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绝色倾城 > 正文 > 第161——164章
第161——164章



更新日期:2021-05-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赢了一切,却输了天下

  池陌的身体恢复得很快,如非笑他根本就是野生动物,天生天养,就算没药,自己也能复原。

  未晞在学校变得比之前更加沉默了,她言语不便,本来朋友就少,加上晓凡忙着出国留学的事,更显得她形只影单。

  不过此时此刻,这正是她希望的。这段时间,她的课余时间除了在医院照顾池陌,就到广场上去画画。

  凌落川没再来找过她,或许,他根本已经忘了她这样一个人物。毕竟大千世界,姹紫嫣红,万般婆娑。有那么多的美人等着他去垂青,而她不过是万众花丛中,最不称心如意的一个。忘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远离了那些人和事,心也渐渐平复下来。她没有时间,也没有资格骄纵自己儿女情入营,伤春悲秋。毕业在即,她唯有分秒必争。

  池陌说过,生存本身,就是一种胜利。

  这种说法虽然有点自我安慰的味道,却是此时她最大的动力。她还活着,不是吗?虽然遭受了那么多的屈辱、伤害、打击、嘲笑。可是,她还活着,这就够了。

  池陌很担心她,虽然未晞去医院看他的时候,脖子和手腕上都擦了厚厚的遮瑕霜,依旧逃不过他锐利的眼睛。

  可是,她不愿意说。素知她秉性的池陌,怎么好为难她?这事也只好当作一块石头压在心里。

  

  时间荏苒,不知不觉,已经离中秋只差一天。池陌骨折的伤虽然没好,不过回家休养也是一样的。为了回家过节,这天一早就决定出院了。

  未晞有课,没来接他。如非去办理出院手续,可是当她办好一切,回到病房找他的时候。骨折未好的池陌,已经不见了。

  

  这是一间法国餐厅,平时总要排队等候很久才有位置。而今天,这里除了一桌客人,什么人都没有。原因无他,那个吃饭的客人,包下了整间餐厅。

  阮劭南看着坐在他对面,手臂上打着石膏的男人,笑道:“看来,你恢复得不错。”

  池陌冷眼看着神采奕奕的阮劭南,记得自己刚才明明还在医院的病房里,可是再睁开眼睛,人已经在这儿了。

  这不是一个正经商人该有的路数,他不由得心惊,对面的男人犹如一泓深潭,而这潭水太深,简直深不可测。

  “阮先生把我弄到这里来,不是为了给我接风吧?”

  阮劭南轻笑,将一块牛排放进口中,轻嚼慢咽后,方才优雅地擦了擦嘴,“当然不是,我是想跟池先生做笔生意。”

  池陌忍不住笑出来,“阮先生想跟我买什么?未晞吗?真抱歉,她跟我不是那种关系。她只属于她自己,你打错算盘了。”

  阮劭南端起酒杯,摇头看着他,“我当然知道,你们不是那种关系。如果是,你以为你还有命坐在这儿吗?”

  池陌神色一凛,阮劭南接着说:“我要买的,是安静。未晞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好好想清楚一些事情。我不希望任何人干扰她,我会给你一笔钱,足够你花一辈子。你有多远就走多远,不要再回来烦她。你该知道,你不是每次都这么幸运,有人跪下来为你求情。也不每一次,她下跪都有用,这要看她跪的对象是谁。”

  池陌忽然明白了一切,右手的拳头紧紧握在一起。阮劭南看到额上的筋都暴了出来,不由得笑了笑。

  “池先生,如果我是你,就不会轻举妄动。不是只有你,才当过黑市拳手。话说回来,处理你,也不需要我自己动手。”

  池陌看着那张高高在上、胜券在握的面孔,笑了笑,“阮先生,其实我对你一直很好奇。越是了解未晞,对你越是好奇。我一直很想知道,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能那样对她。他自己一次拍卖会,为了争个面子一出手就是几百万,竟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人,没钱看病,沦落到借高利贷,最后流落街头的下场。他自己每顿山珍海味,她却连买止疼药的钱都没有。今天看到你,我终于明白了。原来,你根本就是一个人面兽心的衣冠禽兽。我真替未晞不值。当年,她为了你随口编的一句谎话,白白放弃了留学的机会不说,竟然为了给你祈福,从山脚一步一叩跪着走到四方寺。你能想象吗?整整九百九十九级,那时候还是冬天,下着大雪,她几乎昏死在那些该死的台阶上。为了送给你一件称心的生日礼物,不想跟你要钱,又要哄你开心,她将自己辛苦赚来的钱都拿了出来,最后还差一千块,”池陌顿了顿,狠狠吐出几个字,“那是她卖血的钱……”

  忽然拿起桌上满载的酒杯,随手一扬,悉数泼在阮劭南惊愕的脸上,狠狠骂道:“你他妈的良心让狗吃了?!”

