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绝色倾城 > 正文 > 第117——120章
第117——120章



更新日期:2021-04-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117、若论狠心绝情,谁能比得过他?

  第二天签字的时候,阮劭南没有去,只叫来汪东阳,还有几个经验丰富的保镖,嘱咐他们陪未晞去律师楼,保护她的安全,并处理相关事宜。未晞知道,他是不想见陆家的人,以免自己临时变卦。

  财产移交的过程很顺利,不过是双方在一沓文件上签字,其他一切琐碎,都交由律师全权代理。

  陆子续坐在轮椅上咳嗽不止,不过几日未见,他就被病魔折磨得憔悴不堪。怎么看,都是一副行将就木的样子,估计是大限不远了。

  未晞没怎么看他,两队人马签过字后,跟律师寒暄了几句,便双双下楼。在门口本该分道扬镳,哪知陆子续忽然拉住未晞的手,涕泪滂沱地说:“未晞,那两个孩子以后就……”

  话未说完,汪东阳一个眼色,便有人高马大的保镖将他一臂搪开。

  陆子续坐在轮椅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小保姆从包里翻出药来给他服下,才慢慢顺过气来。

  未晞有点看不下去了,对汪东阳说:“我们走吧。”

  后来,如非听说了那天的情景,感慨地说:“原来再怎么凶狠毒辣、十恶不赦的人,到了金银散尽、众叛亲离的时候,也不过就是这样。”

  未晞叹了口气:“都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一刻才知道,原来世人糊涂。纵然你曾经八面威风,最后也不过是孤坟一座,黄土一抔。”

  如非冷笑一声:“他至少善终了,可怜的是被他害死的人,变了孤魂野鬼都没处哭去。对了,你那些禽兽哥哥们留下的孩子怎么办?”

  “我想送他们去国外读书,找个环境好些,不排斥华人的地方。”

  “阮劭南同意?”

  “他早就点头了,这几天还在帮我找学校。”

  如非摸着鼻子赞许道:“他真算不错了,背着那样一段血海深仇,如今还能这样善待仇人的子孙。你的想法,我能理解,可是要他理解,就有些困难了,毕竟立场不一样。再说,没人能保证,那两个孩子不会变成第二个阮劭南,他现在等于是给自己留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隐患。他没有斩草除根,完全是看你的面子。”

  未晞点点头,叹道:“我知道,所以我一定要把陆家的事处理好,把那两个孩子教育好,不能给他留半点后患。否则,我真的没脸见他。”

  “陆家的产业你打算怎么处理?”

  “陆家老宅我会保留下来,我母亲一直很喜欢那里,她跟陆子续做了那么久的夫妻,那是她应得的。其他的,我一分都不会动。等那两个孩子长大了,我会全部交给他们。”

  如非说:“其实我想对你说,你不必全部留给他们。你也是陆子续的女儿,这也是你应得的。不过我知道,说了也没用。你那么恨陆子续,不会要他的财产,哪怕他是你的父亲。”

  未晞笑了笑:“你理解就好。”

  “陆家的两个儿媳妇也跟着孩子一块出去?”

  未晞叹了口气:“想起这个我就窝火,那两个女人陪着陆子续演完亲情大戏,看我不肯帮忙,又怕牵连到自己,竟然丢下两个孩子自己跑了。”

  如非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想开点吧,人性都是自私的,这一点你在陆子续身上看得还少吗?”

  想起当年的事,未晞冷笑一声:“是啊,看得够多了,若论狠心绝情,谁能比得过他?”

