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网游之少年绝色 > 正文 > 第三十一章 放倒小岳
第三十一章 放倒小岳



更新日期:2021-05-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毫无防备的小白狗被随手投到笼子里,笼子只比鸟笼大一点,小白狗虽然体积不大,可是还是被卡住了,笼顶合上的时候,还有一小截尾巴被夹住。

小白狗四肢触不到笼底,头朝下倒悬在空中,血往脑袋上冲,登时昏了头,一时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

月在水天冷眼看着笼中挥舞着爪子的小白狗,拍了拍袖子,把小白狗刚刚蹭在他身上的毛拍掉。

勇哥吃了一串羊肉串后就一直在发消息,这时他开口和月在水天说:“老大,水天城那边出了点事,阿逗叫我们过去。”

他口中的水天城就是上次建城失败后的遗址,那次的城池基本上被毁的差不多了,目前正在重建中。

月在水天点头,举步向官驿走去,同时吩咐水伤。“把笼子带上。”

“又是我。”

水伤小声的嘀咕,不情愿的提起笼子,笼子随着他的步伐晃啊晃的,刚刚有些清醒的小白狗差点又被晃晕了,两只小胖爪牢牢的扒住笼子。

这时小禾才反应过来自己怎么了——他居然被月在水天关在了笼子里!

羞辱和愤怒同时冲上心头,甚至比上次被月在水天杀了六次更强烈。他从小被家长们捧在手心,哪里受过这种委屈,然后这种委屈又触发了这几天积累的思乡情绪,小白狗的眼圈登时微微红了起来,心中对月在水天的厌恶一时到了顶点。

不过他到底是心思单纯,难过了一阵后很快又想关笼子也比被月在水天抱着好,起码毛不用竖着了。小白狗边安慰自己,边努力的晃动着屁屁,想把被夹住的尾巴扯下来,后爪也不时的试探着去扯尾巴,可是这对短短的小爪子来说实在是个艰巨的任务……小白狗正专心拽尾巴呢,笼子却忽然间被人用力的抛向空中。

猝不及防的小白狗惊恐的再次抓牢笼子,就见地面离他越来越远,到了一个顶点后,又飞快的坠落,底下侯着的水伤一把接住笼子,笑呵呵的说:“嘿嘿,好玩吧!再来一次怎么样。”说着再度用力把笼子往天空中抛去。

小白狗惊魂未定的“汪”了一声,走在前面的月在水天脚步顿了一下,嘴角浮起一丝笑容。

求饶了?

他刻意停顿了一下才回头,却没看到想象中小白狗求饶的眼神,只看见装着小白狗的笼子在空中直坠而下,心中一紧,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猛的抽打了一下,不由失声大喝。

“水伤!”

水伤被他这么一喝,一惊之下本来伸出的手缩了回来。

木笼“碰”的落在地上,激起一阵灰尘,笼子里的小白狗摇晃了几下,啪的掉到了笼底,原来竟是吊着它的尾巴崩断了。

小白狗抬头傻傻的看着夹在笼顶的半截尾巴,虽然没有痛觉,可是被耍弄得这么狼狈,小白狗又委屈又伤心,眼泪止不住就要夺眶而出,但是看到走近的月在水天,又立刻把眼泪逼了回去,闭上了眼睛不看他。

月在水天轻轻的提起笼子,伸手把它从笼子里小心的抱出来,小白狗一动不动,也不像先前那样挣扎。

“老大。”水伤忐忑的喊。

月在水天没说什么,一行人默默的走到官驿包了辆马车。在马车上坐定后,月在水天拿出金疮伤给小白狗血淋淋的尾巴敷上。

小白狗浑身僵硬,月在水天敷好后就把它放地上,小白狗睁眼怀疑的看了一下他,很快就转移目光,站在笼子边默默的看着自己的尾巴。

月在水天把那截断尾取下给它,小白狗咬着尾巴蹒跚的走到角落,趴下,眼睛合起来。

月在水天也没再去注意他,他心中已是一片烦闷。对于季子禾,他本意不过是猎奇驯服,可是刚刚一刹那的激烈情绪却让这个久经情场的男人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了。

马车内一片异样的安静,水天阁的众人互相看了看,默契的闭口不言。

到了水天城,月在水天挥手让其他人先下车,他仍然坐在原来的位置不动,眉头舒展,好像刚刚长时间的思考已经有了结果。

不管最终的目的如何,该怎么做还是一样的。

他徐徐开口:“军训时间上游戏,你知不知道被人发现可能会受处分?”

小白狗动了动,忽然发现自己抱着的尾巴不见了,惊讶的睁开眼睛,开始左顾右盼,四处看不到后就用爪子怀疑的踩踩马车的地板,对月在水天的话只当没听见。

“别找了,你的尾巴被系统刷新了。”月在水天知道它不愿意理睬他,这回却不恼了,反而和蔼的低头问他:“你是不是想去应悔城?”

