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当前位置:雨枫轩 > 作品集在线阅读 > 亲情文章作品集
  • 两人 日期:2017-12-25 15:01:59 点击:455 好评:0

    男孩子长大后,老是懒散地待在家里是不行的,到了一定年岁就应该离开家长。孩子总是要独立的,而且肯定会走一条与父母不同的人生道路。我家的两个孩子都是男的,当然要送出家门。次子在上大学时搬到了学生宿舍,从...

  • 心中那颗星 日期:2017-12-27 08:50:45 点击:289 好评:4

    母亲是我心空的一颗星,最亮晶,最耀眼,照亮了我的过去,照亮着现在,还将照亮我的将来。母亲是欣慰的,也是无怨无悔的。 母亲是我心中的一棵参天大树,最无私,最朴实,最厚重,包容我的无知,包容我的过错,包容...

  • 最后的早餐 日期:2017-12-21 11:43:43 点击:301 好评:2

    1 不知道还有谁记得2012年7月山东临沂市的那场大雨。 雨是在晚上9点多下起来的,彼时,我刚刚自医院回到住处,关上门后,听见雨打窗棂的声音。几分钟后,暴雨如注。 一整晚,雨滴和雨滴之间便再也没有了任何间隔,...

  • 妻子与儿子 日期:2017-11-05 23:28:06 点击:331 好评:8

    一个可以救活的病人,被送到医院,老公泪流满面地说:大夫,我们不看了,我们回家。相信我,他并不是不爱他的妻子,只是他真的再也拿不出多一分的救命钱了。 一个已经脑死亡的患者,静静地躺在那里。在一旁急得满头...

  • 刀功 日期:2017-11-03 22:11:08 点击:374 好评:0

    当年健乐园还在时,父亲的刀功是没话说的。 一般而言,谈吃之人喜言材料、火候与调味,很少研究刀。当年我们健乐园的大厨曾先生说,味味有根,本无调理,味要入而不能调,能入才是真,调,就是假了。材料、火候与调...

  • 父亲的三句箴言 日期:2017-11-02 23:44:13 点击:128 好评:0

    父亲是位农民。他幼年失怙,家中贫穷,没有上过学,因而目不识...

  • 在遗忘之前 日期:2017-10-31 23:01:02 点击:211 好评:0

    曾昭抡与俞大絪 我打电话回家的时候,我的意思是说,有时候她叫不上来我的名字,她知道是我,她记得我的声音,听到我叫她姥姥她就会很开心,因为她想念我。可是她就是没有办法在听到我的声音的第一时间想起我的名字...

  • 哦…… 日期:2017-10-23 23:05:26 点击:314 好评:0

    我有事几乎从来不找父母商量高中和大学时代都是一个人做决定,找工作也是先斩后奏。父母说一句带有建议意味的话我就生气,并刻意和他们对着干。比如找工作的时候,母亲明言希望我留在大阪,我反而决定无论如何都要...

  • 父亲到死一步三回头 日期:2017-10-23 23:08:11 点击:1125 好评:4

    我小的时候不知道鱼会生病,鸟会中毒,小孩子会死。但是我的父亲知道,他是一个生物学家。后来我父亲死了。我父亲的学生告诉我,长江的鱼不能吃了;在江边白茅上飞着的鸟儿,飞着飞着就摔下来死了,是铅中毒;在长...

  • 我的妈妈 日期:2017-10-22 23:07:09 点击:399 好评:-2

    2009年1月,我当了第二个孩子的妈;两个月后,我失去了自己的母亲。 妈妈活了74岁,不算长,也不算太短。 遗体在简单的基督教仪式后被火化。一个完整的人,就只剩下半铁盘的骨...

  • 一生守着妈 日期:2017-08-19 19:41:21 点击:1152 好评:4

    多少年来,随着工作的调动、职务的改变,我总是在换办公室,可不管换到哪里,我总是把妈的照片摆到桌上。有妈在,心里踏实,知道哪些事该做,哪些事不该做。 妈出生在豫南方城县平高台村,村里的余家药房是妈家里开...

推荐内容
  • 随时间消失的刺

    我不赞成失恋了要安慰的重要原因是,如果你不被伤到麻木,你就会一直痛下去。 记得有...

  • 进口商品为什么贵

    扫货成为中国游客的特征之一。 日本《朝日新闻》报道:2015年春节期间,日本一些店铺...

  • 愈放下愈快乐

    心灵的房间,不打扫就会落满灰尘。蒙尘的心,会变得灰色和迷茫。我们每天都要经历很多...

  • 做自己的伯乐

    愈放下愈快乐(全文在线阅读) 04做自己的伯乐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

  • 谦卑与狂妄

    愈放下愈快乐(全文在线阅读) 03谦卑与狂妄 我对学生说,做人,既要谦卑,又要狂妄。...

  • 天下最完美的爱情

    我在今年最后一天的晨光中醒来,照例先去母亲的卧室。她还没有醒,这几乎是个例外。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