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从《大武生》开始

时间:2012-02-07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榆荚精 点击:
        《大武生》其实真的讲了个不错的故事。
        虽然高晓松硬是把武生和武侠搞混了。那刀光剑影生生是武林高手过招,全无了京剧里的“唱念做打”了。高晓松是个北京人,他电影里的京剧都已经仅仅限于一个好看的扮相应着鼓声一抬脸一扬眉了,或许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所能留下的京剧,在铺天盖地的现代生活中能看到一个脸谱就算是发扬传统文化了,在那么多西洋音乐里听到几声笛子就算是中西结合了,还到处去显摆说,这是我们中国文化的精髓。哼,想想突然觉得很悲凉呢,那一代代的名伶都在历史的罅隙里叹息啊。再如《霸王别姬》中,陈凯歌借程蝶衣之口说,现代戏是一个实,而京剧最讲究的是情境美,各种行头和唱念做打都是为这个情境美,要是一样破坏了这种美,“这么一弄,就不是京戏了。三五人可作千军万马,六七步如行四海九州。还有一个细节,电影上篇里关家科班练功的地方一直悬着的一副画,就是著名的清同伶十三绝。那个看似残酷的班主其实是只梨园里一个心态正常的老前辈。转念想到上次看春晚,两个小家伙竟然把京剧唱得腔正字圆,那个不过四五岁的小孩活脱脱一个老成的猛张飞,不禁让人心里一个喜再一个松。或许还是很庆幸的,毕竟这个根并没有断。






       最近看红楼,又看到尤三姐和柳湘莲的那一段,让人伤怀,也最记得之后他说的那句,你们那个大园子,恐怕除了这门口的两个石狮子,都是脏的,何其犀利,何其落落寡合。也总是想起86(84?)版电视剧里贾宝玉那一个盈盈泪光的镜头,这样的人儿说是“秉承灵秀之气,上不能成仁人君子,下亦不能为大凶大恶。置之于万万之中,其聪俊灵秀之气则在万万人之上,其乖僻邪谬不近人情之态,又在万万人之下。若生于富贵人家,则为情痴情种,若生于诗书清贫之族,则为逸人高士;纵然偶生于薄祚寒门,断不能为走卒健仆,干遭庸人趋制驾驭,必为奇优名娼。”
       宝玉是身在了这富贵人家,成了个痴种情种,一生牵绊坎坷,他柳湘莲是家道中落,倒是落得个爽快自在,可竟还是在情关上留下了,也是呀,若这一关都能过掉,岂不是和那些个逍遥云游的臭道士一个样了,这世间还有什么恩怨情仇,柴米油盐,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看破红尘实在是人不应该承受的状态,禅机不可破,正如天机不了泄露吧。 可这两个人都随着那癞头和尚走了吧,实在有些记不清了,只记得他们都怀着人世间的风尘寻寻觅觅去了,谁又知道呢?落得白茫茫的大雪会将宝玉的那件猩红的大斗篷也掩盖吧,真真的干净。人世间不管如何变换,时间和自然从来不动容。
       说到戏子,我真的还想说说张国荣。他是天生的戏子,戏中,他分不清戏里戏外;戏外,他亦是分不清戏里戏外。分清又如何,人生本就如戏,戏本就如人生。这样的自我放逐何尝不是一种人生?有人说,演员是最荒谬的工作,因为他的身体里藏着无数的灵魂。从一而终的人只能藏一个,或许这样的人不能算是一个优秀的演员,但却是一个痴人!不疯魔不成活,这样的人才是真正地艺术家。纯粹,注定在这个大千世界不存在而备受瞩目,就像遥远的星光。我说,让那些天之骄子尽情发光发亮吧,托了他们的福,我才能够看看这个世界隐藏在黑暗中的美丽,而这些就足以支撑着我在这个越来越脏的地球一直好好地生活到死为止。生命只有在纯粹的美丽和残酷的现实冲撞的时候才肯谦逊地靠边站,显得远不是那么贵不可及,因为有些东西是时间带不走的,可生命不是。但是生命也是极大度的,是它成全了释放了的美丽,才能成为天边更加璀璨的一颗星。
       《霸王别姬》的背景也设在了近代,世间百态,纷纷扰扰,喧喧闹闹。一拨拨人在这个世界上你方唱罢我登台。可他程蝶衣一直在梨园,虞姬虞姬奈若何。日本人残忍可是总算是拎得清;他国民党的兵是粗鄙,那一句“青木要是还在,京剧早就传到日本国去了。”何其哀哉!最初的共产党那是真好,大俗到了大雅,因为都是赤忱的真心,然后总要过文化大革命,那时候的人好像真的什么都不怕。无敬者无畏。这些人长大了,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都成了什么,谁知道呢?世道真的是变了,最后就成了我们当下。谁还会用二十多年的血泪换这成角的功夫,虽然不知道是进步还退步,但这就是时代,我们没法违抗一个时代赋予我们自己的思想意识。我想要安乐享受生命是没有错的吧,个性的解放就是随着自己的信念生活不是吗?虽然惋惜着,但我们只是我们自己。如果只是安乐知足,其实并不能构成当下或者过去,贪婪和欲望是人类亘古的本性,我不禁暗自笑了,这只能是偶然的一种美好心态。
        毕飞宇说:“只要别再发明什么“新”天堂,引诱千万人头破血流地往前冲,也不要发明“后”地狱,恐吓千万人背对着假相中的黑色世界撒腿狂奔。”那个时代的忍辱负重就像是前者,而这个时代的急躁就是后者。那么毕飞宇期望着二十一世纪,他的孩子将生活着的时间里,这两者都不发生。可是怎么办呢,十分之一的世纪已经过去,而似乎这个噩梦还远远没有结束。我们注定要背负着思考的重枷跟着人群的往前奔跑,永不停息。
        让我回到《大武生》吧,其实这部电影真的讲了一个不错的故事。但是这部一个半小时的电影里讲这个故事实在是太匆促,所以的情节拐点都那么突兀,剧中角色的感情都来不及转变,更别说坐看“电影”的我们。
        不过托这部电影的福,原本对于韩庚和吴尊是怎么也分不清的,我现在终于能认清楚了,还残酷地发现,貌似吴尊更帅一点。不过依然很好奇,怎么这俩相似都如此之高的人,高导演竟然敢放在一起用,还是演性格各异的兄弟。更好奇的是,高导竟然还能让刘谦演某奸奸的局长,当然最后演成了一个“贱贱”的局长,好吧,见证奇迹的时候难得可以有,只盼望不要一直活在“奇迹”中,作为一个普通人,我还是比较喜欢正常的生活。再来说说大S吧,由于本片中除了偶尔客串客串的几个经验演员外,都是演技待改进的同学,于是相比之下大S的演技就突出了,毕竟也是在演艺界打滚了这么多年的老手了,这点功夫还是要得的,惊喜的是大S的旦角扮相竟然很惊艳呢。但是剧本没有给足这个角色魅力。混乱的感情根本没有落脚点,最后就和一块匾自觉殉葬了么?还不如跟了癞头和尚去呢,不过也好,留下那两个哥俩还能传承京剧艺术,让人错觉得何其有希望。
       可最后那年轻的哥俩依旧能阳光帅气地说着无畏的话语,好像时间也从来没走,什么都没有发生,而我却发现,其实还是韩庚更帅。
       这样的电影也好,我发现的只能这么多,那么我就可以做个好梦了。
                                                                                                                                  于2012/2/7
作品集榆荚精 电影 京戏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