  新年七天长假之后,易天集团在上班的第一天,就对外宣布:易天已经成功收购泰煌。

  一时之间,舆论沸腾,热烈的程度,绝不亚于某大国换了总统。因为谁都知道,泰煌本是金融界的龙头,业内各路豪杰无不唯其马首是瞻。此消息一出,就意味着:至此之后,江山易主。

  阮劭南的办公室,别墅,凡是能找到他的地方,各种“朝贺”的人流纷至沓来。

  他本来是个极爱清静的人,现在自然是不胜其扰。看到陆家的事情已经尘埃落定,干脆带上未晞,两个人双双飞走,到“人间最后一个天堂”度假去了。

  不过,他们去的地方不是南太平洋的大溪地,而是位于云南和四川交界处,中国最富盛名的古城—丽江。

  118、原来这是一座女人城

  阮劭南听说未晞想去丽江的时候,很是奇怪地看着她:“太近了吧,还是在国内,有什么好玩的?”

  未晞不以为然,一边准备行李一边说:“就是在国内才好玩,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地方,自己的同胞,这叫做肥水不流外人田。为什么非要出国,让老外赚你的美金,你很有钱吗?”

  男人真是哭笑不得,搂着她说:“你不会真是为了给我省钱吧?大可不必。再说咱们的手续都办好了,不去怪可惜的。”

  “当然不是,我听去过的同学说,那里可是艳遇之城。说不定我能遇见一个比你帅,比你温柔,还比你有钱的帅哥。到时候,我就把你甩了,让你一个人哭去。”

  “死丫头!”阮劭南气得用胳膊勒她的脖子,“难怪人家说,女人不能宠。动不动就拿话来压派我,越来越无法无天。”

  他们坐的是下午的班机,傍晚停在丽江机场。他们两个人拖着行李进入古城,已经是掌灯的时候。

  整座古城笼罩在一片橘红色的灯海中,清一色的纳西小楼,白墙黑瓦,飞檐木门。家家户户的檐下都悬挂着红色的纸皮灯笼,恍若时光倒转,古香古韵。

  街上随处可见衣着艳丽,神色悠闲的人们,三两成行,美女如云,只看得人眼花缭乱,不知谁是谁的风景。

  阮劭南忍不住喟叹:“难怪你非要来这里,原来这是一座‘女人城’,这样花枝招展。”

  他们在古城里住了几天,逛了四方街,泡了酒吧,放了河灯,吃了黑山羊火锅和腊排骨,城内转得差不多了,于是想到去周边的景区走走。

  阮劭南本来想包车去,但是未晞说:“就我们两个人太单调了,完全感受不到旅游的乐趣。那些自然景色,要跟志同道合的旅友,一起来场‘平民之旅’才有意思。”

  阮劭南拗不过她,只得同意。于是他们联系了当地一个很有名气的车老大,决定跟他的车。

  车老大名叫沈伟,号称丽江第一车夫,这条路已经跑了十几年,接送过无数南来北往的客人,经验丰富,人缘甚好。别看他身材魁梧,一脸横肉,却是奶爸型的人物,对全车十几个游客无论男女一视同仁,个个照顾地无微不至。未晞跟她很是投缘,总是喜欢缠着他,让他讲多年“车夫生涯”的心酸往事,听得她嗟吁感叹、敬佩不已。

  “你们大家听我说,今天早上起来,我的心情是非常激动。看到你们大家开心,其实我的内心里……”

  这是沈老大每天早上必说的开场白,他一口福建腔,说话啰嗦,还总是喜欢把最后一个字的尾音拉得很长,听着就嗲声嗲气,总让人想起周星驰的电影对白。

  未晞坐在后面捂嘴偷笑,拿起相机,调到摄像的位置,开始**。坐在旁边的阮劭南,推了她一下:“你干什么呢?”

