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先行后爱,老公请听话 > 正文 > 第十一章:心里的小委屈
第十一章:心里的小委屈



更新日期:2019-01-2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程小谷来到炎翼谦的住所,一进门发现屋内空无一人,不知为何,面对空无一人的房间心里顿时失落。

程小谷捂着自己的胸口,没有像往常的那种进门的拥抱为什么她会觉得一直孤单感袭来。

程小谷叹了口气,进了厨房开始捣腾晚餐。

指针到了晚上九点,炎翼谦还没回来。程小谷站起身来准备收拾回去了,犹豫了下后还是拿起手机拨了电话出去。

经过一阵漫长嘟嘟声后,还是没有被接上。程小谷心里有点小委屈,不回来好歹也要说一下啊。

程小谷收完直接回家了,直接闷头就睡,这种失落感跟梁浣分手都没有这么强烈过,浑身没劲只想睡觉。

炎翼谦从炎宅出来已经是晚饭后的时间了,虽然这周程小谷下了班都过来,炎翼谦也不敢放下公司的事,都是赶在程小谷下班回来前回到住处,假装在养伤。

今天突然被爷爷召回炎家,看着他手上的伤后让陈叔重新帮他处理,又留在炎家用餐,炎翼谦以为程小谷会留在家等她的,一回去看到乌漆嘛黑的房间,还有冰箱里的菜,炎翼谦直接出门。

走出电梯门,炎翼谦一直拨打程小谷的电话,炎翼谦拨打出去的电话一直被挂断,这下炎翼谦更心急如焚。

无奈炎翼谦只能拨打好友南墨的电话,南墨开了家私家侦探。

“喂”对方传来一声哈欠声。

“帮我查个地址,现在要”炎翼谦不想多说废话。

“这个点?”,好不容易可以早睡,又被这家伙吵醒。

“几分钟的事”炎翼谦走到车前,打开车门准备发动。

“唉,啥事惊动我们家炎少”南墨直接从舒服的大床起来,进了自己精心布置的高科技书房。

“再多嘴把你舌头拔了”。炎翼谦开始行驶。

“知道了知道了,查什么”,一碰到他专业的事,南墨也正经起来。

炎翼谦报出了程小谷的姓名,南墨一搜地址就出来了。

“好,泄露一个字你家侦探所就化为平地”挂电话前炎翼谦还不忘威胁南墨。

“咦,你什么人。。。”忘恩负义这四个字还没出来,手机传来嘟嘟声,南墨彻底无奈,扔了手机直接走回卧室继续睡觉。

炎翼谦来到一个普通租房区,望着程小谷所在的第6楼,房间里还有些微弱的光。

炎翼谦无奈,看来直接去她也不会开门,炎翼谦看着楼梯间写着房东的电话,突然一笑。

程小谷看着手机,怎么不响了?“哼,以为这个时候打过来就可以了吗?早不打!”

程小谷心情沉重得睡不着,看着炎翼谦拨来的电话,刚想窃喜,又没下文了。

程小谷一赌气,扔下手里的娃娃“不睡了,反正明天不用上班,起来煲剧。”

就在煽情的情节时,程小谷感动得眼眶有点湿润,程小谷的电话声响了。

一看是房东的电话,程小谷自然就接了:“喂。冯姨?”

“小谷啊,没有打扰到你吧”房东是位体态丰满的女人且性格温柔的人。

“没有呢,冯姨这么晚有事吗?”程小谷跟冯姨关系不错。

“哦是这样的,楼下反应楼顶漏水,我就过来看看,现在在你门口,方便开个门吗?”冯姨给旁边的炎翼谦使了个眼色。

要知道程小谷有这么帅的男朋友,还真的很羡慕呢,她年轻几岁,肯定也追这种类型的。

“哦,好的,我现在开门”,像这种冯姨突然半夜找上门的事,也发生过几次,比如突然停电的时候,她就会过来问问。

程小谷挂断电话,看着猫眼果然冯姨站在门外,就打开了门,刚想打招呼,炎翼谦就从旁出来直接挡在程小谷与冯姨之间。

“你!!你怎么知道这里!”程小谷顿时傻眼,她印象中她没说过她的住址啊。

“谢谢冯姨了,改天给你带点好吃的”炎翼谦避开程小谷的问题,牵着她的手转身浅笑的对着冯姨点头。

“哈哈,好好好,你们能和好我就最开心,小两口慢慢协调”冯姨是个识趣的人,看到程小谷的反应就知道是熟悉的人,她也放心,就直接下楼了。

“好啊,你跟冯姨串通好的”程小谷甩开炎翼谦的手,推开他准备关门。

奈何腿长的人就是有优势,炎翼谦一个闪身直接进入房间里。

房间开着小暖灯,整个房间显得温馨而又不失风雅。炎翼谦巡视着周围,很满意的点头,挺好,没有男人的气息。

“干嘛不接电话?”炎翼谦走到程小谷身前,他刚才打那么多个电话没接一个,她还是头一个,换作是方明,嗯嗯,早就领辞退书了。

程小谷沉默着绕过炎翼谦直接走到沙发坐下继续看着刚才没看完的电影。

炎翼谦跟在她身后,坐在程小谷旁边,过了一会,程小谷还是没有说话。

炎翼谦败下来了,叹了口气,摸了摸程小谷的头。

“我以为你会在家里等我的”

程小谷依旧没有吭声,盯着电脑屏幕看着电影,不知道是被剧情吸引了,还是故意对炎翼谦置之不理。

“乖,下次我会注意跟你说一声,不要生气好吗”炎翼谦压低声音,抵着程小谷的头,带着歉意温柔的说着。

“嗯”程小谷淡淡的回了下,见到他,失落感是没了,但是心里开始觉得委屈。

她很怕经历小时候的事,妈妈也是一出去就没回来,再次见到就是在医院的病床后,爸爸也是,现在都不知去向。报警了警方现在也没线索。

她会恐慌,会担心。

“下次要乖乖等我回家”,看着程小谷出声,炎翼谦也算是松了口气。

程小谷突然转过头看着炎翼谦,妈妈在离开家之前也曾说过这句话。

“小谷乖哦,乖乖等我回家,妈妈等下就回来”妈妈出门前笑容还刻在程小谷的脑海里。

突然豆粒大的眼珠从程小谷眼里滚落,一颗一颗就跟约好一样,有序的掉落。

“啊?乖,乖,乖”炎翼谦突然被程小谷的眼泪吓了一跳,不知所措的揉着她的秀发。

程小谷实在哭到炎翼谦心疼,直接抱紧她:“乖,别哭,我会心疼”

程小谷突然哭出声,挥着小手打着炎翼谦,她心里的委屈顿时涌了上来。

“混蛋,不回来也不说一声,你知道那种等待有多恐惧知道吗?”程小谷有点埋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