受了伤。”

慕容云笙吃了一惊,接道:“你受了伤?”

杨凤吟道:“不错,我虽然胜了他们,但胜的很惨,但在我属下和敌人之前,我又必需装作若无其事,不能立刻运气调息,这就使我伤势重了很多,也延迟了我复无的时间。”

慕容云笙道:“这么说来,是在下错怪姑娘了。”

杨凤吟道:“嗯!在我想像中,你听到这消息,一定会为我担心,很焦急的等待我,但想不到你却大发脾气,认为我给你摆架子,那花女回去告诉我,你不知我多么伤心。”

慕容云笙道:“唉,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呢?”

杨凤吟道:“你为什么不想想呢?”

慕容云笙呆了一呆,道:“我一点内情不知道,你要我怎么想?”

杨凤吟道:“唉,这也不能怪你。”

慕容云笙一时间,想不出杨凤吟话中含意,又是一呆,道:\"姑娘之意是……”

杨凤吟道:“我一向想的太天真了,觉着别人的想法,都应该和我一样,所以,我就想到,派人告诉你我要失约,你就该想到有特殊的原因,唉,我也不能告诉那花女说我受了伤啊。”

慕容云笙轻轻叹息一声,道:“就算在下错怪了姑娘……”

杨凤吟道:“哼,你自己知道错了,都么该如何?”

慕容云笙道:“不知者不罪,在下并非有意。”

杨凤吟道:“但你现在知道。”

慕容云笙道,\"好吧,在下认错就是。”

杨凤吟道:“你要怎么认错。”

慕容云笙道:“姑娘之意呢?”

杨凤吟道:“我说了,恐怕你不肯答应。”

慕容云笙道:“你说说看。”

杨凤吟道:“要你给我作两个揖。”

慕容云笙微微一笑,道:“姑娘可是认为在下会答应,是吗?”

杨凤吟道:“我想你不会。”

慕容云笙道:“好,我就作揖给你瞧瞧。”

说完,当真的抱拳一揖,道:“姑娘在上,在下这里有礼了。”

杨凤吟微微一笑,坐在一张木凳上,拍拍木凳,说道:“坐过来,我有话给你说。”

慕容云笙的情绪,似是已完全被杨凤吟控制,缓缓走了过去,依言在杨凤吟身侧的木凳坐下。

杨凤吟道:“咱们分手几个月,你看看我成就如何?”

慕容云笙道:“姑娘的成就很大,已和三圣门、女儿帮分庭抗礼。”

杨凤吟道:“这固然是我感觉到三圣门势力庞大,耳目众多,还使我连受挫折,如若不组成一股庞大的力量,难以和他对抗,一半也是为了你,我才组织飘花门。”

慕容云笙道:“为了我?”

扬凤吟道:°不错,为了你,我带了四个花女,救出了被三圣门生擒而去的文、武二叟,同时,也听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三圣门决心不许钦仰慕容大侠的英雄,重现于江湖之上,那继承慕容长青衣钵的人,自然是指你而言了,因此,他们动员了数十高手,决心追杀慕容兄,哨魔、雪山三怪等,都调出圣堂,并非是为了对付飘花门,那是为了对付你慕容公子。”

慕容云笙怔了一怔,道:“原来如此。”

杨凤吟接道:“我听到了这个消息,心中很焦急,三圣门耳目众多,不论你行踪如何隐秘,总有被他们查出的一日,我们约好了半年相会之期,那时,你定然要如期赴约,也必然会暴露出身份,因此,我必需在半年之内,造成一种形势,吸引那三圣门大部份的注意,因此,\'花令\'就开始出现江湖。”

长长的吁一口气,接道:“文、武二叟,本都是有着丰富阅历的人,只是文叟有些迂腐,武叟又太沉迷武功,看起来有些傻里傻气,但我藉他们的阅历,然后照我的意思办事。”

慕容云笙道:“你能在短短数月,把飘花门的势力扩充到如此境界,这才华实非常人能及。”

杨凤吟道:“我运气好,认识了齐夫人,她死了丈夫,理名隐居,不和武林人物交往,其实,她在潜心研究江湖形势,和苦练武功,只不过她行动隐秘别人无法知晓罢了。”

慕容云笙道:“在下也见过齐夫人,并承她概赠双鹰。”

杨凤吟道:“我知道,齐丽儿都告诉了我,那时我已和齐夫人有了默契,得她相助、策划,我才能在短短数月中,使飘花门在江湖上有此成就,她虽是一个妇道人家,但对目下武林形势的了解,恐怕很少有人能够及得。”

慕容云笙道:“原来这中间还有这多内情,不过在下还有一点不解之处,请教姑娘。”

杨凤吟道:“什么事?”