  “嘘……”未晞点住他的嘴唇,小声说,“给他拍下来。以后咱请他吃饭,他要是敢不来,咱就给他放到网上,曝他内幕。”

  阮劭南被她逗笑了,掐了掐她的脸,嗔怪道:“小丫头,你就坏吧,当心以后有报应。”

  119、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之后的几天,他们一行人瞻仰了壮丽的梅里雪山,参拜了神圣的东竹林寺,徒步登上了险峻的虎跳峡,骑马参观了绮丽的雨瀑村。

  还做了八个小时的汽车,去了有“最后的女儿国”之称的泸枯湖畔。他们荡舟湖上,船娘唱起纯朴的山歌,眼前的湖水宛如洒了金色砂糖的苹果冻,澄净翠绿,鲜嫩可爱。

  最后一站,他们去了有“天上人间”美誉的香格里拉。

  站在香格里拉高原的草场上,看着满天的彩霞,将山川峡谷层层淬染,人与天的距离如此之近,仿佛瞬息合为一体。

  沈老大慨叹:“可惜了,你们来的还不是时候。七八月份,这里的草场才是最美的,金黄的油麦花,紫色的土豆花,一眼都望不到头儿。到了十月份,漫山都是狼毒花,红得像血一样,那种景色,真是人间少有。”

  被他这么一说,未晞心里暗悔,遗憾地说:“我们应该换个时间来的,错过了人间至极的美景,实在遗憾。”

  阮劭南笑了笑:“傻丫头,如果你喜欢,我们以后再来就是了。美景就在那里,它跑不了,不用觉得可惜。”

  从香格里拉回来之后,他们的悠长假期也结束了。阮劭南订了回程的机票,他们带着在古城买的几大包纪念品,满载而归。

  “痛苦如此持久,像蜗牛充满耐心的移动。快乐如此短暂,像兔子的尾巴掠过秋天的草原……”

  未晞依稀记得这是二战期时期,苏联狙击女英雄柳德米拉最喜欢的诗句。

  不知为什么,坐在飞机上,竟然想起了这么一句。

  她转过脸,看着专心工作的阮劭南。他又变了一个人,昨天还像个孩子一样笑得没心没肺,今天就变回了那个钢筋水泥铸成的猛兽,金钱和财富的掠食者。

  有时真的很佩服他,转瞬斜晖间,就可以变得这么快,这么彻底。难怪他可以站在城市“食物链”的顶端,并非没有道理。

  “对了,你什么时候开学?”男人借着喝咖啡的空隙问她。

  “三月初。”

  阮劭南点点头:“这个月28号……”

  “是你的生日。”未晞接话说,“我一定把那天所有的时间都空出来,专门等待你的召唤,阮先生。”

  阮劭南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脸:“我好多年没过一个像样的生日了,这次一定要好好庆祝一下。”

  “想要什么礼物?”

  他贴过来,咬了咬她的耳垂,声音暧昧:“明知故问……”

  下了飞机,阮劭南直接回了公司。未晞回到别墅,将两个人的行李整理好,带上给如非买的礼物,顾不得休息就去了她那里。

  “我说,你确定,你没把整个丽江搬回来?”如非看着那小山似的礼物,忍不住问。

  “唉,看到什么都想买一点,不知不觉就堆了这么多。”未晞也为自己的奢侈行为后悔不迭。

  如非开始拆礼物,边拆边问:“怎么样?那边好玩吗?”

  未晞躺在床上回味:“天上人间,美不胜收。”她忽然想起了什么,坐起来说,“我该走了,28号是他的生日,要给他准备礼物。”

  如非啐了一声:“他什么都不缺,还用你送?”

  “这怎么一样?以前他都是自己送自己礼物,我现在想想,都觉得他好可怜。”

  如非拿起一条绿色的孔雀裙对着镜子比了比,问:“那想好送什么了吗?”

  说到这个,未晞满脸愁容:“我们旅行前,他在专卖店看中了viviennewestwood的一款土星打火机。他说以前就一直想买,可惜当时他要的银色断货了。我刚才给店主打了电话,他说已经到了,让我最好今天过去取,那个版型非常抢手的,他不会留很久。”

  如非咋舌:“你家那位怎么喜欢的东西都是限量版的?那款火机全球才生产500个,网上都已经炒到两万多了,地面价只怕更贵吧?你自己拿得出来吗?”

