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绝色倾城 > 正文 > 第81——84章
第81——84章



更新日期:2021-04-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八十一、凌落川还不够,他竟然也来骗她?

  “呵呵,没事……”小胡医生看着未晞身后,有点惊讶地说,“啊,阮先生,还没休息?”

  阮劭南穿着医院的衣服,走过来将一件外套披在未晞肩上,搂着她的肩膀问:“怎么我刚睡一会儿,你就不见了?”

  “我看你睡着了,出来透透气。”

  小胡医生笑咪咪地说:“阮先生,我跟你女朋友刚才还在说呢。不知道是谁跟她开了个玩笑,说你得了骨癌。呵呵,这根本是没影的事,还让她担心的要命。”

  阮劭南明显愣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人,才笑笑说:“估计是我交友不慎,连累她担心。以后一定注意……”他紧紧抓着她的肩膀,好像怕她跑了似的。

  未晞一句话都没说,小胡医生以为她在闹脾气,于是很好心地为他们打圆场:“哈哈,现在解释清楚就好了,小姐也不要再生气了。时间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

  告别了小胡医生,阮劭南才问:“是不是落川告诉你的?”

  未晞没说话。

  他有些紧张:“我没跟他串通,你相信吗?”

  未晞还是一言不发,只是推开他的手,转身就走。

  阮劭南上前几步拉住她的手,在她身后急急地说:“未晞,你别走!你听我说,我真的一点都不知道。你相信我……咳咳……”

  他剧烈的咳嗽起来,疼得弯下腰,又不肯放开她的手。

  她本来只是一时气不过,却没想到他会这样,赶紧扶住他,紧张地问:“你怎么样?不要吓我。”

  “胃疼……”他把脸贴在她的肩上,忽然紧紧抱住她。

  未晞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被骗了。一个凌落川还不够,他竟然也来骗她?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推他,却怎么也推不动他。他一下将她打横抱起来,什么都没说就带回了病房。

  房间里还弥漫着昏沉的气息,如同一个暧昧的邀请。他将她压在之前颠鸾倒凤的床上,似乎想重温那段美好的甜蜜。

  “阮劭南,你放开我!”未晞气得大叫,手脚并用地挣扎着。

  可他就是不放!他用自己的身体钳制住她,什么都没做,只是不让她离开。

  她用细瘦的手臂拍打他的背,打得自己的手都疼了。混乱中,她的膝盖撞到了他的胃。大约是很疼,他咝的一声倒吸口冷气,却怎么也不肯放手,只是一声不吭地任她打、任她闹。

  直到未晞打累了,也闹累了,再也想不出其他法子来,最后被他逼得哭了出来。

  “阮劭南,你混蛋!你们都是混蛋!”她在他怀里,抽抽嗒嗒哭个不停,“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来骗我?怎么能这样来吓我?你知不知道,我听说你可能会死的时候,我有多难过?我整个人都懵了,我甚至想过,如果你死了,我也不要活了。结果却是骗我,你们都骗我。阮劭南,你真的吓死我了。”

  男人一点一点给她擦眼泪,那么耐心,那么小心翼翼。可是怀里的人仿佛是水做的,怎么都擦不干净。

  半晌后,他忽然无奈地笑了:“其实,我该好好谢谢那小子。如果不是他,我还要等多久,才能听到你的真心话?”

  他轻轻拍着她的背,好像在哄一个闹脾气的孩子:“未晞,你不能再离开我了,我会死的,这句话是真的。”

  八十二、我对敌人,向来不会手下留情

  凌落川坐在病房的椅子上,手里拿着茶杯,正思忖着要不要将它倒掉。原因无他,茶是未晞倒的,他多少有点怀疑这杯茶的安全性。

  阮劭南笑着看他:“放心吧,没毒。”

  凌落川撇了撇嘴:“这可难说,你没听过,不怕豪刀客,就怕美人笑?”

  阮劭南接过未晞削好的苹果,一边享受美人恩一边调侃他:“就算有毒你也不用怕。这里是医院,抢救会很及时的。医生也很负责,还有那些对着你流口水的小护士,绝对不会让你一命呜呼就是了。”

  凌落川从鼻子里哼出来:“算你狠!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

  未晞有些好笑地看着两个大男人斗嘴,这实在是外人难以想像的情景,估计被媒体和他们的属下看见,这两个人的一世英明尽毁不说,又该跌碎多少人的眼镜?