慕容云笙道:“关于那一对苍鹰。”

杨凤吟道:“齐夫人同我谈过,她说那一对苍鹰是她的标识,如若带着行动,武林中很快就知晓她的底细了。”

慕容云笙笑道:“她把一对苍鹰交给在下,用意是让在下代她受过了。”

杨凤吟道:“那也不是,她已知晓,我为决心助你,先要一挫三圣门锐气,三圣门调集待命的庞大实力,将由我们对抗,你们反而成了自由之身,在我们双方对垒之中,你如施展一对苍鹰,截获三圣门飞鸽传出的书信,从中破坏,反将使三圣门有着应付不暇之感,唉!

想不到的是三圣门竟然有着惊人的迅速行动,几乎使我们穷于应付。”

慕容云笙道:“这么看来,我那杀父仇人,定然是三圣门中人物了。”

杨凤吟道:“看情形,大致是不会错了,问题是谁是三圣门中的主持人?”

慕容云笙道:“姑娘对三圣门中情况知晓好多?”

杨凤吟道:“除了这些和我动手的人物之外,三圣门仍是一个谜……”

长叹一声,接道:“那齐夫人化了十几年的时间,把武林中高手动态,归隐的情形,推演计算,仍然无法找出一个可以领导三圣门中的人物。”

慕容云笙道:“姑娘是否已问过那些高手?”

杨凤吟道:“问过,但问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慕容云笙正待接口,突闻一阵步履之声,急急奔了过来,杨凤吟右手迅快的一探腰间,抓出一个人皮面具,套在脸上,道:\"什么人?”

但闻木门呀然,齐丽儿迅快的奔了进来,道:“我。”

慕容云笙转目望去,只见那杨凤吟一张娇美无伦的脸色,忽然变成了一片铁青,心中暗暗好笑。

只见齐丽儿微一欠身.道:“禀告花主。”

杨凤吟道:“什么事?”

齐丽儿道:“有人要见慕容公子。”

杨凤吟回顾了慕容云笙一眼,道:“你的朋友吗?”

慕容云笙道:“定然是申叔父等,在下出去瞧瞧。”

杨凤吟道:“如若是你的朋友,你就请他们进来,如若不是,那你就不用管了,三圣门中人诡计多端,无孔不入,如若一点防备不周,就要吃他们大亏。”

齐丽儿一点头,道:“小婢遵命。”

转身向外行去。

慕容云笙举步跨出室门,飞奔出了纯阳宫。

凝目望去,只见申子轩、雷化方,并肩站在纯阳宫外的广场之上。

慕容云笙急步奔近两人,一抱拳,道:“两位叔父。”

申子轩微微一笑,道:“你没有事吗?”

慕容云笙道:“小侄很好。”

他本想说出受伤之事,但又恐两人担忧,故而略过不提。

雷化方道:“你见到杨姑娘了吗?”

慕容云笙道:“刚刚见过。”

雷化方道:“那很好,你们谈谈吧,我们仍在原地方等你。”

慕容云笙低声说道:“两位叔父,此刻的杨姑娘,已和过去不同,两位叔父如若有暇最好请入纯阳宫和她谈谈,也许能找出一些宝贵的线索。”

申子轩、雷化方点了点头,紧随慕容云笙身后而行,直入静室。

沿途之上,虽然有花女守道,却未出手阻拦。

只见融融火烛之下,坐着全身白衣的杨凤吟。

申子轩一抱拳,道:“杨姑娘,久违了。”

杨凤吟已取下人皮面具,低声说道:“慕容兄,劳驾掩上房门。\"目光转向申子轩、雷化方身上,道:“两位请坐,我正想拜会两位。”

申子轩道:“不敢当,姑娘有什么吩咐,只要遣人知会一声就是。”

杨凤吟道:“三圣门是个很神秘的组织,三位是否知晓那三圣用什么力量,统治着这一股庞大的势力。”

申子轩道:“区区用了二十余年的时光,都无法查出三圣门中首脑人物。”

杨凤吟道:“我原想擒得他们几个重要人物之后,设法逼问出那三圣门中的领导人物,但现在证明这办法也不行。”

申子轩道:“姑娘问的什么人?”

杨凤吟道:“雪山三怪,他们在三圣门身份不低,都是圣堂中的护法,也是最接近圣堂的人物,但他们却无法说出三圣是何许人物。”

申子轩道:“也许他们不肯说。”

杨凤吟低声说道:“雪山三怪已然投效我飘花门中…”慕容云笙道:“他们不是伤的很重吗?”

杨凤吟道:“不错,但他们没有死啊!”

慕容云笙道:“那哨魔邱平呢?”

杨凤吟道:“邱平不肯投效入飘花门,我已把他囚了起来。”

慕容云笙道:“文啸风呢?”

杨凤吟道:“我放了他。”

轻轻叹息一声,道:“天下武林高手,大都投入了三圣门,我只有设法从三圣门中夺取人手了。”

慕容云笙道:“你抓到三圣门高手,再把他们放回,可是要他们作你内应吗?