  站在两侧侍立的人刚要动作,阮劭南抬起手止住了他们,殷红的液体顺着脸颊流下来,就像两行红色的眼泪。

  可是,池陌还没说完,他看着对面这个富贵锦绣、一丝不苟的男人,冷笑道:“你都不如红灯区那些站街的妓女。妓女出卖的是自己,而你出卖的,是一个肯为你生,为你死,为你不顾一切的女人。你左拥右抱的时候,想没想过,她曾经受过什么样的虐待?你风光无限的时候,想没想过,你脚下也踩着她的尸骨?怎么?现在后悔了?你以为赶走她身边所有的人,她就会回到你身边?你别做梦了!人在做,天在看!你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一定会有报应,我就等着那一天!”

  池陌站起来就走,两边的人看了看自己的老板,只见他用餐巾慢慢擦着脸上的酒水,面无表情地挥了挥手,“让他走吧。”

  池陌没再看他一眼,转身离开了。

  阮劭南转过脸,看着窗外的风景,城市的街景依旧繁华忙碌,人来人往,行色匆匆。他第一次发现原来这是一个充满悲伤的城市,城市里的人都是过了河的小卒,有去无回,粉身碎骨,只是没有回头的可能。

  

  或许有一天,我们都会发现。我们处心积虑得到的一切,根本就不重要。而我们最想要的东西,已经永远都得不到……

  

  

  永远吗?

  他闭上眼睛,感到自己被黑暗流放到光明之处,看不清过去和未来。

  如果闭上眼睛,看不清城市,如何分辨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如果关上心门,看不见未来,希望又在何处?

  正如多年前,他就看到了自己对她的爱,只是那时候,他不知道那份爱有多强烈。他以为欲望和仇恨可以颠覆整个世界,却忘记了,世界是为她而生的。

  她才是他的天下,他赢了一切,却输了天下。

  

  

  下午回到办公室,阮劭南依旧若无其事地工作。内线电话响了,秘书说:“阮先生,谷小姐来了。”

  他皱了一下眉毛,说:“让她进来。”

  不一会儿,谷咏凌踩着高跟鞋风姿绰约地走了进来。阮劭南很绅士地站起来,微笑着迎了上去。

  谷咏凌温婉地笑了笑,说道:“阮先生,我打扰你了吗?”

  “没有,求之不得。”阮劭南拉着她坐下,秘书倒好茶,就退了出去。

  “怎么,找我有事?”

  “是啊,明天就是中秋节,想问问你,有什么安排吗?”

  “明天是中秋?”阮劭南看了看日历牌,点点头,“真的是。”

  “是啊,一年一次难得的团圆节,你这个大忙人,竟然连这么重要的节日都忘了。”

  阮劭南笑了笑,说道:“最近过得有点乱。”

  谷咏凌试探着问:“公司有事?”

  阮劭南搂了搂未婚妻的肩膀,温柔地说:“不用担心,我能应付。只是可惜,明天不能陪你了。”

  “没关系,你忙你的,我自己找节目好了。”

  谷咏凌转身要走,阮劭南忽然叫住了她,“对了,咏凌,上次我们去日本旅游的时候,买的那部DV,你还记得放哪儿了吗?”

  “在书房的柜子里,怎么了?”

  阮劭南亲了亲她的额头,说:“没事。谢谢你,咏凌,提前祝你节日快乐,明天……一定是愉快的一天。”

  

  谷咏凌走了之后,阮劭南坐在椅子上,看着日历牌。明天是中秋节,如果能够人月两圆,纵然不能十全十美,也算无憾。

  电话又响了,是汪东阳。

  “阮先生,您让我查的事情,已经查到了。谷小姐最近股票和期货的确亏了很多,恐怕撑不了多久,富凰总公司迟早向她问责。”

  阮劭南看着自己的电脑,问道:“还有呢?”

