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绝色倾城 > 正文 > 第9——12章
第9——12章



更新日期:2021-04-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九、哮喘而已,又不会死

  未晞扭过头,恍恍惚惚地看到他们像拖狗一样拖着如非,如非的双手死死地抓着包厢的门框,血红的双眼,拼命一样,就是不肯松手,死也不肯松手。

  未晞想说些什么,可是她说不了。男人向上拉起她的文胸,冰冷的呼吸和炙热的嘴唇,落在她惨白的唇上,落在她脖子美妙绝伦的线条上,落在她粉嫩撩人的乳尖上。他灵活的手指绕到她身后,毫不在意地解开她胸衣的扣子,将那碍事的东西扯到一边,像一个玩乐的孩子,冷酷地蹂躏着她皎洁的身体。

  她半裸的身子暴露在昏黄的灯光下,暴露在男人们冷漠的视线中,绝望地颤抖着。她知道自己将失去什么,而且是将一种最不堪最可拍的方式失去。

  她侧过脸,看到桌子上有酒瓶,酒杯,冰筒里还有冰锥……只要她能拿到,就算阻止不了他,她也能了结自己。

  可是她动不了,她的双手被他压着,整个人都被他钳制在怀里,他的手指**她的鬓发,细细地吻着她泪湿的脸,兴致勃勃地将这场残忍的游戏持续下去。

  鼻尖闻到男性的麝香和浓重的欲望气息,未晞浑身发冷,整个人像沉在水里,呼吸越来越艰难,意识越来越不清醒。

  他托起了她的脸,手指非常技巧地揉弄着她俏丽的丰盈,咬着她的嘴唇,含住她细微的痛呼,修长的手指沿着她柔美的腰线,一路向下探去。他呼吸炙热,似乎贴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包厢里音乐震耳,她一句都没有听清楚,只恍恍惚惚地看到他的脸,忽远忽近。

  她不知道有多少人看着这可怕而龌龊的一幕,可是没有人站出来阻止,甚至没有人愿意为她们说句话,哪怕只有一句。

  干涩的眼角没有泪水,只有痛苦和绝望。

  她听到有人在笑,冷漠的丹凤眼在无尽的黑暗中闪烁。她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明明一副好皮囊,却笑得像魔鬼一样。

  有人见过一边将猎物拆吃入腹,一边微笑的狼吗?她今天见到了,活生生地能将人逼死在绝路上。

  她的意识更加模糊,身边的一切渐行渐远。所有的声音仿佛从远方而来,又像只是飘在耳边。整个人像沉在水底,又像是被人掐断了喉咙。

  她想呼喊求救,可是她发不出声音。她想伸出手抓住些什么,却只是徒劳。只有急促的呼吸,一阵一阵的剧烈呼吸,仿佛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汗水浸湿了男人的手指,浸湿了半褪的衬衫,整个人像被卡车碾成一团,肝胆俱裂,五内俱痛。可还是无法呼吸,再怎么努力都无法呼吸!

  恍惚中,她听到如非惊慌失措地喊着:“她有先天性哮喘,这样会出事的,你快放开她!”

  然后,不知是谁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哮喘而已,又不会死。”

  的确不会死,再痛苦都不会死,只会生不如死。真正体会过的人才会知道,明明活着,却像被人掐住喉咙一样无法呼吸……那是一个活地狱!

  十、她们被整得死去活来,人家看得高兴

  “你很怕我?”对面的男人放下刀叉,用餐巾擦了擦唇角,对未晞如此说。

  未晞有些仓促地抬起头,望着他,却不知该怎么回答。事实上,她真的很怕他。

  阮劭南轻轻一笑,双手随意交叠在一起:“我大概知道原因。坦白说,我不知道魏成豹用了什么方法,却满意于这样的结果。我喜欢你身上的某些特质,只是不愿意为此而浪费过多的时间。所以,如果让你感到委屈,我很抱歉。”

  未晞什么都没说,他也不需要她说什么。这不是一场平等的聆听,而是强权者的诉说。相比他的心血来潮,她的意志微不足道。

  他掏出香烟,很绅士地问她:“可以吗?”

  未晞恍惚地点头,然后看到他掏出火机熟稔地点烟。兵丁!Givenchy火机的金属脆响,橘红色的火苗如花绽放。这声音和味道是如此的熟悉,如同那个天翻地覆的夜晚……

  那天晚上,他坐在房间的角落里点烟,橙色的火苗,好像一小簇明亮的火炬。那明灭不定的微光点亮了一方黑暗,映照出一双深沉如海的眼睛。

  之前他一直坐在暗处没有说话,未晞又过于慌乱,都没有注意到他。而此刻,神志不清的她已经不大能看清他的样子,可是她还能听到他的声音。

  “落川,差不多就行了。你一个大男人,跟两个小姑娘较什么劲儿?还真把自己当流氓了?”