杨凤吟道:“不错。”

慕容云笙道:“你怎知他一定为你效忠?”

杨凤吟道:“我自然不太相信他们……”

话未说完,却突然改口接道:“如若不能找出三圣门的首脑人物,只怕是永远无法对付三圣门,也无法知晓他们是否就是你的杀父仇人。”

申子轩道:“姑娘才慧绝世,还望能替我们想出一个法子。”

杨凤吟道:“办法倒有一个,只是还要你们耐心等上半年。”

申子轩道:“如若那办法当真有效,就算再等一年,也是值得。”

雷化方道:“姑娘可否先把方法见告呢?”

杨凤吟道:“我要半年之中把两种生疏的武功练熟,然后咱们设法混入圣堂中去。”

雷化方道:“姑娘可知圣堂现在何处?”

杨凤吟道:“我正设法查询,同时,也在设法找寻几个可疑的人。”

慕容云笙道:“什么人?”

杨凤吟道:“我虽无法断言三圣门何以三圣门为名,但推想他们可能是以三人为首组成的一个神秘集团,自然这三人应该有蛛丝马迹可寻。”

申子轩低声说道:“姑娘之意,可是想从江湖失踪的人物之中,查出可疑人物?”

杨凤吟道:“不错,这是办法之一,第二个办法,就是咱们设法混入圣堂之中查看。”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我已要那齐夫人就目下失踪的武林人物中,提出了一份名单,想和诸位好好的研究研究,可惜的是齐夫人现在不在此地。”

目光转到慕容云笙的脸上,缓缓说道:“你受了伤,是吗?”

慕容云笙微微一怔,道:“你怎么知道?”

杨凤吟说道:“我看你脸色不好,又想到那齐丽儿定然会用我传授的武功伤你。”

慕容云笙点点头道:“原来是姑娘传授给她的武功。”

杨凤吟低声说道:“我告诉你运气疗治之法,你先行疗伤要紧。”

慕容云笙道:“如何一个疗治之法?”

杨凤吟正待开口,突闻一阵急促的步履之声,传到了门口。

杨凤吟动作奇快,一扬手,带上了人皮面具,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眨眼间变成了一个面目阴沉的怪人。

只听一阵急促叩门之声,传了迸来。

杨凤吟道:“什么人?”

室门外传进来齐丽儿的声音,道:“是奴婢。”

杨凤吟道:“进来。”

齐丽儿推开房门,急步行到杨凤吟身前,低言数语。

杨凤吟微一颔首,齐丽儿又匆匆退了出去。

齐丽儿说话的声音过低,全场中人,除了杨凤吟,都未听清楚她说些什么。

只见杨凤吟缓缓站起身子,说道:“诸位请稍坐片刻,我去去就来。”

显然,齐丽儿传达之事,十分重要,杨凤吟说走就走,也不待几人答话,起身行出室外。

慕容云笙望了申子轩一眼,道:“二叔,发生了什么事?”

申子轩道:“杨姑娘匆匆而去,事情定然很重大。咱们不便打听,只有等一会再作主意了。”

慕容云笙道,\"包、程两位老前辈和三叔父.是否也在纯阳宫外。”

申子轩道:“包行见闻广博,应付得去,决然不会惹起纠纷,纵然惹出纠纷,那杨姑娘也会先问咱们……”

但闻砰然一声大震,传了过来,似是有重物跌落在实地上一般。

慕容云笙一侧身,举步向外行去。

申子轩一伸手,抓住了慕容云笙,低声说道:“也许是人家飘花门中的私事,未得杨姑娘召唤咱们之前,最好不要多管。”

慕容云笙还未答话,突然砰的一声,木门被撞击而开。

申子轩虽然持重,但打架打到了眼前,倒也不能不管了。

当下一提气,左掌护胸,右掌准备应敌。

雷化方横身挡在慕容云笙身前,道:“贤侄不是受了伤么,赶快退下。”

慕容云笙心中忖道:“这话不错,我既是不能和人动手,倒是不便冒险。”

只见那大门的木门,不停的摇动,却是不见有人冲入室中。

申子轩见多识广,立时一挥手,道:“五弟、贤侄小心来人的百步神拳。”

话刚落口,呼的一股掌风,打入室中,击熄了桌上的灯火。

室中骤然间黑了下来。

似乎是一个人藉着击熄那灯光的一瞬,冲入了室中。

申子轩身随掌走,向门口欺去,口中喝道:“什么人?\"伸手关上两扇大门。

原来,他听那衣袂之声,似是只有一人入室,掩上室门,以免再有强敌藉机悄然入室。

室中一片寂然,不闻回答之言。

申子轩冷冷说道:“阁下既然有胆子敢闯入此地,为什么不敢报上姓名?”