  相对于凌落川的愤慨,阮劭南就春风得意多了。未晞这些日子一直在他身边贴身照顾,温柔体贴,知冷知热,让他心情畅快之余,吃东西的动作也变得豪气了许多。

  未晞倒了一杯暖胃的茶给他,忍不住柔声提醒:“慢点吃,医生说你的病要细嚼慢咽,才能让食物容易吸收。”

  他笑着摸摸她的脸,很听话地放慢了速度。

  “老天,我的心都要碎了。你们两个差不多就行了,酸不酸啊?”凌落川手捂心脏煞有介事地说。

  阮劭南暼他一眼:“受不了你可以走。”

  凌落川却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眼睛看着未晞,话却是说给阮劭南听的:“恭喜你,终于如愿以偿了。不过你可要记住,这么好的女人,可是我帮你骗回来的,你可要好好对人家。”

  阮劭南拉着未晞的手,心满意足地回道:“这还用你说?”

  凌落川却又不正经起来:“不过未晞,他这个人其实很闷的,尤其是在公事上,简直就是六亲不认。如果有一天你受不了他了,记得来找我,我的怀抱永远对你敞开。”

  未晞只当他是拈花惹草惯了,对谁都是这个调调,当个玩笑听听也就算了。

  谁知阮劭南却轻笑一声,冷冷地瞧着他,十分认真地回敬道:“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可要小心点。你知道,我对敌人,向来不会手下留情。”

  八十三、斩草除根?是不是也该包括我?

  未晞坐在凉亭里,远远看到两个头发花白的夫妻相互搀扶着,在夕阳下散步。余晖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仿佛一个写得很大的人字。

  男人们在谈公事,她索性出来透口气。他们没有避讳她,可她自己总要避嫌。说到底,他们要对付的,并且欲置之死地而后快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父亲。

  再说,他们两个人都是谈笑能用兵的主儿,真真假假,让人分辨不清。

  就像刚才,阮劭南认真的模样,着实她紧张得要死,谁知两个男人不过是玩笑。笑过之后,竟都像没事人一样,回到之前的亲亲热热。这样的节奏,这样的做派,这样的匪夷所思、朝晴暮雨,真真让她承受不住。

  她跟不上他们的脚步,这是不争的事实。每次想到这里,她会感到一种空茫的无力感。过去就是这样,他们之间一直隔着一条宽宽的河,站在对岸的永远都是阮劭南。她可以欣赏,可以仰望,可是,她如何能跟他并驾齐驱?

  未晞一个人在外面坐了很久,抬头看了看天,已经很晚了。站起来的时候,却看到阮劭南已经向她这边走了过来。她迅速地收敛心思,微笑着迎了过去:“你怎么出来了?”

  “看你半天不回来,我有点不放心。”

  “他走了?”

  “嗯。”

  “那我们回去吧。”

  “未晞……”阮劭南忽然拉住她的手,“你生气了,是不是?”

  未晞有些惊讶地看着他:“我没有生气,你怎么这么问?”

  “我感觉你在生气,如果你不喜欢,以后我们不在你面前谈公事了。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不想你认为我有意回避你。”

  几句话说得未晞心里暖暖的,他竟然连这么细微的事都留意到了。

  “你们没有故意避开我,就是没有拿我当外人。我明白,只是……”她顿了一下,忽然低下了头,“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阮劭南抬起她的下巴:“傻丫头,干什么跟我这么客气?只要是你的请求,一万件我都答应。”

  未晞笑了,阮劭南又贴在她耳边说:“只除了一件事——陆家。”

  未晞的笑还没来得及收敛,就僵在了脸上。

  男人叹了口气:“未晞,我要你呆在我身边,做一个简单快乐的小女人。我什么都不要你想,什么都不要让你操心。我要你把整个身心都空出来,想我也行,想你的画也行,只要你开心,你做什么都行。但是,我不要那些无谓的人和事干扰到你,尤其是陆家的人。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这个道理你该懂的,是不是?”

  未晞仰起脸看着他:“斩草除根?是不是也该包括我?你难道忘了?我也姓陆。”

  男人却抱着她笑了:“傻丫头,这怎么一样。好了,我们不要为了这些无聊的小问题争下去了。我饿了,陪我回去吃东西,好不好?”

