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那小子真帅 > 正文 > 36.重色轻友
36.重色轻友



更新日期:2021-05-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开口说话的正是贤城,因为他的开口,气氛顿时重又陷入僵持之中。

    “你又有什么要说的?”智银圣语气中带着明显的不以为然。

    “我说你对晓光是不是太过分了?”

    “你还喜欢着金晓光吗?”智银圣不答反问。

    这是什么话,-0-难道说以前贤城喜欢金晓光吗?难怪上次贤城看起来那么生气。

    “你说什么?”贤城的脸色大变,拳头也不由自主地扬了起来。

    怎么办?智银圣的话仿佛火上浇油,贤城似乎要冲上来揍他一拳。

    “你要是喜欢金晓光的话,你就直接对她说啊!你们每个人都跑过来对我说不要抛弃她,你们知不知道,我现在一听到这个名字就觉得倒足了胃口!”

    听完这番话,金晓光掩面跑出了病房,王丽娜和其余几个尚高的女生也跟着跑了出去。

    “肮脏的家伙!”贤城不容智银圣反应,毫不留情的一拳打中了他的脸,旁边几个男生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来得及抓住他另外一只手。--^智银圣不可置信地看着贤城,似乎身体上的疼痛远远不及心理上受到的冲击,他不相信自己的好兄弟竟然真的为了一个女人和他翻脸。

    “金贤城……你竟然真的动手了,为了一个女人,你竟然……”

    “你这种家伙就是欠揍!”贤城大声说道,“你从来就不给对方留余地,也不考虑对方的心情,一意孤行迟早会弄得所有的人都受不了你。”

    “哼!你知道些什么。”智银圣愤恨地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讨厌金晓光吗?你什么都不知道,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为她出头?你以为我现在会怕了你吗?有本事你给我别走,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恐怖。”说完智银圣就挣扎着要下床。

    贤城似乎被银圣的那股狠劲给震住了,气势明显弱了下来;尚高那两名男生上前拉他的时候他也没反抗,乖乖地跟着他们出了病房。病房里最后只剩下智银圣、捣蛋鬼和我三个人了,智银圣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句话也没说。

    “银圣,你没事吧?--”捣蛋鬼小心地问道。

    “……”智银圣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他到底为什么那么讨厌金晓光呢?原因是什么?说实话我是挺好奇的,但现在这种状况,借给我10个胆子我也不敢问他,想在老虎嘴上拔毛?“你还好吧,银圣?”我想打破病房里压抑的空气。

    “够了,你给我安静一点!”智银圣的语气恶劣。

    “你怎么又成这样了?”讨厌,他就不会温柔一点吗,怎么说我们才刚刚接过吻。

    “你说你有很多次接吻的经验了?”

    “你还在为这个生气啊?哎呀,别生气了,笑一个嘛!哎呀呀,银圣你真是太可爱了。”我笑眯眯地试图缓和他的心情,小小地撒了一下娇,差点就忘乎所以地用手去捏了他的脸。

    “别吵,你想死吗?以后别再用这种恶心巴啦的语气和我说话了,我最讨厌谁说我可爱了!”智银圣厌恶地用他那只没有打石膏的手推开我。

    “银圣你偏心,我和你说话你都不理我,千穗说话你就回答,我最讨厌你了!┬┬呜呜……”噢噢!好久没见到这个样子的捣蛋鬼了,竟然和我吃起智银圣的醋来,呵呵呵!我好高兴,能再一次见到他耍宝的样子。^o^

    “你还不出去?”智银圣不理会哲凝的唱作俱佳,开口撵人,很显然,捣蛋鬼出去之后就该

    轮到我挨揍了。

    “我不走,现在外面一定很可怕,他们都在外面呢!”

    “--那从窗户出去吧。”银圣难得好心地建议。

    “搞错没有,这里可是三层楼!--”捣蛋鬼气得哇哇大叫。

    “那你就呆着,一声也不要出!”

    “银圣最讨厌了,有了千穗就不要我。现在你厌倦我了,就想抛弃我吗?”捣蛋鬼继续用着娘娘腔,可怜巴巴地说。┬┬

    “嘘……”智银圣用凶狠的眼神对捣蛋鬼比划了一下。

    就一个“嘘”字,竟然让难缠的捣蛋鬼乖乖闭了嘴,这个字有这么大的威力吗?下次我嫌他吵的时候也用这招试试看,看看对他有没有效果,嘿嘿嘿!我又沉醉在自己的思绪之中。对了,我还有话没对智银圣说呢!