但见火光一闪,雷化方晃燃了一支火折子。

雷化方还未来得及燃上火烛,突觉一股掌风掠面而过,击熄了燃起的人折子。

这一来,也同时暴露出那人的存身之处。

申子轩一侧身,疾向前面冲了过去,左掌护身,右手呼的拍出一掌。

雷化方虽然也看出了那人的停身之处,但他知晓慕容云笙受了伤,不敢轻易离开,只好守在慕容云笙的身前。

申子轩一掌拍空,已知对方逃避开去,立时一吸气,疾向后面退开。

他反应虽快,对方的动作更快,就在那向后退避之时,一股奇厉的掌风,直撞了过来。

申子轩心中暗道:久闻百步神拳,伤人于百步之内。不知它的真实力道如何,倒不如接他一掌试试。

心中念转,也就不过是眨眼间的工夫,右掌一挥,推了出去。

只觉那撞来的力量,十分强大,申子轩虽然接下了一掌,人却被震得身不由己的后退了一步。

那人似是已觉出了申子轩硬接下他的拳势,冷哼一声,道:\"好胆气,再接我一拳试试。”

喝声未绝,又是一股拳风,撞了过来。

申子轩接下一拳,已知厉害,不敢再接,一吸气,急急向后退开了三尺。

原来百步神拳,打出之时,无影无形,拳劲中物,才有反应,夜暗之间,也无法看出那扬拳击出的方位,是以躲避之法,只有躲远一些。

但闻砰然一声,似是拳风击在了一张木桌之上,木桌被拳风击翻。

接着响起了一阵波波之声,似是桌上之物,跌落在地上。

只听一声冷哼,道:“阁下怎么不接在下的拳风了。”

申子轩暗忖道:他这百步神拳,可以及远,我们在暗中和他动手,那是吃亏太大。

只听雷化方的声音,传入耳际,道:“阁下凭百步神拳,在夜暗中和我等动手,沾光非浅,我等只有以暗器还击了。”

只听砰的一声大震,雷化方声音突然中断。

申子轩听那撞击之声,分明是拳力击在木面之上,心中暗道:是了,五弟隐在一张桌椅之后发话,使对方误击桌椅。

忖思之间,一缕细微的破空金风,划破了室中沉寂。

原来雷化方听风辨位,发出一支金笔还击过去。

破空的金风,虽然微小,但室中都是高手,听得极是清楚。

但闻波的一声,金笔似是钉在了墙壁之上。

紧接又是一声大震,那人还了一记百步神拳,但也未打中雷化方,拳劲击在墙壁之上。

原来,雷化方发出金笔之后,人也闪避开去。

室中突然间静了下来,静得听不到呼吸之声。

敢情室中人都知道遇上了劲敌,全都闭住了呼吸。

双方对峙了大约一刻工夫之后,室外突然响起步履之声。

申子轩心中暗道:来人大约是飘花门中人了,就算是杨姑娘玉驾亲到,但在毫无防备之下,也无法承受一记百步神拳,必得先行设法提醒她们一旬才成。

心中念转,脚步同时开始快速移动,口中高声喝道:“姑娘小心强敌的百步神拳。”

但闻波波连声,那人已连续发出了拳风,但申子轩移动奇速,那人连发了数拳全都未能击中。

室中重归静寂时,那室外的脚步声,也同时停了下来。

显然,来人也有了警觉。

申子轩觉出自己目的已达,也就不再作声,黑暗中,雷化方悄然移步在慕容云笙的身前,沉寂延续了一刻工夫之久,突闻篷的一声,室门大开。

紧接着,一道强烈的灯光,照射了进来,申子轩转目望去,只见一个青衫人,紧倚墙壁而立。

那青衫人反应奇快,灯光一闪之下,立时飞跃而起。

快得申子轩未能看清来人的面形。

但那执灯人,也不含糊,灯光随着向上照去。

只见那青衫人身子一闪,全身陷入横梁之上。

那青衫人隐入梁上的同时,随着发出了一记百步神拳。

申子轩突然纵身而起,寒芒闪动,手中长剑已然出鞘,直向那青衫人扑了过去。

但见寒芒一闪,长剑刺中横梁,那青衫人却飘然而下,申子轩一击未中,右手微微加力,藉势一个翻转,呼的一声,从横梁上疾越而过。

果然,那青衫人飘身退开时,翻身打出了一记百步神拳。

就这一眨眼间,两条人影,已冲入室中。

当先一人正是齐丽儿,手中高举着一盏气死风灯。

齐丽儿身后,紧随戴着面具的杨凤吟。

青衫人这时正飘身落着实地,扬手一举,击向那杨凤吟。

但见杨凤吟娇躯微微一侧,右手反向门外拍去。

不知她用的什么巧力,竟然轻轻把一股强凌绝伦的力道化解开去。

那青衣人微微一怔,道:“好一招藉力打力的手法,你是飘花令主了?”

杨凤吟冷笑一声,答非所问道:“你是什么人?”

