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那小子真帅 > 正文 > 23.真的就这么结束了
23.真的就这么结束了



更新日期:2021-04-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不幸中的万幸,智银圣那帮家伙已经进了卡拉OK包间。外面只有捣蛋鬼那家伙在奋力与游戏机作战,看他按按钮的那副架势,活像和这台机器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样,如果老板在一边看见了,肯定会把他赶出去。--看见我们进来了,哲凝重重地哼了一声,离开机器进了智银圣他们那个包间。

    “希灿,哲凝这次好像真的生气了。┬^┬”我扯了扯希灿的手。

    “没关系的,明天给他买个巧克力派他就没事了。”希灿满不在乎地拍拍正民,“走,咱们也唱歌去,你唱得怎么样?”

    “你问千穗呀?^O^”正民故意卖了一个关子。

    “千穗,正民的歌唱得怎么样?”希灿侧过头来问我。

    “进去和他比一比不就知道了。”我率先走在前面,故意挑了一个和智银圣他们离得很远的包间走了进去。

    我已经很努力克制自己了,可到最后,我还是受不了他们的魔音穿脑,对他们俩的歌声起了严重的排斥反应。再这么下去非出人命不可。

    “我出去打游戏机啦。”不管犹自陶醉在歌声中的两个人,我飞也似的逃离这个房间,挑了一台远远地在角落里的游戏机玩起来。为了避免和智银圣见面,我甚至玩起了自己最讨厌的泡泡龙。

    --真的就这么结束了,需要再向他道一次歉试试吗?心中一个声音小声地对我说,但是看他和那个叫晓光的女孩相处得不错,我这么不识趣地过去,只怕真的像刚才那个女生说的是厚颜无耻了,另一个声音赶忙出声阻止。可是人家好像真的喜欢上那个暴君似的家伙了,就这么散了有点不甘心耶,再说这次确实也是我错了,再试一次也……另一个声音又奋起反抗。

    “喂,你的都死了!”一道魔音突然打断了我的思绪,吓得我浑身一哆嗦,赶忙抚住心口,除了那个该死的李正民还会有谁。--

    “喂,李正民,你出来干什么?--”我没好气地说。

    “要想听完希灿唱歌,我的耐力仍需再上一层楼,看来我的修炼还不够。”

    “这句话你似乎也没资格说。”我不善地斜瞟了他一眼。

    “再投一个硬币进去,我也一起玩。”正民似乎对泡泡龙也产生了兴趣。

    “不玩了,没劲,咱们进去吧!”现在这个时候我最不想的就是单独和正民在一起,开玩笑,要是被智银圣撞见了怎么办?那我是跳进黄河也解释不清了。

    “玩吧,玩吧。^-^”正民像个小孩子似的耍赖。

    “那你投币。”拿他没办法,不过这点我决不吃亏。

    被我吃定了的正民只能无奈地撇了撇嘴。

    就这样,我们俩坐在外面百无聊赖地玩着泡泡龙,希灿则坐在包间里面唱歌。陶醉于自己的歌声中的希灿当然是绝对不肯出来的,Never!

    “哇,我们好厉害喔,已经打到第六关了!”我开心地叫道。

    “千穗。”正民突然出声。

    “怎么了?别分心。”没想到无聊的泡泡龙也能玩得这么有意思,我努力让自己沉醉于其中,不要再去想别的什么。

    “那个叫智银圣的男生……”

    “……--”

    “是你男朋友吗?”

    “嗯。”我不太想多说什么。

    “是吗?”

    “你打到第几关了?”我故意打岔。

    “第二关。”

    “笨蛋,哈哈哈……”我笑不可抑,如果身上戴着花一定是花之乱颤。

    “不要强迫自己笑,我都看见了。”正民注视着我的眼睛,用难得的正经表情对我说。

    “混蛋,我什么时候强迫自己笑了?”虽然心里一阵发怵,但我还是伪装生气地说道,接着侧过身子威胁似的把手放在了正民的肩膀上,火光飞逝间,智银圣映入我的眼帘,他手上拿

    着一袋硬币,正面无表情地看着我和正民。

    “你怎么了,千穗?”察觉到我动作的僵滞,正民问道。

    “没、没什么,专心打游戏,泡泡龙也是需要动脑筋的。--”我赶快放开了搁在正民肩膀上的手。

    “你从刚开始就一直怪怪的。”正民疑惑地嘀咕着。

    我没有做声,再等我回过头去,智银圣已经不见了。天啊!气氛怪异透了,我是怎样陷入这一团混乱之中的,而且情形好像还越来越糟。

    老天爷还嫌我今天不够似的,一会儿之后,智银圣带着那个叫金晓光的重新出现了。

    “哇,那个女孩子真靓!”正民不正经地低声吹了下口哨,没眼光没水准的家伙,我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

