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今生只为你 > 正文 > 第七章
第七章



更新日期:2021-04-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君华要结婚了!这消息吓得青云一直神魂不清!怎么会那么快呢?雷煌就这么个心血来潮,想着老婆,然后对君华求婚,而二人就打算共组一个家了!

方便的是二人正好有了女儿,幸福的远景可期。

真是的!她还以为有得磨哩!雷煌真是人不可貌相,昨天她才知道雷煌在美国是个名律师,有他自己的律师楼;并且生活精彩刺激,根本没有纂位的打算!害她急得半死,拼命帮雷拓打江山。

“青云,吃饭了,你这只野马,一出去就溜得不见人影,是生是死也不让我们知道,你爸上回很生——气。”江母端菜上桌,接续着刚才的叨念。

她真是挑错日子回来了,那里知道今天正是母亲轮休的日子!老妈有全天的时间可以用来骂她。

“妈,拜托!我在吃饭,别让我消化不良好吗?”

“你就是欠人骂、欠人打,才会长成这种个性,一点也不懂三从四德,没一点女孩儿家的样子,都二十七岁了还嫁不出去!上回老李呀,就是厨师嘛,直问我们抱外孙了没有,他女儿的孩子都上国中了,我都不敢讲我女儿嫁不出去!”

端着满满的饭菜,青云移向房间避风头,可是江母这回大概是真的生气了,就跟在她屁股后面叨念不休,简直打算把二十七年来的不满一次说完。

再说下去她真的快翻脸了!老是提她个性不行,脾气不好,长得比夜叉还糟糕,偏又眼光高,没人敢要……

“你到底要我怎样啦!我要回公寓了!”青云碗一丢,拿着皮包就要走。

“你看看!就是这种说不得的个性,念你没两句,你就翻脸。我是你妈耶,连我你都敢摆脸色,那别人犯到你不就完了?!你这么一副小霸王的脾气,你当你是王永庆的女儿可以摆姿态给人供着啊!”江母跟到门口,仍是骂个不停。

老实说,青云还真有点遗传到其母骂人的本事!

“我一到家你就骂人,我再笨也知道要躲!明天还要上班,我回去了。”

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打开皮包拿出一袋钱。“喏,给你们用。”

“你那来这么多钱?你上回说换了工作,是什么样的工作?缴完贷款还能剩这么多给我,喂!你别是找了个不三不四的工作吧?”江母拈着手中厚厚的一叠钞票,满心疑虑。女儿每月要交三万元的房屋贷款,以前每个月顶多交给她伍仟元,这回居然上万块,怪不得她要疑惑了。

青云气得发晕,冷笑道:

“你女儿这种姿色没本钱去当陪酒小姐,你放心,加上不懂撒娇嗲那一套,就更不用说了。你以为你生了一个大美人哪?做什么都方便?”

“那你到底在做什么工作?总要让我知道呀!你就是什么事都自己决定,不告诉父母,老让我们牵肠挂肚,又来怪我们唠叨,我说生了你还真是费心力。”

“我要回去了,我现在的工作劳心又劳力,做得像牛一样。”早知道就别回来,才交代完转身,差一点点就往一具男性胸怀中投去。猛地煞住身形比青云更早一步反应的是江母。

“大少爷,您怎么过来了?是不是主屋那边有什么事要我做?”江母连忙走了出来,并且笑得殷勤,那里还有刚才骂人的死板面孔!

青云眼睛朝天,将皮包往肩上一甩。

“我走了。”

雷拓伸手抓住她的手。

“青云,我来找你。”

“承蒙您看得起,我可不敢承受!”只要站在雷家的土地上,她永远有低人一等的感觉;进而对他也不可能摆出好脸色!身分的悬殊再次重重压住她的心头,形成一股——巨大阴影。

“你这是什么态度,当心你爸知道又来打你!”江母又骂了一句。

雷拓连忙笑道:

“江妈,我与青云有事先走了,我是来找她的,你好好休息,再见!”立即紧抓着青云快步走出后门。

“放开!”走了好一段路,青云努力的想甩开雷拓的手,可是有时候雷拓并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人,他一坚定起来她可奈何不了他。比如现在就是。

从雷家的后门走出去,是一大片青山绿水的景致,并且规画良好。他们一路沿着绿地走,在一片树林中伫足。他拉着她一同席地而坐,青云一时挣脱不开,跌入他怀中。居然迎上雷拓侵略式的深吻中他很急切,像要侵略她的心,也像是要吻掉她新筑起的那层防备……

