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寻找心中的庄子

时间:2014-10-25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赵红专 点击:

——读聂语《我心中的庄子》

        我常常在想象庄子的经历,在我的想象里,那是一片绚烂的神奇和唯美。那种美好,荡漾着生命的忧伤,浸透了庄子的青衫,永远浸进了庄子敏感的内心。在我的想象里,日月的精华,天地的灵气,成就了庄子自己的神话。
 ——摘自《我心中的庄子》
 
       读完聂语《我心中的庄子》,控制不住手中的笔要写这篇文章,一份历史的厚重似乎压得我透不过气来。
       庄子,这个2300年前的男人,在留下“天人合一”、“清静无为”的不朽禅理后,破茧成蝶,如一缕仙尘遨游在云端,而他的《逍遥游》、《齐物论》等名篇成了后辈潜心梵唱的经书。很早就会背诵《庄子·内篇》中的名句:“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缘督以为经,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特别是在读了《于丹<庄子>心得》后,便似也有了“庄周化蝶”的顿悟,感觉在空灵中有了和圣人的邂逅,那2千多年纷扰的历史不再是距离。一头青牛拉着车辕,厚实的轱辘碾压着尘埃,一个男人伫立在车旁,长袖飞舞,衣袂飘飘,这是我为先生(我习惯这样亲近的称呼)而作的画像。
        但就在今天,这幅画像突然模糊了,我突然有了一种害怕:我还会坦然地面对这些流传千年的作品么?
        聂语,这位名不见经传的作者,用似乎还略显稚嫩的文笔勾划出了完全不同于于丹女士笔下的先生:“那是我们幸福的所在吗?荒草将你的身躯漫过,将你的双眼漫过,你哀伤的目光,在我们的身后,默默注视。我们再也不会看到,谁都不会回头”、“庄子对生命的至爱,终于变成了至恨。他的转身,是那样地决绝,留给这个世界一个最冷漠孤独的背影。”反复将书读了3遍,我一次比一次震撼着作者的细腻和深入,他甚至推翻了于丹对《庄子》的注解。如果说于丹观点中的庄子是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神”,那聂语笔下的庄子就是附在人体上的“佛”,他将灵魂融合血肉,又还给了我们一位活生生的先生。他的诸多见解是我不曾想到的,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去想的——这其实是对先圣文化的一种亵渎。满足于自身对古文化肤浅的热爱,满足于朗朗上口的引经据典,满足于迎合一时一刻心境的发泄,我已经忘了曾经国文老师的教导,也便在世俗中更加世俗了。在作者沉甸甸的历史话题中,我幡然醒悟,对理性文学的审视必须融合穿越历史的厚重,这应该是每个文学爱好者的责任和良知,任何不经深究的见解经过激烈地辩析终显得苍白无力,我惭愧于对先生作品浅尝辄止的激昂。
        对于于丹,对于聂语,我不敢再妄加评判谁对谁错了,一本《庄子》记载的是先生怎样的心路历程?我爱他,便只有再去细细翻开那些尘封千年的历史;我敬他,便只有数以十次、百次的反复品味先生留下的文字。
       先生的画像模糊了,但我不再害怕,如同照相,调整焦距,模糊是为了再度的清晰。
       我立在窗前,夜深沉!千年的月光下,恍惚中看到庄子走来。

作品集赵红专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9)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