小白狗沉浸在被系统抢走尾巴的苦闷中,自然没有回应他,月在水天径自说下去:“送你去那里本来也可以,不过应悔城……”

他微微一笑说,“尹秋向来跟贺擎形影不离,你去找你贺大哥她肯定会知道,她也是辅导员,到时候她要是上报了学校,你的军训学分说不定就要重修了。我是你辅导员,恐怕也难辞其咎。”

小白狗撇开头。

“你不怕重修是不是?”月在水天脸上还是那种万事在握的笑容,“也对,你贺大哥肯定会拦着她,不过就是不知道尹秋会趁机提出什么条件了……”

小白狗倏的站起来,圆溜水润的眼睛恼怒的瞪着他。

月在水天看着它乌黑纯净的圆圆狗眼,脑中忽然冒出个奇异大胆的念头——季子禾现在是狗型,那能不能把他收做自己的宠物?

系统规定,如果玩家和怪物等级相差五十级以上,是可以强制收宠的,当然这样的宠物收来也没什么用,所以大部分人是不会强制收的,而采用更加复杂的收宠办法。

小家伙和自己的等级差肯定不止五十……月在水天想着,心中蠢蠢欲动。

小白狗若有所觉的后退了一步,双目之中的警惕更浓了。

不过那样的话,小家伙肯定更加反感了,小不忍则乱大谋。月在水天注意到小白狗的动作,不无遗憾的在心中感慨着。

虽然放弃了收宠的想法,可是“宠物”两个字却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想起现实中少年美到极点的容貌,如玉光泽的肌肤,如果像宠物一样柔顺的蜷曲在自己怀里……心中好像被炽热的火烫了一遍,月在水天的身体变得焦躁灼热起来。

他不着痕迹的握紧了手克制翻滚的情绪,站起身,语调平稳的说:“你若不想你贺大哥为难,一会你就在水天城下线。”重建中的水天城不开放,在水天城内下线,就算下次上线也出不了水天城。

他说完就匆匆下了马车,和车外等着的人会合一起走了。小白狗竖起耳朵听了一会,没声音了才钻出马车。

外面果然没人了,小禾不明白月在水天为什么忽然又轻易放过他,不过想不通的事情他一向不去多想,打开看看消息器,贺轻衣还是没有回音。

他想起月在水天刚刚说的话,忽然有点后悔之前冒失的给贺轻衣发消息了,说不定会给贺大哥惹麻烦。而且贺大哥每天都会打电话给自己,根本没必要跑游戏里来找他。

看看周围的环境,他已经在水天城里,而且城门紧闭着,小白狗带着懊恼的心情,在水天城内下线,结束了这意料之外的游戏之旅。

月在水天打怪的时候一直心不在焉。

下了线后,岳在渊在阳台上沉思了一下,打电话给家里的佣人周妈,叫她准备好全套的洗漱用品生活用具,一会回去拿。

周妈得知他要外宿军校,心疼得不得了。当年大一的军训找了关系没去,怎么现在快毕业了反而要去了?然后又说起新雅小姐下午来过找他。

岳在渊挂电话后去看手机,果然有未婚妻莫新雅的未接电话,他却没有拨回去。他对这个姿色平平硬塞给他的未婚妻一直没什么兴趣,不过不讨厌而已,要他去讨她喜欢哄她开心却没有半分可能。

晚上回去拿东西的时候却看到莫新雅坐在大厅,周妈一脸得意的跟他挤眉弄眼,岳在渊知道是她通风报信却不好说什么,出去和莫新雅吃了顿食不知味的晚餐。莫新雅出身世家,举止一向大方得体,在他面前却总是手足无措,岳在渊心中明白是因为她喜欢自己,却没有半点兴奋。脑中不禁想起季子禾,若他在自己面前一副羞涩的样子,不知会有多美。

想着想着,他脸上浮起一丝温柔的笑意,却让对面的莫新雅红了双颊。

饭后岳在渊礼貌的送未婚妻回家,草草吻了脸颊后告辞,在未婚妻的目送下,闪亮的保时捷在夜色中向少年军校开去。

车子开到军校的时候已经十点出头,岳在渊远远的看到军校门口停着一辆半旧的国产车,还有两个熟悉的身影,岳在渊心中一动,车子停在路边,摇下车窗定睛看去,路灯下的人果然是贺擎,而被贺擎高大身躯遮住的自然就是季子禾。

贺擎这时已经快走了。

今天下班后他像平常一样打电话给小禾,小禾语气蔫蔫的,问了几句却又问不出什么,贺擎以为他累了,就嘱咐他早点休息。

挂了电话还是有些心神不宁,在屋子里转了两圈后忽然动了念头想去以前那个太湖小岛看看,一上游戏却先后接到了尹秋和小禾的信息。他知道小禾必定有事,来不及回复尹秋便急忙下线,打电话问一个朋友借了车,独自开往军校来。

