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章




更新日期:2021-04-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堪萨斯州江克欣城。

  天低云暗,阴风凄凄,大雪纷飞。六号公路上的能见度几乎为零。玛丽・阿什利小心翼翼地驾驶着破旧的客货两用车,驶在公路中线,扫雪车在前面开路。她正赶去上课,而暴风雪却使她迟到,车速本已慢如爬行,她仍担心车轮打滑。

  总统的声音从车内收音机里传出来:……朝野之中,不少人坚持认为美国应深掘壕,少架桥。我的回答是:我们再也不能让我们这代人和我们的后代的前途,处于全球对抗和核大战的威胁之中。”玛丽・阿什利想:投他一票不冤枉。保罗・埃利森势必成为一位伟大的总统。她把方向盘把得更紧。此时,茫茫大雪,遮眼障目。

  圣・克罗瓦岛,晴空万里,湛蓝澄澈,阳光普照,然而哈里・兰茨全无心情出门溜达,屋子里的生活太令他舒心惬意了。他赤身裸体躺在床上,多莉两姊妹把他似三明治一般夹在中间。凭经验,兰茨发觉她们不是姊妹。

  安内特身段修长,皮肤天然浅黑;萨莉虽然也个头高挑,肌肤却如同雪凝。她俩是否是亲戚,兰茨才不在乎呢。要命的是这两个女人都是调情高手,她们现在的动作,使兰茨快活得直想大叫!

  在这间汽车旅馆客房的那头,电视机荧光屏上总统的影像摇曳不定。“因为我相信,只要双方拿出诚意,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东柏林的水泥墙也会轰然垮塌。”

  “亲爱的,你要我去关掉那该死的东西吗?”萨莉停止动作,问道。“别关,我想听听他卖的什么狗皮膏药。”安内特抬起头:你投了他一票吗?”哈里・兰茨大声雷吼:嗨!你们两个!”

  “一如你们了解的那样,三年前,a国总统易人,a国就与美国断了交。我现在告诉你们,我们与a国政府及其总统已有了联系,他同意与我国恢复外交关系。”宾夕法尼亚大街的人群发出了一阵欢呼。

  兰茨猛然挺身坐起,安内特的牙齿碰疼了他。

  “上帝呀!”兰茨痛得尖叫,你要干吗?”“你为啥要动?”兰茨没有听见她说什么,她的眼睛仿佛粘在电视机上了。

  “我们的正式行动之一是,”总统说,“派一个大使到a国去。这还仅仅是开端……”

  布加勒斯特a国首都正是薄暮时分,冬天的天气出人意料地充满暖意。夜市的街道,人群熙攘,人们排着队,在不符时节的暖融融的气候中购买食品。

  在古老的办公室内,a国总统正在收听无线电短波广播。他的周围簇拥着六个助手。“……我无意就此停止。”美国总统慷慨激昂。“一切与美国断绝的外交关系,我都打算重新建立起来。此外,我还想巩固我们和c国、d国和g国的关系。”收音机里传出阵阵欢呼声和雷动的掌声。“向a国派驻大使,无非是世界范围内,人民与人民之间交往活动的开始。我们不要忘记:人类起源相同,也被相同的问题困扰,并将走向相同的终极命运。让我们牢记:我们同多异少,我们之间的分歧,是我们自己酿成的!”

  在巴黎市郊,纳伊镇有一处戒备森严的别墅。a国叛逃领袖马林・格罗沙,正在收看在第二频道转播的美国总统就职盛况。“……我向各位担保,我将尽全力发现别人的长处……”掌声持续整整五分钟。

  马林・格罗沙若有所思地说:“时机成熟了。列夫,他正说出肺腑之言。”

  他的保安首领列夫・帕斯捷尔纳克答非所问:这对总统有利吗?”马林・格罗沙摇头否认:“不过,我必须小心从事,过去的失败不能重演。”

  彼特・康纳斯没有喝醉,至少没有达到他希望的酩酊大醉的程度。当他干完第五杯苏格兰威士忌时,与他同居的女秘书南希走出来说:“彼特,还未灌够?”他笑了,拍了她一下。“我们的总统正在夸夸其谈,你得有点礼貌。”他转头注视总统形象,对着屏幕大吼:“你是个左翼分子,这是我的国家,cia决不允许你卖国求荣。臭狗屎,等着收拾你吧,奉劝你别拿你的屁股来下赌!”

  保罗・埃利森说:我需要你鼎力相助,老朋友。”“一定全力以赴。”斯坦顿・罗杰斯轻声回答。

  这是椭圆形办公室,总统的公案后,挂着美国国旗。这是他俩的第一次会谈,埃利森总统感觉挺别扭。假如斯坦顿不失足,保罗・埃利森想,坐这把交椅的就是他而非我。

  斯坦顿・罗杰斯像看穿了他的心思,说道:“讲真的,在你被提名竞选总统那天,保罗,我真羡慕死了。这是我的梦,而你却实现了。你还了解吗?我最终认识到,如果我坐不到这把椅子,在这个世界上,我只希望你能坐下来。这把椅子非你莫属!”保罗・埃利森朝朋友微微一笑,说:告诉你,斯坦顿,这房间也怪吓人的,我觉得华盛顿、林肯和杰弗逊的鬼魂在游荡。”“我们还有一些总统……”“我懂。不过,伟大的总统们已树立万世楷模了呀。”他揿桌上的电钮,几秒钟后,身穿白制服的侍者进来。“总统先生需要什么?”保罗・埃利森问罗杰斯:喝咖啡?”“行呀。”“还要一点什么?”“谢谢,芭芭拉要我减肥。”

  芭芭拉。她使每个人都大为惊奇。华盛顿的流言飞语甚嚣尘上,说他们的婚姻连头一年都迈不过,谁知弹指十五年,两情依然长久。斯坦顿・罗杰斯在华盛顿一开风气之先,芭芭拉也挣得了礼貌殷勤的女主人名誉。

  保罗・埃利森起身踱步,人们对我有关民间交流的讲演褒贬不一,我以为你对报上的文章深知其详。”斯坦顿・罗杰斯耸耸肩:“你知道他们的做法,他们热衷于造神,然后再把神像捣碎。”“坦率地讲,我才不管报纸是怎样胡言乱语的,我只对民众的反应感兴趣。”“毋庸讳言,保罗。你把敬天命、畏圣人的观念灌进了太多人的意识。军队对你的宏伟计划颇不以为然,还有不少实力雄厚的煽动者,无一不想你的计划泡汤。”“我的设想必获成功。”他往椅背上一靠。你可知当今天下最大的症结所在?没有政治家,国家大权都操在政客手上。不久以前,这世界巨人林立,尽管好坏掺杂,但毕竟都是伟人。罗斯福、邱吉尔、希特勒、墨索里尼、戴高乐,还有斯大林,真是不胜枚举。为什么他们都同出一个时代?为什么今天就没有政治家了呢?”“想在二十一英寸的荧光屏上当世界伟人难上加难。”侍者进门,手上托着银盘,上面放着咖啡壶和一对杯子,器具上都有总统专用印记。总统先生,还需要什么?”“够了,亨利,谢谢你。”总统等侍者出去后,又说:我想与您商量,物色一位合适的大使派到a国去。”“行。”“再讲此事的重要意义,纯属多此一举。我只请您尽快为之。”

  斯坦顿・罗杰斯呷口咖啡,站起来说:拟请国务院克日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