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那小子真帅 > 正文 > 20.万人迷的正民
20.万人迷的正民



更新日期:2021-04-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我大步流星地来到正民所说的出口,老远就看见一个一头金黄色长发一直垂到背上的男人,在一群人中间分外的醒目,他似乎也看见了我,完全不顾形象地一蹦一跳朝我跑来。OO天啊!他不会就是正民吧?!不可能,不可能,正民没这么魁梧,没这么帅,也没这么长的头发,我在心中安慰自己,但他的一声大叫彻底打破了我的一切幻想。

    “千穗!^.^”对方热烈地向我张开双手。

    “你是正民吗?”我犹自不信地又确认了一遍,天知道我最讨厌长头发的男生了。

    “你头发长这么长了?!^o^”正民兴奋地大叫着。

    “这话该我说才对吧,你的头发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不好看吗?那些女生都被我迷得要死呢。”正民摆出一个万人迷的姿势。

    “臭美!不过,咱们真的是好久不见了。”正民欢快的情绪也感染了我,让我能一扫先前的阴霾。

    我在原地开心地和正民哈拉几句之后,带着他坐上了开往果川的巴士。

    “千穗,韩千穗!”正民伸出一只手在我眼前晃动着。

    “啊,怎么了?OO”我突然从自己的思绪中被惊醒。

    “你在发什么呆呀?”正民一张大脸嚯地出现在我面前。

    “嗯……OO”我不知该如何回答他。

    “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你在想该怎么样给我一个惊喜对不对?”

    “啊,是啊,是啊。^-^”我忙不迭地点头称是,顺着他的话下了一个台阶。

    不大一会儿巴士就到达了果川,我们俩拿着正民的行李,大包小包地往家里走去,一路上正民那引人注目的头发吸引不少人回头观望,我尴尬得要死。=-=正民那痞子可能还因为自己的高回头率而洋洋自得呢!终于,正民说他要先回家一趟放东西然后再来我家吃饭,要求和我兵分两路行事,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如获大赦般地一个人向家里走去。和他分道扬镳之后,我心里觉得舒坦多了,既不用接受众人的注目,也不用在他面前振作精神强颜欢笑了。

    我一进家门,就听见妈妈在厨房里弄得乒乒乓乓响,而且空气中传来一阵阵可以让人流口水的香味。

    “妈妈,你在做什么呀?”我发现厨房里面乱得可以。

    而且妈妈还很少见地穿着围裙做饭。

    “正民呢?”

    “他先回家去放行李了,说是一会儿和妈妈一起过来。”

    “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

    “我说正民现在变成什么样了?”

    “妈妈,你知道那个叫闵成炫的歌手吗?”我伸手比划着。

    “知道啊。”别看我妈妈年纪不小,可对那些演艺明星还是很关心的,说起八卦新闻一套一套的。

    “变得和他差不多了。”我解释说。

    “真的,变成那样了,我就知道正民那小子一定会长得很帅。”妈妈会错了我的意,开心地说道。

    “妈妈,我不是说长相,我是说他们的头发很像。”我有点受不了妈妈的少根筋,反应总是和别人不同,也许我某些地方是得自她的遗传,“我累了,我要去睡一会儿。”其实我是想独处一下,好好整理一下自己混乱的思绪。

    “你又没做什么怎么就累了?”

    “我来回坐了几个小时的巴士,当然会累。--”心情不好,脾气自然也不好。我失恋了,不仅没有人来安慰我,反而得忍受妈妈的唠叨,换谁都受不了。

    “干吗那么大声说话?--”妈妈奇怪地看了我一样,不明白我今天怎么像吃了火药似的。

    “多做点好吃的。”现在吃是我惟一的寄托了,等一会儿一定要大吃特吃,好好发泄一下。

    “知道了,小祖宗。”

    我失魂落魄地呆坐在书桌前面(书桌=我郁闷烦恼的地方)。

    我和他真的就这么玩完了?┬^┬看来我们已经是完成时了,我和智银圣……唉,完了,我还……

    叮铃铃……叮铃铃……

    “喂?”我有气无力地问道。

    “千穗吗?”是希灿的声音。

    “啊,希灿,你在江原道吗?OO”我顿时振奋了起来,希灿一定知道有关智银圣的更确切的消息。

    “是啊,你到底怎么回事呀?--”

    “我完了。--”我没头没尾地说了这么一句。

    “什么?”希灿被我的话弄得一头雾水。

    “我说我和智银圣完了,我们俩说再见了。”这次她该听明白了吧。

    “你为什么没有过来?”

    “正民的飞机晚点了。”我只好把实际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他。

    “你知道吗?”

