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绝色倾城 > 正文 > 第37——40章
第37——40章



更新日期:2021-04-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三十七、占有她的每一秒,他都要她看着

  未晞把话说完,将一杯咖啡的钱放在桌子上,拿起背包起身离开。她自己还有一堆麻烦没有解决,根本无暇顾及对面的美人是否已经一脸铁青。

  “陆未晞,别这么幸灾乐祸,你以为你能独善其身?别忘了,你也姓陆。等他整死我们,最后一个就轮到你。我就等着看,你有什么好下场!”

  未晞停住脚步,回头看着那张因为绝望而愤怒的脸,没有气愤,只有平静。因为她知道这个女人正在经历的那种根深蒂固、如影随形的恐惧,就像她之前经历过,并且现在正在经历的一样。

  “我从来没想过,我可以独善其身。但是,你们现在会怕成这样,还真让我惊讶。还记得小时候,你们几个把我关进那间不见天日的地下室时,说过什么吗?你们说,这叫关门打狗。那你们现在像什么?瓮中之鳖?你们作恶多端的时候,没想过什么叫天理循环吗?”

  未晞没再看她,不过,听声音也知道,她美丽的姐姐,正在她身后绝望的痛哭,恐惧已经让她顾不上体面和尊严。

  原来,仅仅是恐惧而已,就可以让人沦落到如斯地步。

  未晞知道,自己并没有幸灾乐祸,因为,她自己也处在灾祸之中。

  行差踏错,万劫不复!

  “未晞,就算你不帮我们,就算我跟大哥,二哥,父亲,我们所有人都罪该万死。那我们的小妹幼晞呢?你也不管了吗?”

  未晞的后背僵了僵,可她没有回头,径直走了。

  下腹还是绞痛的厉害,医院……

  未晞来不及等公共汽车了,她招手打了辆出租车。坐上车的时候,看到倒车镜中的自己,脸色白得像雪。

  未晞从妇产科出来的时候,给如非打了个电话,想问问她,一会儿能不能来接她。可是电话占线,她只有坐在休息区等着。

  碰巧休息区的电视正在直播本年度最杰出银行家的颁奖典礼,这是业内的最高荣誉,获奖的往往都是在金融界领军的风云人物。

  未晞还在想,今年是谁摘得桂冠。结果,电视上一个熟悉的身影,伴着雷鸣般的掌声和闪亮的镁光灯,出现在她视线里。

  未晞有些恍惚,定定地看着电视。所有的声音忽然变得那么遥远,好像来自另一个世界。

  她一个人坐在人来人往的医院里,却如同置身一座荒凉的孤岛上。四周的一切瞬间黯淡,唯有他,笑容清浅,朗眉星目,还是一贯的寡淡,就连微笑都只是略略挑起唇角,高贵得如同帝王,有种可以掌控一切的感觉。

  她已经不太记得,自己最后一次看到他的样子。那个疲惫而痛疼的早晨,她醒的时候,他还在沉沉睡着,呼吸在她耳边,那么远,又那么近……

  可是,她还记得他的手指,他嘴唇温情的线条,他狂乱的气息,他灼热的力度。关于那一夜所有的酸楚隐秘,她竟然记得如此清晰。她不可能忘记,也无法忘记。

  整个夜晚,只要她试图逃避,他就强迫她看着他的眼睛。占有她的每一分,每一秒,他都要她眼睁睁地看着。是他狡猾而冰冷地要她记住这一切,所以她就一辈子都忘不了。

  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未晞像被暴雨击打过的梨花,慢慢地萎缩,最后整个人蜷在一起。

  三十八、你以为我怀孕了?

  就在这时候,颁奖典礼突然出现了骚动。

  只见,阮劭南正在台上发表获奖感言,汪东阳忽然走上来,俯在他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谁知,他听完后脸色大变。对着麦克匆忙说了句“对不起”。一句解释都没有,就带着汪东阳匆匆离开了。

  全场一片哗然!

  这可是电视直播,成千上万的观众看着,而他就这样走了?一句交代都没有?

