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那小子真帅 > 正文 > 26.乔装打扮去舞厅
26.乔装打扮去舞厅



更新日期:2021-04-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去舞厅?你疯了?OO”

    “难道你不想让正民在韩国玩得尽兴吗?给他制造一些美丽的回忆。”希灿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我看是她自己想去才对。

    “亏你现在还有心情想这些,什么美丽的回忆,你还是老老实实地把心放在你家哲凝的

    身上吧!”

    “哲凝的事刚才不都说定了嘛,我们去尚高的校门口给他一个惊喜。就带正民去舞厅怎么样?隔壁班的李智尹都去过了,我们没理由不去,好吧?就这么着吧!^o^”希灿又使出她死缠烂磨的功力。

    “我们进得去吗?--^”

    “只要不是小孩都可以进去。”

    “万一人家发现我们还是学生呢?”

    “不会的,人家一看见正民那样子就不会拦我们了,谁会知道我们未满18岁。”

    “那倒也是。”我有点动心了。

    “去吧,去吧,千穗,我今天刚领了零用钱,去吧!”希灿摇着我的肩膀,摇得我头晕乎乎的。

    “现在这种情况下去舞厅感觉有点奇怪。--”我老实说。现在我和希灿可都出于“恋人未满”的情形啊!

    “正民难得回一趟韩国,还只有五天可呆了。”

    “也是……要是被人家拦住了,你可得负全部责任。”

    “Noproblem!”希灿兴高采烈地答应了。^o^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同意希灿这个荒唐的提议,除了自己确实有点儿耳朵根子软之外。可能潜意识中我希望能找到一种刺激来消除心中的忐忑不安吧,所以决定去舞厅冒一次险。因为我家里爸爸、妈妈都在,所以我和希灿逃学后直接去了她家。

    “不行,你穿颜色亮一点的衣服比较好看,试试这件吧。”希灿很内行地帮我从她衣柜里挑出一件衣服。

    “这么俗气的颜色我才不穿呢,要穿你自己穿。--”我看也不想看地扔到了一边。

    “我已经穿过这件了。”

    “原来是这样啊!你穿了不要的才给我?”我故意歪曲希灿的意思。

    “听话,千穗,就穿这件吧。”希灿似乎觉得这件衣服很适合我,大力向我推荐。

    “穿这种尼龙料子的衣服,我身上会不舒服的。--”其实我是讨厌这件衣服的款式和颜色。“难道你想一个人被挡在门外,眼巴巴地看着我们到舞厅里玩吗?”希灿使出了杀手锏。

    但是这种衣服我真的不喜欢嘛!紫色的波希米亚风格的尼龙上衣,脖子周围点缀着一圈要死不活的白色蕾丝花边,再配上让人联想到海草的白色皱纹裙,天哪!穿这种衣服还不如让我撞死得了。--不过不乐意归不乐意,最后迫于希灿的淫威,我还是穿上了那一身可怕的衣服。希灿也穿得很可怕,都已经秋天了她还选择了一件无袖的纱质上衣,不知道她对自己怎么狠得下心。不过最后她总算穿了一条七分裤,勉强能起点保暖作用。一切就绪之后,我们立刻给正民打电话。

    “^o^正民,是我,你现在可以出来吗?今天天气不错,我们打算带你出去玩。你今天要穿得有个性一点,知道吗?非常非常有个性的那一种,穿好之后就出来,我们在你家门口集合……衬衫,不行,太普通了!我们今天要去舞厅,所以你要穿得酷一点,好了,一会儿见,我们马上就过去。”希灿劈里啪啦地给正民打完电话。

    “希灿……”我怯怯地唤她。

    “怎么了?OO”

    “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咱们还是别去了,去喝点酒得了。”最后关头我想打退堂鼓了。

    “不行,我盼着这一天已经很久了,所以绝对不行。”希灿说得斩钉截铁。

    “那万一我去了之后不太喜欢那儿的氛围,你可不能强迫我待下去。--”我先给她打预防针。

    “嗯,嗯。”希灿头点得比捣蒜还快。

    --我们俩这身醒目的装扮,立刻引得行人纷纷侧目。希望他们不是在乱猜:这是哪个舞厅的小姐,太阳还没下山就出来上班了。幸好我们化妆还不是太浓,只涂了一点粉。

    千万不要碰见熟人,我在心里暗暗祈祷,要是让妈妈撞见我这副样子就死定了,--如果智银圣看见我这身装扮……呸呸,我怎么会想起那个该死的家伙,韩千穗,你疯了吗,千万打住!

