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绝色倾城 > 正文 > 第69——72章
第69——72章



更新日期:2021-04-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六十九、那个禽兽不但放了你,还给你钱?

  “对了未晞,我今天去徐老办公室的时候,听到系里几个教授都在谈论你。”一个圆圆脸的女孩子说。

  未晞感到奇怪:“他们谈论我干什么?”

  “好像是你上交的作品,皇家美院的人非常欣赏,说你很善于运用色彩,单纯的色彩对比,就使油画勃发出一种顽强的生命力。还说,看到那副画,绝对想象不出,作画的人才二十出头,而且还是个女孩子。这下你恐怕要出名了,皇家美院来的可都是专家,那些人的眼睛多毒啊,他们现在看上你的作品,估计那个留学的名额是非你莫属了。”

  此话一出,周晓凡一巴掌就拍在未晞肩上,兴奋地说:“行啊!未晞,早就知道你有灵气,没想到这么厉害。说吧,这么高兴的事,你是不是该请客?”

  一帮女孩子跟着起哄,毕竟是为系里争了光,大家都很替她高兴。未晞心里也很激动,可她还不敢高兴得太早。

  “你们先别急着宰我,过几天还有笔试,行不行还不知道呢?”

  周晓凡满不在乎地说:“咱们这专业,说得漂亮不如画得漂亮。笔试还不是做做样子,只要你大面上过得去,那个名额还不就是你的?”

  后来证明,事实也正如周晓凡说得那样。第二天,系领导就把未晞叫了去,说法跟她听到的大致相同。叮嘱她好好准备过几天的理论考试,只要成绩不太差,她非常有希望获得这个机会。

  未晞真的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因为实在太美好了,她都不太敢相信,这就是真的。

  回家的路上,买了她跟如非最喜欢的栗子蛋糕,想跟她一起庆祝。走到家门口,却非常意外地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那里徘徊。

  “COCO?”

  COCO回过头来,轻轻一笑:“未晞,我是来辞行的。”

  如非开了一罐啤酒给她,COCO摆摆手:“不能再喝了,前些日子喝伤了胃,现在正用清粥小菜养着。”

  “你就这么走了,那个姓陈的会放过你?”如非将啤酒放在一边,倒了一杯茶给她。

  “是他要我走的,还给了我一笔钱,要我有多远就走多远。”

  如非有些诧异:“那个禽兽不但放了你,还给你钱?这怎么可能?”

  COCO说:“我也觉得奇怪,不过他当时好像很害怕,说什么让我不要再害他了,还说自己惹不起,总躲得起。弄得我莫名其妙,可是不管怎么样。他给的钱,省着点花,倒也也够了。”

  如非看了未晞一眼,未晞也在看她,两个人都没说什么。

  “自己一个人走吗?”未晞问。

  COCO笑了笑:“不然还能有谁?我不想怨谁,经历过这些,很多事情都已经看透了。现在觉得自己好像重新投胎一样,只想早点离开这儿,过新的生活。”

  “什么时候走?我们去送你吧。”如非说。

  COCO摇了摇头:“不了,我就是怕你们去送我,那个场面……我一定受不了。当初是我一个人来的,现在还是一个人走比较好,无牵无挂,干干净净。”

  七十、不介意我坐下吧?

  那天下午,COCO离开的时候,恰好是黄昏,整条街道笼罩在金色的夕阳下。

  如非和未晞将她送到楼下,朋友一场,想到此去或许相见无期,都不免有些伤感。

  离别的时候,COCO抱着未晞,在她耳边低声说:“未晞,其实……那个姓陈的要我告诉你,阮劭南要他做的事情,他已经做完了。我不知道你跟阮劭南是什么关系,也不想知道。可是未晞,我知道,是你救了我。谢谢你,我一辈子都会记得,你为我做过的一切。我一辈子都会感激,我会珍惜自己,就像你珍惜我一样……”

  刚才听她说的时候,未晞心里已经猜到个七八分。只是没想到,自己当初无意中的一席话,竟能帮她逃出生天。

  她笑了笑,轻轻抱着这个可怜的女孩,在她耳边有些悲伤地说:“COCO,其实我一直想对你说,受过伤害,从来就不是堕落的借口。越是没人爱,我们越要爱自己。我们都是无法选择自己未来的人,可是,但凡有机会,就算搏命也不要轻易放弃。这个世界有太多事情由不得我们做主。唯有身体是自己的,你要记着爱惜它……人生总会有遗憾的,我应该学会的是,不要让遗憾比生命漫长。”

  这些日子,未晞心里一直隐隐有个念头,如果有一天,这个世界忽然没有了阮劭南,她会怎么样?她会过得更快乐,还是更痛苦?

  她会不会爱上另一个男人?那又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是一个平凡的小白领?还是一个浪漫的艺术家?

  他们会有什么样的生活?是两个人挤在一间小小的蜗居里,生一个漂亮的孩子?还是为了追求一个遥不可及的艺术梦,携手走天涯?

  可是,无论她遇到什么样的人,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未晞知道,在她生命中的某一部分,已经永远的腐烂了,就算整个世界都是春天,它们也如同枯干的草叶,再也不会焕发出新的生机。

  期末考试结束了,今天是留学笔试的日子。考试时间定在下午两点,据说题目都是皇家美院的专家出的,大家摩拳擦掌,丝毫不敢怠慢。

  未晞上午在图书馆温书,午饭就在学校的餐厅解决。临近假期,餐厅里吃饭的人也少了很多。未晞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一口一口吃着不怎么正宗的扬州炒饭,还舍不得将书本放下。

  她忽然感到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餐厅里好像有很多双眼睛同时瞄向她这边。

  她抬起头,才找到问题的根源。

  凌落川,这个人似乎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带来一阵旋风,是大是小,这要看他的心情。

  他站在她对面,很绅士地微笑:“不介意我坐下吧?”

