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文艺作品怎样才能打动人心?

时间:2018-09-16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梅俏 点击:
一在念人《南国三部曲》研讨会上发言

    念人同志把他的三部小说,即《泪洒珠江》、《哭泣的白云山》、《愤怒的玉兰》汇集在一起,以《南国三部曲》为书名,编辑出版,确实是一件值得研讨的事。
    过去,单篇出版时,我读着它,是一种感受,也写过一些评论;现在,汇集到一起,我并没有估计到它的新意。是我家的保姆看后,高兴地说:“这是一本好书。”并且说,她给了同样在北京打工的丈夫看。这本书竟然在打工者中间传阅起来。这才引起我的注意。
    念人的三篇小说,如同三个横切面的镜头,把社会的诸多问题展露在读者面前,文艺作品能有这样的社会效果,还不值得我们研讨吗?
    于是,我想到了文艺作品怎样才能打动人心这个问题。就《南国三部曲》的创作实践,我想谈三点意见:
    第一,文艺要敢于面对现实,用鲁迅的话说,就是敢于直面人生
    记得有一年中央电视台记者在群众集会上向魏巍提问:当前诗歌创作的主要问题是什么?魏巍回答说:脱离社会实际。此言一出,四座震惊!魏巍揭露的问题,现在是解决了,还是更严重了?我想同志们不答自明。且不说那些跟着修正主义堕落至极的作家,就是稍有良知的文艺工作者,也是对现实睁只眼、闭只眼,不敢正视。
这种社会现象,在剥削阶级统治的没落时期,尤为突出。这当然和反动统治阶级垂死挣扎的思想控制有关。但是,在这种白色控制下,仍然产生着伟大的作品和伟大的作家。《红楼梦》和曹雪芹,鲁迅和他的作品,就是这方面的代表。毛主席把《红楼梦》作为和西方资产阶级文明可比的事物举出来,可见《红楼梦》这部巨著历史地位多么崇高。作者曹雪芹是在封建统治实行文字狱的历史条件下,书写《红楼梦》的。他不但塑造了贾宝玉和林黛玉这样一对青年男女敢于反封建的艺术形象,而且通过元春省亲,含蓄地骂到皇帝。由此看来,“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在《红楼梦》里,不仅是一句戏谑之言,实在是作者反封建的最高思想。
    我们处在一个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但是,也面临着资本主义的威胁。但是,我们有毛主席领导我们同修正主义作斗争的光辉实践,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马列毛主义,我们应该比前辈更有勇气,更有智慧,更有才华。站在这个高点,应该说念人和他的《南国三部曲》,是值得我们骄傲的。
    第二,文艺要反映人的命运问题
    也就是念人同志在创作体会里说的一句话。他说:“人物形象的塑造,这是关系到小说创作成功的关键问题。人物形象的塑造,其中最主要的是写人,写人的思想、感情、要求和愿望等。”
    写人,怎样写?写什么?不说修正主义和资产阶级文艺,就是革命文艺,这个问题也没有解决好。有的作品题材很大,人和事都写得很多,但就是人“活”不起来,不是爬在纸上的人名,就是不分主次的人群。事和人也是分离的。究其症结,就是不写人的命运问题。
    人是社会的人,人的命运问题,自然折射着社会问题;在阶级社会里,人就是阶级的人。修正主义极力抹杀人的阶级性,就是极力掩盖他们和历史上的剥削阶级一样——吃人的本性。我们是马列毛主义者,是阶级论者,“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就是要通过文艺,揭露资本主义者吃人的本性,不管他们怎样乔装打扮。
    《泪洒珠江》里的女大学生刘静亲身经历说明,城乡资本家血管里流的是最肮脏的血。如果说农村先富起来的人是第一次逼刘静跳江自杀的罪魁,那么,城市里的资本家则是第二次把刘静逼上绝路的祸首。某些人对他们一手培植起来的资本家进行辩护,是多么滑稽可笑!
    刘静用自己短暂的恋爱婚姻经历,向世人说明:即使是知识女性,他们的命运也是不能自主的。如果说,《泪洒珠江》提出了妇女的命运问题,那么,《哭泣的白云山》则是提出了普通工人的命运问题;而《愤怒的玉兰》则是提出了基层干部的道路问题。如果说,前两个问题是对社会的揭露和认识,那么,第三个问题则是广大基层干部要选择的正确方向。因为社会的诸多问题,只有通过认识提高斗争才能真正解决。
作品集梅俏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念人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3-04-15 16:04 最后登录:2018-10-18 1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