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绝色倾城 > 正文 > 第13——16章
第13——16章



更新日期:2021-04-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十三、从开始这就不是一场平等的对弈

  下课的时候,教授告诉大家再过一个月就是假期,他想带一队学生去丽江写生,费用均摊。他负责带路,不负责艳遇,想去的人来他这里报名。

  大家哄堂大笑,都说,丽江,好地方,艳遇之城哦,那里相信人与人之间的奇迹。

  未晞低着头,默默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落寞的身影在一群神采飞扬的年轻人中怎么看都有些突兀。

  周晓凡三两步跑到她身边,兴奋地拉着她的手:“未晞,一起去吧。丽江耶,我早就想去了。说不定能让我遇上一个纳西族的帅哥,哈哈,那就幸福死了。”她手捧心脏做晕倒状。

  是啊,丽江,一个可以让人遗忘时光的城市。听说那里有金色的花,绿色的水,碧蓝的天空,还有环绕在古城四周终年冰雪覆盖的玉龙雪山,的确令人神往。

  然而她只是摇头,一边收拾笔记一边说:“不好意思啊,晓凡,你找别人陪你吧,我假期有安排了。”

  “你能有什么安排啊?还不是一个人闷在家里,难不成……”周晓凡大大咧咧地拍了她一下,“你有男人了?”

  未晞仿佛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惊猝地抬起头,一双眼睛慌慌地望着她。不过几秒,她就镇定下来,堪堪一笑:“哪有?你可别乱说。”然后拿起背包,“抱歉,晓凡,没其他事,我要先走了,明天见。”

  周晓凡看着未晞纤细的背影,只觉得她这段日子有些不大对劲。以前的未晞虽然沉默安静,仿佛刻意与人保持着某种距离,却是一个外冷内热的女孩。

  可是现在的她,好像变了一个人。别人叫她的名字,她也仿佛受了惊吓,要愣住很久才有反应。整日魂不守舍,甚至连上课的时候都会魂游天外。

  怎么说呢?就好像一只等待猎人凌迟的小动物,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惨兮兮地看着自己被抽筋扒皮。

  周晓凡忽然一阵恶寒,自己怎么会想到这么残忍的事情?

  回神一看,教室里早已四下无人。教授忘了关掉电脑,大屏幕上还显示着那幅欢喜佛像。明王搂抱着**的明妃,眼睛却正对着她,那目光仿佛有了生命般,寒寒阴戾。

  周晓凡没来由地一阵心慌。太邪门了!

  百年名校,连侧门都装修得非凡大气。未晞沿着林荫小路慢吞吞地挪着步子,恨不得这条永远都走不完似的。

  可再长的路总有走完的时候。走到尽头,就要见到她不愿去见的人,面对她不愿面对的事。

  一辆气派的宾利已经等在那里,衣着体面的司机恭敬地为她打开车门,一切仿佛理所当然。

  可是,天知道,几天之前,他们还是没有交集的陌生人,若无其事地生活在各自的轨迹中,不得亲近。

  未晞用眼角的余光望着身边的男人,他还是那么忙碌,就连在车上也不休息。其实从认识他的那一天开始,她看到的都是他努力工作的样子。有时觉得他真像童话里那个穿着红舞鞋的小女孩,生命不止,舞动不息。

  如果一个人把生命三分之二的时间都用来赚钱,她不知道他还有什么快乐。如果没有快乐,他拥有如此多的财富,又有什么意义?

  轻牵唇角,未晞有点嘲笑自己的狷介。天之骄子的心思岂是她这种凡人能揣摩得透的?

  她从来看不透他,而他总能将她一眼看穿,所以打从开始这就不是一场平等的对弈。

  十四、如果真心要找一个人,大约总能找得到

  就像那天早晨,她从他的车上下来,回到那间鸽子笼一样的租住屋。如非一直等在家里,一夜都没合眼。

  神色疲惫的她刚一进门,就被如非拉着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好像生怕她少了什么似的。

  如非一直在追问她,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很不可思议的是,那一夜什么都没发生。她躺在车上睡着了,而他竟然没有叫醒她,就让她这样睡着。

