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先行后爱,老公请听话 > 正文 > 第九章:霸道的要求
第九章:霸道的要求



更新日期:2019-01-1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额。。买着买着就这么多了,你怎么起来了,还烧吗?”程小谷走过来手很自然的抚上炎翼谦的额头探温度。

“是退了点,你再去躺一会,我先忙”程小谷说完站在炎翼谦身后开始推着炎翼谦走。

“呵,好好好,再睡”炎翼谦心满意足的仍由程小谷推着他走。这种感觉真像两对小夫妻。

炎翼谦一躺下还是睡着了,身体实在是累,等到他再次醒来,程小谷的粥都煲好了保温着,她则睡在客厅沙发里。

再看看外面的天空开始的露白,晨曦了。

炎翼谦回屋内拿着毛毯给程小谷盖上,抚摸着她熟睡的小脸,在额头轻轻一吻,经过一夜出汗,他现在已经觉得轻松多了,则进了浴室清洗一下。

当炎翼谦洗完围着下身出来后,单手真的很不方便,擦拭着头发都要慢慢来,突然手上的毛巾被人拿走。

耳边响起了程小谷刚睡醒的声音:“我来吧”

为了程小谷方便,炎翼谦坐在沙发上。

“刚发完烧就洗头,重烧怎么办”程小谷带点指责。

“没事,咳。。咳。。。”炎翼谦带点鼻音和咳嗽。

“吹风筒呢?”程小谷瞪了炎翼谦一眼,炎翼谦起身走到浴室,程小谷跟了过去。

程小谷看到了炎翼谦背后一条触目惊心的疤痕,从肩膀到臀部上方,可以想象当时的伤口是多严重。

虽然有了亲密接触,但她基本没看过他的背。

程小谷忍不住伸手抚摸那伤口:“疼吗?”

“当时的话,就疼”,就是第一次遇到程小谷那天受伤的。

“怎么受伤的?”程小谷接过炎翼谦手里的吹风筒。

“出了车祸”现在的炎翼谦能轻描淡写的说出这道伤疤的缘由,却不知道他用了几年时间才从伤痛走出来。

炎翼谦父母亲死于一场谋杀,那时的他才18岁,程小谷12岁,离那场谋杀已经10年了。

在母亲临死前拼命让他快跑,让他要活下去,就在他绝望时,程小谷出现了。

“嗯”程小谷让炎翼谦坐在她站着吹,轻撩着炎翼谦柔顺的头发。

“在你床头看了那张合照,你妈妈是个好看的人”程小谷也是昨天才发现,一家人幸福的笑着。

“嗯,她走了”炎翼谦从小就很依赖妈妈,对于她去世的结果,一直接受不了。

“对不起”程小谷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

“10年了”,炎翼谦很少提起这事,为什么今天会说,因为她是程小谷,也是在那天降临的天使。

“嗯”程小谷突然沉默了起来,她想起了几年前的那个大男孩,满身是伤,睁开眼跟她说:“救我,救。。我,我想活下去。”

即使满脸是血模糊了他的容貌,但那双对生命渴望的眼神让他她永远忘不了。

炎翼谦突然觉得自己手背滴着眼泪,程小谷在哭,她为什么哭?

“为什么哭?”炎翼谦没有抬头,盯着手背里几滴眼泪。

“我突然想起几年前,我曾救过的一个男孩,虽然血将他的样貌模糊起来,我看不清,但我记得他的那双渴望的眼睛”,程小谷擦着眼泪,她每每想起,心里都泛着心疼,这种心疼都会让她落泪。

“嗯?然后呢?”炎翼谦看着手背的眼泪顺着轮廓缓缓向下滑,原来她还记得啊,但却没看清他的模样。

“我扯了衣服先帮他包扎伤口,但当时那里的路况很少有车过来,我背着他去找车,但是当我将他放下休息时,去找车,好不容易找了连三轮车回来他不见了”程小谷当时满满的失落,在周围找了很久,那阵子还一直关注新闻,看有没有报道伤亡的情况。

“呵,你真够粗心,怎么能丢下他”是啊,怎能丢下他。

“是,我一直谴责自己,也不知道那个男孩现在过得怎么样”程小谷说完又开始落泪,这几年一直因为这事她常常很愧疚。

“呵,傻,你做得够多了,不要自责”炎翼谦站起身抱着程小谷,那时候也幸好她带他出来,才被家里人接到。

这几年不是没想过找她,可是他胆小到怕她嫌弃他,每每只能拿着她那时落下的学生证解思愁。

程小谷,看到名字的时候,炎翼谦就默默将这名字牢记在心。

那双清澈的眼睛,还是跟现在一样,没变,善良的人值得他去厚爱,此生。

“很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跟他说抱歉,当时没看好他”程小谷的鼻涕都抹到炎翼谦的肩膀上了。

“很好”炎翼谦心疼吻着秀发,炎翼谦很想跟程小谷说我就是那个男孩啊,但他想培养好感情基础再谈谈,免得吓跑他的小白兔。

程小谷专注着伤心,没有听清炎翼谦的话,等程小谷哭完,也才想起她煲的粥还在保温,直接跑到厨房去装粥去了。

炎翼谦无奈摇摇头,这家伙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则进房套了衣服。

出来程小谷已经摆好坐在餐桌上等他了。

“你看,你在我多方便”炎翼谦又开始在打主意了。

“少来”程小谷才懒得理他,她过来已经很对得起良心了。

炎翼谦也许是真的是饿了,昨天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一碗还不够,程小谷帮他装了一碗又一碗。

第二碗,还是不不够

第三碗。还是不够

第四碗,还可以在吃一碗

第五碗,差不多了

最后还是吃得干干净净,连程小谷吃剩的半碗都让他给吃了。

炎翼谦满足摸摸肚子,以前除了他妈煮的东西能让他吃得满足,现在就是程小谷了。

炎翼谦起身走到正在洗碗的程小谷身后,从背后抱着她。

这种场景他想了无数次,一屋、两人、三餐、四季。

“你住下来吧”,炎翼谦语气里带点乞求,他是真的很渴望。

“不行”程小谷果断回绝了,她怎么能随便就住过来,什么身份?

“程小谷,我们在一起吧”,炎翼谦想好了

程小谷在洗的盘子滑了一下,掉入洗碗池里,她没听错?他在跟她表白?

“嗯?不回答就当你默认了”炎翼谦在程小谷耳边调侃着。

“不不不,你在说什么?”程小谷转身看着炎翼谦。

炎翼谦俯下身轻轻亲了程小谷一下,她这样子真的很可口,让他又忍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