  “她最近见过东华的老总聂东华。”

  阮劭南笑了起来,说:“你做得很好,继续把假消息放给她,直到明天我们跟东华的竞标结束。”

  “好的,阮先生,我知道该怎么做。那竞标结束之后,谷小姐怎么处理?”

  阮劭南拿出新买的哮喘药,在阳光下细细看着,淡淡道:“不用我们动手,她卖了假消息给东华,拿了人家的钱,却害他们损失了一大笔生意,聂东华就不会放过她。”

  “我明白了。”

  阮劭南放下电话后,又告诉自己的秘书,“以后谷小姐的电话,不要再接进来。还有,告诉楼下的门卫,不要再让她上来。”

  将一切琐事处理好之后,阮劭南站起来,俯瞰着脚下繁华的街市,谷咏凌的背叛丝毫没有影响到他迎接节日的好心情。

  他转过身,从抽屉里找出未晞留在别墅的那个他根本没拆封的礼物,将它打开。银白色的火机,在阳光下闪着一泓白光,那光芒太过耀眼,他眼前茫茫一片。

  他看着它,心里又酸又疼,这个傻丫头,他当初随便说的一句玩笑话,她竟然就当真了。

  他将那个土星火机捧在手心上,如同捧着整个世界,一个只属于他的世界。

  他在这污浊的人世上一路走来,以淤泥为食,与野兽为伴,以为自己早已练就了一身铜皮铁骨,将身上每一个鳞片化作刀锋,不会对任何人心慈手软,动摇留恋。

  可是直到今天他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会有那么一个人,是你背叛了她的所有,是你辜负了她的深情,是你亏欠了她的一切,可是这些都比不上,你不再是她的唯一。

  在那意义非凡的礼物上轻轻一吻,他将它贴在自己的胸口,痴痴地说:“未晞,在这个世界上能让我伤心的人,只有你。所以,你一定要回来!”

  杀机重重

  第二天是假期,如非和未晞拿着她们简单的行李,搬到了近郊靠近山脚的一栋破旧的平房。房子是池陌跟一个朋友借的,是他奶奶留下来的,算是祖产。周围人烟稀少,山上一座座凸起的坟包,掩藏在树丛中隐约可见。

  “池陌有没有说,我们为什么要搬家?”未晞放下电话,用手语问如非。

  如非一边铺床,一边说:“红灯区的女人应该懂得什么时候发问,什么时候闭嘴。我想,现在该是我们闭上嘴巴,默默支持他的时候。你说对不对?”

  未晞笑了笑,没再问什么。两个人收拾好东西,已经累得满头大汗。

  如非说:“你饿不饿?我去买点吃的,估计再有一会儿,他也就回来了。”

  “他会不会有事?”

  “只是找朋友借点钱,不会有事,放心好了。”

  

  

  如非临走的时候,又检查了一遍门锁才离开。她走得很快,总觉得有人在背后跟着她。停下来回头看,一个可疑的人都看不到。

  自己太紧张了吧。

  这个地方如此荒凉隐秘,阮劭南不可能这么快递就找来。可是如非不得不怀疑,倘若阮劭南真的这么神通广大,他们这么藏着未晞,又能藏多久?

  未晞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可是假期结束后,她总要回学校上课,到那时候,他们又该怎么保护她?

  如非几乎想仰天长叹,好好的一个中秋节,都浪费在逃命似的搬家上。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较量,还没正式开张,他们已经熬得筋疲力尽了。

  如非在村子里的小卖店卖了矿泉水、方便面和火腿肠,拎着袋子往回走。迎面开过来一辆黑色的轿车,泥土路上尘土飞扬。

  如非让到一边,与轿车擦身而过。

  不知为什么,她忽然感到心慌。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除了扬起的尘土和黑色的后车窗,她什么都没看到。

  

  阮劭南坐在自家别墅里,对着满桌的美酒佳肴自斟自饮。桌上那些精致的淮扬菜,都是未晞喜欢的。还有那坛陈年的女儿红,他记得,未晞很喜欢这种入口绵软的绍兴酒。上次只喝了一小杯,脸就红得像个小孩子,但是眼睛水亮,越发衬得人明眸皓齿,粉白的脸,比平时更加可怜可爱。

