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拚弃完美,拥抱“小确幸”

时间:2012-01-11来源: 作者:温柔小娴 点击:

 某一刻,我突然想,我要改变自己,这样下去,我的生活会越来越糟糕。我要容忍先生回家后在屋子里走上一圈再换鞋,容忍他不用洗澡就可以上床睡觉,甚至我要放弃自己一度喝最昂贵茶的习惯。

  其实,生活可以简单一些,无所顾忌。而我却是个极度追求完美的人。十八岁,为了去听一堂心仪男老师的讲座,跑去向隔壁宿舍的女友借一条美丽的丝巾;二十二岁,朋友Andy结婚,因为席间洒在衣裙上的几滴红酒,径直跑去就近的高档服装店换装,整整花去我一个礼拜的薪水;就连几日前默许自己从超市选购来的绞股蓝,因为味道不及铁观音而再掷垃圾筒。我,讨厌自己。

  于一个周末,邂逅一部美国影片《复制娇妻》(又名《斯戴佛的妻子们》)。由弗兰克·奥兹导演,由著名影星妮可·基德曼和马修·柏德利主演。影片所述的是一群男人以及他们妻子的故事。乔安娜(妮可·基德曼饰演)是一个在电视界赫赫有名的女性,而她的丈夫(马修·柏德利饰演)为了能更好地照顾她的生活,应聘到她所在的电视台,可好景不长,由于妻子乔安娜主创的电视节目里的女嘉宾同别人私奔,导致女嘉宾的前男友找电视台闹事,其结果影响到乔安娜的前途,电视台解雇了她。她的丈夫怕她情绪陷入低迷,辞了职,带着她以及他们的孩子们由曼哈顿搬到有钱人居住的高档社区“斯戴佛”生活。

  “斯戴佛”生活的全部是中产阶级,其生活环境和生活质地都令人愉悦。而不久后乔安娜发现邻居太太一个个都不像人,她们太完美了:曼妙的身材、高雅的谈吐、对自己的丈夫低眉顺眼;她们不但整日埋首于家事的锁碎、忙于学习取悦丈夫的各种“花招”,而且性格都千篇一律地温和讨喜,以至于缺乏情绪及个性。除了她在小镇上新结识的朋友芭比例外,芭比是一名喜爱胡思乱想、尖酸、并酗酒的太太,显然还存有人性。她和芭比开始调查邻居的家庭真相,从网上搜索那些妻子们的资料,得知她们个个无不都是身份地位显赫的上层社会人物,有的是法官,有的是州长,有的是企业老总,有的是大学教授,个个头上的光环都闪耀着迷人的光芒。 

   而“斯戴佛”的男人们有个男人俱乐部,平素所有的男人们都聚集在那里,他们都串通好,把自己的太太个个都换成卑躬屈膝、千依百顺的复制机器人。这些有钱的男人在“斯戴佛”小镇上,定下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而且把娶机器人妻子作为那里的风尚

  乔安娜和芭比的调查,不知不觉中搅乱了小镇人们原来的生活,机器人太太们也开始有点觉悟过来。实际上,更可怕的是,这些完美的机器人太太,都是由真人变成的!

  丈夫们为了使自己的妻子变得完美,不惜通过高科技使她们变成机器人,彻底地扼杀掉她们的人性,从某个意义上来说,她们已经死了。更可怕的是,乔安娜和芭比也被小镇的男人们盯上了,毫无疑问,按照规矩她们俩也必须成为机器人。

  当乔安娜的丈夫得知那些妻子们的脑部都装置了芯片时,他先采取和妻子长谈一次,比如不要穿深色的服饰,不要和丈夫说话用咄咄逼人的语气,就在乔安娜完全变成一个淑女型的贤惠妻子时,却没能逃脱和其他妻子一样变成机器人妻子的命运。

  为了她对丈夫的爱,在看清整个装置过程后,她答应了将自己也变成机器人。以后的日子,她和其他完美的机器人妻子一样,上超市选购,低声和别人交谈,任由丈夫手中的遥控器来使唤。

