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山楂树之恋 > 正文 > 第27章
第27章



更新日期:2021-04-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静秋不用回头,就知道说话的是谁。她腾地一下红了脸,他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刚好在她最狼狈的时候跑来了。

    老三走到静秋跟前,握住车把,又说了一遍:“你去吧,我看着板车。”

    静秋红着脸说:“我去哪里?”

    “你不是要去上厕所吗?快去吧,有我看着车,没问题的。”

    她难堪得要命,这个人怎么说话直统统的?就是看出来别人要上厕所,也不要直接说出来嘛。她说:“谁说我要上厕所?”就呆站在那里看他。

    他穿了件短袖的白衬衣,没扣扣子,露出里面一件镶蓝边的白背心,扎在军裤里。这好像还是她第一次见他穿短袖,觉得很新奇,突然发现他身上的皮肤好白,小臂上的肌肉鼓鼓的,好像小臂反而比大臂粗壮,使她感到男人的手臂真奇怪啊。

    他笑嘻嘻地说:“从昨天起就跟着你,看见你有军哥哥护驾,没敢上来打招呼。破坏军婚,一律从重从严处理,闹不好,可以判死刑的。”

    她连忙声明:“哪里有什么军哥哥?是个同学,就是我跟你讲过的‘弟媳妇’。”

    “噢,那就是大名鼎鼎的‘弟媳妇’?穿了军装,很飒爽英姿的呢。”他问,“你不上厕所了?不上我们就走吧。”

    “到哪里去?”她说,“我现在没时间,我在打工——”

    “我跟你一起打工。”

    她笑起来:“你想跟我一起打工?你打扮得象个公子哥儿,还跟我一起——拖板车,不怕人笑话?”

    “谁笑话?笑话谁?”他马上把白衬衣脱了,只穿着背心,再把裤脚也卷起来,问,“这样行不行?”他见她还在摇头,就恳求说,“你现在毕业了,河这边又没人认识你,就让我跟你去吧,你一个人拖得动吗?”

    静秋一下就被他说动了,想见到他想了这么久,真的不舍得就这样让他走,今天就豁出去了吧。她飞红了脸,说声:“那你等我一下。”就跑去上个厕所,然后跑回来,说,“走吧,待会累了别哭就是。”

    他吹嘘说:“笑话,拖个车就把我累哭了?若干年都没哭过了。”他见她没穿鞋,也把自己脚上的鞋脱了,放到板车上,“你坐在车上,我拖你。”

    她推辞了一阵,他一定要她坐着,她就坐车上了。他把她的旧草帽拿过来自己戴上,再把他的白衬衣披在她头上,说这不仅可以遮住头脸,还可以遮住肩膀手臂。然后他就拖上车出发了。

    她坐在车上指挥他往哪走,他拖一阵,就回过头来看看她,说:“可惜我这衣服不是红色的,不然的话,我这就像是接新娘的车了,头上是红盖头——”

    她说:“好啊,你占我便宜——”她象赶牛车一样,吆喝道,“驾!驾!”

    他呵呵一笑:“做新娘,当然要‘嫁’嘛。”说着,脚下跑得更快了。

    到了酒厂,静秋才知道今天幸亏老三来帮忙,不然她一个人根本没法把酒糟弄回去。酒糟还在一个很深的大池子里,既热且湿,要自己捞上来,用大麻袋装上,每袋少说有一百多斤,而且酒厂在一个小山上,坡还挺陡的,空车上坡都很吃力,满载下坡更难把握,搞不好真的可以车翻人亡。老三把车把扬得老高,车还一个劲往山下冲,把两个人累出一身汗。

    不过下了山,路就比较好走了,一路都是沿着江边走。老三掌把,静秋拉边绳,两个人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上次他们约会过的那个亭子了。老三建议说:“歇会儿,你不是说只要下午五点之前拖到就行了吗?现在才十点多钟,我们坐会吧。”

    两个人就把车停在亭子旁边,跑到亭子里休息。天气很热,静秋拿着草帽呼呼地扇,老三就跑去买了几根冰棍。两个人吃着冰棍,老三问:“昨天那个跟你逛街的男人是谁?”