    “什么?”这下换我问了。

    “银圣昨天一个人去了江原道的公寓,为了和你一起开派对,他一个人忙了一整天,布置准备了所有的东西。”希灿的语气里有少见的沉重。

    “你怎么知道是这样?┬^┬”我的心咯嘣了一下,明知希灿不可能骗我,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我多么希望此时希灿说的是假话,那么我也不用这么内疚了。

    “哲凝告诉我的!他还看到从来不写信的智银圣竟然给你写了一封信,吃惊得要死。”

    是昨天吗?就是因为这样他才说不能和我见面?难怪他一整天一点消息都没有。臭家伙,他想给我一个惊喜吗?不知不觉间,我的眼眶有点发酸了。

    “你让银圣接电话好吗?”我忍住嗓子眼里的酸涩,向希灿要求道。

    “你再说一遍!”希灿不知为什么突然提高了嗓门。奇怪,我说得很清楚呀。

    “银圣他……”

    “你知不知道我们坐车和他一起来的时候,他的脸冻得像冰块,看得我觉得凉飕飕的,连电话都不敢给你打一个,要不我为什么现在才和你打电话。还有看着他开车,我们心里连遗言都想好了,简直像疯狂老鼠一样在路上狂飙,现在想起来我的心还噗噗跳呢!你居然有胆要他接你电话,我可不去当炮灰,你自己去给他打电话吧!”我话还没说完,希灿就劈里啪啦说了一堆,可见刚才受惊吓之深。

    “你知道银圣的手机号码吗?”我认命地问道,既然是我有错在先,只好由我先向他低头认错。

    “不知道。”希灿还是一副老大不爽的口气。

    “你去问哲凝然后再告诉我。”

    “好吧,一会儿我发短信告诉你。”希灿妥协了。

    “谢了!”

    “啊,对了,那个叫金晓光的也来了。”希灿压低嗓门在电话里对我说。

    “什么?”我听清楚了,只是不太愿意相信。

    “千穗,我来了。”房间外传来正民的声音。

    “正民来了,我一会儿再给你打电话。”我也压低声音对希灿说道。

    “正民?啊,你让他接一下电话。”听到是正民,希灿兴奋起来。

    “过一会儿再说。”

    嘟……我慌忙挂断了电话。

    “啊,正民你来了?”抬头一看,正民已经进了我房间。

    “和谁打电话呢?这么神秘。”正民笑嘻嘻地说。

    “希灿呀,哪有什么神秘的。”我起身装作收拾屋子的样子,不想让正民看见我脸上的表情。

    “是吗,我也好久没有见到她了,让她也过来吧!”正民的反应居然和希灿如出一辙。

    “她明天会过来的。”

    “大哥呢?”正民突然又问道。

    “什么?”

    “我是问哲凝大哥他在吗?”

    “不知道,他总是像个游魂似的,谁知道他又飘到哪儿去了。”提起我哥哥我就一肚子火。“呵呵呵!大哥还是老样子,从高中时代开始就喜欢夜不归宿,有时候没地儿去了,宁愿跑到我家来睡也不愿意回家。”看样子正民对我大哥的印象倒挺不错。

    “突然提到那家伙干吗?”

    “我姐姐说想见大哥呢。”由于两家熟识的关系,我们两家的孩子都很熟悉。

    “对了,这次正银姐怎么没一起回来?”正银姐也和正民一样,在美国读书。

    “她去学校参加夏令营了。”正民解释道。

    “好想见见姐姐啊!”正银姐对我比我哥哥对我好太多了,所以我常常埋怨妈妈为什么给我一个哥哥,而不是一个温柔善良的姐姐。

    “孩子们,出来吃饭了。”妈妈在我房间外吆喝着。

    哇噻,好丰富的一桌菜肴,比起爸爸过生日的时候有过之而无不及,都是平常妈妈不常做的好料,看得我口水流了一地。

    “妈妈,这些都是你做的?”

    “是啊,都是妈妈做的!这孩子,看见婶婶也不知道问候。”妈妈责怪地抚摸着我的头。

    “啊,婶婶好!”我连忙向站在一旁的正民的妈妈行礼。

    “好好,千穗,好久不见了。”正民的妈妈和善地说。

    上次找妈妈拿钥匙的时候不是刚和大婶见过吗,我在心里偷偷嘀咕着。

    大家在餐桌旁坐定之后,正民这家伙嘴甜地说:“谢谢婶婶做了这么多好吃的,看得我食指大动,都不知该从那一样下筷。”

    “呵呵,正民,多吃一点,你这孩子就是嘴甜,哪像我们千穗。”我看妈妈简直快乐上天了,临了还不忘贬我一句,“喝了几年美国的水,真是越长越帅了。”

    “婶婶你也是啊,越活越年轻漂亮了。”

    --天啊,这家伙哪学的一套又一套的,我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可惜妈妈却不这么认为,“呵呵呵,你这孩子,呵呵。”妈妈笑得合不拢嘴,脸上像朵花一样,“啊,正民,你知道一个叫闵成炫的歌手吗?”

    咳……咳……我差点呛到,妈妈瞪了我一眼,似乎觉得我的餐桌礼仪太差。

    “闵成炫?他怎么了?”正民好奇地问道。

    “^o^吃饭,吃饭,大家快点吃啊,凉了就不好吃了,妈妈,我给你夹一块你最喜欢吃得烤排骨。”我赶紧打岔,真是的,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妈妈这种时候记性总是惊人的好,难道要让正民知道我把他比做那个人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