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绝色倾城 > 正文 > 第165——168章
第165——168章



更新日期:2021-05-0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死敌

  凌落川带着心急如焚的如非赶到阮劭南别墅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阮劭南整整齐齐地坐在自家的沙发上,借着灯光,拎着从未晞脖子上扯下来的玉麒麟,细细端详着。

  凌落川走过来一把揪住他,问:“人呢?”

  阮劭南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人当然是在我的卧室里,我以为你会来得更早一些,可惜……太晚了。”

  凌落川挥手就是一拳,气得浑身发抖,想到未晞又心乱如麻。放开他,带着如非奔向二楼的卧室,推开门。

  如非双手捂住嘴,一下就哭了出来,“未晞……”

  阮劭南说得对,真的太晚了,一切……都来不及了。

  他们要救的人披着头发,拥着被子,神思恍惚地坐在阮劭南的床上,半截雪白的身子露在外面,紫青的额角还溢着血丝,一双眼睛直直地看着前方,呆滞而涣散的眼神,没有生气,没有焦点,里面一片荒芜,什么都没了。

  如非捡起地上的衣服,想要披在她肩上。她却吓得缩到一边,眼睛怯弱地看着某一处,嘴里无声地念着:“别碰我……”

  如非哭得泣不成声,凌落川眼前一片漆黑。他扶住床架,强撑着自己,走过去,把未晞从角落里拉出来,裹着被子抱起来。

  他要带她走!带她远离这让人毛骨悚然的一切。他想杀了自己!他想杀了全世界!

  “我的天!未晞,你这是怎么了?”如非看着裹着未晞的被子,惊声叫了起来,她回过头,看着雪白的床铺,几乎瘫倒在地上。

  血!到处都是血,殷红的血。被子上、床单上、地毯上、未晞的腿上,还有凌落川的手上,全都是血!

  “未晞,未晞……”如非疯了似的喊着她,摇晃着她,“你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然而正在流血不止的人,却对眼前的一切视若无睹,充耳不闻,仿佛一个没得分生命的充气娃娃,被双眼血红的男人紧紧搂在怀里。

  黏稠的液体已经染红了他的前襟,一滴一滴落在地毯上,却还在流着。凌落川被眼前的景象骇得呼吸艰难,头晕目眩。他抱着神志不清的未晞大步走出卧室,看到端坐在客厅里的阮劭南,眼底几乎喷出火来。

  如非看他站着不动。哭着喊道:“你早干什么来着?快别管他了,先送未晞去医院吧。”

  上车之后,未晞忽然吓得全身发抖,哭了起来,手对着空气,又快又乱地比划着。

  如非看得目瞪口呆,凌落川着急地问:“她说什么?”

  如非看着凌落川,不可置信地说:“她说,她不能走。”

  “为什么不能走?”

  “她说……他录下来了。”

  啪的一声,凌落川的拳头狠狠地砸在方向盘上,尖锐的车鸣撕裂了沉重的黑夜,却撕不破男人毁天灭地的愤怒和无尽的悲伤。

  他的眼睛红得像血,深吸一口气,“先送她去医院,其他的我来处理。”

  

  

  凌落川抱着她跑进急诊室,护士和医生看到染红的被角也吓了一跳,赶紧将她放在急诊床上,刷的一声拉上了帘子。

  里面的医生嘱咐护士,“是大出血,先打止血针,然后送她去拍X光。”

  十几分钟后,医生看着X光片,对他们说:“xx道后穹窿撕裂,子宫颈口下方有一条两厘米深,七到八厘米长的裂口,需要马上做缝合手术,不然流血不止会很危险。你们谁是家属?手术需要家属签字。”

  凌落川说:“我来吧。”

  凌落川签好字后,医生看着他摇了摇头,叹道:“年轻人做事怎么这么鲁莽?这么长的一条口子,这姑娘得遭多大的罪。”

  

  手术室外面,如非坐在椅子上目光呆滞,不知所措。

  凌落川低头靠着墙,黑色的头发遮住了眼睛。他慢慢松开紧握的双拳,看着欲哭无泪的如非,喉头抽动,过了很久才低低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如非仿佛如梦初醒,冲上去就甩了他一个耳光,揪住他被血染红的衣襟又哭又闹,“我早就告诉你,她会死的,她会死的!你为什么不听?为什么就是不听!你们这群浑蛋,没人性的畜生!你们害得她还不够吗?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她?为什么?!”