  今夜的月色真美,好像柔细的薄纱,又如杯中的醇酒,微醺的感觉,让人心恬意洽,昏然欲醉。

  男人端着酒杯,看着沙发上小猫儿一样睡着的人,笑得开怀畅意。他站起来,走过去,将沙发上的人捞起来,抱进怀里,让她白皙的脸贴在自己的胸口上,低声说:“我的小未晞,你终于回来了。”

  

  如非跟在池陌后面,从后门偷偷走进“绝色倾城”。进去之后,她就火烧火燎地朝VIP包厢冲去。

  池陌一把拉住她,说:“你这样不行,包厢区外面都有人守着,只怕你还没摸到他的边,就被人撵出来了。”

  如非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拉着池陌的手说:“那怎么办?都怪我,出去买什么东西。她要是有个好歹,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池陌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能急,不能急,总能想出法子。

  “不如这样,凌落川包厢的酒水向来都是悠悠负责,那丫头以前跟你们关系不错,我们找她帮忙。我现在过去,想办法把她叫出来。你先去更衣室守着,等我带她过来,你们换一下衣服,你替她进去。见到他先不要急,找个机会把事情说清楚。就算他不帮忙,好歹告诉咱们,阮劭南能把未晞带到什么地方。”

  如非赶紧点点头,又想起了什么,忙拉住他说:“你不要去叫她,托别人过去。千万不要让他见到你,他一见你就火大,到时候只怕更不肯帮忙了。”

  池陌心下明白,点点就走了。

  如非趁着没人摸进了更衣室,一边转来转去,一边自语道:“未晞,你一定要等着我。我这就去救你,你千万不能有事,千万不能!”

  

  未晞坐在椅子上,隔着满桌美食,绝望地看着对面的男人,有种在劫难逃的感觉。

  她实在不明白,他已经把她的人生搅得一塌糊涂了,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她?为什么还跟她说什么补偿、爱恋、没有她不行之类的话?

  她半年前受过的那些苦,那些生不如死的遭遇,他是不是不知道?

  就算他不知道,他加诸她身上的痛苦,他是清清楚楚的。他怎么还能这样若无其事地坐在她面前,对她这样信口开河、信誓旦旦?

  无法可想……

  阮劭南依然笑得优雅而体面,他就是这样的人,即使将猎物拆卸入腹的时候,也不会让自己的嘴角沾上半滴血。

  想到这里,未晞打从心里冷出来,低头在纸上写道:“阮先生,我想我已经说得够明白了,请你让我离开。”

  阮劭南用餐巾擦了擦嘴,看着未晞眼前的碗筷,柔声说:“你还什么都没吃呢!这些都是你以前最喜欢的,我特意把王嫂请回来为你做的,不尝一下?”

  眼前的男人柔情似水,似乎与那个可怕的雨夜又判若两人,可依旧让她心惊胆战。

  未晞定了定神,在纸上写:“过去喜欢的,现在未必喜欢。阮先生,自从半年前受伤后,我的口味变了很多,这些已经不合我的胃口了。如果你想说的都说完了,请让我走吧。”

  阮劭南笑了笑,眼中有东西一闪而过,如同流星划过漆黑的夜幕,转瞬即逝。他不知道自己这辈子真心哭过几次,但是这一次他知道:如果他哭了,这眼泪一定是真的。

  可是她相信吗?

  她不相信,看她的眼神就知道了。

  小时候听故事,神话里说人身鱼尾的冰鲛,可以织水为绡、坠泪成珠。他不是鲛人,不能把自己的眼泪变成珍珠,让她相信那是真的。

  他只是寓言故事里那个喊“狼来了”的小孩,小孩丢掉了性命,说谎的人总是会遭到报应,他的报应来了。

  他失去了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他把她弄丢了,再也不能找回来。

  得到时,不珍惜;珍惜时,已得不到。

  这就是他的报应。

  

  

  他双手交叠在餐桌上,看着她,试图做最后的挣扎,“未晞,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就一次。”

  看着男人貌似真诚的表情,未晞摇了摇头,在纸上写道:“再给你一次机会?阮先生,那我要怎么办?你报完了你要报的仇,害死了你想害的人,看够了你想看的戏,得到了你想要的一切,你心满意足了。可我怎么办?谁来还我一个公道?谁来给陆家那两个孩子一个公道?阮先生,你欠我一条嗓子、两条人命。你还没有还,你让我怎么给你机会?”

