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夕阳笔记 > 第一卷 > 118 世事苍茫
118 世事苍茫



更新日期:2021-11-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这夜,古华发一文《为什么曾经的社会主义不堪一击?》于网坛。

  二次世界大战产生了不少社会主义国家,南斯拉夫、阿尔巴尼亚、匈牙利、越南、朝鲜、古巴、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波兰、保加利亚、柬埔寨、刚果、苏联、中国等形形色色……但皆很快变色。为什么曾经的社会主义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难道社会主义万恶,不受大多数人待见吗?

  笔者认为,从一般性看,原因有二:

  原因1,社会主义从亊的是人类高尚理想,是教人学好,而众生又学坏容易学好难,下坡容易上坡难,成魔容易成佛难。

  例如,社会主义实践集体化共同富裕,贫富悬殊不大,这就与凡人的自私性一面冲突;社会主义提倡人人平等,与贵贱观念冲突;提倡一夫一妻制,人却从心理上想多吃多占;提倡唯德、才是用,却人人都想当官。只有社会主义人生观教化,方能使众生升华,光大高尚的一面。

  原因2,社会主义在人类私有化历史上还是个头胎新生婴儿,而几千年私有化根深蒂固。众生自私性孽力很强大,根深蒂固,所以社会主义这个从人类私有化深厚土壤里出生的新生儿很脆弱,很容易被扼杀。

  从特殊性看,脆弱性在于1,“社会主义”定义还未发育成形。社会主义国家创建者缺乏马列主义理论修养高度,对私有性之罪源无深刻认识,实验探索中无所适从,不自觉回到老路上,例如南斯拉夫铁托,是自身变色的。2,社会主义思想、品性之国家接班人后继乏人,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使之动摇了社会主义根基。这一类现象很普遍。例如匈牙利、苏联、中国。

  综上所述,应该是为什么社会主义不堪一击,很快,大都变色,退回到私有化的原因。

  但这并不等于社会主义缺人气缺粉丝,共产主义理想不好。新生的社会主义既便脆弱被扼杀,也己显示出强大生命力,还有朝鲜、古巴挺立着。追求精神物质双文明进步,进而渡达共产主义彼岸毕竟是大多数良民的正当愿望。

    人类文明进化的过程与规律,社会主义必将取代资本主义,这不?社会主义己尝试了第一次从资本主义怀抱中叛逆分娩,“社会主义”不可能是计划生育之“一胎化”,必然会产生正式的第二胎、第三胎,那时,社会主义之母开枝散叶,就在全球普遍开花了,那些只看到一时一亊就武断论理的,只能说是鼠目寸光或本质不良。

  人间正道是苍桑!

  扬州海天图书策划公司老编辑孙凡看到古华的QQ留言,回应道:话不能这么说,早在出版之前就已经明确约定使用丛书形式。怎么是骗呢,你这是诽谤。读懂天地的人,读者反应看不懂,卖不掉这是没办法的事。况且给你代销,是我们提供的一项服务,而不是义务,这本身与出版无关。

     古华回答道:你这回答太无力,避实就虚。

  要真打官司的话,你打不赢的,可以找出你好多条,不堪一击,随便一条你就站不住脚,只不过我不愿费精力。

       孙凡:你不要再三诽谤,我们是按照合同来做的,丛书形式是双方在签约前协商定的,丛书是正规图书出版物,这书你才花了1万5,怎么可能做单行本呢,单行本一样的读者不买,这书现在仓库堆着,还占地方,你爱要不要,我们这里有你当初的邮件,只要几十本,其他的书给我们呢。你若再三诽谤,我们法务告你去。

      古华:老糊塗了,你还先告我?巴不得你这样作!

  你他妈还有脸提合同?你遵守了吗?等你告了再说,这里不给你点明。

  我还会在我网络小说中真名真姓揭露你们伪公司。

  孙凡:你嘴巴放干净点,发吧发吧,告你诽谤,你小心些。

  古华:你他妈当我是小孩呐?

  孙凡:狗日的!

  古华对“狗日的!”并不在意,回道:本有心不告你,但你似乎在激怒我!

  孙凡:你有话好好说,不要自己在胡说八道,我现在按照流程给你处理,退书就这么简单,你讲话不上路子,谁激怒谁?

  古华:一个本无出版和营销资质的,大言不惭还说告我,我巴不得呢,那时你所谓的公司等着垮台吧,还会判你补偿我时间损失费!

  孙凡这才清醒过来,知道古华不是小孩,清楚他的软肋,口气低下来,道:现在是退书,不要说其他的,不退你可以做特价。

  古华:你态度放正确点,书我不要了就是!作特价?你把圣贤书当垃圾论斤给作者算账,打发叫化子呀?我认栽就是!

  孙凡这下宽心了。但古华亏吃定了,白送了两万二千多元“合作”出版费,只回馈了作者二千二百多元,两本书也未打出名气。

  古华为了什么而冲动,而马失前蹄?功名利禄吗?不。

     早八九点,古华柱杖到门外,望远处,但见今天好个天。白云悠悠,远山灿灿。触景生情。唉,吾己快达夕阳彼岸,安份守己,委曲求全,安全着陆吧!

  然而,古华却依然广发“英雄贴”,只要他看得起、发得上,四面出击,惹亊生非,自讨没趣。一年前,古华也在凯迪论坛发过不少文章,最终被封号。但那时尽管如此,他并未意识到凯迪论坛的性质是什么,直到半年后才见有人定义凯迪是反共论坛。今下午,古华重注号发文章于凯迪,刚着陆,呼啦啦就涌上来三十个攻击、漫骂评论,较之一年前更甚,果然变本加厉如牛鬼蛇神窝。古华己有思想准备,所以并不生气,反而乐哈哈。

  如果把古华算作是共军大部队的一员,古华则是离开大部队单独执行任务的特战队员。不,是特战大将。孤军深入,只身涉险,没有帮助,没有战友。你为的什么,为你自已吗?凭着赤诚的心,坚信的真理,教世天职,没有谁命令他这样作。

  你为的什么,为你自已吗?而你一生淡薄享受,无妻温无房暖无大钱无好身体,自己不缺衣食,举步困难、女儿问题、出书问题、保姆问题、退休问题,四面楚歌。你没有被压垮,依然昂首挺胸,只因你境界出神入化,修为承受得起重重人生负荷,化不幸为平常,这并非因你弱智而傻乐,你每一天说话可数,但几乎每天会真挚地笑一次,被那些俗人们不理解的幽默逗得格格地笑。

  依梅的QQ签名语换成了:多少疲惫多少辛酸。

  她依然长泡网吧。到黎明前四点多,见爸爸也在线了,要求爸爸快点打开视频。古华打开,却只能见其人听其声,自已发不出声。但见小男小女晃来晃去,依梅身后有一小青年刁着香烟。依梅故意试探爸爸,写道:“他是我的男朋友,大七岁。”

  古华半晌才写出一句话,冷冷地:“一路货色。不上路的。”

  依梅笑得抽,对身后小男生说:“爸爸……说你是……一路货色,哎哟,我的妈也!”

  古华又冷冷地补充写道:“大你四十岁也不奇怪。”

  依梅发了一连串问号。

  古华:“我感觉你吸上毒了。要我帮助就告诉你真实住址。”

  依梅:“没有啊!”她能理直气壮告诉真实住址吗?

  古华冷冷地:“行。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