  现场所有的人都面面相觑,主持人站在台上不知所措。就连坐在医院里的未晞,都被这斗转急下的局势吓得连疼都忘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主持人不愧训练有素,很快恢复状态,几句漂亮话打了个圆场,继续进行下面的活动。但是很明显,会场的气氛已经不如之前活跃,记者和嘉宾议论纷纷,甚至有很多媒体已经离席了。

  未晞看得一头雾水,只觉得这事诡异到了极点,他从来就不是这么没有分寸的人,到底是出什么大事?

  正想着,医院大厅却又涌起一阵骚动。很多人聚在大厅门口,似乎在看什么。然后,就听一个小护士低声惊呼:“阮劭南!”

  开玩笑吧?

  未晞震惊地回头,瞪圆眼睛看了看眼前的男人,又看了看电视。简直不敢相信,刚刚还在电视里的人,怎么像阵风似的,一下子就跳到她身边来了。

  阮劭南一把抓住未晞的手,看得出他赶得非常急,额头还有汗珠,表情十分焦躁:“未晞,听我说,你不能这么做。”

  未晞只顾呆呆地看着他,还没从震惊回过神来。男人以为她是漠视,语气变得更加严厉:“就算大人犯了错,可孩子是无辜的!”

  “孩子?”未晞这时才恍然大悟,“你以为我怀孕了?”

  男人非常疑惑:“我以为你来打胎……不是吗?”

  未晞看着他,简直哭笑不得:“阮先生,看妇科不一定是为了打胎,也可能是别的。”

  “别的?”阮劭南一头雾水。

  未晞晃了晃手里的药:“比如,痛经……”

  阮劭南这才明白过来,重重舒了一口气,之后扑哧一声,看着未晞笑了,大约是自己也觉得今天这事儿实在太乌龙了。

  未晞真的看傻了,从相识到现在,她见过的他都好像活的标本,完美得无懈可击。从没见他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变换过这么多的表情。

  三十九、唇齿厮磨间,他说:你想都不要想。

  “阮先生……”他的助理汪东阳跟了上来,提醒他,“有记者跟过来了,我们从后门走吧。”

  阮劭南没有动,只是紧紧攥着未晞的胳膊,仿佛在思考什么。

  未晞忽然明白了他的意图,她抓着他的手,近似哀求地看着他:“不行……”

  可是,这个男人仿佛已经打定了主意,连动都不动,只是箍着未晞的手变得更加有力,好像怕她跑了似的。

  未晞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最后,还是汪东阳懂得转圜:“阮先生,你如果想公布和陆小姐的关系,可以换个时机。这种地方,这样的情形,记者一定会乱写。况且,陆小姐还是个学生,恐怕对她不好……”

  阮劭南又看了看未晞,这才松口:“那走吧。”

  坐进车里之后,未晞才算松了一口气。可能是紧张的关系,苍白的脸色竟然有了一点红润。

  阮劭南看她一副放松的表情,不由得冷笑:“这么开心吗?不用跟我在媒体面前纠缠不清,就让你这么开心?”

  未晞被他说得一愣,低声分辨:“我不是这个意思……”

  可是阮劭南似乎无心听她解释,把脸转向了一边,留给她一个冷硬的侧影。

  未晞默默叹了口气,这男人的心真是让人琢磨不透,不过一分钟,他就变脸了。

  “阮先生,去哪儿?”司机问。

  阮劭南想了一下,看了看未晞,很绅士地问:“我饿了,陪我去吃点东西,可以吗?”

  未晞点点头:“可以。”她想了想,又说,“其实,你不需要这么客气。”

  阮劭南没再说什么,车厢里的温度仿佛一下降到冰点。司机懂事的打开了音乐,似乎想缓和一下这种气氛。

  音乐轻柔和缓,让人心情舒畅。艺术之间都是相通的,喜欢美术的人,几乎没有不爱音乐的。

  未晞有点小惬意,她想起了如非新买的那台录音机,坦白说,再好的音乐从那廉价的音箱里放出来,也跟弹棉花一样。

  所以,有钱真好,连音乐都格外动听。

  她忽然想起了一些事情,于是转过脸,问身边的男人:“你怎么知道我在医院?你派人跟踪我?”