  她是被鸟儿叽叽喳喳的鸣叫声吵醒的,张开眼睛,就看到他沉睡的面容浸润在金色的晨曦中,如此的安静。

  他靠着座椅就睡着了,而她身上还盖着他的西装外套。他们的车停在湖边,司机早已不知去向。

  她有些恍惚,只是愣愣地看着他,看着他阳光下的睫毛,看着他安静的侧脸。他的嘴唇很漂亮,不过很薄,据说有这种嘴唇的男人往往薄情寡义……

  直到他醒过来,她才仓皇地别过脸。他看着她半晌,仿佛若有所思。他没有说什么,她亦静默无言。车子里安静极了,只听到鸟儿婉转的鸣叫声,又是新的一天。

  “你住在哪里?我送你。”他的脸上略有倦容,微微舒展了一下肩颈,便打开车门,坐在驾驶座上,发动了引擎。

  她说出了一个地址,可是出口后便后悔了。她不该告诉他的,这就意味着往后的日子里她或许要跟他的生活纠缠不清。

  可是,就算她不说又有什么关系?在这个世界上,如果真心要找一个人,大约总能找得到。

  如同他对于她。

  无论她心里怎样期望,对着上帝如何祷告,他的车依旧每天如时出现在学校侧门等她。

  而她没有权利说不,当初没有,现在更没有。

  然后他会选一家环境优雅,但是地段偏僻的餐厅就餐,吃完后将她送到离“绝色”最近的那条马路上,坐在车里看着她走进去。天天如此,风雨无阻。

  他不铺张,不宣扬,不刻意,就这样安安静静、无声无息、准时准点地出现在她面前。每次他的言语都不多,甚至很少与她眼神交汇,不说话的时候更是气质冷峻,让人无端的害怕,却又不敢逃离。

  他风度翩翩,彬彬有礼,从未有过逾距的举动,甚至连她的手都不曾碰过,依旧让她草木皆兵。

  他好像变成了她的影子,一个巨大的、黑暗的、安静的影子。又像太阳下的那块乌云,不太大,也不太小,却恰好遮住了她所有的明媚。

  她不相信他不需要应酬,名利场上多的是风花雪月。她的消息再闭塞也知道,他行事向来低调,却从来没少过绯闻缠身。可他就是有时间、有耐性、有兴致将这场实力悬殊的追逐游戏持续下去,并且乐此不疲。

  她真的累了,这种旷日持久的精神压力令她筋疲力尽、几欲崩溃。她现在宁可他对她凶相毕露,如她最初所想的那般强取豪夺、吃干抹净。也好过让她每天对着他貌似谦和的绅士风度风声鹤唳、战战兢兢。

  有时她真的怀疑,他是不是故意这样待她,以此来折磨她那条可怜的,紧张得如同丝线一般的神经。

  十五、两个人的寒冷,如同荒原一般绝望

  “你最近好像瘦了一些。”阮劭南放下酒杯,单手撑着下巴,凝目望着对面瘦得几乎一阵风就能刮走的人。

  “学习太辛苦了吗?还是夜总会的工作不顺心?”他今天的谈兴似乎很高。

  学习怎么会辛苦呢?未晞幽幽地想,那是她千辛万苦得来的机会,就算真的苦,对她来说也是甜的。

  至于工作,这要感谢他的福荫,她和如非自从离开孤儿院就没有这么好过。

  所以你看,老天是公平的,让你失去某些东西的同时,总要给你某些补偿,即使杯水车薪。

  “或许,你下次可以试着陪我吃饭的时候,不要把‘勉强’二字这么清楚地写在脸上。”

  她浑身一颤,猝然地抬起眼睛。可是他并没有看她,所有的心思似乎都放在了面前那块牛排上,刚才的话仿佛只是随口说说,未曾过心。

  可是,风却在这一刻息止了,空气如同冷冻的泥块,就此凝结了。连氧气都变得有些稀薄,让人难以呼吸。

  “再过一个月就是寒假,你有什么安排?”他换了个话题。

  “导师组织一队学生去丽江写生。”她低声说。

  他沉吟片刻,说道:“不如去欧洲吧,巴黎怎么样?我过些日子到那边出差,我们可以在巴黎住些日子,顺便介绍巴黎美院的教授给你认识。”

  就此尘埃落定,他甚至都没有问她愿不愿意。

  这算什么?

  “时间差不多了,走吧。”他将餐具放在桌子上,用餐巾优雅地擦了擦唇角,然后掏出卡递给侍应。

  未晞低着头,看着自己握着刀叉发抖的手指。

  这些日子,她一直在忍,一直在忍。

  可是现在,她真的忍不下去了,她对他彻底认了输。她宁肯他给她一个痛快,而他却如同一只戏耍老鼠的黑猫,又像一个狡猾的刽子手。他将她的神智折磨得血肉模糊,呼救无力,却刻意延长了处决的时间,唯独保留了屠杀的权利。

  这种如临深渊的感觉,让她快要承受不住了。

  “差点忘了……”他忽然将一个首饰盒推到她面前。

  未晞霎时愣住了,还没有从惊讶中回过神来,他就径自打开盒盖,里面是一条闪闪发亮的钻石项链,吊坠的款式非常独特,好像一把精致的钥匙。

  他将项链拿出来,走到未晞身边亲手戴在她脖子上。未晞皮肤白,越发衬得钻石夺目。

  餐厅里客人不多,大家纷纷侧目,只觉得这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而男人英俊华贵的外表和俯身的姿态,令所有女士羡慕不已。有个老人看着他们微笑,仿佛在对未晞说,孩子,你看,你有多幸福。

  真的幸福吗?