  如非哭着跪倒在地上,凌落川被她揪着,双腿一软,也跟着倒了下去。

  一个小护士跑过来,看着跌坐在地上的两个人训道:“这里是手术室,不能大声喧哗。你们要哭,要闹,就请出去。”

  如非捂住嘴,站起来坐在椅子上呜呜痛哭。

  凌落川坐在她旁边,看着自己染满了血的手,颠三倒四地说着:“我以为她骗我呢,以为她利用我,我快疯了,我喝醉了,糊涂了,我没听清楚,我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如非声泪俱下地问:“她连话都说不了,她能骗你什么?”

  “她为了他,跪下来求我。”凌落川转过脸,脸上蹭着一抹血,充血的眼睛错乱而迷茫地看着她,“她不是喜欢他的吗?那为什么还要对我说那些话?为什么还给我希望?我不懂,真的不懂。”

  “就因为这个?”如非几乎仰天而笑,拿出自己的手机,指着屏保上的照片。

  “池陌是我的男人,我们半年前就已经在一起了。他以前是喜欢过未晞,可他现在爱的人是我。未晞只拿他当哥哥,她从来就没爱过他。”

  凌落川惊讶地看着她,看着手机上的照片。

  “她为什么……”

  凌落川想说,未晞为什么不告诉他?

  可是,她真的没说吗?她说了,她说了不止一次,她跟池陌不是那种关系。是他不是愿意相信她,是他被眼前的“事实”遮住了眼睛,是他满脑子都是阴谋和算计。

  如非无奈地看着眼前这个后悔得无以复加的男人,“到底是我们疯了,还是你们疯了?她为他求情,他为她打拳,他们之间就一定要有什么?人与人之间动辄利益交换,没有半点真情,这就是你们的逻辑?未晞真是傻,真傻。像你这种公子哥,怎么可能真正理解她?让她白做了梦,最好却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如果你只相信,你愿意相信的事情。就算我说得再多,又有什么意义?

  

  他怔怔地看着自己脚下的土地,悔恨和愧疚几乎淹没了他。未晞说得对,他只是一个被人娇惯坏了的公子哥,他没有经受过真正的挫折和伤害。他们都是孤儿,他们之间那种以命相惜的感情,他没有经历过,他永远都不会懂。

  就算未晞告诉他,如非跟池陌在一起,他还是会怀疑她。他只愿意相信他自己看到的,只从自己的角度看问题,他已经习惯了把人心往坏处想。

  原来所谓的真相,只有你愿意去相信的时候,它才是真相。

  如非又说了一些什么,凌落川看着她的嘴唇上下翕张,呆呆地看了半晌,却一句都没有听到。他脑子里迅速将最近发生的事转过一遍,忽然想到了什么,站起来说了一句:“你在这里看着她。”

  他丢下这句话,就消失在黑夜的尽头。

  

  

  阮劭南坐在自家客厅里,把玩着手上的玉麒麟,讽刺地笑了笑,“他竟然给你这个,它如果保得住你,你今天就不会在这儿了。”

  正看着,凌落川已经大步冲了进来,一把揪住他的衣服,“你早就知道是不是?”

  “你指什么?莫如非跟池陌在一起?还是未晞从来就没有利用你、欺骗你?”阮劭南笑了笑,嘲弄道,“我知道,而你不知道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你让我说哪一件?”

  凌落川不可置信地看着他那张若无其事的脸,咬牙道:“那我们就一件一件慢慢说,你究竟有多少事瞒着我?”