贺擎四年前也在这里军训过,所以知道大概位置。但是饶是他记忆力惊人,四年过去也记不太清了,走岔了一回道,好不容易才绕回来,在路上折腾了半天,但是一切辛苦在看到接到电话飞奔而来的少年时俱都消散无踪。

“贺大哥你要走了吗?”小禾依依不舍的仰头看他。

见到贺擎后,小禾在游戏里的不快已经一扫而空,脸上洋溢的都是单纯的快乐。游戏中发生的事情,电话里他还能忍着委屈不说,见到了贺擎却再也忍不住,被贺擎几句话一问就全倒出来了,贺擎脸上不动声色,只是柔声安慰,让他下次上线前一定要告诉他。

“小禾也该睡觉了,你不是说明天不去食堂了,要去正常军训吗?”

“嗯。”小禾点头说:“我觉得我该练壮一点,不然会被人欺负。”

贺擎好笑,实在没办法想象壮壮的小禾是什么样子。

小禾转头看看后面的贺擎开来的车,“贺大哥你有车啊?”

“不是我的,问朋友借的。”贺擎抚着他的发丝,微笑说:“这个朋友国庆节要去外地,答应把车借给我,我们可以开车玩北京。”

小禾眼睛发亮:“贺大哥国庆和我一起过吗?”

“嗯,国庆节学校没什么人,小禾干脆住贺大哥那好不好?”贺擎不无诱拐的说。其实国庆多的是家远回不去的学生,热闹得很,怎么会没人。

“好。”小禾开心的点头,怔了一阵,忽然脸颊微红的对贺擎说,“贺大哥,要是北京没有你,我都想回家拉。”

十足孩子气的话先让贺擎一怔,继而心中泛起一丝甜意,虽然知道他只是单纯的想表达喜欢。

屈指敲了敲小禾的脑袋。“想逃学的坏小孩赶快回去睡觉。”

“哦。”美丽的少年拎着大袋贺擎带来的零食三步一回头的走远,贺擎却仍然站在原地望着少年消失的地方。

背后一个声音悠悠的响起。

“贺师兄原来也有一套,今天总算见到了。”

贺擎头也没回,淡淡道:“比不上你软硬兼施。欺负小孩子,实在是好手段。”

岳在渊也不生气,“贺师兄能把车开走了吗?挡在门口我的车没法进去。”顿了顿笑道,“贺师兄你看,有时候就算先来也要让路。”

贺擎听得明白,回头平淡的说:“有时候一步领先步步领先,我先走一步。”

“师兄走好。”

岳在渊带笑倚在车上,看着贺擎的车开走,才上车开进学校。

从隔天开始,岳辅导员留在军校的时间大大增加,季子禾重新回到了正常军训的队伍,金融系女生们的幸福指数直线飙升。而关于季岳齐三人究竟谁才是金融系第一帅哥的争论在女生宿舍就从来没停过。

“拜托,别说金融系,就算你们说季子禾是全国第一美少年我都没意见,但是他不是帅哥好不好,帅哥就要像辅导员或者齐默那样的,够男人,能保护女人的。”

“你懂什么叫够男人!”季子禾忠实支持者赵小嫣辩手反驳,“每次辅导员叫人去搬矿泉水,那些男生死懒在地上,季子禾哪次不去,还有,前天去操场割草,那些男生个个偷工减料,只有他从头到尾一直很认真的在做事。”

“我跟你们说,将来季子禾绝对是爱家又忠诚的好男人,而且他才十七岁,可塑性很强嘛……”平时精明的一班团支书一脸梦幻,“不过要是我将来有这种老公,我肯定连换灯泡的不让他干,他只要睁着大眼睛看着我好了……”

其他女生颤抖了:“赵小嫣,你花痴也掩饰一下好不好。”

“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现在竞争激烈,等我掩饰完了,肉也被抢了,所以要早点伸筷子。”赵小嫣表情充满惆怅:“不瞒你们说,其实,我原来是一个神秘组织的成员……”

这个神秘组织以把美少年和帅哥送做堆为乐趣……

“可是,现在我为季同学改变了信仰……”

舍不得把美少年许配给男人了……不然辅导员真是一个好归宿啊。赵小嫣狼性难掩的试探了一下。“你们觉得不觉得辅导员对季子禾特别好?每天看我们训练,辅导员的眼睛都盯在季子禾身上。”

“季子禾好看嘛,大家都在看啊。”一个女生困倦的回答。

“那我们每次休息去旁边喝水,辅导员都把已经扭开盖子的纯净水给他……”

“没注意,累都累死了谁去看这个,赵小嫣你要不要睡觉了!”

“睡吧睡吧。”另一个女生郁闷的说:“明天还要军训,还有五天呢。”

军训倒数第四天,过惯高质量生活的岳辅导员不幸被食堂的饭菜放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