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绝色倾城 > 正文 > 第33——36章
第33——36章



更新日期:2021-04-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三十三、你怕什么?我又不吃人

  “绝色倾城”倒是如往昔一样声色糜烂。生死离别,婚丧嫁娶,那都是外面的事。任凭外面的世界如何改变,这里依旧歌舞升平。

  阮劭南没再光顾过这里,他本来就很少到这种地方消遣。凌落川依旧是常客,只是没再要如非陪酒。可是,负责给VIP包厢送酒水的未晞,却不可避免的要与此人狭路相逢。

  他从来就不是绅士,更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这个人似乎永远生活在道德规则之外,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从不遮掩晦意。一双漂亮的丹凤眼,看着未晞的时候,总是那么放肆无礼。不过一直以来,或许是碍着阮劭南的情面,他倒也没做出什么过分的行为。

  可是现在……

  未晞半跪在地毯上,将香槟从冰桶中拿出,用开瓶器熟稔地打开,然后倒进杯子。凌落川坐在沙发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包厢很热闹,几个小姐和与凌落川带来的客人在唱KTV。有几个人喝高了,唱得荒腔走板的。

  这种噪音早就习惯了,听多了也不觉得难听,不过这本事还真不是一天能练出来的。

  “喂,这首唱腻了,换首歌吧。”不知道谁说了一句。

  这里都是电脑点歌,小姐都会做。未晞忙着给每人的酒杯加冰块,等她抬头的时候,音乐还在放着,人却已经走光了。

  只除了一个人。

  这种情况摆明了是清场,未晞有些紧张,下意识地看了看包厢的门口。

  凌落川却笑了,懒懒地靠在沙发上瞧着她:“你怕什么?我又不吃人。”

  他凌落川是不吃人,可是做出的事比吃人还恐怖。想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未晞至今心有余悸。

  凌落川见未晞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嘴角的笑意更明显:“你别这么紧张,我没叫他们这么做。不过是大家看到我一直盯着你看,就自作主张做了一些事。放心吧,你是劭南的女人,我跟他既是哥们儿,又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他的女人我不会动。”

  忽然听到阮劭南的名字,未晞有些恍然的痛楚,她抬起头看着凌落川,没什么表情:“凌先生,酒已经倒好了。如果您没事,我就出去了。”

  “等一下!”凌落川一把拉住她,毫不控制的力道,未晞跌坐在沙发上。

  “你干什么?”未晞有些紧张地看着眼前这张阴晴不定的脸。

  “别这么急着走,有话跟你说……”他忽然贴在她耳边,好像真想跟她说什么。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他的嘴唇略有略无地划过她的耳垂,温热的气息吹在她脖子上。于是,那一夜狂乱的记忆,一下子被他毫无防备的勾了出来。

  未晞下意识的别过脸,耳根霎时红了一片。

  凌落川顿了一下,一把扳住她的下巴,锋利的眼神好像手术刀,盯着她看了半晌,了然一笑:“你跟上次不一样了,呵……真没想到,劭南在女人方面向来谨慎,这次的动作还真是快。只是,我有一点不明白,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怎么这么快……就被他打入冷宫了?”

  三十四、当心,我早晚拔光你的牙

  这个男人今天是专程来看她笑话的吗?那他未免有点无聊了。

  未晞有些嫌恶地推开他的手,哪知这个人偏偏有些恶趣味,别人越不喜欢什么,他越想捉弄。

  他的手稍一用力,未晞的头颈就被他扣在沙发的靠背上,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未晞不敢妄动。

  男人微微一笑,仿佛很满意,咬了一下她的下巴:“其实我是想告诉你,我真是挺喜欢你的。你一天是他的女人,我就一天不动你。可是,如果你们现在分道扬镳了,那不如考虑一下我。你看,他有的我都有,他能给你的我也能给。而且,他那个人每天只想着赚钱,多没情趣。我对女人一向没什么耐性,不过,对你例外。或许……”他用大拇指摩挲着未晞的嘴唇,兴致勃勃地说,“我们可以先谈个小恋爱,培养一下感情?”

  未晞发现自己对这个无聊又霸道的公子哥,已经到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地步。

  “凌少,既然你已经知道我现在状况,就请你高抬贵手,不要拿我这个弃妇寻开心了。而且……”未晞笑了笑,“我虽然见识少,可是‘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我还懂。”

  凌落川诧异地看了她片刻,接着就笑起来,眉眼全都舒展开,很开怀的样子。

  未晞的下巴被他用大拇指顶着,脖子还在他手里,她只能被迫仰视着他,心里七上八下。这人跟阮劭南一样,高兴也笑,不高兴也笑,全是一副侯门深似海的面孔,让人拿捏不透。

  结果下一秒,他就扯着她的头发冷笑:“伶牙俐齿,当心,我早晚拔光你的牙。”

  未晞疼得头皮发麻,她很想知道,在她被这个魔王整死之前,有没有人来救救她?