  男人沉默了片刻,凝目而视,“我可以补偿你,用我的一生来补偿你,只要你相信,未晞,再相信我一次,就一次,好不好?”

  未晞看了看他,接着写:“对不起,我真的做不到。你太聪明,太高深莫测,你什么时候真,什么时候假,我分辨不出。阮先生,我真的很怕你。我不想自己后半辈子都过得惶惶恐恐,每天活在真假难辨的谎言里,更不想在恐惧中度日如年。如果你真的还顾念着我们往昔的情谊,就请你放过我,让我去过自己的日子。”

  阮劭南看后挑眉而笑,低头沉吟了半晌,方才冷冷道:“那凌落川呢,他跟我有什么不同?为什么你能接受他,却不能重新接受我?”

  他们有什么不同?这是一个好问题。

  “其实你们真的很像,同样的强势霸道,基本草菅人命。不同的是,他会内疚,会不忍,会认错,会反省自己。尽管伤害造成之后,这些不过是亡羊补牢。如果真要说有什么不一样,或许是,他跟我说了一句‘对不起’。”

  阮劭南放下餐巾站起来,走到未晞身边,用平等的角度,屈身看着她,“如果只是这样,我也……”

  “还有就是,他不会借刀杀人,更不会为了达到目的,挑拨另一个男人来折磨我、欺侮我。”

  看着他惊讶的眼神,未晞深吸一口气,颤抖着写道:“我知道,你从不认为我会报复你,那天晚上你是故意布局,让他怀疑我。我还猜到,你早就预料到他会怎么对我。你就是想我恨他,讨厌他,一辈子远离他。或许你更希望他恨我,讨厌我,一辈子都不想见到我。事实是,你成功了。他怀疑我,对我说了很多难听的话。你太了解我们了,每一步都被你算进骨子里。可惜的是,你机关算尽,却是百密一疏。你终究算错了一步,就是人心。”

  未晞又写了一段话,阮劭南看过之后,将它揉万一团,狠狠地踩在脚下。

  她写的是:“那天晚上,他什么都没做。看到我哭,他就不忍心了,又被你挑拨得怒气难平,整整一夜,一个人在卧室里发脾气。他将屋子里能砸的东西,除了我,都砸了个稀烂。后来,他用花瓶砸碎了壁灯,我当时就在壁灯下面,他用自己的身体挡住我,后背扎了好多碎玻璃。我们去了医院,拔出碎片后,他不愿意住在医院。我们又回到别墅,回去后他就一直喝酒,喝醉了解就一头栽倒在床上,再也没有醒过来。我们就这样,过了一夜。他宁肯伤害自己,也不愿意伤害我。所以真可惜,阮先生,你这次是枉做小人了。对于他的猜疑,我的确有些失望,但是对你,我只剩了绝望。”

  阮劭南抬眼目注她片刻,冷冷一笑,“那天早晨,你知道我跟着你,所以你将计就半,故意买药吃给我看,故意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我竟然被你耍得团团转,你可真了不起。”

  他忽然揪住她的衣襟,将她整个儿拖了过来,“我现在想知道的是,既然你把他说得这么好,你为什么要离开他?你是真的对他失望了,还是心里知道他斗不过我,你想保护他?”

  看到她惊恐不定的眼神,阮劭南冷冷一笑,“你是想保护他。”

  他一把掐住她的喉咙,冰冷的眼睛没有一丝感情,“你不该这么固执,不该这么了解我。我也对你绝望了,就像你说的,我很聪明,就算是杀人放火,也能做得滴水不漏。所以就算你今天死在这里,也没有人能救得了你。”

  他贴在她耳边,冰冷地狞笑着,“我现在就能杀了你,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了你,你信不信?”

  未晞被他掐得几乎窒息,艰难地看着他,翕张的嘴唇发出无声的言语,“我信!可你就算把我的心挖出来……里面也没有你!”