    静秋说:“哪里是逛街,你没看见我拖着板车?那是我的甲方,就是工头,叫万昌盛——”

    老三警告说:“我看那个人很不地道,你最好别在他手下干活了——”

    “不在他手下干在哪儿干?这个工还是——千辛万苦才弄来的。”她好奇地问,“为什么你说他不地道?你又不认识他。”

    老三笑笑:“不地道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你要当心他,别跟他单独在一起,也别到他家去——”

    她安慰他:“我不会到他家去的,打工都是大白天的,他能——把我怎么样?”

    他摇摇头:“大白天的,他就不能把你怎么样了?你真是太天真了——。你找个机会告诉他,说你男朋友是部队的,军婚,动不动就玩刀子的。如果他对你有什么——不检点的地方,你告诉我——”

    “我告诉你了,你就怎么样?”

    “我好好收拾收拾他。”说着,他从挂包里摸出一把军用匕首,拿在手里玩。

    她开玩笑说:“看不出来你这么凶。”

    他连忙说:“你别怕,我不会对你凶的。我是看不来你那个甲方,眼神就不对头。我昨天跟了你们一天——,好几次都恨不得上去警告他一下,但又怕——你不愿意我这样做。”

    “最好不要让人看见我们在一起,我虽然毕业了,但我顶职的事还没办好,学校已经有不少人眼红,在丁书记面前说我坏话,如果让他们知道我们——的事,肯定会去打小报告,把我顶职的事搞黄——”

    他点点头:“我知道,所以我只在你一个人的时候才会上来跟你说话。”坐了一会,老三说,“我们找个地方吃午饭吧。”

    静秋不肯:“我带了一个馒头,你去餐馆吃吧,我就在这里看着车。这酒糟味道太大,逗蚊子,拖到别人餐馆门前去停着不好。”

    他想了想,说:“好,那我去买些东西过来吃,你在这等我,别偷偷跑了啊。你一个人拖车,过河的时候很危险的。”他见她点头答应了,就跑去买东西。

    过了一会,他抱了一堆吃的东西回来,还买了一件红色的游泳衣:“我们吃了饭,休息一会,到江里去游泳吧。天气太热了,浑身都是汗,这江里的水也太诱人了——”

    静秋问:“你怎么知道我会游泳?”

    “江心岛四面都是水,你还能不会游泳?岛上可能个个都会游吧?”

    “那倒也是。”静秋顾不上吃东西,打开那件游泳衣,是那种连体的,上面象小背心,下面象三角裤的那种。那是最古老最保守的样式,但静秋从来没穿过,她认识的人也没谁穿过,大家都是穿件短袖运动衣和平脚短裤游泳。她红着脸问:“这怎么穿呀?”

    他放下手里的食物,把游泳衣拿起来,教她怎么穿,说你这样套进去,然后拉上来。

    静秋说:“我知道怎么套进去,可是这多——丑啊。”她平时内裤都是平脚裤,胸罩都是背心式的,从来不穿三角内裤或者“武装带”一样的胸罩,现在要她穿这种袒胸露背的游泳衣,真是要她的命,她觉得她的大腿很粗,胸太大,总是能藏就藏,能遮就遮。

    她说:“你问都不问我一下,就买了这样的游泳衣,能退吗?”

    他问:“退了干嘛?以前女孩游泳都是穿这个的,现在大城市的女孩也是穿这个,K市的女孩应该也是穿这个的,不然怎么会有卖的呢?”