  阮劭南推开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坐回沙发上,“我知道的并不比你多,我只是比你更了解她。那丫头是个死心眼,又绝世清高。她如果真想报仇,她不会去勾引你,她会直接来找我。利用你?她根本不屑那么做。她跟你在一起,只有一个原因……”

  他看着这个怒不可遏的昔日好友,咬牙切齿,“她喜欢你。她是真的喜欢你,尽管你骗过她,可他还是喜欢上了你。而你却因为她喜欢你而怀疑她?这还真是可笑。”

  “就因为这样?就因为这个,你就那么对她?你他妈的是不是疯了!”凌落川一脚踢翻了茶几,揪住他的衣服凶狠地骂道,“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就算你不认识她,就算对着一个陌生人,也不该下这样的毒手。何况是一个曾经那么爱你的女人,你怎么能这样作践她?这么没有人性的事,你怎么做得出来!”

  凌落川一拳打在他脸上,阮劭南不躲不避,硬生生地接下来。他倒在沙发上,吐掉嘴里的血,仰起脸问:“她死了吗?”

  “你说什么?”

  “我问你,她死了吗?如果她没死,那你听着,她是我的,从头到尾,从生到死都是。你知道我手上有什么,你最好让她回来,否则,你该知道后果。”

  凌落川瞪大了眼睛,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你真是无可救药了!你要疯是不是?那我就陪你疯!我告诉你,我不是未晞,你少拿那种腌臜的伎俩来唬我。有本事你就把那东西放出来让大家看看,看看他们心中的大慈善家,名流绅士,背后究竟是一副什么样的嘴脸。你以为我不了解你?伤敌一万自损八千,这种赔本的事你不会做。所以,你少跟我来这套。”

  阮劭南擦掉嘴角的血,冷笑道:“那你就试试,看我敢不敢。”

  凌落川挥手又是一拳,阮劭南左边一颗牙有些松动,他吐掉嘴里的血沫,嘲弄地看着双眼血红、双拳紧握的人,“就这样?我以为你会杀了我。只是你杀了我之后,别忘了解决你自己。就像莫如非说的,你早干什么去了?这么长的时间,但凡你对她多一些信任,多一点包容,我也没有机会。你就想着你自己那点委屈,好点不如意。是你亲手把她送给了我,她今天落到这步田地,你跟我一样,都是凶手。”

  凌落川无言以对,他颓然地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沾满鲜血的手。眼前的一切如同历史重演,不过换了一种形式,换了一种心境,却是同样的结局。

  “不过有一点,我倒是没有骗你。”阮劭南整了整自己的领带,“她的确是被陆子赶出去的,原因是她把自己的妹妹推下了楼,陆家的管家就是这么对我说的。”

  凌落川抬起眼睛,阮劭南接着说:“可是后来我查到,故事的真相被人扭曲了。陆幼晞不是陆子续的亲生女儿,是未晞的妈妈跟别的男人生的。由此不难推断,应该是陆子续在逼死妻子之后,又将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小女儿推下楼,正好被未晞看到。所以,他就嫁祸给了这个自己一向不喜欢的女儿,将她赶了出去。”

  阮劭南冷笑一声,“当然,真相对你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关键是,当你听到那件事的时候,你选择的是逃避,而我会一查到底。你真的没有我了解她,也对,你们才认识多久,而我……已经认识她七年了。”

  客厅里一阵沉默,只听到两个人的呼吸,犹如暴风过后的大海,起伏喘息。

  “那又怎么样?”凌落川忽然抬起血红的双眼,直勾勾地看着他,“就算你认识她一辈子,又怎么样?就因为你了解她,了解我,我们所有的软肋你都一清二楚,你就可以毫无顾忌地伤害我们,是不是?”

  凌落川悲凉地笑了笑,“未晞说得没错,你除了还有一副人的皮囊,里面是空的,你什么都没了。阮劭南,你总是以为自己最聪明,总把别人当傻子!你以为你跟东南亚黑道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我当真不清楚?”

