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那小子真帅 > 正文 > 30.不是冤家不聚头
30.不是冤家不聚头



更新日期:2021-05-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不是冤家不聚头,挡在我前面的除了金晓光还会有谁?--她怎么也会在这儿?

    但随即我明白了,对了,她肯定是住在隔壁的病房里。

    “你来看银圣的吗?--”金晓光显然不怎么欢迎我。

    “是啊!”我心虚地说道。

    “……我和银圣正在交往。”金晓光又一次向我强调。

    “我知道。”我淡淡地说。不管怎么说,我必须确定智银圣对我的感情,因为现在我知道我

    爱上他了,所以我也必须弄明白他的感情,这件事只在于我们两人之间,无关乎第三者。

    “我有几句话想和你说,好吗?”金晓光轻轻带上门,把我和她都关在了门外。

    “什么?OO”我有点反应不过来,她和我会有什么好说的?

    不过最后我还是和她出现在医院的后花园里,我想我肯定是疯了(不能否认,这女孩即使穿

    着病号服也还是那么好看,我想我拒绝不了任何美人的要求,不管这个人是美男还是美女)。

    “那我就直说了,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见银圣。--”金晓光盯着我的眼睛直截了当地说。

    “这个……这件事……--”讨厌!她说得太直接了,弄得我不知如何回答。

    “拜托你了,如果没有银圣,我也活不下去了,所以请你千万……┬┬”金晓光突兀地抓住了我的双手。

    “但是我也……”我的话说不下去了,因为我看见晓光的腮边缓缓滑下了两行清泪,真是凄绝哀婉,让我实在不忍心再说下去。不过她怎么说哭就哭了,也不预告一下。

    “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他,我在初中时就已经暗恋他三年了;上高中之后,我更是从没有把视线从他身上挪开过一秒钟。从小我和妈妈两个人相依为命,我从没有得到过任何希望

    拥有的东西,也不敢奢望能拥有什么……但这次,就这一次,我求求你了!”

    她真是疯了,竟然连这些话都对我说出来了,为爱疯狂的女人,看来她爱智银圣爱得很深…

    …--^但是,我也很喜欢他啊!比很喜欢还要多一点的喜欢。

    我不敢把这些

    心里话说出口刺激这个女人,只能以沉默作答。花园里只听见她凄凄惨惨、时断时续的哭声。接下来该怎么做?--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实在是没有处理这种状况的经验,也许经历多了就会明白吧!┬^┬呼……我长叹了一口气,第一次渴望长大。

    “我和他做普通朋友也不行吗?”说完这句话我就想敲自己的脑袋,提的什么破问题,这不

    是表示我会主动退出吗?用脚趾头想也不应该问这个啊!悲惨,看来我哥哥老骂我人头猪脑

    是对的。不过金晓光这次的反应倒是挺快的,她飞快地抬起泪眼瞪了我一眼,然后斩钉截铁地回答:

    “不行!”

    那种狠绝的样子乍现在她那泪眼婆娑的娇美之中还真叫人有些吃惊。

    “但我也喜欢他怎么办?”我决定向晓光坦白,同时把包袱甩给她。

    “那你就在心中偷偷地喜欢他吧!”晓光答得倒是毫不含糊。

    --这句话说了等于没说,你答得真轻巧,我在心中嘀咕道。

    “那今天你就让我见见他吧!就今天,你看我都已经来了,我看完他就走。”我真是个笨蛋,我看智银圣为什么要经过她同意,还说得这么委曲求全,看来我也被这个疯疯癫癫的女孩弄疯了。

    “^^那我们一起去吧!”金晓光终于露出了微笑,似乎她已经实现了自己的目的,取得了我的承诺。

    “什么?”我被她的突然转变弄得心慌意乱,我说错什么话了吗?老天,这个女孩说不定比

    王丽娜更可怕,我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站在病房门口,金晓光不放心地再一次叮嘱我:“这次是你最后一次和银圣见面说话,你明白了吗?”

    “……--”我没有出声。

    “我求你了!┬┬”见我有反悔的意思,金晓光立马又露出刚才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哀求我说。

    “好……,好吧。--”我不自然地答应着。

    金晓光率先推门进了病房,

    “银圣!”金晓光娇滴滴地叫道。

    “你怎么又来了?!”智银圣神经质似的一声大叫,看来他还是老样子,脾气不怎么好,或者是被这个金晓光给折磨的。

    “你好!”我怯怯地打了一个招呼,顺利地引起了智银圣的注意。只见他左脚打着石膏掉在半空中,右手缠着绷带绑在胸前,还好不是伤了关节。看到我的瞬间,他的表情立刻变得僵硬了起来。--

    “你来干什么?你不是已经对我说再见了?”

    他是在讽刺我吗?说出这么不合时宜的话。不会,头脑聪明的人才会讽刺别人,他想不出来讽刺的话的,凭我对他的了解。--

    “你好些了吗?看起来好像不太严重。”我只能自动删除他刚才那些不太友好的话,没话找话说道。

    “这叫不太严重!--^”智银圣举高了他胸前的那只胳膊,不可置信地扬起眉毛对我高声叫道。--讨厌,又来了,他就不能小点声嘛,我的耳朵又没有聋。

    “我是担心你才来看你的。喂,把花收下!”┬^┬我没好气地啪的一声把花扔给他。

    “你那么坚决地走了,好像再也不想见到我一样,为什么又来看我?”智银圣不肯放过刚才的问题,不罢休地又问了一遍。

    “你为什么老是想和我吵架?==”我赌气地说道,他就不懂得对女孩子温柔一点吗?

    智银圣没有回答,扭头朝窗外看去,我们之间又陷入这种……难堪的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