青云双手成拳,原本搂着他的肩,可是他根本不怕痛;反而她打得无力了,手酸之余只好乖乖顺从他的吻,渐渐不自觉的搂着他的腰,任他侵占了……

当她开始感觉自己看到蓝天时,才知道自己躺在草地上,而占住一大片蓝天视野的雷拓,正闪着灼热的眸子看着她,眼光是从未见过的深沉,并且灼人。

意识渐渐清晰,她抬起手,轻沿他俊朗的五官行走;卸下温文面孔的他是有些吓人的,而她仍为刚才的狂吻激荡不已。他在怕……

“你怕什么?”她问,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无力。

“不要在我们之间划上等级之分,我仍是我,你也还是你,我苦恋你那么久,好不容易你才有些动心,不要再因物质生活上的差异来否定我们之间的感情,我受不了这个!青云……青云……你本来就是一个豁达的女孩,为什么偏要对我有门户之见?难道是因为你真的太习惯欺负我了才要处处刁难我?”雷拓真诚的说着,不容青云有一点逃避。难道真的是因为他对她太好,让她一点都不珍惜吗?

“你不是我,当然不了解我的感觉。雷拓……我不豁达,我真的介意!”

她枕在他的手臂上,有些无助的说着。

她爱他,真的爱他!发现了这一项事实简直令她欲哭无泪!什么时候的事呢?当自己发觉时才知道那份爱已深刻得无法自拔。

“不要企图逃开我,如果你真的介意,我们可以想一个办法。”

“还能有什么办法?同居吗?倒是可以,你住到我那儿,反正君华快成为你堂嫂了。”但她仍记得雷拓坚决反对同居的方式。

“我要在合法的情况下与你住在一起。同居免谈。”他脑子里已千折百转,但还在考虑要不要说。

“还能有更高明的办法吗?这时代已不兴温莎公爵那一套了!台湾就那么点大,你想与我私奔吗?”这更不可能。

雷拓横了她一眼,淡笑道:

“干脆送你爸妈一笔退休金,然后把他们扫地出门!”

青云的反应是跳起来大叫。

“不行!我爸妈才五十出头,至少还能活个三十来年,现在就要他们退休,以后的日子要怎么打发?何况他们的朋友全都在这宅子里了,一旦走出电家,他们真的会成为孤单老人!你少出馊主意!”

“你父母的工作是你最在意的事,致使你不肯嫁我,我还能怎么做!只要你父母走出雷家,那么你就可以嫁我嫁得毫无芥蒂了,不是吗?……”

“你只会想到我这边,你怎么不想想也许你爸根本不会允许你娶佣人的女儿?”

“他一向尊重我的决定,我早已向他说了。”

“你——说了?你是怎么说的?”青云大为紧张,没想到雷拓居然向雷明扬说过了。

这会儿,雷拓可不多说了,只是耸耸肩。

“他不反对就是了。我说青云,我们与雷煌同一天结婚可好?”

“不好,你不交代清楚,接下来就别谈!你老爸知道我吗?知道我是他司机的女儿吗?”青云可不放过。

“他知道,而且他想与你正式见面,就在明天,全国饭店见。”

“不要!”她大叫出来,伸手就往他身上捶。“你居然擅自替我决定,我不要见你爸!我根本不想当你们雷家的媳妇,明天我不要去!”

“我要是会英年早逝不是没有原因的!”雷拓任她打,喃喃低语。

“我——我——你去死啦!”青云猛地住手,转身就要跑开。她手都打红了,可想而知雷拓也会很痛……

“青云!”雷拓两三大步就追上她,由身后紧紧搂住她的纤腰,深深闻着她秀发上的香味。“嫁给我……嫁给我……好吗?我会疼惜你的,你爱怎么打我都没关系……”

她在他臂弯中转身看他,内心交战不已……水光盈然的双眸有迟疑有不安……及更多的不舍……终于仍是什么也没说,咬住下唇,投身入他怀中,沉浸在他无边的深情里!