  阮劭南左手跳动了一下,很细微的变化,还是被他捕捉到了。

  凌落川冷笑,“原来你也有怕的时候。你很有本事,能做得密不透风,却不是无迹可寻。你离开美国后,在东南亚的旧事,包括你不可告人的发家史,你以为汉人知晓吗?我一直拿你当朋友,就算你在外面杀人放火,想起你这一路走得不易,我也只当不知道。但是现在,我不再是你的朋友,我也不是你的对手,我是你的死敌。”

  他站起来,指着他,一字一句,“那个DV,你喜欢就自己留着慢慢欣赏吧。记着,有一秒钟传出去,我不会杀了你,我慢慢整死你。”

  凌迟

  “你想保护他,可如今谁来救你?不用怕,我不会给任何人看。只要你不离开我,只要你陪在我身边。未晞,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想抱着你,想亲你,想听你说话,想一辈子跟你在一起。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你是我的女人,以后你还是我的妻子,是我孩子的母亲。我们一生一世都不要分开了,再也不要分开了,好不好?”

  

  她发疯似的捂住自己的耳朵,泪水模糊了一切。

  她在哪儿?他又在哪儿?

  她看到一个女孩儿,恐惧地躺在华丽的复古床上。两颗眼珠直直地翻出来,看着床头的照片。而照片上搂着她笑得一脸灿烂的男人,此刻正压在她身上,用自己尖利的爪牙,生生撕裂了她。

  她四肢瘫软,泪如雨下,欲生无力,欲死不能。她听到自己的灵魂在天花板上痛哭哀嚎,那人却在她耳边倾诉着、享受着、喘息着,无休无止地折磨她、侵犯她。

  他不是人,是只野兽,是只贪得无厌、没血没泪的野兽。

  她大声哭喊着,破裂的嗓子却发不出声音。她努力地睁大眼睛,透过冰冷的泪水看着他,痛得眼角几乎眦出血来。

  这不是做爱,这是凌迟,是把她的皮、她的肉、她的血肉之躯,从骨头上一块一块剔下来!生不如死的折磨,是摧心蚀骨的痛楚,是暗无天日的绝望。

  躺在床上的人是谁?压在她身上的人又是谁?她模糊了,混乱了,糊涂了……

  那是她自己,那分明就是她自己!

  

  

  她哭着从梦中惊醒,旁边有人不断摇着她,大声喊:“未晞,未晞……”

  是如非的声音,是她的声音。

  未晞无声地痛哭,把头贴进如非怀里,用手语,一遍一遍、反反复复地说着:“好冷,如非,我好冷,我好冷……”

  如非紧紧抱住她,哽咽着说:“我抱着你呢,我抱着你呢,没事了,没事了……”

  过了好一会儿,未晞才渐渐平复下来。如非擦干眼泪问她:“要不要吃点什么东西?你已经两天水米未进了。”

  未晞坐起来,靠在床头,眼睛看着一个地方,用手语问:“怎么不开灯?”

  哐啷!如非将手里的食盒掉在地上,她抬头看了看窗外明亮的阳光,捂住自己的嘴,撕心裂肺地哭了出来,“未晞,你的眼睛,你的眼睛……”

  

  大夫将脑CT的图片放在荧光灯前,指着上面的一小点黑影说:“脑外伤导致颅内出血,压迫了视觉神经。要想恢复视力,必须做开颅手术,把里面的淤血清出去。”

  “开颅手术?会不会有危险?”

  “任何手术都会有危险,她的情况比较严重。她脑部有过旧伤,当时没有得到彻底的治疗。这次新伤加旧伤,会给手术增加难度。”

  凌落川看着那些图片,两个眼窝已经深陷下去,恍惚地问:“如果做开颅手术,复明几率有多少?”

  “准确地说,是复原的机率只有百分之十。”

  “这么低?”

