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关于王蒙《闷与狂》的眩惑

时间:2014-09-04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朱蓬蓬 点击:

     记者左丽慧从磨铁图书获悉,作为2014年北京国际图书节开幕首日的重点活动,“文学大时代:五代作家的跨时代对话暨王蒙最新长篇小说《闷与狂》首发仪式”在中华世纪坛举行。这部小说长达28万字,被视为王蒙以往45卷1700万字作品的诗意浓缩,60年“写龄”的总结陈词。

     据称,北京大学教授陈晓明评价“此书在王蒙所有的书中卓尔不群,弥足珍贵”。复旦大学教授郜元宝更将其称为“中国版《追忆逝水年华》”。《闷与狂》距王蒙上一部长篇小说《青狐》已有十年之久,书籍从猫的对视入手,从主人公的婴儿时期一直写到老年。看似是从婴孩时期写到耄耋老年的感官回忆录,却比回忆录更为宽阔辽远,堪称每一个中国人共同的心灵史诗。

     笔者对王蒙并无恶感,深知他从青年作家到文化部长,再从文化部长体验到官场之险恶,识时务者为俊杰,急流勇退,在一边逍遥为上。到如今,作为曾是两届党中央委员的王蒙,《闷与狂》既是60年“写龄”的总结陈词,也是主人公从小到老心灵感官(受)向党的陈情汇报。

     笔者与王蒙是同时代人,有许多东西可以理解,但当记者写到这《闷与狂》“堪称每一个中国人共同的心灵史诗”,不禁拍案而起。在阶级斗争兴旺的几十年中,中国人有共同的心灵史诗吗?在案的55万右派,刘宾雁和王蒙都在数。刘宾雁的《本报内部消息》(1956年第6期《人民文学》)和王蒙的《组织部新来的年轻人》(1956年第9期人民文学),如果说他俩当年还有共同的心灵史诗,以后还会有吗?一个是客死他乡难归故里;一个是今天在耄耋之年仍在郁闷和狂飙……

     即使拿今日我们所宣讲的“中国梦”来说事,富民强国的中华复兴是13亿中国人共同的大梦,而要实现这个大梦,则需要每一个人做好自己的梦才能集顶层设计之大成。使笔者感到有点眩惑的是,谢有顺评价王蒙时说他“相信生活的力量,相信生活本身焕发出来的东西能够遮盖、驱散内心所有的阴霾,他对生活尤其对生活中的人和细节充满爱……”刘震云对此也深为认同:“一个作家也未必热爱这个时代,但他一定热爱生活中这个具体的人。”(记者 左丽慧)

     生活本身焕发出来的什么东西能够(需要?)遮盖、驱散内心所有的阴霾?既然一个作家未必热爱这个时代,那么他又怎么会一定热爱生活中这个具体的人呢?“具体的人”是指人民吗?

     人抬人本来是无价之宝,无可非议,但马屁拍得云里雾里时,作家们的语言也随着思维的混乱变得孑孓而语无伦次了。

     时时彩双是个案,世事沧桑是普识。

     什么是沧桑?见仁见智。但在《闷与狂》16“这就是沧桑”中的描述是这样的:【你想象不了在一个只有好人与更好的人、非常好的人与极端好的人、正在变好的人与已经变得很不错的好人的时候,文学与戏剧还怎么坚持下去,内心苦恼与感情起伏还怎么持续下去。你想象不了没有了如今世界上最最闹心的差异、纷纭、矛盾、斗争、胜负、纠缠之后,在甚至于失恋都不再是问题的时候,人们还会操心什么?生产力?物质保障?值得那么下力气?因为家庭与私有财产同时消亡以后,爱情、性爱也自然获得了空前的解放与自由,我们是一群自由的野马,我们是一群活泼的鲤鱼,我们是奔跑之麋鹿,我们是一群又一群高飞的大雁,也是善良翱翔之雄鹰,我们是一丛丛遍地生长的灌木与乔木,我们是自然之子,文化之精英,幸福之生灵,快乐之元素,自由之春风,美丽之红叶,六角之雪莹,拯斯民于水火的先行,高尚之良种,科学之巅峰,真理之主人,道德之天成,纯洁之水晶!】这大概是作者对当今社会多元化的茫然而沧桑之赞和叹了。

     【而他们呢,他们是吸血之厉鬼,腐朽之龙钟,社会之癌变,强暴之恶棍,剥皮之凶神,敲骨吸髓的财主,吞云吐雾之僵尸,抢男霸女之土豪,口蜜腹剑之劣绅,灭绝人性之狼豺,生吞小孩之鬼魅,专门血淋淋糟蹋少女的摧花盗匪,专门剥孕妇之宫的帝国主义传教士,妨碍生产力发展的绊脚石绊马索。他们是垃圾,是病毒,是寄生虫,是结核菌,是污染,是欺骗,是奸佞,是垂死,是倒行逆施,是罄竹难书,是被历史判处了死刑的十恶不赦的杀人妖精!】这大概是对当今从庙堂到江湖反腐情景的文学语言之诅咒了。

     【现在,到处是婚庆公司,小资的腔调,白领的显摆,半洋半土的程序,几十桌的酒水,在大街上求婚下跪,在宾馆里司仪,玫瑰花几十几百。有主持人,主婚人,证婚人,也不还有嘛人。有音响视频音频,有朵朵、束束、篮篮的鲜花,有大大小小的贺仪、贺礼、红包、钞票,有婚纱婚袍出租,有洋泾浜的英格历史,有法兰西的白兰地,更不要说婚前的密谋、预算、协商、合作、龃龉,最后当然是皆大欢喜。至于此后的七年之痒,让它们见鬼去!】这大概是前文化部长对现今社会文化的龃龉,但“此后的七年之痒”所指为何?实在不懂,也不敢妄语。因为今后的七年,是执政党改变亡党亡国局面的关键七年。怎能“见鬼去”?

     【这是沧桑?悲而喜剧之,贫而炫富之,卑而挺拔之,洋而海归之,研而土鳖之,渺小而后雄起,唢呐鸣哇而后西化,大贝而后古琴。改而承之,忠而变之,革而益忠,化而弥坚,进而怀古,退而趋时,噪声和弦音达到了极致之时,传来的可能是你的鼾声细细。平静是最好的演奏。沧桑是逗哏儿,沧桑是抖不完的包袱,沧桑是魔术,沧桑是较劲,沧桑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是渐渐向好,沧桑总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一村又一村,一店又一店,沧桑仍然坚持着祝福,哪怕是不无冷静的祝福……中国的贵族到底是什么样子?是贾赦那样的混账吗?是贾敬那样的昏迷吗?是那五那样的废物吗?】这大概是对沧桑的总结,因为作者已经声明“沧桑是逗哏儿”,老朽也就不多话了。

作品集朱蓬蓬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朱蓬蓬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2-03-03 13:03 最后登录:2015-06-12 1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