  “我不是劭南,没那么好的风度。记着,下次别把厌恶那么明显的摆在脸上。这样的女人,让人倒尽胃口。”然后出其不意的,他竟然张开雪白的牙齿咬她的嘴唇,惩罚似的,咬完一边,又换了一边。

  他一定是个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未晞一边挣扎一边在心里骂他,可是怎么也拼不过他的力气。而这个男人似乎越玩越上瘾,手已经探进她的衣领里,顺势大力一拉,露出文胸的肩带。他低头一笑,用牙齿饶有兴趣地将它咬到一边,吻在她白玉般的肌肤上,很用力,恶意地留下一串串红紫的印记。

  “凌落川,你放手!”未晞彻底被他逼急了,大声喝止他,连害怕都顾不上了。

  就在这时候,外面忽然响起一阵刺耳的铃声,是防火警报!无数只脚在外面跑来跑去,“绝色”立刻沸反盈天,乱成了一锅粥。

  “凌少……”保镖在外面敲了一下门。

  凌落川这才放手,满意地看着未晞双目氤氲,又惊又怕的样子,安慰似的亲了亲她的额头,整理了一下自己衣服,还没忘帮未晞拉了拉被他弄乱的衣领,这才心满意足地走出去。

  未晞在沙发上呆滞了一秒,重重舒了一口气,忽然想到这是火警。夜总会里都是易燃易爆品,真要着起火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她赶紧跑出了包厢,可走廊上只有乱得像蚂蚁一样的人,没有闻到烟火的味道。

  然后,就听到魏成豹在不远的地方暴跳如雷:“妈的!是谁闲着没事乱拉警报。”

  三十五、是你我,绝对招惹不起的人

  “特别新闻报道,泰煌集团主席的长子陆泽晞,因涉嫌**一名未成年少女,昨天夜里已被公安机关逮捕。被害少女由于被迫服食大量违禁药品,至今仍处在昏迷中,根据医院透漏,病情相当危险。此案虽在进一步审理中,可是陆泽晞身为集团高层,他此次涉案,将给泰煌集团带来相当不利的影响。有股评专家认为,今天泰煌股价将会大跌。这无疑令正被易天追击的泰煌雪上加霜……”

  早间新闻报这段消息的时候,未晞跟如非正在楼下的小食店吃早餐。

  如非先是一怔,接着摇了摇头,对身边的未晞说:“我现在终于明白,什么叫现世报。你大哥也算罪有应得,只是那女孩可怜了,不知道能不能救得活?”

  “救不活了……”未晞喝了一口豆浆,低声说。

  未晞的笃定让如非有些惊讶:“为什么?”

  “这个世界没有现世报,只有预设的陷阱。**,顶多三到七年。可是如果因此导致对方死亡,那就是重罪。布局的人不是想教训他,而是想整死他。这个女孩如果救得活,这个陷阱还有什么意义?”

  如非忽然明白了什么,问道:“阮劭南,你怀疑他?”

  未晞摇了摇头:“不是怀疑,我几乎可以确定。陆泽晞的确是个畜牲,可他不是白痴。他有手段,有头脑,小时候就可以把别人整得死去活来,自己滴水不漏。长大了,应该更高杆了,怎么会被人抓了现形?就算他一时大意,可陆家呼风唤雨这么多年,人脉甚广,又怎么会让消息这么快流出去?”

  如非哼笑一声:“阮劭南,你大哥那样的人也能栽在他手上,他可真是有手腕。”

  “或许,出手的不只他一个。”

  如非想了三秒,脱口而出:“凌落川?”

  未晞点点头:“他们是合作伙伴,就是利益共同体。现在,泰煌股价大跌,陆家名誉扫地,他们恐怕正在家里开香槟庆祝呢。”

  如非摇了摇头,“这两个人,真是……可他们也未免太狠了,那个小女孩才多大?她不是白白做了炮灰?”

  “商场,就是一个没有硝烟的修罗场,尸骸遍野,处处陷阱。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未晞转过脸,看着远处高耸入云的易天大厦,“你看,那些金碧辉煌的高楼大厦,外表光鲜亮丽,其实,都是建立在皑皑白骨之上。”

  如非简直不可置信,长叹一声:“老天,我真的无法想象,这究竟是些什么样的人?”