  她能说不吗?

  七十一、难道真是血浓于水?

  未晞向四周看了看,有同学一边打量他们,一边窃窃私语,估计已经认出了他。要知道,他凌落川的曝光率,可不比阮劭南少,尤其是花边新闻。

  同学的目光已经让她感到不安,而凌落川毫不顾忌地坐在她的对面,更让她如坐针毡。未晞将勺子捏得冒汗,身子又僵又直,有种想要夺路而逃的冲动。

  凌落川似乎看出了她的意图,笑着对她说话,语气很是温柔:“你最好乖乖坐着,否则,我保证你比现在难受十倍。”

  未晞吃惊地看着他,实在不明白,一个这么漂亮体面的人,怎么总是笑得像恶魔一样?

  她无力地看着他:“凌先生,我不知道哪里又惹得你不高兴,但我今天真的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做,就算你想教训我,可不可以换个时间?”

  男人轻笑,拿起未晞放在餐桌上的果汁喝了一口,大约是很难喝,只见他皱了皱眉毛,又放了回去。

  “你不用吓成这个样子,我答应过劭南,不会动你,就一定不会动你。今天不过是来看看你,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他一边说,一边打量着她,眼神极为恶毒:“陆未晞,我之前真是小看了你,没想到,陆子续还有你这么一个流落在外的女儿,真是失敬。”

  听出他言语间的刻薄,未晞有些心惊,赶紧解释道:“我跟陆家早就没有关系了,想必这一点凌先生应该知道。”

  凌落川笑起来:“我当然知道,所以我才觉得奇怪。你离开陆家这么久,怎么陆家人折磨人的本事,你竟学得炉火纯精。难道真是血浓于水?有其父必有其女?又或者这是你们陆家人的天性,所以你根本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未晞被他奚落得怔了怔:“凌先生,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不明白?不会吧,陆小姐那天做过什么,这么快就忘了?”

  原来是为了那天晚上的事。

  “凌先生,不管我跟他谁对谁错,说到底,这也是我们之间的事。”

  言下之意,他大少爷是不是太爱管闲事了。

  凌落川冷笑:“要不是劭南为了你,公司也不管了,仇也不报了,每天把酒当水喝,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你以为我愿意管你们?”

  未晞的脑子嗡的一声就乱了,阮劭南不算是性情中人,向来冷静客观、稳重自制,怎么会有这么冲动的行为?

  “你不相信?”凌落川一双鹰隼似的眼睛紧盯着她,“我真是替劭南不值,他为你做尽一切又怎么样?却连最起码的信任都得不到。陆小姐,我想请问你一句,劭南对你来说,是不是就真的那么十恶不赦?”

  笔试的时间快到了,食堂里的学生端着餐盘纷纷离开。

  未晞有些着急,紧紧了喉咙,说:“凌先生,如果你今天来是想看看陆家的弃女,相信你已经满意了。如果你还想跟我讨论他的品性,那我们能不能换个时间?我今天真的有事,抱歉。”

  正要站起来……

  七十二、你那点小伎俩,我一眼就能看穿

  “坐下!”对面的男人冷斥一声,“我的话还没说完。”

  未晞只有悻悻地坐回去,凌落川紧抿着嘴角,眼神非常不屑:“他好好一个人,为了你变成那个样子,你竟然无动于衷。劭南说的没错,你真的是一点都不在意他。无论他做什么,无论他怎么弥补,你就只记得他的不好,只记得他强迫过你,威胁过你。陆未晞,如果你真的不喜欢,你可以去告他,没人拦着你。可是你不能这样不明不白、不死不活地吊着他。就算你心里有怨气,可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这么对他,是不是太过分了?”

  他的话好像榴弹炮一样,未晞被他一阵狂轰滥炸,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看来这两个人还真是无话不谈的好兄弟,连这种私密也可以拿来谈论。既然如此,她也干脆豁了出去。

  “凌先生,看来你很清楚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那我也想告诉你,如果我像你一样有权有势,不,哪怕只有你的十分之一,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我也不会这样委屈自己。我知道,那种事在你这种公子哥眼里根本不算什么。所以,我不想说自己受过什么委屈。因为我非常清楚,我们那点可怜的意愿,在你们这些呼风唤雨的人心里根本一钱不值。我只能说,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多大的杀伤力,他现在会变成这样……”她咬了咬嘴唇,“真的不是我的本意。但我的确是爱莫能助,他的要求,我满足不了。何况,凌先生,他都已经放过我了,你现在又何必枉做小人?没有意义。”

  男人端详着她,用一种探寻的目光,好像在研究什么,接着轻蔑地笑了笑:“的确没有意义。因为我今天才发现,你是一个多么虚伪的女人。”

  他忽然站起来,贴在她耳边,这个姿势非常亲密,外人看来还以为是情人间的亲昵耳语。

  “知道那天劭南喝醉了,对我说过什么吗?他问我,如果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孩,允许一个男人进入她的身体,这代表了什么?如果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孩,做那件事的时候,一直抱着那个男人,这又代表了什么?”

  未晞浑身一凛,男人轻笑,“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但是对于男人来说,这就代表—我喜欢你。你说得没错,我们是小人,那你又是什么?虚伪的胆小鬼!劭南他是不择手段,可是他有爱的勇气。可是你呢?你又算什么?你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不要以为自己掩饰得有多高明,你那点小伎俩,我一眼就能看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