  “人的大脑是身体最复杂的器官,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她淤血的位置很不好,稍有差池,可能会造成永久失明,也可能造成其他伤害。所以我才说,复原的几率,只有百分之十。”

  “其他伤害?”

  “比如失觉、偏瘫、神志不清、行为失控、失忆,也有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

  凌落川倒抽一口冷气,脸上最后一抹血色也消失了,“那……不做行不行?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医生叹了口气,“凌先生,你的心情我非常理解。但是从医生的角度,我不赞成这么做。如果不动手术,等于是在病人的脑中留了一个定时炸弹。短时间内,或许没有问题。但是天长日久之后,结果是一样的。不过,以陆小姐目前的情况,我建议,还是先把她送到精神康复中心……”

  凌落川满脸抗拒,“不,她没有疯,我不能把她送到那种地方去,绝对不可以!”

  医生摇了摇头,“相信我,这是最好的方法。急性精神障碍比脑袋里的淤血,更容易毁掉一个人。我曾经有过一个病人,跟丈夫旅游的时候,被几个流窜犯……案子一直没破。她在家休养了半年,家人都以为没事了。没想到她出门工作不过一个星期,就卧轨自杀了。这段时间你们最好二十四小时看着她,不要让她做出自戕的行为。否则,那将是一生的遗憾。”

  

  凌落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病房的,推开门,就看到未晞像一个精致的塑料模特坐在床上。

  他犹如盲目,眼前是一望无际的黑色旷野。

  如非抓住他问:“大夫怎么说?”

  他走过来,坐在床边,有些木然地说:“医生说,要做开颅手术。我打算把未晞送到美国去,那边的条件好一些。”

  如非还想问什么,池陌拉住了她,“我们出去转转,让他们单独待一会儿。”

  如非推开池陌的手,愤怒地指着呆坐在床边的男人,“这个人,你还相信他?如果不是他见死不救,未晞怎么会变成这样?他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摆出一副猫哭耗子的表情,我看着就恶心。”

  池陌叹了口气,看着满目怆然的凌落川说:“他没有猫哭耗子,他是真的难过。他只做错了一步,是老天替他安排了后面几步。你当可怜他也好,让他们单独待一会儿吧,他一定有很多话想对她说。”

  如非还想说什么,池陌揽住她的肩膀,将她拖了出去。

  

  

  医院的庭院里,有几棵高大的梧桐树,鲜绿的叶子上还挂着清晨的露珠,头顶是万里无云的天空。

  他们坐在树下的凉椅上,如非看着眼前清新可爱的世界,忍不住泪如雨下,“对不起,是我害了她。”

  池陌惊讶地看着她,“这话怎么说?”

  “半年前,我不该劝她跟阮劭南在一起。半年后,我不该丢下她一个人。未晞所有的悲剧,都是我造成的。我是个坏女人,我该下十八层地狱。”

  “你是故意的吗?”

  “你认为我是故意的吗?”

  池陌摇了摇头,“我从来没这么想过,就算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会这么想,我也不会这么想。因为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有谁对未晞是不求回报的,那个人一定是你。这么多年来,你一直仰望着她,心甘情愿地做她的影子,痛苦着她的痛苦,快乐着她的快乐。看着这样的你,除了心疼,我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如非把脸埋进池陌的怀里,哭得泣不成声,“池陌,我该怎么办?”

  池陌搂着她发抖的身子,心疼地说:“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们都是好女人,老天会还你们一个公道。”

  

  凌落徙用修长的手指摸着未晞的脸,眼角闪动着疑似泪光的晶莹,恍惚地说:“我不过离开了一会儿,就那么一小会儿,你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床上的人毫无反应,像一个凝固了的石膏像。

  他轻轻抱着她,眼泪一滴一滴落在她的颈窝里。他抬起头,看到病房里的阳光像鲜花一样猛烈地绽放,忽然笑了笑,“未晞,我想要你活着,可我不能让你这样活着。我们一起死吧,我们一起死,好不好?看到这样的你,我已经万念俱灰,生不如死。这个世界一点意思都没有,连你都放弃了,我还留恋它做什么?”