  水深火热

  如非换了悠悠的衣服,低着头,托着酒盘,走进凌落川的包厢。

  里面一如既往地音乐震耳,光线暗淡,气味糜烂。如非进去之后,四下一看,她要找的人众星捧月一般坐在中间的位置上,正与身边的小姐调情。

  如非又急又乱,又不敢轻易造次。正好有人要酒,她走过去挨杯填满,走到凌落川身边的时候,闻到刺鼻的酒味,他已经喝了不少。

  如非实在忍不住了,半跪着身子低声说:“凌少……”

  依红偎翠的凌落川转过脸,瞧了她一眼,笑道:“怎么是你?”

  “凌少,我……”

  如非刚想说什么,可马上就有人认出了她,笑道:“这不是如非吗?咱们多久没见了,我可一直想着你呢。”

  如非暗叫不妙,果然,有个小姐一猫腰就出去了。如非知道,她是去找守卫了。

  时间紧迫,她拉住凌落川的衣角大声说:“凌少,请你救救未晞。”

  凌落川端着酒杯,眯着眼睛也斜了她一眼,漫不经心地问:“她怎么了?”

  “阮劭南……”如非的话没说完,就被一个壮汉揪了起来,二话不说就往外拖。

  她一边挣扎,一边大声喊着:“凌落川,阮劭南把未晞抓走了,你不去救她,她会死的。”

  音乐的声音很大,凌落川昏昏沉沉只依稀听得几句,听到“未晞”两个字,这是提都不能提的禁忌。

  只听哐啷一声,他将酒杯大力扔在屏幕上,厉声吼道:“她死不死,关我什么事?”

  凌落川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守卫架着如非的胳膊,拖起来就走。

  如非不死心地大叫,哭得声泪俱下,“凌少,求求你,救救她。阮劭南不会放过她的,你不去救她,她真的会死的。你不是很喜欢她的吗?就当你做做好事吧,凌少,凌少……”

  她像被送上刑场的犯人,一声声哭喊,叫得人心惊胆战。旁边陪坐的男人,冰冷的目光却都黏在她漂亮的脸蛋和玲珑的曲线上。

  有人俯过来,贴在凌落川耳边嬉笑道:“凌少,这丫头以前在这儿跟刺玫似的,能看不能碰。如今哭得这么低声下气,看着倒是我见犹怜,不如留下来,咱们乐一乐。”

  凌落川端着酒杯,已经醉得眼饩耳热,手臂搭在沙发靠背上,看也不看,随口应道:“你们自便。”

  

  阮劭南看着被自己捏在手心里的女人,看着她视死如归的眼神,笑了笑,慢慢放开手。

  如此良辰美景,偏偏要月圆人缺。可见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他释然一笑,给她倒了一小杯琥珀色的女儿红,说:“这是地窖十八年的珍品,我记得第一次我们吃饭的时候,你很喜欢的。喝过这一杯,我们从此各走各路。”

  未晞看着他没动,阮劭南摇头轻笑,说:“覆水难收的道理我也懂,还是那句话,我们好合好散。从此婚丧嫁娶,各不相干。这不正是你希望的吗?”

  阮劭南给自己也斟满,举杯问她,“未晞,祝你幸福。”

  未晞看到他一饮而尽,才端起自己的酒杯喝了下去。然后放下杯子,在纸上写道:“谢谢你的晚餐。”

  阮劭南点点头,未晞转向身向门口走去。阮劭南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用无比温柔的眼神,微笑着,目送她离开。

  

  未晞扶着楼梯把手,摇了摇头,眼前的楼梯都扭成了彩色的线条,仿佛一个无尽的深渊。她绝望地看了看头顶的天花板,天旋天转。

  她靠着墙壁,慢慢滑落在地上,看着男人一点一点逼近她的脸。她满脸汗水,歪歪斜斜地在随身的小本子上写道:“你给我喝了什么?”

  “氯胺酮,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国发明的麻醉药,曾经在越战中用过。不过,现在的人更喜欢把它叫做K粉。它的特点是,无色无味,易溶于水,可以让你在极短的时间内身体麻痹。我知道,你是个小心的人。没看到我喝,你绝对不会喝,所以,我把它抹在了你的杯子上。”

  未晞震惊地看着他,心如擂鼓,颤抖着在纸上写:“你到底想怎么样?”

