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那小子真帅 > 正文 > 33.正民回美国了
33.正民回美国了



更新日期:2021-05-0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正民,到了之后记得打电话报平安啊!”说话的是正民的母亲。

    “向你姐姐带个好,在外面不要乱花钱,记得好好学习,不要成天只想着玩。下次放寒假回来记得把头发剪短。美国最近不太安全,所以万事都要小心,有空多给家里回几封信。”这是正民的爸爸。

    “去了好好学习,辛苦一点也没有关系,放寒假回来好好休息就行了,有一个月的时间让你休息呢。”我妈妈接着说。

    “一路顺风!小心美国的恐怖分子,下次回来的时候记得给我带点巧克力。”我大哥这个随时不忘占人家便宜的家伙。

    轮到我了:“一路平安,记得经常给我打电话,写信更好。寒假一定要回来呀,还有,还有……对不起,正民……┬┬”

    “怎么哭了?”

    “不知道,最近我都变得不像自己了,动不动就流眼泪,真没用!”我强装出笑脸说。

    我这一哭,好家伙,带动了周围一片哭声,除了我那个没心没肺的大哥,大家都呜呜哭了起来。正民哭得尤其厉害,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乱没有形象。

    “我会写信的,也一定记得给你们回信……”正民的语气中有丝呜咽,“我寒假一定会回来的,回来看你们。千穗,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反倒是我欠你一声谢谢。能有你这样的朋友,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爸爸、妈妈,你们也要保重身体,我会经常给家里写信的,寒

    假我和姐姐一起回来。┬┬还有希灿,你也要经常给我写信啊!咱们寒假回来再见。千穗,要是那个家伙敢再欺负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别哭了,记住,我永远站在你这一边。”

    --^说要我别哭,那你自己怎么哭得比我还起劲?!莫名其妙的家伙。

    “我真的该走了,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我爱你们大家,bye-bye!”正民挥舞着双手消失在入口处。除了哥哥,我们所有人都含着热泪,直到正民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海关才默默地转身,怀着一颗惝恍不已的心踏上了回家的路。我和妈妈、希灿,还有哥哥坐同一辆车,没有预警的,难题马上出现在我眼前。

    “正民说的那个家伙是谁?”妈妈突然出声问道,还沉浸在与好友分别的痛苦中的我一下愣住了。我抬起泪痕斑斑的小脸,呆呆地看着妈妈,不知该如何回答。

    “那个家伙到底是谁?”妈妈又问了一遍,“是啊,那个家伙是谁?”哥哥这个惟恐天下不乱的家伙也插一嘴说道。

    “韩哲凝,你想死吗?”对待他我可毫不客气,“没有谁,是正民他误会了。”我又向妈妈解释道。

    “是误会也说来听听吧。”妈妈发挥她家庭主妇锲而不舍的精神。希灿不知什么时候以闭上了眼睛,一副睡得很沉的样子,丝毫不理会我求救的目光,没义气的家伙,我真是交友不慎。“--妈妈,误会就是……误会嘛!哎哟,我肚子痛!”

    我想我的演技肯定是糟糕透顶,不过妈妈还是半信半疑地把我的肚子痛归罪于车晃得太厉害,让我在中途休息站下车上了一趟厕所,但之后又不依不饶地和哥哥两个人审问起我来。真要命!我一个人要应付两只狡猾的狐狸。--最神奇的是,睡得那么沉,任凭我老妈、老哥像打雷一样说话也没有醒的希灿,竟然在中途停车去餐厅吃饭的时候,不用任何人叫,一下子就醒了过来。

    我拖着被妈妈和韩哲凝折磨得身心疲惫的躯壳,颓然地倒在了自己的床上,思绪像潮水一般涌来。智银圣那边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我把事情翻来覆去地想了一个遍,怎么也想不出他和金晓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突然又想到正民,本来是觉得有点对不起他,因为智银圣的事那几天忽略了他,但转念又想到他和希灿两个人开心的样子,我的愧疚之心立马消失得无影无踪。开玩笑,我们三个在一起玩的最后四天,他和希灿不知道惹我生了多少气,我还要对他觉得愧疚。上帝保佑,这两个混世魔王可千万不要真的看对了眼,那我估计自己以后就永无宁日了。--

    说到希灿,那个臭丫头不知道在搞什么鬼,从刚才就一直手机关机,打电话到她家也没人接……不会是因为正民走了,一时想不开喝农药自杀了吧!当然不会,李希灿因为吃多了撑死是很有可能的,但她决不可能喝农药死去。老天,我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呀,我对自己皱了皱眉头,现在最重要的是让自己冷静下来。

    叮铃铃……叮铃铃……手机突然叫了起来,是希灿吗?我疑惑地接过电话。

    “喂?”

    对方没有答话,只听见一旁喧哗吵闹的声音,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喂?”

    还是一阵静默,最后是电话挂断的忙音,那种奇怪的感觉更加强烈了。怎么回事?到底是谁?一连串的问号。会是正民吗(会给我打电话的只有他和希灿)?我拿着手机呆呆坐在床边,守候着,也许对方还会打电话来也说不定。心中一个声音小声嘲笑我说:真好笑,韩千穗,难道你心里是在盼望着那个家伙吗?可惜一直等过了12点,铃声还是没有如我所盼地响起,我也渐渐有点撑不住了,慢慢地合上双眼,准备去赴周公的约会……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就在我几乎进入梦乡的那一刹那,手机铃声突然追魂夺命似的响了起来,把我惊得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我的耳朵正贴在手机上),在它响第二声之前,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接通了电话。

    “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