  一切都那么完美,斯戴佛的party如约进行,丈夫们彬彬有礼,妻子们舞步翩跹。音乐响起,一切如梦似幻,可就在这时,乔安娜的丈夫破坏了所有控制妻子们的线路,一切处在慌乱之中,所有的妻子们恢复了最初的状态,大声地和自己的丈夫说着话。 而这时,乔安娜的丈夫告诉大家:我根本就没同意让妻子变成机器人,因为我不想和一个没有人性的机器人生活在一起,全场哗然。

  镜头转换,记者在采访乔安娜:你认为生活中有完美吗?她回答道: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台下的丈夫看着她笑得恣意而坦然。生活驶入原始轨道。

  我记得电影开始前解说员在解说这部影片时说:无论是男权社会还是女权社会,只要大家和谐,这个社会和谐就好。谁说不是呢?

  说起完美,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一个网络新词“小确幸”。

  “小确幸”一词是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树发明、翻译家林少华翻译的,意思是“微小而确实的幸福”。“小确幸”面世以来,受到了网友们的追捧, 有个专栏作家加肥猫著有一本书《你好,小确幸》,他的这本书中就列举了他的诸多“小确幸”。林少华评价说:“找得太准了,就像一颗红得透明的樱桃准确地投进我们的口中。笔调轻松俏皮,绘声绘色,阅读它本身就是一种“小确幸”。

  村上春树在散文集《兰格汉斯岛的午后》中说,很多事物都可以产生“小确幸”,只要你用心体会就成。村上春树有个奇怪的嗜好,喜欢买许多来不及穿的内裤,然后洗得干干净净,一个个像寿司卷那样卷起来,整齐地摆放在抽屉里,内心会有一种满足感,他说这就是“小确幸”。

  日常生活中,其实有很多“小确幸”将我们包围,让我们温暖,使我们沉浸其中,不愿自拔。

  前几日,我正在上班,父亲打电话说,他就在我办公的楼下,一阵狂喜。穿了大衣匆忙赶到楼下,一边又在担心是否家里有事情发生。可见到父亲时,他却说:我给你送钱来了,去买过年的衣服。我说你大老远地跑来就为这个,再说我现在也不缺钱花。他说,那不一样,从你小时候起,每年这时候,我和你妈就给你准备过年的衣服了,只要我们不死,这个

规矩不能破。说完,他说还有事,就走了。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我怔怔地立在那里,寒风中,温热的泪夺眶而出。

  从衣柜里取出几日前脱下的牛仔裤再次穿上,发现里面有几块钱,是“小确幸”;女儿学会了画一种好看的鸟儿,是“小确幸”;邻居大妈告诉我今天的芹菜降了两毛钱,是“小确幸”;晨起时发现阳光很好,是“小确幸”;弟弟打电话说,他花了两块钱买彩票,中了五块钱,是“小确幸”;妈妈告诉我,超市年末酬宾搞活动,面价便宜了不少,是“小确幸”;玻璃橱窗里女模特身上的衣服很合自己的口味,穿上正好合适,就买了,是“小确幸”……其实,生活中的“小确幸”无处不在,你得有一双去发现的眼睛。

  作为“小确幸”的创造者,村上春树不止一次提到自己的“小确幸”。1991年初到美国,因为自己喜欢的唱片太贵没有买,而三年后他在波士顿一家旧唱片店里以很便宜的价格买到了它。他声称:“把它拿到手的时候我真是高兴死了,虽不至于双手发抖,却也不由得咧开嘴角。终于没有白等。”为此,村上春树说出了关于“小确幸”的名言:“生活中为了发现‘小确幸’,或多或少是需要有自我约束那类玩意儿的。好比是剧烈运动后喝的冰镇透了的啤酒----唔----,是的,就是它!如此让一个人闭起眼睛禁不住自言自语的激动,不管怎么说都如醍醐灌顶。没有这种‘小确幸’的人生,不过是干巴巴的沙漠罢了,我认为。”

  其实,追求完美是个极其艰辛的征程,而将这些个“小确幸”转换成最为持续和长久的温暖,才是绚丽斑斓的生活不可或缺的。
 

作品集温柔小娴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