    天啊!智银圣那家伙想干什么,他竟然领着金晓光直往我们这边走过来。他到底搞什么飞机。“让开!--”智银圣面无表情地对我们说道。

    “说什么?”刚才还盯着人家女伴看的正民这才意识到对方是在和自己说话。

    “让开!”智银圣冷冷地又说了一遍,那种表情看得我整个人透心凉。

    “凭什么我们要让开?”这下正民听清楚了,不过他显然也不是好惹的。

    “因为我们两个要玩这个。”智银圣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这家伙还是这么幼稚,臭脾气一点没变,他以为这样做能证明什么,还是这样耀武扬威地能让自己显得更帅啊!我不由得暗暗皱了一下眉头。

    “你说什么?--”正民有点火大了,天哪,不能再这样闹下去了,否则别人可有戏可看了,我使劲地拽了拽正民的衣角,希望能让他冷静一点。

    “我,智银圣说了,让你让开,你聋了吗?--”智银圣危险地眯着眼睛,口气中是不容置疑的霸气。

    “智银圣?千穗,他不是你男朋友吗?”正民疑惑地看向我。

    “……”

    谁也没出声,一阵死一般的寂静。

    “我把她甩了。”智银圣毫不留情面地说。

    ┬┬为什么会这样,我以为我不会在乎的,但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我的心像被针扎了一下,痛得一缩,眼泪也不听话地流了下来。

    “对,我们已经分手了,走吧,我们去希灿那儿。┬┬”我低着头牵住正民的手,不想让智银圣看见他对我的影响力,只想赶快逃离这个伤心之地。

    “Youmakemeangry!Doyouthinkwardisbest?Youarenotman!Peoplegarbage!”正民可能气急了,扔出一长串英语,虽然我一句也没听懂,但我看得出他是在骂智银圣。

    智银圣脸上也一阵青一阵白,他应该也很生气了。完了,这个只会用拳头说话的家伙下一步会做什么,用脚趾头想也知道。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倒~!原来他也没听懂,不过想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哪有人蠢的要别人再骂自己一遍的,就是再说一遍,我看以他那种英语水平也不一定听得懂。

    “Peoplegarbage!Fuckyou!”这次我听懂了,希望智银圣那个大傻瓜不要听懂……噢“你去死吧!”智银圣的拳头毫不浪费时间地挥向正民的头部,看来这次他听懂了。几丝鲜血从正民的嘴角流了出来。

    “正民,你没事吧?”OO我惊慌失措地上前扶住他,如我所料,这个偏僻的一角立刻成为众人视线集中的焦点。

    “我没事,希灿,你让开,我今天要好好给这小子上一课。”正民擦了擦自己的嘴角,推开我说。

    “不要,你们不要打了……智银圣!对,我是被你甩了,这样你满意了。今天的事到此为止,我想我们以后不会再有机会见面了。┬┬”只要能阻止他们继续打下去,让我做什么都行,更何况只是承认自己被甩呢,“正民,我们走吧,拜托了,你的伤口肯定很痛吧,算我求你了,别再惹事了。┬┬┬┬”

    可能是我倾泻而出的泪水吓倒了正民,他乖乖地任我牵着手离开了现场。我没有回头看,也不敢回头看……叫出还在兴致勃勃唱歌的希灿,我默默地领头向外走去。--“怎么了,千穗,你为什么哭?OO”看到我满脸的泪水,希灿一下慌了神,“正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先出去,出去再说。”正民只能这么安抚希灿。

    “是因为智银圣那臭小子吗?是这样的吗?”希灿拉着我的手猜测着,脸上又露出刚才那种咬牙切齿的表情。

    “喂,韩千穗……”背后突然有人大吼一声,我知道是谁,所以没有回头。

    “我给你一次解释的机会,你有什么话想说就说吧!--”是智银圣的声音。

    天啊!智银圣,你到底要让我悲惨到什么程度你才肯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