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绝色倾城 > 正文 > 第19——20章
第19——20章



更新日期:2021-04-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十九、我不是什么好人,别对我有任何期待

  池陌转过脸看着她,带笑的眼神近乎嘲弄:“什么都不懂,就不要这么自以为是。你以为我在‘绝色’就会有什么不同吗?我知道你跟如非那天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告诉你,就算我当时在场,也只会站着看而已。你在这个圈子里,就要接受这里的游戏规则。你,我,如非,我们所有人都是如此。在这里,有人帮你,就是有人想害你。有人接近你,就是有人想利用你。不要天真的以为,谁可以成为你的依靠。因为早晚有一天你会发现,害得你体无完肤的人,往往就是你最信任的人。”

  池陌扔掉手里的栗子壳,点燃一根香烟:“你们那天的事,对我来说,根本什么都不算。所以,别对我有任何期待。我不是什么好人,我以前的所作所为,相信我,绝对会超出你的想象。”

  池陌走了,未晞一个人对着城市的夜空发呆。四周一片寂静,偶尔能听到蝉儿鸣叫。或许是这里比较偏僻,或许是今天的星光太暗淡了,或许是男人毫不掩饰的嘲笑,让人不由得产生凄凉的心境。

  唉……未晞对着夜空叹气,天上的星星闪啊闪,好像如非的眼睛。

  虽然早就知道,自己的人生要靠自己来把握。可是她心里,总是不免抱着一丝幻想。幻想着某一天,有一个人会成为如非生命中的英雄,爱她如同爱着自己的生命般热烈。

  那么就算有一天,她不得不离开她,如非也不用因为一个人置身人群中孤独地活着,而感到生无可恋。

  可是这一切,终究只是奢望吧。

  下班后,大家约好了一起去大排档吃宵夜。COCO自然带着她的酷帅摇滚男友马克,阿枫带上了一起从家乡来打工的女友梅梅,如非跟池陌自然是一对,唯独未晞只有一个人,倒也乐得自在。

  七个人,占了八张椅子。

  他们一帮人聚在一起总是很闹,连小吃摊的老板都怕了他们,今天却是出奇的安静。直到阿枫端起酒杯,对着空椅子说:“敬小雯。”

  众人纷纷端起酒杯,然后将杯子里的啤酒悉数倒在地上。

  红灯区的女人,身似浮萍,贱如蝼蚁。纵然生命如水般流逝,可悲剧每天都在上演,生活还要继续。

  大家似乎轻松了一些,你来我往地聊着天。未晞今天有些沉默,如非倒是一如既往的活跃,一直跟马克叫板,立志要把这个狂野的帅哥灌倒。

  COCO倒是乐得在一边看戏,索性谁也不帮,这年头重色轻友和重友轻色一样遭人唾弃。

  阿枫小两口只顾着头挨着头说话,像两只热恋中的小老鼠。池陌在这种场合下向来话少,有人讲冷笑话的时候,他配合着笑笑。

  电视机里放着乱七八糟的娱乐八卦新闻,未晞一边可有可无的看着,一边扒着不怎么新鲜的皮皮虾。

  二十、未晞,你这条防版哪里买的?还挺像

  忽然,一个画面定住了她的视线。

  新闻正在播一个慈善拍卖会的场景,阮劭南的脸在画面上一闪而过。接着,镜头就对准了一条放在玻璃罩子里的钻石项链,还专门给那个造型别致的吊坠一个特写

  未晞擦了擦眼睛,最后确定,她没有看错,正是自己脖子上带的那条。

  “今年慈善拍卖会最大的看点,莫过于这条被命名为‘希望之钥’的钻石项链。它的蓝色主钻重达7.8克拉,相传,是意大利末代皇后玛利亚•朱塞与爱人的定情之物。不但工艺精湛,历史价值也非常高……”

  娱乐记者的报道非常生动,吸引了大半食客的注意。

  然后,未晞看到主拍人与阮劭南握手,旁边的汪东阳接过了那件珍贵的拍卖品,无数镁光灯此起彼伏。

  接着,镜头一转,是阮劭南被一票狂热的记者围堵,在工作人员保护下离开的画面。其他名流绅士均被晾在一边,这样的场面还真是难得一见。

  这也难怪,他是城内话题人物,却鲜少在媒体前露面,狗仔队自然死抓住不放。

  美丽的女娱记捧着麦克风,无限感慨地说:“大家都看到了,易天集团主席阮劭南,以绝对优势的价格拍下这件珍宝后,拒绝接受媒体采访就匆匆离开了,这不得不说是一件遗事。可是,阮先生的善举,大家是有目共睹的。易天集团近年来,一直积极参与各项慈善活动……”

  之后的溢美之词,未晞已经没有心思听下去了。她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心里七上八下。

  “真是有钱人。”坐在旁边的COCO羡慕得摇了摇头,“花那么多钱买条项链,够我们吃一辈子了。”

  接着,她摸了摸未晞脖子上戴的那条,颇为好奇地问:“未晞,你这条防版哪里买的?还挺像。”

  未晞顺手指了指街角,“吴记,20元一条,可以订做。”

  如非一口酒直接喷了出来,一手捶着桌子,笑得前仰后合,这真是本年度最冷的笑话。

  未晞愤愤地瞪了她一眼,可惜她没看到。

  “哎,我听说阮劭南,开始全面追击泰煌集团,有没有什么内幕消息?”

  声音是从邻桌传过来的。未晞转过脸,看到两个白领模样的男人正在聊天。

  怎么所有人都要谈论他?未晞有些恹恹地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