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那小子真帅 > 正文 > 8.小气又白痴的大哥
8.小气又白痴的大哥



更新日期:2021-04-2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智银圣疑惑地瞟了一眼又哭又笑的我,随后漫不经心地问道:

    “你被吓傻了?”

    “嗯,什么?--^”我有点没转过弯来,对他突如其来的关心受宠若惊。

    “我问你在那儿嘻嘻傻笑什么?”

    “谁傻笑了,笑也不会冲你笑。”我不服气地昂首挺胸。

    “现在没事了,连嗓门都变大了。”智银圣满含讥讽地冲我说道。

    和这种人完全没有共同语言。

    “你为什么没给我打电话?撞了我就想这么一走了之吗?”

    我又不是傻瓜,难道会自投罗网,我在心里暗暗和他顶嘴。就在这时,穿得很漂亮的四个女孩中头发最长的那一个,款款地走近智银圣,在他耳边轻轻说道:

    “银圣,我们走吧,我好怕呀!”长发女孩的声音柔媚婉约,娇滴滴的样子让我这个女人的骨头都酥了。

    “你们先走吧。”智银圣没什么表情地说道。

    美女在侧而能丝毫不为所动,我倒是有点佩服他了。

    “为什么?”这下换美女疑惑了。

    “我怕她又溜了。”说话的同时,智银圣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长头发什么也没说。

    借着灯光,我打量起长头发来。只见她长着一副……用希灿的话说,克隆最近《蓝色生死恋》中女主角宋慧乔的脸蛋。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她也是尚高的。

    “要不是我,你可就被那个金鱼眼强xx了,嘿嘿嘿!”

    不用说,我也知道这是捣蛋鬼在发表高论了,他怎么还没走。==

    “银圣,好好享受啊!别急着跟过来。”另外一个穿得很正式的家伙说。

    臭小子,我又不是什么菜,还好好享受呢。

    那个叫贤城的家伙走到金鱼眼身边,又给了他几脚,把他往车上一扔,然后开着那辆大卡车扬长而去。

    “你们都走吧,我一会儿就过去。”智银圣发话了,他果然是“四大天王”的头,很有老大的气势。

    一群男男女女向着市中心走去,渐渐远离了我的视线。如果我没看错,那个长头发的女孩子回头看了我和智银圣好几次。捣蛋鬼更是一边嘿嘿笑,一边细着嗓子叫道:

    “小心点呀,银圣!”

    什么叫小心一点,--^难道我还会吃了他智银圣不成,该小心的人是我才对。

    “你家在哪儿?”看到他们走远了,智银圣这才开口。

    “嗯,你说什么?”

    “我问你家在哪儿!”智银圣似乎对我在他面前总是心不在焉的样子极为恼火,咆哮着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

    “干吗突然叫那么大声?”我掏了掏自己被震得发麻的耳朵,小声埋怨道,“拐过那个角就到了。”

    “走吧。”

    “去哪儿?”我又搞不懂他了。

    “你家。”

    “你没喝醉吧?”我很好心地提醒他。

    “谁说要进去了?我是说要送你到家门口!我说的话你到底有没有好好听,还是你真的智商为零。”智银圣就差没离地三尺了,破天荒地给我解释了他说的话,看得出来,如果我再多问一个字,他就准备掐我的脖子了。没办法,谁要他说话这么简练,而我这个人天生理解力差,抓不住别人说话的重点是家常便饭。

    “知道了,知道了。--^”我识趣地不再问会惹怒他的问题。

    “下次记住好好听话。”

    “……”

    明明是很短的一段路,今天我觉得尤其长。

    “进去后给我打电话。”

    “为什么要给你打?”

    “要你打就打,NFDA5嗦什么。”智银圣又露出刚才那种不耐烦的神情。

    “我们家电话禁止外拨。”

    “这是什么话?”

    “就是说不能往外打电话。”

    “原来你家这么穷啊!对不起,我不知道。”这家伙倒也坦率,立刻向我道歉。

    “不是这样的。--^”我也不知该如何向他解释了。

    “那有手机吧?”

    “有。”

    “那用手机打。”

    “你给我打吧。”

    “不要,我要查你的电话还得登陆‘大集合’网站,查看你的个人资料,麻烦死了。”

    “那你上次不是已经查过我个人档案了吗?”

    “那是别人帮我查的。”他的语气躲躲闪闪的,似乎里面藏着什么玄机。

    “我的手机也不能往外拨电话。”

    “你想气死我啊,你想死吗?”他又来了,说着那句威胁别人的口头禅,他就这么喜欢杀人

    啊!

    “除了‘你想死’你不会说别的了。”我不怕死地挑战他的权威,嘟着嘴不满地向他嚷嚷道,接下来他又该火冒三丈了吧!