  未晞叹了口气,他就是这样,总是喜欢把她当孩子看待,以为只要哄哄她就好了。

  其实她心里明白,阮劭南再怎么喜欢她,也不会让她成为他的“红颜祸水”、“亡国妖姬”。他已经在那么高的位置上,绝不会允许自己有任何的弱点,更别说给敌人以此掣肘的机会。

  说到底,对于这些叱咤风云的男人来说,再好的女人也不过是天上的云。男人在闲暇之余,可以欣赏白云的美丽。可是,云就是云,终究带不来覆雨,更别妄想可以改天换地。

  她的声音小了下去:“其实我只是想告诉你,陆家并不是每一个人都罪大恶极。就像我的小妹幼晞,她小的时候发生意外,从楼梯上摔了下来,医生说是高位截瘫,这辈子都要躺在床上。而且……她从来都没害过人,更没害过你。”

  见她眉头微蹙,阮劭南又柔声哄着她:“看你,说着说着就皱眉头。好了,我答应你,会仔细考虑一下这件事,好不好?”

  话都说到这里了,未晞还能再说什么呢。他阮劭南是从不跟人讨价还价的人,没人敢,也没人能。现在不管是敷衍也好,是哄她也罢,他却愿意为了她而让步,她真的没法要求更多了。

  八十四、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软

  阮劭南的快乐时光并没有持续的太久,他出院后就有一堆公事等着他去处理。

  未晞的学校已经放假了,虽然阮劭南再三要求,可是她没有搬到他的别墅去住,也没有再去“绝色”上班,考虑到阮劭南身份,她多少还是有些顾忌。

  可是,少了那笔收入,她日后的学费和生活费就出了问题,还有那些昂贵的颜料和画具。

  阮劭南给了她一张附属卡,却被她一直扔在他别墅的抽屉里。他的心意她领了,可是她不想让自己像那张卡一样,变成一件附属品。倒不是她矫情,而是多年的习惯使然。另外就是自尊心作怪了,越是感觉到她与他之间的差距,她越是想在金钱方面保持自己的独立性。

  后来,她把这种想法对如非说的时候,如非倒不以为然:“你为了他连出国留学都不去了,他自然有责任照顾你。再说,他又不是养不起你,你又何必为难自己?”

  未晞说:“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软。什么都靠他,那以后他要是不要我了,我不是要活活饿死?”

  如非想了想:“你说得也没错,不过阮劭南一看就是那种大男子主义的男人。你这样,他碍着面子嘴上不说什么,可心里一定会生气。”

  “他应该……能理解吧?”未晞说这话的时候有点心虚,其实,她自己也拿不准。

  这些日子,未晞就一直在外面跑。可经济危机的当口,找工作实在不易。几天下来,跑得她腿都软了,还是没有着落。

  阮劭南不动声色地看了几天,最后似乎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问她:“花我的钱就这么难为你吗?你是因为我才失去了工作,就当是我补偿你,这也不可以吗?”

  未晞刚从外面回来,一边喝水一边摇头:“不可以!是我自己决定辞职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那当我借给你的好了。我也不是白借给你,等你毕业找到了工作,按银行利率连本代利还给我好了。”

  未晞略略沉吟了一下,还是摇头:“还是不行,学费可以跟你贷款。可是我的生活费总不能也找你贷款,总要我自己赚才行。”

  阮劭南真是哑口无言,挑眉看她:“你这脾气到底像谁?”

  未晞笑着说:“你不知道吗?世界上最伟大的艺术家都是穷困潦倒的。艺术只有诞生于饥饿的瞬间,才能触动人的灵魂。听说过高更吗?他喝过刷海报的浆糊。还有梵高,他饿极了连掺过松节油的油料都吃过。还有……”

  阮劭南越听越不舒服,干脆打断她:“行了,我可不想让你去吃那么恶心的东西。要么这样吧,我有很多生意上的朋友喜欢收藏名画,你可以帮他们修画,应该是笔不错的收入,比你在‘绝色’赚得要多,工作时间还自由。”

  未晞点点头:“的确是个好办法,可是……修补名画一般都会找比较出名的画师,那些画大多都价值连城,他们信得过我吗?”

  阮劭南正在忙着自己的公事,连头都没抬:“这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我只负责介绍介绍,成不成在你。是你说要自力更生的,怎么连这点自信都没有吗?”

  未晞想想也是,要是连这点自信都没有,她这么多年的画真是白学了。虽然这份工作是阮劭南介绍的,可是她凭本事挣钱吃饭,倒也心安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