青衣人道:“在下唐天宏。”

申子轩道:“原来是神拳太保唐少庄主。”

唐天宏道:“不敢当,阁下何许人?”

申子轩道:“在下申子轩。”

唐天宏缓缓取下人皮面具,露出剑眉朗目,道:“听家父提过申大侠。”

杨凤吟缓缓说道:“唐天宏,你来此作甚?”

唐天宏道:“在下来此,希望见见飘花令主。”

杨凤吟道:“见她作什么?”

唐天宏道:“在下邀游江湖,闻道近日中飘花令主,突然崛起江湖,希望见识一下究竟是什么样一个人物。”

杨凤吟道:“只是如此么?”

唐天宏道:“不错,在下千里追踪,寻至此处,只不过是慕名相访而已。”

杨凤吟道:“你如愿了。”

唐天宏观目盯注着杨凤吟瞧了一阵,突然仰天大笑道:“当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区区告辞了。”

转身大步向外行去。

杨凤吟道:“站住,这般说来就来,说去就去,你想的太容易了。”

唐天宏哈哈一笑,道:“花令虽然已震动江湖,但却未能镇住我唐某人,姑娘这等气势凌人,不知想如何对付在下?”

杨凤吟淡淡一笑,道:“你很自负。”

缓步对唐天宏行了过去。

唐天宏不自觉退后了两步,道:“姑娘再向前通过,唐某人要出手了。”

杨凤吟笑道:“尽管出手,我倒很愿见识一下百步神拳,除了能及远伤人之外,还有些什么奇快的变化。”

唐天宏冷笑一声,道:“姑娘小心了,。突然一扬右手,虚空击向杨凤吟。

申子轩暗暗惊道:“唐家这百步神拳,威震江湖数十年,杨凤吟武功虽然高强,但只怕也难受这一击。”

杨凤吟右手抬起,迎着唐天宏的拳势,拍出了一掌。

这一次,她不再施用藉力打力之法,显是硬拼硬的接了一掌。

杨凤吟白衣飘动,向前行进的身子突然停下来。

唐天宏却身不由己的向后退了两步。

杨凤吟冷然一笑,道:“你还有什么武功,快些施展出手,如是我等的不耐,就要回手还击了。”

唐天宏脸色一片肃然,缓缓扬起了左拳,杨凤吟站着不动,似是再等着唐天宏的拳势。

申子轩、雷化方等,眼看那杨凤吟硬接一记百步神拳,竟然行若无事,心中放宽了不少。

唐天宏突然吐气,左拳疾落,连人带拳,直捣过来。

这一击,乃是他毕生的功力所聚,威势非同小可,拳势中带起了一股劲风。

杨凤吟这次不再硬接拳势,直待唐天宏拳势近身,才突然一侧身子,右手快速绝伦的拍出一掌。

这一掌出落奇快,唐天宏又是在全力施为,无余力应付奇变,被杨凤吟一掌拍在左肩之上。

他奔冲之力,再加上杨凤吟拍出一掌力量,合二为一,身不由己的直撞墙壁之上。

但闻砰然一声,唐天宏的拳势,捣穿了墙壁,人却藉回震之力,停下了来。

齐丽儿突然欺身向上,扬出两指,点中了唐天宏的穴道。

唐天宏缓缓移动脚步,回过身子,道:“姑娘胜的不武。”

杨凤吟道:“你不服气吗?”

唐天宏道:“不错,在下虽然败了,但却败的不服。”

杨凤吟道:“如何你才肯服气。”

唐天宏道:“如是姑娘一招一式的打败了我,我才服气。”

杨凤吟道:“好!如是你心中服气了,可否愿投我飘花门下?”

唐天沉吟了一阵,道:“这个在下做不得主。”

杨凤吟道:“这话怎么说?”

唐天宏道:“家父虽然已退出江湖,归隐林泉,但他还是一家之主,此等大事,必得家父允准才行。”

杨凤吟淡淡一笑,道:“你无缘无故的找上门来,和我们打了一架,败了又觉着不服气,赌又不肯赌,只是要我们放了你再打一场,看来你要占尽了所有的便宜啦。”

唐天宏沉吟了一阵,道:“在下不能答允你加入飘花门,不过在下可以答允为姑娘做三件事,那和加入贵门,也无不同了。”

杨凤吟略一沉,道:“好吧!就照你的意思。”

目光一掠齐丽儿,道:“解开他的穴道。”

齐丽儿应了一声,伸手拍活了唐天宏两处穴道。

唐天宏活动一下手脚,道:“何人和在下动手?”

