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先行后爱,老公请听话 > 正文 > 第十八章:你是猪吗?
第十八章:你是猪吗?



更新日期:2019-02-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程小谷对于午餐意兴阑珊,只想快点结束好回去,筷子数着碗里的米粒,期间对于梁浣扯家常她没搭话。

程小谷无聊的撑着下巴,刚好梁浣选了个靠窗的位置,程小谷歪着头往外看,这一看吸引了她的注意。

她看到了谁,看到依旧一脸玩世不恭的禹柏,还是顶着那头耀眼的黄色头发,一身白色休闲服更撑得他的风度翩翩。

程小谷看到熟人瞬间来了好心情,抿着嘴偷笑,这一幕落在了梁浣眼里。

让梁浣呆呆的看着眼前俏丽的脸带了点妩媚,相比于第一次见到程小谷,单纯腼腆的笑,此时的笑多了点女人的韵味。

梁浣更加确定自己失去了什么,他承认,程小谷一直在他心里有着很重要的分量,只是经不起诱惑的他,最终还是丢了她。

他突然很恨自己没炎翼谦有本事,他知道现在程小谷很不待见他,这让他很挫败,怎么才能让程小谷重新爱上他,并选择他呢。

“看到了什么吗?看你笑得很开心。”梁浣好奇的也跟着程小谷望着窗外。

“没什么,现在饭也吃得差不多了,可以说了吗?”,程小谷收回视线,换上一切冷漠的脸面对着梁浣。

梁浣看着程小谷瞬间变脸,心里有点吃味,但还是没表现出来,喝了口茶,然后慢里斯条的擦着嘴。

“咳。小谷,我真希望你能想明白,据我了解到的,炎翼谦还有一门婚事,而且是门当户对的,两家人实力相当。”梁浣观察着程小谷的表情,程小谷脸上微妙的变化也没逃过他眼里。

“嗯?你知道的还挺多的。”程小谷先是震惊,但很快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口气点带点讽刺。

“是啊,没办法,钱是万能的”,梁浣摊开两手,这世间就是这样。

“我凭什么要相信你?”,程小谷持着怀疑的态度,炎翼谦没跟她提过这事。

“是,你凭什么相信我,我也没有证据,因为这件事现在还没公布出来,那是因为炎翼谦之前都在进修,但是很快了。”,这事公布出来只是早晚的事,梁浣很有自信。

“那就等公布出来再说吧,慢吃,先走了。”程小谷后悔出来这一趟,真的很破坏心情。

“小谷,你最好想清楚,如果你想明白了,我们还是可以复合的。”梁浣此行的目的是为了挽回程小谷,至于他事业上的事,他另有计划。

“呵呵。。”程小谷转身听到这句话,觉得很搞笑,笑了下头也没回就走了,复合?就算她没认识炎翼谦,或者以后跟炎翼谦有个什么万一,都不可能跟他复合。

梁浣看着程小谷不领情,攥紧双手,有一天,他肯定会再次得到她的。

程小谷出了餐厅,一副心神不宁的状态,梁浣的话对她肯定起到了打击,炎翼谦有婚约在身?那他还来招惹她是什么意思?

而且这事到底是不是真的,她要不要直接去问清楚?程小谷边想边走,一时忘记她还在马路上。

刘晓亲一脸愤怒的看着前面的程小谷,她最近就觉得梁浣不对劲,这几天都不去上班,老是早出晚归的,今天更是行为诡计,她刘晓亲才暗中跟踪。

但看到他来到程小谷工作地点附近时,她嗅到一丝危机感,果然,当程小谷出现在餐厅与梁浣会合时,刘晓亲差点冲出来暴打她。

算什么?藕断丝连,依依不舍了?刘晓亲虽然不知道她们谈了什么,但是看到梁浣看她的眼神,就好比第一次见到程小谷的那眼神,她太了解这眼神表达了什么。

她刘晓亲虽然追求物质条件,但她对梁浣是有感情的,甚至很疯狂的爱上了她,但是,梁浣就是看上了程小谷,她才使了美人招来诱惑他。

没想到啊,没想到,她牺牲这么多,还不如一个什么都没做等着他宠的程小谷。

刘晓亲恨死了程小谷,巴不得她赶紧去死,一想到这,刘晓亲不顾一切,踩下加速直接往程小谷冲去。

在想事的程小谷完全不知道她此时有多危险,就在刘晓亲的车差点撞上程小谷时,程小谷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力气拉扯,接着倒入一个坚硬的胸膛,在路口滚了几圈。

滚了几圈后,程小谷惊魂未定躺在那个坚硬的胸膛还没回过神来,突然头上传来一声闷哼声,将程小谷拉回理智。

连忙推开抱着她的人,坐起来,接着身后响起一阵引擎发动声,程小谷猛的回头看到一辆小桥车直接开跑了。

她刚才是差点被车撞?有人救了她?想到这,程小谷连忙转头看着躺在地上的人。熟悉的黄色头发映入眼帘,再看到熟悉的脸庞此时正咬着牙一脸狰狞。

“啊,你怎么了?没事吧”,程小谷认得眼前的人,正是前几日在墓地遇到的人。

“你是猪啊,走路都不看的,还走到马路上”。虽然手臂上传来阵阵疼感,禹柏还是忍不住骂程小谷几句,要不是他刚才出来看到,她直接被撞死了。

“对不起,现在怎么样?”程小谷一脸歉意,但是看着禹柏的表情就知道他肯定受了伤。

“下次带点脑子来”,禹柏在程小谷的搀扶下站了起来,看来这手是受伤了,估计脱臼了吧。

“对不起”,看着禹柏一只手动不了,程小谷顿时慌了起来,憋着嘴只能道歉。

“说对不起就好了吗?”禹柏看着程小谷这委屈的小表情,也不忍心再凶她,但是他要她陪他去医院。

“啊,哦,我们去看看医生吧,你这手。。”程小谷反应过来,然后触碰下了禹柏受伤的手。

“嗞。。。”禹柏抽了一口气,刚下去的气又提上来了,这家伙是脑子进水了,明知道受伤还抓了下。

“啊,对不起对不起”,程小谷拍着自己的额头,好糊涂好糊涂,再看到禹柏阴沉的眼神,程小谷低下头偷偷吐了下舌头。

然后没办法咯,程小谷只能请假跟着禹柏来医院看医生,所幸,只是脱臼没有骨折。程小谷也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