  阮劭南抬起她的下巴,在那颤抖的唇上轻轻一吻,“你说呢?”

  未晞艰难地挥开他的手,写道:“你别做梦了,我只当被狗咬了一口。”

  阮劭南托起她的脸,“只这样当然不行。但是,如果我将我们欢爱的过程录下来,放到网上,你觉得怎么样?”

  未晞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被这歹毒至极的阴谋骇得牙齿打架,浑身战栗。她用最后的力气在纸上写道:“别忘了,你也在里面。我是个小人物,你却是有头有脸的,传出这种丑事,你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阮劭南好笑地看着她,捏了捏她的下巴,“傻丫头,你怎么能跟我比?我是男人,而且有权有势。我让媒体说什么,他们就会说什么,我让他们怎么说,他们就会怎么说。我只要对外面说一句,你是主动勾引我,你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况且我的公益形象向来良好,就算多一件风流韵事,大家也很快就忘了。”

  他压低了音量,贴在她耳边,“但是你呢?你会受尽千人指、万人骂!你还想毕业?还想在这个城市立足?还想跟他在一起?你别想了,他那样的家庭,怎么可能容得下你。这个污点会一直跟着你,让你一生都抬不起头。”

  他狠狠地扯住她的头发,冷笑着,“除非你死了,否则,我让你一辈子都忘不了我!”

  啪!未晞拼尽全力,一巴掌扇过去,却被他轻易抓住。他想将她抱起来,未晞一挣,指甲划到他脸上。阮劭南没想到她还有力气,一下脱了手,未晞像个白色的雪团,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她的后脑磕在地上,额角在台阶上撞出了血,血丝顺着脸颊淌下来,眼前一片模糊。

  耳边传来脚步声,越来越响,越来越近。她想动,手指拍在冰冷的地板上,怎么都用不上力气。像一只折断翅膀的小鸟,被一双大手捞了起来。

  她听到他在笑,很得意地笑。她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能感到他在解她的衣扣,然后脖子上一凉,整个人陷入一片黑色的海洋,寒冷淹没了一切,什么都不知道了。

  

  如非站在包厢中间,浑身发抖,如同站在狼群中的羊羔。她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如同自己紧缩的心脏。

  有人开始不耐烦了,催促着,“脱啊,你脱了,我们就帮你求情,听见没有?”

  凌落川摇晃着酒杯,看着如非,就像看一个陌生人。对眼前发生的一切不管不问,听之任之。

  他恶毒地打量着她,灼灼的目光,在暗淡的灯光下冰冷地闪烁,想起如非跟未晞的关系,看到她们一样的眼神、一样的表情,不由得怒火中烧。

  “怎么?这就委屈你了?求人就该有个求人的样子。你不是说,你看到我们就觉得恶心?那你今天,就让我们从上到下看清楚了。让我们看看,你到底高贵在哪里。”

  如非抬起头,看着满座的锦华衣服,点点头说:“好,我脱。你们不就是想幸灾乐祸看热闹吗?我满足你们就是了。”

  又看定了凌落川,“别忘了你刚刚说的,我脱光了,让你看清楚了,你就去救她。不过,你就算食言了,我也不会觉得奇怪。等我也死了,我就下去告诉她,陆未晞,你活该有今天的下场!谁让你瞎了眼,居然相信一个无情无义的畜生。”

  凌落川一激灵,仿佛被针刺痛。

  如非抖着手,一颗一颗解开衣扣,将外衣扯下来,露出黑色的紧身吊带,纤细的腰肢、柔美的轮廓在昏暗的灯光下若隐若现,她的眼泪噼里啪啦地落下来,“我就告诉她,他根本就不在乎你,恨不得你马上去死。你为他伤心流泪,你死了,他心疼你吗?”

  凌落川有点忍不住了,“行了,不用再脱了。”

  如非抬了抬下巴,轻薄的衣料和眼泪一起落在猩红的地毯上,“我就告诉她,他明知道你在受苦,明知道你这一会儿是生不如死,可他就是不管你,他还拿我取乐呢……”

  “我说够了!”

  凌落川怒不可遏,站起来一把按住如非宽衣的手。她愤恨地望着他,眼里的泪水砸在他的虎口上,“我就告诉她,陆未晞,我都替你可怜。你还念着他干什么?为了一个这样的男人,值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