杨凤吟道:“你伤的很重,似是应该运气坐息一阵,咱们再打不迟。”

唐天宏长长吁一口气,道:“姑娘想的很周到。”

杨凤吟道:“对付你这等居傲之人,必得要你心口俱服,才肯为我效力。”

唐天宏已然盘膝坐下,闭目调息。

过了一会儿,唐天宏睁开双目,道:“可以了。”

杨凤吟道:“好!让你先机。”

唐天宏已知杨凤吟武功高强,也不再客气,道:“姑娘小心了。”

喝声中,双拳连环击出,展开了一轮快攻。

杨凤吟白衣飘动,投入唐天宏的拳影之中。

唐天宏的拳势愈来愈快,力道也愈来愈强,二十合后,但闻拳劲呼啸,满室生风。

申子轩、雷化方都是见闻博广之人,但对这威猛拳势,也是初见,暗暗赞道:“唐家神拳,果然是名不虚传。”

搏斗中突闻一声闷哼,两条人影,霍然分开。

杨凤吟肃立原地未动,唐天宏却一连后退五步,才站稳了身子。

唐天宏满脸困惑之色,望着杨凤吟,道:“姑娘用的什么手法,击中了在下一拳?”

杨凤吟缓缓说道:“你不用管我用的什么手法?只问你心中服是不服?”

唐天宏沉吟了一阵,道:“如若要在下据实而言,唐某心中实是不服。”

杨凤吟道:“好!你心中不服,咱们就再来比过。”

唐天宏侧身而上,道:“好,还是在下先出手吗?”

杨凤吟道:自然还是你先行出手。”

唐天宏拳势一扬,击向杨凤吟.但见掌、拳交错,两人重又打在一起。

灯光下,只见两条人影,交叉盘旋,已然无法分出敌我、两人交手将近百招时,唐天宏突然大喝一声,踉跄而退,这一次,唐天宏大约伤的很重,一连退后了七八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杨凤吟冷冷地说道:“阁下心中服了吗?”

唐天宏黯然说道:“唐家神拳的威名,想不到竟然栽倒在姑娘手中!”

喘了两口气,接道:“在下既和姑娘有约,自然要遵从约言,不过,我受伤不轻,至少需要三日疗伤,三日后,在下再来此受命。”

杨凤吟道:“三日后,我也许不在此地,不过我要她传命给你。”

目光一掠齐丽儿。

唐天宏望了齐丽儿一眼,道:“就此一言为定,在下去了。”

挣扎而起。

行到门口之处,突然回过身来,道:“在下还有一事,奉恳姑娘。”

畅凤吟道:“什么事?”

唐天宏道:“在下有两位从仆随来,不知是否可以让在下带走?”

齐丽儿接道:“他们都伤的很重,此刻正在疗治伤势,不宜行动。”

唐天宏道:“是否有生还之望?”

齐丽儿道:“伤势很重,却非致命,只是疗治之时,无法行动。”

唐天宏不再多言,步履踉跄的奔出室外。

齐丽儿紧随唐天宏身后,行出室外。

杨凤吟目睹两人去后,低声对雷化方道:“有劳老前辈关上室门。”

雷化方快步行去,掩上室门。

杨凤吟取下面具,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慕容云笙吃了一惊,急急行了过来,道:“姑娘伤的很重吗?”

杨凤吟淡然一笑,道:“我要没戴人皮面具,他决然不会认输,他会从我脸色神情中,瞧出我也在勉力支撑。”

申子轩道:“唐家神拳,十步外能击毙虎牛,姑娘要……”

杨凤吟接道:“不用为我担心,我受伤未愈,又和他一番剧斗,震动了内腑气血,使伤势恶化,不过不要紧,休息三五天就可以恢复。”

慕容云笙道:“姑娘要多多保重。”

杨凤吟道:“三圣门中,虽然是高手如云,和我们动手的人,在三圣门充其量不过是二流脚色,但我已胜的很勉强,算起来,应该是两败俱伤。”

申子轩道:“姑娘先行疗伤要紧,暂时不用想这些烦心的事。”

杨凤吟道:“除了三圣门高手之外,唐天宏是数月所见,武功最强的人,这人必要收他人飘花门中才成,不然,亦将为三圣门所用。”

目光转到慕容云笙的脸上,接道:“我这数月的计划,都已幸获成功,目下江湖上,都已把飘花门和三圣门并称一起,可是事实上我们胜的很苦。”

慕容云笙道:“你短短数月中,组成飘花门。花令动江湖,非绝世才华岂能办到,姑娘实足以自豪了。”

杨凤吟微微一笑,道:“不用给我戴高帽子,帮我一个忙,好吗?”

慕容云笙道:“只怕在下没有帮姑娘的能耐吧!”

杨凤吟道:“自然是有了,只是你肯不肯帮忙而已。”

慕容云笙道:“但得力能所及,无不全力以赴。”

杨凤吟道:“我要你留在这里帮我疗伤。”

慕容云笙微微一怔,道:“在下不通医道,如何能助姑娘。”

杨凤吟道:“不要紧,只要你答应留下就成,你虽不通医道,但我却很精医道,其实,你本身也伤的很重,应该留下来疗息才是。”

慕容云笙正待答话,申子轩却抢先说道:“既是杨姑娘需你留此,你就留下好了。”

雷化方道:“姑娘疗伤要紧,我等先行告辞。”

慕容云笙道:“两位叔父行踪何处,咱们以后要如何会聚?”

