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谁还记得半生凄凉的叶秋心

时间:2013-10-20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朱蓬蓬 点击:

    童年的记忆力是最好的,至今我还依稀记得大人在谈论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电影《桃李争艳》时的情景,主要提及的是影星某某某某。
    近日,有友人和我谈及此事,并告诉我《桃李争艳》主演女影星的名字是叶秋心。
    经查询叶秋心的简历,文字记载的是她“半身凄凉”,读来令人唏嘘。不知现在还有谁记得影星叶秋心女士呢?
    叶秋心(1913~1984年),女。黄冈仓埠(今属武汉新洲)人。自幼在汉口读书,1928年毕业于教会办的圣罗以女子中学(今武汉市二十中)。读中学时迷上电影,曾被武汉一家电影公司邀请客串拍摄《什刹海》影片。后又转演话剧,主演《西游记》剧中的唐僧,第一次登上舞
台就获得观众好评。
    1932年,叶秋心到上海,遇电影界著名导演邵醉翁,经介绍进入天一影片公司,与马陋芬合演《孽海双鸳》,继而与陆剑芬、张振铎拍摄《苦儿流浪记》,与陈玉梅联袂拍摄《青春之火》,崭露头角。以后陆续主演《春宵曲》、《百花洲》、《似水年华》等影片,尤其是与范雪朋共同主演的《纫珠》深受广大观众的喜爱,成为沪上“八大明星”之一。时上海《良友》电影杂志曾刊登胡蝶、徐来、陈燕燕、阮玲玉、王人美、袁美云、黎明晖、叶秋心八明星的合影照片发行全国。
    1935年,叶秋心离开天一影片公司,加入明星影片公司,拍摄影片《大家庭》和《桃李争艳》,与著名影星郑小秋合演影片《吉地》,也非常成功。此片在汉口明星影戏院(今武汉电影院)上演时,轰动武汉三镇。
    1937年八一三淞沪战起,明星影片公司被毁。叶在上海参加永安公司话剧团,以后又到南京参加春风话剧团,改演话剧。曾来汉口演出,后逃难他乡。
    抗日战争胜利后,叶回到武汉,在话剧《双钉案》中一人串演两个角色,走红一时,后加入一个剧团辗转湘鄂两省各市县演出。一九四九年五六月间,随剧团来到汉阳县蔡甸镇演出后,一人留下落户,经人介绍当搬运工人,后转入蔡甸国营拉丝厂做工,直至退休。1984年2月7日,因脑溢血去世。
    看了这样的简历,真不知道当年的八大明星的人生之路,是怎样走过来的。在八大明星中,胡蝶、阮玲玉、王人美似乎是比较有名气的,解放后还有人说起,但袁美云、黎明晖、叶秋心、徐来、陈燕燕、就很少听说了,这是什么讲究呢?特别是叶秋心,为什么临到解放了,雀雀离开了演艺界,去当了工人做工,是看破红尘,还是另有隐情?
    前些年,有万澄中、翟晓林的文字《“模范美人”叶秋心》,提及记者在武汉市第69中学退休教师万澄中老先生的回忆帮助下,勾勒出这位女星一生的轮廓。
    其中有一段文字说,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明星公司毁于日寇炮火。上海沦为“孤岛”,叶秋心在上海永安公司话剧团当话剧演员,后一度转至南京春风剧团当话剧演员,但不久又回到上海。叶秋心爱好京剧,在沪经人介绍,与京剧“麒派”老生张某结为夫妇。张想来汉口演出,挑挑大梁,叶秋心便偕同夫婿回到汉口,张某在法租界的天声舞台挂牌演出,主演的黄天霸很受欢迎,叶秋心也演了一段时期的“文明戏”。但这时叶秋心染上吸鸦片烟的恶习,风采渐失,演出时间不长便息影于舞台。她本靠张某养活,不久张某喜新厌旧,搬到其他码头,弃她不顾。叶秋心山穷水尽,迫于生活,竟流落在民生路一带,成为“马路天使”。1944年,日寇溃败前夕,穷途潦倒的叶秋心,随着逃难的人流流落他乡。抗日战争胜利后,叶秋心回到汉口,振奋精神,重登舞台,主演了根据当时发生在汉口而震惊全国的“双钉案”改编的《双钉记》一剧,在汉口的闹市区六渡桥爽心乐厅演出,她一人兼饰两角。演出场场客满,叶秋心因此又红了一阵子。后来,她加人另一个剧团,辗转演出于湘、鄂两省的县、市。这已是全国即将解放之际了。
    1949年五六月间,叶秋心所在的剧团正在当时汉阳县的蔡甸镇上演出,此时武汉已经解放。她回思往事,痛下决心,戒掉了鸦片,在剧团离开蔡甸时一人留了下来,经人介绍参加搬运粗糠的工作,后来转入了国营拉丝厂当工人。她后来与一位孤老成了家,两年后孤老去世,叶秋心又找了一位老伴,但时间不长,他也因病去世。从此,叶秋心孤独一人依靠退休费生活,直至1984年2月7日下午,因脑溢血溘然长逝,享年71岁。
    读到这样的文字,老朽就想起了解放初期,京剧和川剧界的一些演员都有吸鸦片的恶习,后经人民政府教育才戒掉毒品......
    现如今,过去的鸦片大概是没有听说了,但据传说,现在的演艺界又有不少人吸*毒,不仅吸*毒,还经常可以从娱乐媒体看到,演艺界的男女爆出各种性之丑闻,却美之为“绯闻”,我们的某些官员欣然参与,趋之若鹜,以至于众多被处置的腐败典型,均有各种艳史传出......
    查阅影业界资讯,见到1934年叶秋心参与主演的“春宵曲”,其故事梗概为:乡村中学校长李正,为人质朴严肃。一天,领取三千元教育经费,顺途游览上海,下榻旅舍。其侄小岚,就读某大学,热恋舞女珊珊。翌日,小岚换穿朴素衣服,陪叔游园,遇珊珊正与另一友人沈少英约会,心殊不悦。晚上,小岚往访珊珊,少英妒火中烧 ,遂冒小岚名拨电话约李正来旅馆晤面。李正果至,发现小岚、珊珊生活不检,大为不满。小岚惧叔严厉,乘隙溜走。珊珊知李正身怀巨款,佯诉身世悲苦,忏悔往昔错误。李正为其所惑,怜悯劝慰,勉其自新。珊珊乃乘机取酒为之御寒,李正竟至醉倒。翌晨,李正发觉睡在珊珊床上,惊悔糊涂,及至发现巨款被窃,懊悔不迭。自此无颜回校,暂匿上海。珊珊在外避风若干时日,以为风声已过,又回上海,与少英混迹舞场。一天,珊珊于舞场遇旧友何建臣,相互调情,引起建臣与少英冲突。建臣系恶势力人物,赶走少英后公然挽着珊珊走出舞场,被小岚发觉,暗随至住所,召李正守候门外,自己则赶赴警局报案。少顷,建臣偕珊珊外出晚餐,李正上前阻拦,小岚也领警察赶到,拘捕珊珊、建臣。教育当局念李正系一时之误,依旧令其返校复职......
    这大概就是1934年社会习气之反映,但当笔者看到最近著名演员葛优和章子怡之床上戏,章子怡酥乳赤露被葛优肆意抚摸的镜头,由视频播客筱峰传出,看着实在鄂然而恶心......
    由此想来,叶秋心可能早就厌倦了这一切,当工人,虽说半身凄凉,却也令人尊重......
    6:31 2013-10-20

 


 

作品集朱蓬蓬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