  未晞有些僵硬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而他依旧风度翩翩,安适如常的脸上没有丝毫尴尬,甚至连笑容都没有,淡漠的神色如同那天的萧萧冷雨。冰冷的嘴唇贴在未晞同样冰冷的额头上,两个人的寒冷,如同荒原一般绝望。

  未晞转过脸,窗外华灯初上,路人南来北往。有人结伴而来,有人嬉笑而去。只有她,独自坐在一片荒芜的旷野中,举目四空……

  十六、杀人不过头点地,他到底想干什么?

  未晞走进化妆室的时候,如非正对着镜子补妆。一抬头,就看着未晞把脸搭在她的肩膀上,疲倦得像只没有脚的小鸟。

  “今天还是接你放学,陪你吃饭,送你上班,默默无言三部曲?”

  “是”

  “杀人不过头点地,他到底想干什么?”如非有些义愤填膺了。

  未晞苦笑一声:“我要是知道就好了。或许,他是想用这默默无言三部曲逼疯我,然后把我送进疯人院。可惜他不知道,其实我是只‘小强’,外表柔弱可欺,精神强悍无比。”

  “哈哈……”如非干笑两声,“一点都不好笑。”

  未晞想,这的确不好笑,尤其是你自己置身这个冷笑话之中。

  如非忽然想起了什么:“未晞,今天是小雯的头七。”

  未晞一怔,是的,今天是小雯的头七,殓葬费还是她们和其他几个姐妹一起凑的,她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事忘了?

  “她的骨灰呢?”未晞问。

  “被老吴拿走了,没有联系到她的家人。老吴刚从北京开完画展回来,一听说就赶来了。一个老男人,抱着小雯的骨灰哭得跟什么似的,让人看着都难受。”

  莫如非点燃一支香烟,揉了揉眼角:“他走的时候,一边哭一边说,要带小雯去北京看看天安门,看看长城,这是她生前最大的心愿。真没想到,他对小雯是真心的。可惜,她没福气……”

  如非说不下去了,只是狠狠地吸烟,指间火光明灭,在寂寂的黑夜里看着,好像一滴红色的眼泪。

  第五章

  夜深了,城市的夜空依旧看不到星光。未晞拿着垃圾袋一个人来到夜总会的后巷。这里大概是整个城市最黑暗的地方,除了偶尔能看到几个蜷缩在角落里的乞丐和觅食的老鼠外,连月光都不愿降临。

  将垃圾放进焚烧炉,浇上汽油,点燃一根火柴扔进去,整套程序驾轻就熟,这是她在酒吧的工作之一。

  当跳动的火焰映红了她的双眼的时候,陆未晞抬起头,她不知道自己在看些什么。或许,她什么都没看,只是这个动作已经成了习惯。

  一个化解悲伤的习惯。

  这个城市的黑夜太漫长了,如果不为自己点亮黑暗,谁又能拯救你?

  她拿了如非的香烟,点燃一根,轻吸一口,味道比想象的还要辛辣。她将它放在西边,然后从一个袋子里掏出一叠画纸,画纸上是一张张栩栩如生的鲜活面孔。

  小雯,COCO,阿枫……还有如非和她自己。这是她到“绝色”上班之后,给每一位结识的朋友画的。

  城市的夜风拂过指间,有冰冷的触感。嫣红的火苗在夜风中婆娑起舞,风声喑哑,被风吹散的灰烬好像黑色的蝴蝶,在茫茫的黑夜里翩翩而飞。

  她看着画纸上小雯年轻而忧郁的脸,她是一个美丽的女子,与如非一样整日烟不离手。只是,她抽烟的样子很伤感,那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表情。

  所以,自那时便有了某种预感:这样的女子,无法在世上走得太远。

  未晞轻轻叹了口气,低头看了看如非的香烟。SEVENMILD,她只抽这个牌子的日本烟。

  记得如非说过,香烟跟酒精一样,可以在灵魂抽离的瞬间堵住记忆的伤口,如果你不在意饮鸩止渴的话。

  真的这么好用吗?

  未晞疑惑地将一根香烟放在嘴边,刚想点燃…….

  “喂,你不要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