杨凤吟:\"不劳费心。”

缓缓从怀中取出一个密封,递向申子轩,接道:“这密封之中,已写明了咱们会合之处,时间及地点,都注明甚详,老前辈请拆开瞧看,要默记心中,然后,就火焚去,最好不要对别人谈起,需知多一人知晓,就多一个漏的机会。”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好啊!她竟然早已有备了。”

申子轩神情严肃的点点头,就烛火前拆开密封,仔细瞧去。

雷化方退后三步,避立五尺开外。

申子轩看了几遍,就火烧去密函。

杨凤吟道:“你都记下了。”

申子轩道:“记下了。”

杨凤吟道:“希望你们及时赶到,先到者等候后到之人,不见不散。”

申子轩道:“就此相约为定。”

杨凤吟道:“记好联络暗号,不可掉以轻心,在未到约会时日之前,诸位最好能隐秘行踪,不要和三圣门中人动手。”

申子轩道:“在下记下了,姑娘多保重,我等去了。”

带着雷化方,转身向外行去。

行到室门口处,突然又回转身子,道:“贤侄,齐夫人赠你的双鹰,应该如何处理?”

杨凤吟道:“双鹰自有旧主照顾,不用两位费心了。”

申子轩道:“姑娘安排妥善,算无遗策,佩服,佩服,”杨凤吟淡淡一笑,也不答话。

申子轩大步出室,顺手带上室门。

杨凤吟回顾了慕容云笙一眼,道:“你是否有些奇怪,我留你助我疗伤?”

慕容云笙道:“是的,在下确实有些奇怪,难以测出姑娘留我用心。”

杨凤吟伸手取出一个玉瓶,拔开瓶塞,倒出了两粒白色丹丸,道:“先吃下这颗九转丹,我再传授你疗伤口诀,咱们要在这室中停留三日以上,疗好了伤势,再谈不迟。”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她此刻不肯说,问她也是枉然,她似是对每一件事,都已有了很周密的计划,等着她自己说吧。

心中念转,伸手接过丹丸,投人了口中,杨凤吟也吞下手中丹丸,简明的说出疗伤之法。

慕容云笙闭上双目,盘膝而坐,依法施为,只觉神志渐渐晕迷,睡意渐浓,不觉间睡熟了过去。

待他一觉醒来,已是天色大亮的时候,迷朦的意识中,感觉坐的地方不对,身体也有着一种轻微的异样之感,但是又无法说出哪里不对。

转目望去,只见杨凤吟仍然盘膝而坐,身上白衣如水淋一般,眉宇间的汗水尚未干,心中大感奇怪,暗道:“她好像经过了一番剧烈的搏斗一般,不知是何缘故。”

运气相试,内腑中苦疼已消,似是伤势已经痊愈。

回想昨宵经历,杨凤吟传授自己的似是一种深奥的坐息之法,纵有疗伤之用,也不致如斯神速,难道是那九转丹的神效不成。

但觉疑窦重重,却是想不出一点头绪。

忖思之间,瞥见杨凤吟启目一笑,道:“慕容兄,伤势好了么?”

慕容云笙道:“姑娘丹药神奇,在下的伤势已愈。”

杨凤吟道:“那很好,现在,该你帮我了。”

慕容云笙道:“要在下如何帮助。”

杨凤吟道:“大约再过一个时辰,我会突起而舞,留神看着我,当我筋疲之时,就把我拉着,拍我\'神庭\'‘命门’两处穴道。”

慕容云笙怔了一怔,道:“这两处都是致命要穴,如何能够轻易动得。”

杨凤吟道:“所以,我不敢假手他人,要找一个我最信任的人。”

慕容云笙道:“既是姑娘以性命相托,在下也不再推辞了,就请姑娘在我顶门之上,先行劈下一掌,力道足以闭穴,却不伤脑子。”

杨凤吟道:“好,我就作给你瞧了。”

举步行近慕容云笙,举手在他顶门上拍下一掌。

慕容云笙只觉头脑一昏,晕晕欲睡。

杨凤吟迅快的又在慕容云笙顶门拍下一掌,慕容云笙有如迷朦中陡然被人在身上泼了一身冷水,一下子醒了过来。

杨凤吟举手理一下鬓角散发,笑道:“这不是很容易吗?”