    “千穗,你快看正民,酷毙了!-o-”希灿突然尖叫一声,是她在看见大明星时才会有的那种尖叫。

    我定睛一看,OO妈妈呀!这是从小和我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的朋友吗?只见正民把自己长长的金发束成一个马尾辫绑在脑后,戴着一副夸张的墨镜几乎遮住了他半边脸,脖子上还戴着让人想到摩登原始人的骨头风格的仿古项链,最夸张的是他那件T恤,一个脚踏高跟鞋的性感女郎正向我们飞吻。--^可笑透顶,这是我的评价,不用怀疑,我和希灿的审美眼光向来迥异。

    但正民似乎比我们还有吃惊:“呀,你们两个!”

    “喂,李正民,你不要把头发绑起来好不好?--”

    我实在受不了他那副蠢样,不由出声建议他把头发放下来,但他似乎把我的话当作耳边风,只是一个劲地盯着我们俩瞧。

    “别再看了,该死的家伙,你要我们难为情死吗?”我实在受不了了,开口骂他。本来在街上已经够惹人注意了,如果再加上他的目光,我看我早晚得融掉。

    “Oh!MyGod!-0-”

    该死的正民,不过去了美国几天就开始处处拽英语,明知道我英语学得不好。--

    就在我们对彼此的装扮互相打量评价期间,我们已经来到了市中心,天色也在不知不觉间暗了下来。

    舞厅前面站着一个浓妆艳抹,打扮得很恐怖的小姐。我们悄悄从她身边溜过,屏住呼吸从检票的地方进入了舞厅。万幸,谁也没有发现我们还不到进入舞厅的年龄。

    “万岁,千穗,我们成功了!^^”正民欢呼一声。

    “呃呵,吓死我了!”我心有余悸地拍着胸口,刚才我紧张死了。

    “你们怕什么,我把姐姐的身份证带来了。”希灿满不在乎地说道,同时扬了扬手里的身份证。

    “话是这么说,但就怕万一……”

    “没问题的,我和姐姐长得很像,我经常借她的身份证用。正民,怎么样?这儿不错吧?”“一般般了,美国的舞厅要比这儿好一万倍。”

    “你想死啊!”拥有高度爱国心的希灿立马出声威胁。

    希灿很兴奋,虽然进来之后发现这里并没有我们想像中的那么好。但不管怎么说,这舞厅确实是一个值得一来的地方。

    我们成功地混了进来,谁也没有怀疑我们未成年,连服务生也被希灿老练地打发掉了。只有一件事很奇怪,从刚才就……有一个服务生一直站在吧台后面向我们这边一瞟一瞟的,--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他,我在记忆库中搜索着,没错,肯定在哪儿见过。

    闹腾死了,看来今天来的人不多嘛(好像我已经来了很多次一样),最后我们围着一个小桌子坐了下来。

    “希灿,你知道这里怎么点东西吗?”我像土包子似的问希灿。

    “没问题。”虽然希灿也是第一次来,不过她对这种场合一向应付得得心应手。

    我们的闵成炫,不,正民,他的骨头项链在灯光的闪耀下也跟着一闪一闪的,显得特别耀眼出彩……时间就在我们吃吃喝喝中过去了。

    “呵呵呵,你看正民这副表情,搞笑死了!^o^”希灿有点不对劲地傻笑着。

    “你自己才可笑呢,臭希灿,呵呵呵!”正民也回以傻笑。

    他们两个别不是喝醉了吧,我看有点像,他们刚才可没少喝酒。

    “正民,千穗,我们也出去跳舞吧!”希灿提议道。

    “嗯,可是我不会跳啊!--”我对这种事不怎么擅长。

    “没关系,我可是练习好久了,走,千穗!”希灿站起身,抓住我的手就要走。

    “啊!我过会儿再去,你们先去跳。”我采取缓兵之计。

    “别这样嘛,千穗,我们一起上!”正民也在一旁跟着起哄道。

    “李正民,你要去自己去,还不快走?”对他我从来不客气。

    “呵呵,千穗好可怕啊!^^”正民嬉皮笑脸地说。

    “算了,我们两个去,别理她。嘁!没用的家伙!”希灿拽着正民,两个人转身一起进了舞池。

    --讨厌!怎么这么快就想上厕所了,可能是今天晚上啤酒喝得太多了。没办法,我只好捂着肚子去找洗手间,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