江青云,你是个幸运的女人——她这么告诉自己……

绣芙蓉2003年11月16日更新制作

念恩被她父亲——雷煌接出去玩,并且带回雷家给雷明扬看。君华则开始着手打包行李。

雷煌不兴黄道吉日那一套,决定下星期天结婚,已开始叫人整理新房;而她当然就得慢慢把自己的东西搬过去。住了四年多的地方,还真有些舍不得。

青云则是因为晚上得去见雷明扬,紧张得无心上班,干脆休息一天,并且帮君华打包。

“说过不会再去美国,这回我看是要长期定居了!”青云瘫在床上嘀咕着。一下子要搬走两个人,这三房二厅的房子霎时变得清冷,连她也想搬走了。

“我会常回来的,而且我也不是一嫁人就去美国啊!雷煌说年底才回去。得等雷拓有能力接掌公司之后,他的承诺才算完成。”

“雷拓有能力?等着吧!我并不是看不起他,而是他的个性不适合做生意。”

“所以雷煌与雷拓的父亲才打算撮合你与雷拓啊!”君华笑道。

“什么意思?”青云坐了起来,皱眉问。

君华疑惑道:“你不知道吗?雷伯伯早相中你了,并且暗中观察你好一段时日,想培养你当他的接班人:因为他自己知道雷拓不适合继承事业!”

“雷拓知道这一点吗?”青云的神色凝重了起来!原来她在他们眼中是有利用价值的!去他的大产业!她何苦找罪受?而雷拓的真心——也是因为这附加利益吗?

“应该不知道吧!雷煌告诉我,雷伯伯交给雷拓那间公司的条件是,如果他经营得起来,就不再逼他继承他的事业,并且放他回去学音乐。事实上那间公司是用来考验你的能力。”君华坐在她身边;“别怀疑雷拓的真心,他爱你二十年了!你不应该污辱他的感情,他太真了,所以不会做假,而且没一点敏感度,你应该是最明白的人,不是吗?就是因为他学不会算计别人才当不成接班人,那会合计别人来设计你呢!”这一番合情入理的说词,令青云心中霎时好受不少。至少,她是该了解雷拓这一点的……他是真的爱她,爱得相当凄惨,她那能再对他误解?她该为自己怀疑的念头感到羞愧。

“雷明扬真是只老狐狸!难怪他不会反对雷拓娶我!”现在她反而不怕去见雷明扬了!“即使我将来真的成了雷拓的妻子,我也不要做得像牛像马!”

“不想也很难,重担全放在雷拓身上你会坐视不管才怪!我想雷伯伯早将你的脾气摸得一清二楚了,到时候如果你能闲在一边的话,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我讨厌这种感觉,好像任人摆布!”她又倒回床上,随手抓起小念恩的衣服玩。

“其实也可以反攻啦!只要你一直怀孕,雷伯伯与雷拓准会将你捧在手心,一点也不敢把工作推给你!你也乐得清闲,到时不要喊无聊就成了。”君华出了个馊主意。

一颗枕头正好打中她的脸。

“你当我是母猪呀!专事生产!与其如此,还不如认命一点去当女强人。”

她当然是想要孩子的,可是要是一直生一直生……光想就十分恐怖……她与雷拓的孩子……老天!她不得不想共同创造孩子得有的肌肤之亲……哦!羞死人了!她一个黄花大闺女居然想这种事……心里影响生理,她觉得全身涌上一股燥热……

史君华眨着眼,很坏的凑上一句:

“怎么,想到‘很色’的事情是吗?雷拓的身材如何?”

“史君华!你——你可恶!别以为现在有雷煌当靠山我就奈何不了你!”

青云被点破心思,双颊通红,却又不知如何是好。

“青云,对这种事不必害羞,能与自己所爱的人结合是最幸福的事;生儿育女更是天经地义的,你是个好女孩,值得雷拓终生疼爱。”君华抱住她,低低的说着:“一旦你嫁给雷拓,想想看,我们就是妯娌了,多好的事!这样即使我远嫁海外,也不必怕会断了音讯。青云,我们有一辈子的缘份。”

“是啊,你已经想那么远了……我可没想过。”

“想当初你收留我时……”君华忍不住提当年。

“别提那个。过去就算了。”

“你不会知道我有多感激,然而这恩情却是穷其一生报答不完的……”

“君华!”青云皱眉,并且浑身不自在。

“青云,能认识你真好。”君华由衷道,不怕被青云打断。有些话不说不行,而她心里真的很感激青云!

“你好肉麻,我听不下去了!”青云故意大叫,而在一阵眼波交流后,两人都意会的笑了,搂抱在一起又哭又笑的互道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