  阮劭南嘴角一沉,干脆闭目养神,似乎不怎么愿意搭理她:“我更愿意把它理解为保护。”

  “其实,你不用这么紧张。真有了孩子,我会告诉你。”未晞说。

  “真的?”阮劭南侧过脸看着她。

  未晞笑了笑:“假的。如你所料,我会一声不响地打掉。”

  男人冷笑一声,扳过她的下巴,炙热的气息可以灼疼人的神经。唇齿厮磨间,他说:“你想都不要想。”

  四十、他竟然记得,还记得这么清楚

  晚餐吃的是色香味俱全的淮扬菜,未晞有些小感动,她没有想到他还记得。未晞的母亲就是扬州人,她生前最拿手的就是淮扬菜。

  扬州,温山软水,人杰地灵,菜肴也十分讲究,透着股清丽雅致之气。

  平桥豆腐、青菜炒香菇、拌脆鳝、番茄鱼片,还有鲜香酥烂的清炖蟹粉狮子头,皮薄馅鲜的淮安汤包……

  当未晞看到这一道道美食的时候,她几乎要掉下泪来。这都是她妈妈以前经常做给她吃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几乎已经忘记了它们的味道,忘记了这种温暖的坦实感。他竟然记得,还记得这么清楚。

  餐厅的布置很有格调,包厢被安置在古色盎然的水榭楼阁上,下面是潺潺的流水,从包间的窗子望出去,能看到院子里古色古色的小桥和木制水车,仿若真正的烟雨江南。

  未晞有些恍惚,仿佛又回到了她生命最初的那些年,每次她被人欺侮后,一个人坐在陆家老宅的秋千上,像只受伤的小动物,舔舐着自己的伤口。无人理会,无人关注。她甚至怀疑过,如果有一天,她被那些所谓的哥哥姐姐们弄死了,是不是也没人知道?

  直到有一天,他出现了,好像一缕温煦的阳光,猝不及防,不可预料地照亮了她整个的生命。

  如果要她说,在那举目荒凉的世界里还有什么奇迹,那就是他,竟然会在那样的时间,那样的地点,出现在那里,出现在她荆棘丛生的生命里。

  阮劭南的心情似乎又变得很好,要了一罐陈年女儿红,地窖十八年的珍品,刚打开盖子就闻到馥郁的酒香。

  未晞有哮喘的毛病,即使这酒入口绵软,芬芳醇香,也不敢多饮,只是就着小菜一小口一小口地浅酌。

  院子里隐约传来小狗的叫声,未晞有些意外地看着外面,这里怎么会有狗?

  可是真的有,她看到一个小女孩抱着一只毛绒绒的秋田犬,正跟狗狗玩得开心。那只小狗好乖,好可爱,圆圆的眼睛,满脸无辜的表情。

  阮劭南看见这情形,不觉笑了笑:“我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也抱着一只小狗。不过那只小狗很脏,很难看,还受了伤,好像是你捡来的吧?你当时哭着求我帮你救它,我记得,你叫它小八。你一直抱着它,嘴里还不断念着,小八不能死,小八不能死。哭得可怜兮兮的,弄得我莫名其妙。”

  回想起往事,未晞也笑了起来:“那是因为,那个时候碰巧看了一个日本电影,叫《忠犬小八》。里面的小八对它的主人很好,每天都去车站等主人下班。直到有一天,主人在工作的时候死了,可它还在那里等他回来。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同一个位置,它整整等了十年,直到自己老死……”未晞眼里有了淡淡的雾气,她又笑了笑,“这个故事教会了我什么是爱和忠诚。所以,那个时候很希望自己也有只像小八一样的狗。”

  “我记得,当时我帮你把那只狗送到了宠物医院,它活了下来。后来我还看到你们在院子里玩捡球,它长得难看,但是很灵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