  他的声音低沉清冽,似乎习惯了立于众人之上发号施令,语气中不是没有揶揄挖苦的味道。然而,向来跋扈的凌落川却毫不在意,从未晞胸前抬起脸,对着他悻悻地笑道:“我正在兴头上,你偏要来拆我的台?”

  “我是担心你玩出火。”他捻熄香烟,站起身,单手插着裤袋,慢慢从角落的阴影里走出来。在她躺着的沙发旁边站定,居高临下地看着下面衣衫不整、楚楚可怜的人。

  “哮喘一时半刻是死不了,可是大脑缺氧太久,会让人变成白痴。你不会想养她一辈子吧?”

  “呵呵……”凌落川拍了拍她白惨惨的脸,“这么漂亮的小白痴,养一辈子倒也不错,那不正好任我为所欲为吗?”

  他倒笑了,数落着:“你就没一句正经,好好的一场聚会,说好了给老赵洗尘,结果我们一帮人光看着你折腾了大半夜,还有完没完?”

  立刻有人站起来打圆场:“哈哈,没事,没事。洗尘事小,凌少高兴事大,高兴就好,高兴就好……”

  “等他高兴够了,这两个也被他折腾死了。”阮劭南借着灯光看了看腕表,“走吧,这里差不多了,我们去别家续摊。”

  说完也没看她们,自顾走了。

  凌落川看他走了,竟然真的罢了手,笑着捏了捏未晞下巴,在她腮上一亲,拿起自己的外套跟了上去。

  于是,一群人就这样浩浩荡荡地也跟着走了。边走边商量,哪家的红酒香醇,格调高雅,小姐温柔美丽,又善解风情。

  留下一室的惨淡和两个可怜的女孩,谁来收场?

  “未晞,未晞……你看看我,你快看看我啊。你别吓我,你的药呢?你的药呢?”如非手忙脚乱地帮她拉好衣服,扣好纽扣,翻她裤子的荷包找药。

  她想告诉如非,药在更衣室里,可是她已经虚弱地说不出话来。她感到一双纤细的手臂用力拉扯着她,试图把她背起来。可是,遍体鳞伤的如非已经承担不起她的重量,尽管她纤细得如同蜻蜓。

  魏成豹看着凄惨无比的她们,也不帮忙,只是漫不经心地数落道:“你们两个今天可真是够本事的,知道那都是什么人吗?我他妈都得当祖宗似的伺候着。连他都敢得罪?不想在这里混了是不是?”

  门口已经聚集了一些人围观,魏成豹临出门的时候,还不忘慢悠悠地吩咐道:“告诉你们,一个个都给我站着看,谁也不许管她们,否则……我打折那个人的腿!”

  围观的群众面面相觑,“绝色倾城”俨然是个小人间,更像个野生动物园,自有一套等级森严的生态食物链,顶端掠食者发了话,谁敢不从?

  所以每一个人都规规矩矩地站在距离她们一米开外,求生本能,绝不靠近。

  那一刻,未晞恍恍惚惚地想,她们究竟做错了什么?整个晚上,不过是一场猫戏老鼠的游戏。她们被整得死去活来,人家看得高兴。

  十一、她还活着,就要活生生承受这一切

  之后发生了什么?她一无所知。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医院里。头脑清醒,思维正常,只是身体虚弱了些。

  如非买了鸡汤,医院附近的小吃店做的,口味马马虎虎,上面飘着厚厚的一浮油,看着都有些触目惊心。

  未晞倒是习惯这样的吃食,拿起汤勺一口一口地喝着。如非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告诉她,原来,昨天晚上替她们解围的人是阮劭南。

  她听后一愣,抬起乌沉沉的大眼睛问:“哪个阮劭南?”