  他扶着她躺在床上,贴在她耳边说:“但在那之前,有件事我一定要做。那些对不起你的人,我要让他们不得好死。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你等着我……”

  点亮黑暗

  “十一”长假,阮劭南坐在自己的别墅里,一边吃早餐,一边看早间新闻。

  “昨天夜里十一点左右,新加坡富凰集团分公司负责人谷咏凌,在回途中遭遇歹徒袭击。两个歹徒将大量腐蚀性液体泼出其面部,导致谷小姐面部、颈部和四肢大面积深三度烧伤,双眼角膜受损。医生说,可能会造成永久性失明。警方怀疑此次袭击,跟东华集团主席聂东华有关。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阮劭南可有可无地看了一眼,继续吃自己的早餐。

  电话响了,是汪东阳。

  “阮先生,陆小姐已经做完了缝合手术,情况很稳定。只是……”

  阮劭南正在把玩那个土星火机,听到对方迟疑,追问道:“只是什么?”

  “她失明了,脑外伤导致颅内出血,压迫了视觉神经。”

  汪东阳说完之后,电话另一端沉默了很久,他忍不住问:“阮先生?”

  “她现在在哪儿?”

  “那次意外后,她得了心因型精神障碍,被他们送进了精神疗养院,正在接受治疗。”

  “凌落川呢?”

  “他一直守着陆小姐,几乎寸步不离,偶尔出去的时候,也安排保镖留在疗养院。他已经把公司的事都交给下属,不过听皇朝的人说,他现在沉默得可怕,几乎成了另外一个人,连最近的下属都不愿意靠近他。阮先生,您看,需不需要多派些人手,保护您的安全?”

  “没必要,就这样吧……”

  阮劭南说完这句,就挂断了电话。他把手放在桌子上,慢慢攥成拳头,忽然扬手一甩,咖啡杯飞了出去,在墙上撞了个粉碎。

  他望着那些碎片,过了很久才平复下来,看着桌上的火机想了一会儿,又拨了一个号码。

  电话接通后,他用东南亚语说:“干爹,最近身体好吗?”

  寒暄过后,直入主题,“给我找两个身手利落的人过来,我有急用。”

  放下电话后,他用手撑住前额,感到头疼欲裂。他站起来,找出止疼药吃下去。然后走到书房,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光盘,放进电脑。

  他向后靠在椅子上,欣赏着屏幕上让人耳热心跳的画面,冷笑一声,“我倒要看看,咱们谁先死。”

  凌落川给未晞安排的这家私人疗养院,高级病房区都是独门独户,类似于别墅的小户型建筑,环境极为清幽。

  花园里有几棵高大的月挂树,中秋过后,正是它开得最繁盛的时候,花开似锦,香气扑鼻。

  凌落川将未晞旁边那间病房也包了下来,自己住在那里。未晞房间的陪护床,就留给了如非。池陌每天都过来,看未晞进展的状况,给如非打气。

  凌落川请了最好的大夫,给她提供了最好的环境,不惜一切人力物力,只是没有人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

  这场战役似乎会漫长得看不到尽头,漫无止境的等待,艰难得令人绝望。

  天气好的时候,凌落川就推着未晞,到花园里去晒太阳。未晞还是那样,不动不听,不言不语,将自己跟世界隔绝在一个安全的距离,一个不被伤害的距离,只是没人能跨越。

  精神科医生说,这是一种创伤后遗症,当一个人遭受的打击超越了她的负荷,她就会将自己封闭在一个她认为无害的空间,不愿意面对现实。

  凌落川不知道,未晞那个无害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但他知道,那里面一定没有他。他不知道,她是否如自己所想的那般快乐,但是他知道,她一定没有别人所想的那么痛苦。