  未晞笑了一下,正色道:“是你我,绝对招惹不起的人。”

  说到这里,她忽然感到腹部一阵绞痛。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如非发觉她不对劲,担心地问,“早上就看到你在厕所呆了大半天,没事吧?”

  “没事……”未晞脸色发白,虚汗都冒了出来,“早上就有点恶心,可能是吃错东西了。”

  “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看看?”

  未晞摆了摆手:“不用,我上午有课,下课之后如果还不舒服,我自己会去。放心,我能坚持。”

  三十六、姐姐,是谁站在旁边见死不救?

  今天的课似乎特别的漫长,未晞还是觉得很不舒服,一直熬到下课。她收拾好东西,背着画板要离开的时候,周晓凡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未晞,系主任要你去一下。”

  “什么事?”

  “我猜可能是关于你奖学金的事,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未晞从主任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还是一阵阵的眩晕,或许,她真的需要去看看医生。快到门口的时候,她还在盘算,坐哪路公共汽车去医院又快又省钱。

  “未晞!”有人在叫她。

  未晞回头一看,阳光下,一身珠光宝气的美女正站在一辆玛莎拉蒂旁,向她招手。

  未晞自嘲地笑了笑,想她21年的人生是何等的清冷平静,忽然之间,竟然变得如此忙碌拥挤。各路人马轮番出现,你方唱罢我登场,真是好不热闹。

  “好久不见,我们能谈谈吗?”

  她可以说不吗?

  谈话的地点是一家露天咖啡屋,未晞看着眼前这个一身名牌,闪闪发亮的女人,毋庸置疑,她还是这么漂亮。

  “未晞,姐姐有多久没见过你了?你过得好吗?”美人笑不露齿,仪态万千。

  未晞点点头:“我很好。”

  “最近有去祭拜你妈妈吗?”

  “昨天刚去过。”未晞喝了一口咖啡,很苦。

  美人有些惊讶:“这么说,你已经知道了?”

  “是,我知道。她的骨灰不见了,墓园的管理人员跟我说了。我已经委托他们报警,还在等结果。”未晞放下杯子,看着她,“你今天来,不是找我嘘寒问暖的。我还有事,直接入正题吧。”

  “呵,你还是跟小时候一样,那我也不多废话了。大哥的事你应该听说了,我们知道阮劭南找过你,也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陆家现在需要你的帮助,当然,父亲说了,不会让你白做。我想我说的够清楚了吧?”

  未晞点点头:“是很清楚。可我还是不明白,你找我做什么?”

  美人嘴角沉了沉,有些不高兴了:“你在耍我,是不是?阮劭南这样整大哥,他根本就是在替你报仇。陆家现在只要你在他耳边帮大哥说句话,叫他不要太过分,而且事成后也不会亏待你,这你也不肯?”

  未晞忍不住笑了:“原来你们以为陆泽晞的牢狱之灾是我吹了枕边风?这未免太抬举我了。我何德何能,能左右阮劭南的想法?难道你们忘了,我也姓陆。理论上来说,我也是他的仇人。”

  “未晞,你跟我们不一样。阮劭南以前就最疼你了,你说一句,抵得过别人十句。就算这件事不是你唆使的,可你也不能见死不救啊!”美人忽然握着未晞的手,仿佛要黯然垂泪,“就当帮帮姐姐吧,未晞,我们毕竟是一家人。”

  “一家人?”未晞觉得有些可笑,“当年,那两个畜牲把我拖进地下室……”她停了停,直直地看着这个所谓的姐姐,“扒光我的衣服,作践我的时候,姐姐,是谁站在旁边幸灾乐祸,见死不救?”

  这如同当面被人打了个耳光,美人立刻涨红了脸,堪堪一笑:“未晞,当时是我一时糊涂。可那时候大家都小,都不懂事。再说大哥,二哥不过跟你开个玩笑,你最后也没怎么样,是不是?”

  “玩笑?”未晞笑了一下,“也对,对你们这些从小锦衣玉食、颐指气使的人来说,伤害别人就像喝凉水那么简单。何况,我们还不是一个妈妈生的。”

  未晞收回手,从背包里一边掏钱包,一边说:“我绝对相信,你们真的是走投无路了,否则不会跑来求我。不过,你们真的是找错人了。对于你们的遭遇我深表同情,但是爱莫能助。不过,有一点我可以保证……”

  未晞看着她的眼睛微笑:“就是阮劭南,他也很爱开玩笑。他还很喜欢玩游戏,陆家现在对他来说,就是个趣味横生的游乐场,充满致命的诱惑力。在他彻底毁掉陆家前,你们,就是供他消遣的小玩意。但是,等他玩完之后,你们绝对不会没事。他会让你们身败名裂,一文不名!因为,这是陆家欠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