  “易天集团的阮劭南,动动手指股市就能震三震的财富新贵。”如非有些奇怪地看着她,阮劭南的名字在这座城市如雷贯耳,而易天集团的创业神话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当时你已经不省人事了,魏成豹那个畜牲不让大家来帮忙。COCO和阿枫想过来帮我,被那些看戏的杂种拦住了。你当时没有看到,COCO急得都哭了,一直问你是不是死了。幸亏阮劭南派自己的司机帮我把你送到医院,否则当时那种情况,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未晞放下手里的鸡汤,脸颊燥热,心却在发凉。

  手机响了,未晞低头一看,是自己的,却是个陌生的号码。她多少有些不好的预感,但还是接了起来。然后,一个声音清楚地传来,低沉有力。

  “陆小姐吗?我是阮劭南……”

  未晞感到自己的心像一只惊惶的飞鸟,以绝望的姿态坠进了无尽的深渊。黑暗瞬间淹没周遭的一切,只剩了他的声音,空洞地回响。

  他的声音冷淡,却很绅士,简单地询问了她的病情后,就挂断了电话。前后不过三四十秒,未晞的大脑却阶段性的停滞,所有的思维仿佛被一只蛮横的大手拉入了另一个空间。

  “未晞,谁的电话?”如非问。

  未晞转过脸,恍恍惚惚地说:“是……阮劭南。”

  这通电话,足足让未晞担心了好几天,可担忧中又带着某种侥幸。

  在这个城市,他太富有了,万众敬仰的人生,一举一动都是媒体关注的焦点,百姓茶余饭后的话题。而她不过是一只活在角落里的蚂蚁,挣扎在茫茫人海中,为了生计疲于奔命。

  所以,这就是了。

  这就是凡人与天的距离,女人与男人的距离,她与他的距离……或许就这样彼此忘记,红尘阡陌,再不想起?

  可是,魏成豹的一个电话,便打碎了她所有天真的幻想。

  意思简单明了,残忍直白,好像一出恶俗的肥皂剧,连婉转晦意都没有。在那之后,陆未晞如同三魂不见了七魄。

  直到她见到了他,看到他冷峻的眉目映在夕阳的晚景中。她才知道,她的魂魄没有走,她还活着。于是,就要活生生地承受这一切。

  十二、先以欲勾之,后令入佛智

  他们离开餐厅的时候,夜已深沉。

  未晞坐在车里忽然有些疲倦,她的神经绷得太久太紧,到了这最紧要的时候,反而没了力气。或许,就像有些人说的,恐惧,只是恐惧着等待恐惧的过程;痛苦,只是痛苦着得到痛苦的结果。

  如此罢了……

  她没有力气再去想什么,就这样靠着皮椅睡着了。她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却忘记了梦的内容。只知道这是一个无比伤感的梦。

  这个梦她做了多久?

  如果几十刹为一瞬,几十瞬为一弹指,弹指一挥间,她有多少鲜血凝于黑土?

  她有没有流泪?

  不记得了。恍惚中,好像有人贴在她耳边诉说了一些什么,那声音非常动听,带着天使般华丽的温柔。

  记得小时候,如非给她讲过一个故事

  传说很久之前,有一个美丽的地方叫做无泪之城,城里的人都是快乐的天使。因为快乐,所以没有眼泪。后来,天使坠落,天空飘起蓝色的雨,这里依然叫做无泪之城。只是,人们的眼泪却流干了……

  “你们现在看到的这幅卷轴画叫做‘唐卡’,是在松赞干布时期兴起的一种绘画艺术。画中描绘的是欢喜佛,佛像男女合抱。男佛被称为明王,女佛是明妃。关于欢喜佛在印度还有一段传说。”

  教授擦了擦眼镜:“相传,崇尚婆罗门教的国王残忍成性,大举杀戮佛教徒。释迦牟尼就派观世音化为美女和他交媾,醉于女色的国王终为美女所征服而皈依佛教,最后成为佛坛上的主尊。”

  有人在座位上小声说了一句:“这不就是堂而皇之的春宫图嘛……”

  教室响起一片嬉笑声,仔细一瞧,还真是。

  那幅唐卡上,一男一女拥抱合坐在一起。男佛面容凶恶,身体大约有女佛的两倍,紧紧抱着女佛的腰身,而女佛的双足环在男佛的腰上。那姿态不像在修炼,反而像世间最寻常的男女之事。

  难道神佛也懂七情六欲,男欢女爱吗?

  教授喝了口茶水,不紧不慢地说:“欢喜佛在密宗是一种‘调心工具’,对着它观形鉴视,渐渐习以为常,欲念之心自然消除。也便是我们常说的‘以欲制欲’。与这些残暴的明王合为一体的妩媚多姿的明妃,是明王修行时必不可少的伙伴。她在修行中的作用以佛经上的话来说,叫做‘先以欲勾之,后令入佛智’,她以爱欲供奉那些残暴的神魔,使之受到感化,再把他们引到佛的境界中来……”

  有人掩口而笑,有人窃窃私语,大家似乎对这神秘的欢喜佛像感到无限新奇。

  未晞看着那幅**相拥的双身佛像,只是恍恍惚惚地想:爱欲能超渡猛厉的神魔,可是,它能化解人心中的戾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