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先行后爱,老公请听话 > 正文 > 第十五章:请问姓氏名谁
第十五章:请问姓氏名谁



更新日期:2019-02-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梁浣当场愣住,这话很熟悉,让他想起那次在医院门口遇到程小谷与那名男子,对,难道那名男子跟炎氏总裁有什么关联。

梁浣没有选择直接辞职,而是选择休假几天搞清楚,无奈过来找程小谷发现她不在,连夜都未归,这让梁浣本来烦躁的心更加烦躁。

“嗯?”程小谷本来走了几步又转身,皱着眉头看着梁浣,她什么时候报复他了?

“呵,看来你也是什么都不知情”梁浣很了解程小谷的性格,只要他装下可怜,她肯定会求情的。

“你知道他现在是什么身份吗?”,梁浣看着程小谷一直紧皱的眉头,能猜到她不知情。

“嗯哼?”,他肯定指的是炎翼谦,程小谷站着挑了下眉,对于什么事她并不好奇,只想知道,为什么他会找上她。

梁浣将过程说给了程小谷听,看着程小谷面无表情的听完没什么反应,此时他都怀疑,她到底是不是个局外人。

“小谷,你也知道,我能有今天都是靠着很多的努力,包括家人对我的期望,父母辛辛苦苦供我一路读书到现在,你知道现在的成绩对我有多重要么”梁浣开始装可怜。

“所以你觉得一切都是我们在幕后报复你的?你也太看得起我们了,我们也只是个普通的老百姓,普通上班族”程小谷知道炎翼谦事业有成,但也不可能是炎氏的总裁吧。

况且炎氏的总裁姓炎,他家那位姓方,上次在医院就看到姓名了。

“小谷,你对他了解又有多少,你就不怕一直被蒙在鼓里吗?或许他只是一时新鲜,把你当情人养呢?”,梁浣绝对不觉得程小谷的目前的男人只是个普通的上班族。

“呵,那也不关我的事,刘晓亲那么有本事,你去找她帮忙吧”程小谷说完就直接上楼。

“好,那你就等着”,梁浣气愤的瞪着程小谷离去的背景,好,那他就去找证据。

程小谷进了屋之后,其实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梁浣的话肯定对她心里多少有点推波,对于炎翼谦,她知道的真的很少。

程小谷也不是没有怀疑过,她总感觉他身上有股神秘感,程小谷打开通讯录想打电话给炎翼谦,备注也是方明。

犹豫了下后她还是放弃了,没有打过去。

当天夜里,程小谷还是跟往常一样准备睡觉,这时接到炎翼谦的电话打过来了。

程小谷咬了下唇,还是接上了:“喂,方先生”

这是确定关系来,程小谷都是这么称呼炎翼谦的。

“睡了吗?”,电话那头传来一贯低沉的嗓音,炎翼谦已经站在程小谷公寓门前了。

“还没,准备了”程小谷爱死了这种嗓音,感觉有半个世纪没见到他一样。

“那开门吧”炎翼谦实在是迫不及待赶回来,事情一解决,立马就让方明订了最快班机赶回来。

“啊?”程小谷一时没反应过来,开门?难道他在门外。

程小谷急忙走出门口,在开门前还深呼吸一口气,看着猫眼,果然炎翼谦就站在门外。

程小谷直接开门,一个扑身,直接抱紧炎翼谦,好想好想,闻着他身上的气息,程小谷不安定的心又沉淀下来了。

“呵呵。。。”,炎翼谦胸膛被撞了一下,后宠溺的摸摸程小谷的头,直接将她整个人抱起来进屋,用脚踢着门关了。

炎翼谦直接进了程小谷的睡觉的房间,坐在床上,让程小谷直接坐在他的大腿上。

“抱够了吧”这家伙一直不松手,炎翼谦想看她都没得看。

“不够,去那么久”程小谷撒娇的不肯撒手

“那我也还没做够啊”,炎翼谦嘴皮上也开始调戏了程小谷,怎么个人坐在他身上不可能没有感觉的。

炎翼谦抬起程小谷的下颚直接吻住程小谷的小嘴,双手liao起程小谷的睡裙,解开自己的衣裤,直接挺。身而ru。

“嗯。。。”程小谷讶起炎翼谦此次动作这么快,自己还没反应过来。

一番feng雨过后,炎翼谦压。在程小谷身上,头埋在程小谷颈窝内,吸允着程小谷身上的味道。

这满足感消除了他这几日的疲惫,覆在程小谷耳边轻轻低喃:“我爱你,我爱你,小谷”

程小谷睁开朦胧的双眼,耳边的声音串到脑海里:‘我爱你,我爱你,小谷’

程小谷双手抱紧炎翼谦的后背,深呼一口气,也覆在他耳边说:“我爱你”

是的。程小谷承认爱上了炎翼谦,就这点时间便让她爱上了,爱情就是这么奇妙,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人,都可以随时发生。

“呵呵,可爱的小白兔”,炎翼谦还在埋在程小谷的颈窝不想起来,他好爱这种感觉。

“我啊,宁愿你是一只鸬鹚鸟”,程小谷才不想她自己当只小白兔,遇上他这只大灰狼呢。

“为什么”炎翼谦这下就不明白了。

“因为好训”程小谷揪了下炎翼谦的耳朵。

“呵呵,怎么,要驯化我,让我听你的话?”炎翼谦抬起头,笑着看着程小谷。

“是啊,这样很有成就感,哈哈”程小谷要是能驯化眼前这个男人,那确实自己也能自豪下。

“NO,你还是乖乖当我的小白兔吧,大灰狼也可以驯化的,比如,靠你怎么做了”炎翼谦抛给了程小谷一个邪恶的表情,又低头轻啄她洁白的颈。

“请问先生,姓氏名谁?”程小谷两眼盯着天花板,她啊,总是要问个清楚确认下不是?

“嗯?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劲了吗?”炎翼谦也没有觉得慌张,她要是想知道,他也会明说。

“嗯,对你了解很少”程小谷还是盯着天花板。

“嗯,炎翼谦,我的名字”,炎翼谦直接了当的说出他的姓名。

“嗯,那方明是谁?”,果然呢,他用了假名,像梁浣说的,她被蒙在鼓里,如果他真的是个有钱有地位的人,她是不是就是被当人情人了。

“我助理,上次去医院为了不必要的麻烦,用了他的名字。”炎翼谦抚摸着程小谷的额头。

“那,为什么我叫你方先生的时候你不反驳”程小谷转头看着炎翼谦,是啊,明知道她说错了,为什么不纠正。

“我在想,你什么时候才会发现不对劲,看来还是很聪明的”炎翼谦捏着程小谷的鼻子。

程小谷抿着嘴不说话了,炎翼谦,姓炎,炎氏药业集团的总裁也姓炎。

程小谷瞬间觉得好失落,闭着眼睛假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