    吃过饭,休息了一下,老三就不断地鼓动静秋到附近厕所去把游泳衣换上。静秋不敢穿游泳衣,但又很想游泳,被老三鼓动了半天,终于决定换上游泳衣试试。她想,呆会把衬衣长裤罩在外面,到了江边叫老三转过脸去,自己很快地脱了外衣,躲到水里去。江水很浑,他应该看不见她穿游泳衣的样子。她想好了,就跑到厕所去换上了,罩上自己的衣服,从里面走出来。

    他们把车拖到离江水很近的河岸旁,这样边游泳就能边盯着点,免得被人偷跑了。静秋命令老三先下水去,老三笑着从命,脱掉了背心和长裤,只穿一条平脚短裤就走下河坡,到水里去了。走了两步,他转过身叫她:“快下来吧,水里好凉快。”

    “你转过身去——”

    他老老实实地转过身,静秋连忙脱了外衣,使劲用手扯胸前和屁股那里的游泳衣,觉得这些地方都遮不住一样。她扯了一阵,发现没效果,只好算了。她正要往河坡下走,却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转过身来,正在看她。她一愣,呆立在那里,指责他:“你——怎么不讲信用?”

    她见他很快转过身去,倏地一下蹲到水里去了。她也飞快地走进水里,向江心方向游去,游了一会,回头望望,他并没跟来,还蹲在水里。她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就游了回去,游到离他不远的地方,站在齐胸的水里,问他:“你怎么不游?”

    他支吾着:“你先游出去,我来追你。”

    她返身向江心游了一阵,回头看他,他还是没游过来。她想他是不是不会游泳?只敢在江边扑腾?她觉得他真好玩,不会游,还这么积极地鼓动她游。她又游回去,大声问他:“你是旱鸭子?”

    他坐在水里,不答话,光笑。她也不游了,站在深水里跟他说话。好一会了,他才说:“我们比赛吧。”说罢,就带头向江心游去。她吃惊地发现他很会游,自由式两臂打得漂亮极了,一点水花都不带起来,刷刷地就游很远了。她想追上去,但游得没他快,只好跟在后面游。

    她觉得游得太远了,刚才又已经游了两趟,很有点累了,就叫他:“游回去吧,我没劲了。”

    他很快就游回来了,到了她跟前,他问:“我是不是旱鸭子?”

    “你不是旱鸭子,刚才怎么老坐在水里不游?”

    他笑了笑:“想看看你水平如何。”

    她想他好坏啊,等看到她游不过他了,他才开始游,害她丢人现眼。她跟在他后面,来个突然袭击,两手抓住他的肩,让他背她回去。她借着水的浮力,只轻轻搭在他肩上,自己弹动两脚,觉得应该没给他增加多少负担。但他突然停止划动,身体直了起来,开始踩水。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贴在他背上了,连忙松了手。

    两个人游回岸边,他坐在水里,有点发抖一样。

    “你——累坏了?”她担心地问。

    “没——没有。你先上去换衣服,我马上就上来——”

    她见他好像神色不对,就问:“你——腿抽筋?”

    他点点头,催促她:“你快上去吧,要不——你再往江心游一次?”

    她摇摇头:“我不游了,留点力气待会好拖车。你腿抽筋,也别游了吧。你哪条腿抽筋?要不要我帮你扳一下?”她给他做个示范动作,想上去帮他。

    他叫道:“别管我,别管我——”

    她觉得他态度很奇怪,就站在那里问:“你到底怎么啦?是胃抽筋?”

    她看见他盯着她,才想起自己穿着游泳衣站在那里,连忙蹲到水里,心想他刚才一定看见她的大腿了,她怕他觉得她腿太粗,就自己先打自己五十大板:“我的腿很难看,是吧?”

    他连忙说:“挺好的,挺好的,你别乱想。你——先上去吧——”

    她不肯先上去,因为她先上去就会让他从后面看见她游泳衣没遮住的屁股。她坚持说:“你先上去。”

    他苦笑了一下:“那好吧,你转过身去——”

    她忍不住笑起来:“你又不是女的,你要我转身干什么?你怕我看见你腿——长得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