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当前位置:雨枫轩 > 作品集在线阅读 > 盗风骑士作品集
  • 漂浮的月光 日期:2018-08-06 21:51:59 点击:83 好评:0

    《漂浮的月光》 若当时能握等更紧 那一份坚定 又怎会 在遥远的刻度 画一段弧线 青春 葬在光阴里 仿若鲜花 埋在手中 错过了流年 如何用血哺育 浅浅的回眸 落了个左顾右盼 秋水望穿 守在树下 看你随风的眉梢 借你温柔...

  • 夜泊阑珊 日期:2018-06-29 12:45:46 点击:57 好评:0

    《夜泊阑珊》万年江流伏栏下总有匆匆时最是行人倚灯火 醉阑珊琴在绕梁处 一袭轻纺沏茶人点不尽悠悠声缺毕竟东流去 谁带华章黑白印拓 尤记轮回错了个擦肩 便错了个今生再有惊鸦东流时谁渡夜泊我度阑珊...

  • 风诀 日期:2018-06-28 00:15:45 点击:2 好评:0

    《风诀》 月上 曾是风景多时 只是心事 缺了你那桩 才会酒戒旧时词 那堪栏栅唤灯饰 尽衣袂 来去匆匆 弦未诀 偏是晚风扰快剑 怎得量酒樽 斜不进华年 那疯了的 炙烤的岁月 全都叠成你我的围堰 一面陌生 一面沧桑 我读了你 躺在杯中的温度 像虎啸龙吟的悲怆 和同风里 那似有...

  • 起点 日期:2017-12-18 05:30:27 点击:70 好评:2

    《起点》 故事 盛装于烈酒 其中多少波澜壮阔 多少改写过的瞬间 如马蹄 踏尽千里平川 望遍泣血骄阳 谁晓背后 曾经的暴风骤雨 怎样洗礼 种子 离开枝头 方有孕育的机会 路太长 有太多等着笑的人 为故事 为盛装的烈酒...

  • 老歌有毒 日期:2017-12-23 06:18:43 点击:49 好评:0

    《老歌有毒》 红枫正茂 反倒游人如落叶 转眼聚散 我又如期踏来 ~~ 不怕红叶不落 只怕悲喜不由我 看尽凋零匆匆 一片一片 和着曾经的嗓音 将过往 通通撕开 何时 听与不听 都不由我 ~~...

  • 回 头 日期:2017-12-22 02:16:19 点击:62 好评:0

    《回头》 终于 我将伤感装进那些看不见的罐子里 终于 我将这些一一抛进看不透的汪洋里 人间 许多事 悟不透 又奈何得了糊涂 才有这千姿百色 灯红酒绿的纷扰 才有将记忆裱成各色框幅 悬挂于脑后 每天搏命朝前赶道 并...

  • 祭杯 日期:2017-12-21 05:11:45 点击:60 好评:2

    《祭杯》 有人吗 喝一杯吧 管他认识不认识 谁还记得谁和谁 不过是酒水的事情 不过是转眼而已 你不是你 谁还能是谁 明媚如早早的日出 一洗往尘 断不下的是是非非 就再补一壶 那层层叠叠的生活 不正好 是一贴贴送服的...

  • 之后 日期:2017-12-20 09:20:25 点击:45 好评:0

    《之后》 终于 是与不是 都写在了后头 酒过后 恍如隔离的一切 都消亡于掌心 那姓甚名谁 又如何敌得过 光阴 沏茶人 像隔壁的老友 懂与不懂 奈何香消人走静如画 你怎能 掷下这点睛之笔 转身如此潇洒...

  • 送秋 日期:2017-12-20 04:38:47 点击:44 好评:0

    《送秋》 心知秋 再以黄叶祭冬 方有凛凛烈风 啸得酒罡 才能一曲肝肠寸断 万千凋零...

  • 月下茶 日期:2017-12-19 13:30:34 点击:39 好评:0

    《月下茶》 最喜初月如舟 天如水 一壶新茶煮新勾 泛波云浪似海涛 聚客来 常谈新旧事 愁喜如烟 散在余温中 添琴 再一壶...

  • 那边 日期:2017-12-18 14:25:32 点击:103 好评:0

    《那边》 那夜之后 一切都剩下零零碎碎 你带我在村子走进走出的瞬间 你为我刮痧的时刻 还有 我们相距太远 不只是年龄的跨度 我恨自己和你甚少的攀谈 以至留下每次远走时 你在身后久久伫立的孤单 我们相离太远 有种...

推荐内容
  • 山与水

    拜南岳 祝融峰前雪纷飞, 丁酉中秋拜南岳。 问道哪行功名许, 青山不语云飞阙。 漫游...

  • 已是满树红豆

    昨天,你在我绿树掩映的房角旁,种下了一粒红豆,不料今天它就长出了硕果累累的相思。...

  • 愈放下愈快乐

    心灵的房间,不打扫就会落满灰尘。蒙尘的心,会变得灰色和迷茫。我们每天都要经历很多...

  • 为心灵开扇窗

    愈放下愈快乐(全文在线阅读) 06为心灵开扇窗 我在湘西的一所大学教书。从参加工作到...

  • 做单

    不败销售职场秘籍:做单 引言 一软件销售在说服年轻的采购部经理。 软件销售:您好,...

  • 打一单丢一单

    做单(全文在线阅读) 打一单丢一单 周一 晚上九点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会议室里没有一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