  他坐在椅子上,从未晞的角度看这个世界。忽然发现,原来把身子放得低一点,看到的风景会更美好。

  他越来越坦然面对现在的未晞,面对眼前的一切,他甚至不再像之前那么渴望,她可以从那个世界里走出来。因为他知道,在那里,她是快乐的。而这种快乐,是他不曾给过她的。

  他常常拉着她的手,对她说话。他可以一坐一整天,对她说个不停。也可以不分昼夜地陪着她,一起沉默不语。

  起初,大家都以为他是伤心过度。日子久了,就连如非都觉出些不对来。

  一天黄昏的时候,她看到凌落川陪未晞在树荫下听蝉声,忍不住对池陌说:“我怎么看他最近有些不对劲?”

  池陌点点头,“我也看出来了,他就像一个人体炸弹,好像随时都会爆炸。”

  如非紧张地问:“他会不会伤害她?”

  池陌摇了摇头,“不会。未晞弄成这样,他比我们谁都伤心,他怎么舍得伤害她?”

  如非叹了口气,说:“这倒是,他以前是多么嚣张跋扈、精明锐利的一个人,现在每天弄得痴痴傻傻,眼神没有以前灵了,连反应都没以前快了。有时候跟他说一句话,要三四遍才能反应过来,变得越来越迟钝木讷……”

  如非忽然想到了什么,说:“他会不会想要自杀?我们是不是该想办法通知他家里的人,把他看起来?”

  池陌无奈地苦笑,“你就算把他锁起来,如果他一心求死,你也奈何不了他。但我觉得,他不是想死,而是想要进入未晞的世界,他想进去陪她。”

  如非看着花园里静静依偎着的两个人,忽然发现,他们的神态越来越接近,表情越来越相似。

  她看得心惊肉跳,又想到自己当初对凌落川说的那些刻薄话,不由得自责道:“是不是我当初说的话太重了?未晞说得对,迁怒真可怕。其实我并不是真的恨他,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些话控制不住地跑了出来。”

  池陌笑了笑,“人是感情动物,你要是对此无动于衷才可怕。放心吧,他不会把你的话放在心上,现在能牵动他情绪的,只有未晞一个人。只有她,才能救得了他。”

  如非听了摇头,“但我还是觉得内疚,他现在的样子,让人看着都难受。我要是能像你一样,这么稳重理性就好了。”

  池陌放下手里的花瓶,凝望着正在摆饭的如非,“其实,我一点都不稳重理性。如果有一天,你变得像未晞那样,我也会变成凌落川那样。你信不信?”

  如非转过脸直视着他的眼睛,点点头,“我信。”

  池陌低头笑了笑,又看了看花园里替未晞整理头发的凌落川,摇头而叹,“他这样不行,只怕到了最后,会把两个人都逼到绝路上。”

  吃过晚饭之后,未晞在房间里休息。凌落川一个人坐在病房外面的椅子上,对着天空若有所思。

  池陌走过来,递给他一罐啤酒,“要不要喝一点?”

  凌落川摇了摇头,“谢谢,我已经戒了。”

  池陌点点头,靠在他对面的木栏杆上说:“戒了也好,喝酒的确误事,甚至会造成无法挽回的错误。但这不可怕,可怕的是,当你清醒的时候,却发现一切早已追悔莫及。”

  凌落川看着他,低声说:“对不起。”

  池陌有些惊讶,“为什么?”

  “那天在‘绝色倾城’的事,如非应该对你说了。我很抱歉,当时我醉了。不!应该说,自从未晞离开后,我就疯了,疯了很久很久,一直都没清醒过来。”

  池陌注视他片刻,说:“其实我该狠狠揍你一顿,不仅为如非,还有未晞。不过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我想已经没有必要了。这样的结果,没有人比你更难受。”

  凌落川点点头,继续看着天空出神。

  池陌喝了一口啤酒,忽然有些突兀地说:“那你也应该知道,我以前喜欢过未晞。不,应该说,非常迷恋她。她很漂亮,可让我着迷的不是她的样子,而是她身上有一种……”他看着自己的啤酒罐想了想,“让人说不清的东西,一种类似于希望的东西。就像一个人在漆黑的路上走着,你很期待看到什么,而未晞就是黑暗中那一点微光,为你点亮黑暗。”

  凌落川喃喃地重复了一遍,“希望?它对你重要吗?”

