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绝色倾城 > 正文 > 第17——18章
第17——18章



更新日期:2021-04-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十七、好像某种猎杀时的兽类,森森锐利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嘴边的香烟就被人蛮横地抽走了。

  未晞回头看了看,却对来人轻轻一笑,:“哪有你说得这么夸张?”

  然而这个不速之客只是微笑,没有回话。黑色外套随意地搭在肩上,将那根夺来的香烟用手护着点燃。艳红的火光映着他细碎的黑发和晶亮的瞳仁,男人的瞳发也仿佛成了红色,更衬得他不似人类,倒像极了传说中的堕天使。

  未晞有些震动,早就知道他是个异常英俊的男人。可是在这样凄凉的夜晚,这样萧瑟的背景中看到他,心中依然悸动。

  他走过来,站在她身边,与她一起望着熊熊燃烧的火光。未晞在烟火之外,闻到一丝独特而干爽的气息,如同深厚的大地。然而他转过脸来,对着她微笑,那目光,那姿态,总有一种说不出的邪气。

  这个男人身上竟然可以同时存在清洁和不良两种质感,着实令人费解。

  “卖烟给你的人一定是个帅哥。”池陌笑的时候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白天看着很帅,很干净,让人有想要跟他接吻的欲望。可是晚上看着,却好像某种猎杀时的兽类,森森锐利。

  “厄?你怎么知道?”

  “有哮喘的人不能抽烟,这个常识你从小就知道了。如果不是帅哥,你怎么会这么拼命?”

  池陌忽然将一张俊颜贴近了看她,坏坏地笑着:“我猜得对不对?”

  “完全错了,烟是如非买的。我那知道那人是圆是扁。”未晞向后退了一步,从相识的那一天开始,他就喜欢这样来逗她。虽然早就知道他的脾性是虚张声势,连带玩世不恭。不过跟一张漂亮的脸靠得这么近,总会让人心跳加速。

  “咦,脸红了?”

  未晞又退了一步,分辩道:“那是因为你靠得太近了。”

  可未晞越是心慌,池陌就越是愿意使坏,偏偏要贴着她说话:“好像更红了。”

  未晞急忙退了一大步,情急之中没注意脚下,差点被一块木头绊倒。还好池陌手快,一把拉住她。

  “都说你靠得太近了。”落在池陌臂弯里的未晞,惊魂未定地看着他,脸颊绯红。

  “好了,不逗你了,玻璃做的。”池陌忽然正经起来,放开手,接着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袋东西交给她。

  “喏,这个给你。”

  十八、池陌是条离群索居的野狗

  未晞接过来一看,立刻高兴起来:“哇,糖炒栗子,这全是我的吗?”

  池陌顺手捏了捏她的下巴,笑道:“是,傻丫头。”

  池陌年长未晞四岁,一直很照顾她,也很疼爱她。不过在未晞看来,这只不过是爱屋及乌罢了。因为,池陌是如非的伴侣,虽然如非自己从不承认。

  喜欢池陌的人实在太多了,在红灯区混迹的女人几乎没有不知道他的。他像一头漂亮的野兽,每个女人都想拥有。可是除了如非之外,未晞没见池陌跟谁长久过。所以,未晞把如非的矢口否认当做行事低调,以免招人嫉妒。

  说起池陌,他的经历即便在这“人才辈出”的红灯区也堪称传奇。

  他的父亲是日本在华遗留孤儿第二代,上世纪八十年代带着他的母亲回到日本,被政府安置在新宿靠领公援维持生活。

  他在日本出生,在新宿长大,会说中日两种语言,十几岁就混迹歌舞伎町。在那个混杂了各种国籍,语言,阴谋,暴力的地方,跟着一群同为二战遗孤的亡命徒,混得如鱼得水。

  他打架手黑,触觉敏锐,狡猾冷漠,独来独往。曾经受雇于各种娱乐会场,名为保卫,实则打手。不属于任何组织,却吸引了为数不少的追随者。

  浪子一般的生活,没有明天的职业,这些在女人看来都是很酷的事情,充满后现代主义的颓废感。可是在未晞眼中,池陌也不过是个孩子。

  他只有25岁,其他25岁的男孩子都在做什么?是否像他一样,时刻活在险恶之中?

  如非说过,池陌是条离群索居的野狗,又高贵,又自由,可是身上……却背负着难以想象的伤口。

  未晞相信,这或许是对眼前这个男人最好的诠释。

  后巷外有一个废弃的篮球场,未晞每次来这里烧垃圾的时候,都会到这边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说白了,就是偷懒。

  此刻她跟帅哥池陌,坐在翻倒的篮球架子上,看着城市幽兰的天空,吃着热乎乎的糖炒栗子,还真是说不出的惬意。

  “你不是在前堂开工吗?怎么有空跑过来送这个给我?”未晞摇了摇手里的袋子,说话的时候嘴也没闲着。

  “你太久没回去,如非有点不放心,要我过来看看。反正前堂有他们,不用我一直盯着。”池陌捏息香烟,从未晞手里抢了一个刚扒好的栗子,塞进嘴里。

  “自从上次那件事之后,她就有点紧张。怎么样?你在这边还习惯吗?”未晞干脆又给他扒开一个,这人总是喜欢抢别人的。

  “都是给人打工而已,没什么习惯不习惯。”

  “可你之前一直不肯来这边,尽管魏成豹不只一次招揽你。你一向看不惯他,现在却要在他手下做事?”

  池陌漫不经心地说:“我不接受魏成豹的招揽,是因为在他身边做炮灰的几率比其他地方高得多。可是他现在出了比别人高几倍的价钱,我又是个见钱眼开的人,怎么会不心动?”

  未晞对他的话不以为然:“是为了如非吧?担心她就说出来,何必这么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