慕容云笙道:“如果不顾对方伤亡,的确是容易的很。”

杨凤吟道:“你不要太过紧张,只要胆大心细一些,就行了。”

言罢,闭上双目,不再理会慕容云笙。

慕容云笙一面回忆适才\'神庭穴\'上所承受的力道,一面看着杨凤吟的神情变化。

过约一个时辰,果见盘膝而坐的杨凤吟挺身而起,挥袖起舞。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她心中明知要有此一舞,不知何故,又不肯设法防止。”

凝目望去,只见杨凤吟脸上是一片虞诚、肃穆的神色,似是这挥袖起舞一事,十分庄严。

但见她舞姿优美,有若天女散花,由慢而快,愈舞愈急。

渐渐的,慕容云笙已无法看清杨凤吟那优美的舞步,只见一团风影,满室流动。

这时,慕容云笙才陡然警觉,这似是极高强的武功,一种若云气流动,快速的无法捉摸的奇奥身法。

不知何时起,那快速的身法,突然间由极快而逐渐的转缓。

片刻后,又可见那优美的舞步。

慕容云笙细看之下,不禁吃了一惊。

原来,杨凤吟身上白衣,已完全为汗水湿透,有如刚由水中拿起一般。

慕容云笙看情形,已知她累的筋疲力尽,急急说道:“姑娘,快些休息罢!”

杨凤吟轻舞如故,似是根本不知晓有人叫她。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她说过,如若她舞的无法休止时,就要设法助她一臂之力。

心中念转,人却突然向前欺去,右手一伸,抓住了杨凤吟。

杨凤吟虽然已累的不停喘气,人却仍然是挣扎欲舞。

慕容云笙突然想到那杨凤吟相告之言,急急在她\'神庭\'穴上拍了一掌。

杨凤吟身子一颤,突然停了下来。

慕容云笙右手扬动,又轻轻在杨凤吟\'命门\'穴上拍了一掌。

杨凤吟立刻安静下来,闭上双目,似是熟睡了过去。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她在疲劳之下,我连在她两处要穴上拍了一掌,这力量不得有分寸之差,稍用力量就要伤了她的性命。

心中念头转动,不自觉伸手按在杨凤吟前胸之上。

只觉她心赃仍在不停的缓缓跳动,显然自己两掌拍穴的力道,都控制的极为适当。

低头望去,只见杨凤吟那原本红里透白,艳若桃花的脸上,此刻却变的一片苍白,凤目紧闭,樱唇轻合。抱着杨凤吟行到静室一角,脱下了自己身上青衫,在地上,把杨凤吟放下,望着杨凤吟呆呆出神。

原来杨凤吟只告诉他如何拍她两处穴道,却未说明何时何情之下,应该解她的穴道。

慕容云笙又不敢自作主意,只怕伤了杨凤吟,只好望着杨凤吟坐以观变。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忽见杨凤吟那苍白的脸上,泛起了一片艳红,樱唇启动,星目微睁,缓缓挺身坐了起来。

慕容云笙恍然大悟,忖道:“是了,我这拍穴力道轻,只要气力恢复,随便就可运气自解了。”

杨凤吟望望身子下面地长衫,又望望慕容云笙,举手一掠秀发,笑道:“你等得急吗?”

慕容云笙道:“不要紧,你完全恢复了?”

杨凤吟道:“完全恢复了,这要多谢慕容兄的帮忙了。”

慕容云笙道:“一点微劳,何足挂齿,说起倒叫在下汗颜了。”

杨凤吟道:“慕容兄有此看法,但我却不然,我有过一段很长时间的脆弱,不论何人,在那段长时间中,都可取我之命,也可轻而易举的废去我一身武功,他可以在我身上施下毒手,威迫我以后听他之命。”

慕容云笙道:“姑娘想的很多。”

杨凤吟道:“如若我没有经过一番思虑,如若对你没有绝对的信任,我也不敢这样冒险了。”

慕容云笙道:“姑娘肯这样相信我,在下感到很荣幸。”

语声一顿,接道:“在下有几句不当之言,不知可否问问姑娘?”

杨凤吟道:“什么事?”

慕容云笙道:“姑娘适才可是练的武功吗?”

杨凤吟道:“不错,是一种很奇怪的武功,看起来像跳舞一样。”

慕容云笙道:“那是什么武功,有何用途?”

杨凤吟道:“那武功名叫\'飘花步\',又名\'十二化身步\',适宜在强敌环伺之中施用,或是用来对付武功高过自己的人。”

慕容云笙突然想到,自己醒来之时,曾见她衣衫尽湿,那是说自己醒来之前她已经练过一次武功了,当下说道:“在下醒来之前,姑娘可是已练过一次了?”

杨凤吟道:“没有,刚才是第一次。”

慕容云笙道:“在下醒来时,姑娘似是已满身汗水。”

杨凤吟道:“那是帮你医伤累的,现在,告诉你不妨事了,齐丽儿伤你的手法很阴毒,受伤之人不论服用何等灵丹,也只能保持住伤势不再恶化,却无法使伤势痊愈,必得有一个武功高强,而又深谱此武功的人,设法助你打通受伤的穴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