  “曾经一文不值,当你面对的是一个以暴制暴的世界,你根本就不知道希望是什么。可是,当你看到一个美丽纯洁的女孩子,坐在你身边,对你流露出信任的目光的时候,就算是人渣,你也会动容。”

  凌落川的左颊微微颤动了一下,池陌喝了一口啤酒,继续道:“我们这些‘二战’遗孤,大多都是仇恨衍生的,一出娘胎就心怀恶意。我从不认为自己是好人,但未晞总说我好,被她说得多了,我便认为自己或许真的是个好人。然后发现,其实做个好人也很不错,起码比做坏人,要踏实得多。”

  凌落川看着地面,深陷的眼睛如同一潭死水,“她也曾经这样信任过我,可惜,她信错了我。如非说得对,我怎么有脸坐在未晞面前?她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在哪儿?我正搂着一个妓女寻欢作乐。如非来求我,我竟然见死不救,我还对她说,你让她去死吧……”

  他忽然抬起头,血红的眼睛死死咬着池陌,颠三倒四地说:“我竟然让我最爱的女人去死,你能想象吗?该死的是我,我应该去死,应该跟那个人一起去死。我早就应该这么做,我应该所所有对不起她的人都去死,只有这样,她才会好起来。是的,就应该这样……”

  凌落川越说越激动,池陌看着不对劲,走过去强行将他按在椅子上,大声说:“你冷静一点吧,你现在就是把自己杀了,把所有人都杀了,也于事无补。你难道就没想过,她为什么不愿意面对现实?半年前她伤得那么重,都挺过来了。她不是一个承受不住压力的人,为什么这次却选择了逃避?”

  凌落川抬起头,黑眼睛里全是迷茫,“因为她恨我,因为她不想看到我,是不是?”迷茫忽然变成了恐惧,他微微侧着头,用颤抖的声音问,“她真的不想看到我吗?可我不能离开她,她可以让我去死,可以让我去做任何事。但她不能让我看不到她,她不能这样,不能这样……”

  池陌叹了口气,如非说得没错,这个男人,他快把自己逼疯了。

  “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情况正好相反。”

  凌落川神思恍惚地看着他,讷讷地重复道:“相反?”

  “或许,她不是不想看到你,而是不知道如何面对你。她认为,如果当初没有离开你,她就不会弄成这样,是她自己造成了这可怕的后果,所以她责怪自己。而阮劭南手里的东西,让她不仅无法面对你,更无法面对你骄傲的出身,面对你的家庭,面对舆论的压力。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以后还能不能做一个正常的人。或许……她还想保护你。”

  凌落川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是吗?她真的是这么想的?”

  “我相信是这样,未晞和如非一样,都是那种会为自己所爱的人付出一切的女人。一旦她们爱上一个人,就会把自己放得很低很低,低到忘了自己。生存本身就是一种胜利,这是我对未晞说过的话,却是她让我明白了这个道理。”

  池陌在凌落川旁边坐下来,看着他重燃希望的眼睛,“如果你是个男人,如果你真的愿意为她承担所有的压力,你就去告诉她。告诉她,那畜生对她做的一切不是她的污点;告诉她,你不在意;告诉她,你会跟她一起面对;告诉她,你不会向任何人低头,你要她坚持下去,为了你坚持下去。”

  凌落川进病房之后,如非摇着头走过来,“你真的确定,未晞是那样想的?”

  池陌叹了口气,将自己的外套披在如非肩上,“不知道……死马当活马医吧。”

  如非看着他,“池陌,我知道你很想帮他们,可你想过没有?如果你猜错了,以他目前的状态,他真的会疯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