  “前些日子修画赚了点钱,可惜还差一千块。”

  如非又拿起一条绿松石项链,配裙子正合适,“反正就差一千,你从别地支出来,他也不知道。”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谁说没人知道?”

  如非给她出主意:“要么送别的吧,只要是你送的,他都会喜欢。”

  “他当然会喜欢,但是,那并不是他最想要的。他总是把最好的东西给我,我当然也要给他最好的。”

  如非算是服了她:“姑奶奶,那你说怎么办?”

  未晞欲言又止:“倒是,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未晞瞟她一眼:“就不告诉你。我走了,那些都是你的,自己慢慢拆吧。”

  如非穿着孔雀裙在镜子前转了个圈,很是满意,冲她的背影做了个鬼脸:“不说拉倒,见色忘友的家伙。”

  120、你可别这样,不然让人卖了都不知道

  晚上阮劭南下班回来的时候,听佣人说未晞在厨房跟王嫂学做菜,忍不住过来瞧瞧她,看到她正系着围裙调酱汁,就笑着说:“王嫂,你最好不要让她碰你的东西,当心她把你那些宝贝酱汁,都当颜料和了。”

  未晞气得回头打他,被他一把揪住,低头就亲了一下。

  “呦呦,你们小两口出去闹,别在这儿添乱。”

  于是,“不务正业”的两个人被王嫂拿着锅铲轰了出来。

  未晞抱怨他:“都怪你,害我拜师不成。以后再说我不会做饭,没人理你。”

  阮劭南笑笑说:“不会就不会吧,有东西给你看。”说着就揪住她的胳膊,往楼上拉。

  “咝……”未晞轻轻挣扎了一下。

  阮劭南看着她:“你胳膊怎么了?”

  未晞抽回手臂,揉了揉:“没什么,可能是今天拎东西的时候拉伤了。不严重,过几天就能好。”

  阮劭南捏了捏她的下巴,笑话道:“纸片糊的。”

  两个人走进书房,阮劭南拿出一叠文件递给她,“我们去旅行之前,你不是替那两个孩子看好了一所加拿大的寄宿学校吗?申请已经通过了,你在这些文件上签好字,就可以办理入学手续。”

  “这么快?我以为要等很久。”未晞拿过那叠文件瞧了瞧,都是英文。她大致看了一下,其中有一张是学校的入学同意书,其他是入境处要的监护人无犯罪证明和财产证明之类的文件。

  阮劭南说:“我托人办的,不安置好他们,你不安心,我也不舒心,早点送走算了。”

  他的心思,未晞自然明白。这男人嘴上说了前事不计,只怕是终究意难平。早点送走那两个孩子,他眼不见为净。

  她踮起脚亲了亲他:“谢谢。”

  阮劭南拉了把椅子给她,嘱咐道;“坐下慢慢看,别着急。”

  未晞的英语不是很灵光,尤其是这里面还有很多专业术语,看得非常吃力,有些内容没有专业人士指点,她根本看不懂。

  偏在这时候,王嫂又站在门口告诉他们晚饭好了,还做了未晞最喜欢的鸳鸯雪花卷和松鼠鳜鱼。

  她不说还好,这一说,未晞更觉得饥肠辘辘,瞧了瞧正对着电脑专心工作的阮劭南,问:“这些文件都你看过了,是不是?”

  阮劭南没工夫理她,只是点点头:“是,我都看过。”

  “那就行了。”说着拿起笔,挨张签上自己的芳名。

  阮劭南看得直摇头:“傻丫头,文件不是这样签的。以后你可别这样,不然让人卖了都不知道。”

  未晞对他吐了吐舌头:“那你再把我买回来,不就行了?”

  弄得男人哭笑不得,把人拉起来,拧她的鼻子:“也不知道咱们上辈子到底是谁欠了谁的。走吧,小馋猫,咱们下楼吃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