    “进去吧,以后别太晚出来,上次我不是看见你有一个挺要好的朋友吗?下次记得和她一起行动。”不知是智银圣神经太迟钝还是怎么的,他并没有理会我语气中的挑衅,而是另外说了一番话。虽然语气还是不怎么好,但我能感到其中的好意与关心。我的心没来由地突地一跳。

    “知道了,谢了。慢走。”我故作毫不在意地和他道别。

    “你要是不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我会死的对吗?……我会打的。”为了加强语气,我使劲地点了点头。

    “这还差不多,我走了。”智银圣这才缓和了脸上的表情,少见的不再冲我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他为什么会穿得那么正式,我心里好奇得要死却不好意思问。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我才发现他的头发又染回了黑色,看来他这个人也不是那么坏嘛。冲着他的背影,我的嘴角不自觉露出了一个漂亮的弧形。进到家里,谁也没有意识到我是出去了一趟又回来的,连招

    呼也没有和我打一声。怎么办,我还得打电话呀。

    咚咚~!

    “谁呀?”大灰狼在里面说道。

    “哥哥,你还没有睡吧?^o^”小白兔在外面怯怯地问。

    “嗯。”

    “那我进来了。”

    “不要。”哥哥想也不想地拒绝了。

    “我就要进来,我进来了。”我决定也无赖一回,再这么一直和他彬彬有礼下去,我今天一晚上都别想达成自己的意愿了。对付什么人就应该用什么招,所以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推门闯了进去。

    哥哥打着学习的旗号,实际却是坐在电脑前玩游戏,看得我想吐血。

    “哥哥,我真的有急事用电话,就用一小会儿,10秒钟。”

    “不行。”

    “为什么不可以?”

    “那天你没有做拌饭给我吃。”

    除了吃还是吃,他是猪投胎啊!

    “以后我做10次拌饭给你吃。”

    “……”韩哲凝沉吟了一下,显然对我的提议十分动心。

    “你能写份保证书吗?”

    “……写,我写。我保证将来做10次拌饭给你吃。”愣了一会儿,我还是十分爽快地答应了哥哥的无理要求,谁让我现在急着用电话呢。

    “把纸拿出来,第一个抽屉里有。”

    真是畜生。--^直到我一字不漏地写完保证书,甚至夸张地按上了我的手指印,那个猪狗不如的家伙才把他的手机递给我。

    “就在这儿打。”哥哥又附加了一个限制条款。

    “为什么?”

    “不答应的话就别打。”

    “行~!┬┬都听你的~!”我回答得心不甘情不愿。

    嘟~嘟嘟~嘟~

    “谁呀?!”电话那头传来智银圣不耐烦的声音,吓了我一跳。

    让我在一瞬间有扔电话的冲动。

    “你总是这么接电话呀?”我轻轻地抱怨了他一句,长期给他打电话只怕能强健我的心脏。

    “我是千穗。”

    “喔~是你!”智银圣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你总是这么接电话吗?”我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只能硬着头皮问了一句。

    “嗯。”

    “我打过电话了。”

    “嗯。”智银圣还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这下我实在找不出有什么话可以和他说了。

    “银圣,你帮我把这个打开。”

    手机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自己去想办法。”果然是他一贯的冷酷无情作风。

    真不愧是智银圣,不晓得谁才会让他另眼相看。

    “不管怎么说,今天谢谢你了。”我很诚心地说道。

    “嗯。”

    他是哑巴吗,只会“嗯嗯”。

    就在此时,“赶快挂了,超过两分钟了。”这是韩哲凝的声音。

    该死,那个猪狗不如的家伙开始心疼他的电话费,催我挂电话了。我赶紧拿开电话,向哥哥哀求道:

    “哥哥,就快好了,再打一分钟。我不刚开始说吗?”

    恶魔小子(我哥哥)一言不发,没有表情地瞪着我。“呼~!”我松了一口气。

    “喂喂~!”希望智银圣那个性子急躁的家伙还在。

    “干什么呀,怎么一会儿有声一会儿没声。”

    “没什么,只是哥哥他……”

    噢哩~喔哩喔~

    ==^……

    “什么声音呀?”

    智银圣吃惊地问道:“到底是什么声音?”

    --^但我怎么好意思告诉他,这是我那个白痴大哥在唱歌的声音。

    只要我使用电话的时间稍微过长,他就开始在一旁人猿泰山,引吭高歌,每次都是这样。

    “对,对不起,我明天再给你打电话吧。”

    “嗯,12点钟打。”

    “我们那个时候还在上课。”

    “别开玩笑了,那个时候应该是午餐时间。”

    “你们学校和我们学校不太一样。--^”

    “那么一点钟打吧。”

    “好,我挂了。”说完我准备挂上电话。

    嘟……嘟……嘟……

    我话音还没落,智银圣那边就“啪”地一声把电话给挂了,什么呀,不懂礼貌的家伙,

    我愤愤地合上手机盖,看到还在一旁面无表情使劲狂吠的哥哥,我更是怒火中烧。==

    “乘人之危的小人,手机还给你。现在满意了。咱们以后走着瞧!”我“啪”地一下把手机扔到他手里。

    “拌饭里面记着放火腿。”韩哲凝没有理会我威胁的话,反而突然说出一句不相干的话来。

    “现在就要做?”

    “我肚子饿了。”韩哲凝摸着肚子,一副趾高气扬的神气,就像我是他的女佣一样。

    厚颜无耻的家伙,去死吧,去死吧。我周边的男人怎么都这副德性。……啊,对了,--^正民……我还是没给他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