    “银圣!你该知道新月小学有前后两个门吧,昨晚我一直在前门等你,一直等到今天早上七点钟,我说的都是真的!”惟恐他不相信,末尾我急急加上一句保证。

    “你又想狡辩了。”他果然不信。

    “真的!不信你可以问希灿。”我急忙找了一个证人。

    “对了,希灿今天怎么没来?”捣蛋鬼一听提到希灿,就忍不住插了一嘴。糟糕,我该怎么对他解释希灿的事呢?

    “那个……希灿不太舒服。”

    “哪儿不舒服?”

    “脖子疼。”我瞎掰。

    “脖子怎么会疼的?”

    “不小心在窗户那儿扭了(对不起希灿,实在是情非得已,我一下想不出更好的理由了,不是我存心咒你)。”

    “扭的很严重吗?没有伤哪儿吧?”捣蛋鬼还不是普通的嗦难缠。

    “没有,还好啦!”

    “我要去找她。”捣蛋鬼作势要往外走。

    “你知道要去哪儿找她?”我赶紧拦住他。开玩笑,要是让他看见活蹦乱跳的希灿,刚才我编的谎话岂不都穿帮了。

    “当然是希灿的家呀。”捣蛋鬼很奇怪地看着我。

    “那你知道他家在哪儿?--”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

    “知道!”捣蛋鬼答得开心。

    “不要,不要去。她爸爸也在家!她爷爷也在!不只这样,她曾祖母也在!”我扯着捣蛋鬼,死活不让他走。

    “我就在她家外面见见她,只要能从窗户里看她一眼我就满足了。”捣蛋鬼脸上满是甜蜜的笑容。

    “不行,哲凝!”这个捣蛋鬼也太痴情了吧,表面还真看不出来,可惜不等我接着扯出更多耸人听闻的理由,哲凝已经一溜烟地从门口跑了出去。看着那些还站在门口的尚高的家伙,我也不敢追着出去,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消失在门口。希灿,对不起了,我不是存心想陷害你的,你自求多福吧!

    “那个娘娘腔现在在哪儿?”智银圣又开口了。

    他说的那个娘娘腔是指正民吧,我估摸着。

    “已经回美国了。”

    “他就是你说的从美国回来的朋友?”

    “是的。”

    “你喜欢那家伙吗?”

    “你说什么呀,他是我从九岁就认识的青梅竹马的好朋友。”他怎么会觉得我喜欢正民呢,不过他这么问,是不是表示他会吃醋,我在心里偷笑了一下。^^

    “疯子!”智银圣明显对正民没什么好感,不,是印象奇差。

    “你不要骂人,特别是我的朋友。--”

    “……”

    “……”

    “好久没有这样了,这样平静地和你说话。”智银圣突然尴尬地开口。

    “嗯……”我也轻声应道,“真的是久违了,这种平静的相处方式。”

    “你现在不会再从我身边溜走了吧?”

    一点都不温柔体贴的家伙,这种时候你应该说:“以后我们俩要永远在一起。”这样才浪漫嘛!什么“不会溜走”,说得一点情趣都没有。

    “不会溜走了,”我没好气地说,“你也不准从我身边溜走。”

    他没有给我什么承诺,反而开怀地笑了,是那种毫无保留、如阳光一样灿烂的笑容,让我看得有一瞬间的失神。以前他那种皮笑肉不笑我见多了,但这种毫无心机、真心开怀的笑容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你什么时候出院?”

    “不知道,昨天偷跑出去了一趟,伤势好像加重了。”智银圣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谁让你不听话跑出去的!--”我责怪他。

    “还不是为了你我才跑出去的,没良心的家伙。”

    “你怎么又骂起人来了!--^”

    就这样,本来应该是很感人的,情侣之间冰释前嫌的场面,却在我们这种幼稚的对话和喋喋不休的争吵中过去了。我们不断约好各种事情,我答应他自己一放学就过来医院看他,答应他晚上给他打电话,答应他明天来的时候给他买喜欢吃的东西,答应他……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原来智银圣也有这么孩子气、存心耍赖的时候,这次因为对他心怀歉疚,更是和他签下了大量“不平等条约”。

    我小心翼翼地避开尚高那些家伙,总算平安离开医院,回到了家里。可明天怎么办呢?明天我还能这么走运地避开他们见到智银圣吗?最可悲的是金晓光就住在银圣隔壁病房,我躲得掉初一躲不过十五,唉……一头两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