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哥的传说

时间:2011-10-30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丹青红竹 点击:

    清晨,天有点寒。湘子庙,清脆的钟声、清晰的木鱼声、院子里袅袅升起佛香的烟气。身着西服的香客恭敬地献上三支大号的佛香,口中念念有词。
    故事发生在一个平凡的街道里,故事以这样一个静谧清幽的清晨开场。
    故事的开场便给人以疑惑与搞笑的感觉,在古老与现代化相结合的长安城里,街道两旁矗立着的一座座古式建筑衬之以街道上形形色色的车辆。
    一个衣着光鲜穿着阿尼玛的名牌西服皮鞋擦得油亮的中年人,坐着司机开着的发亮的黑色轿车(抱歉我没有看清楚是什么牌子)在一座大酒店门前下车,接着在酒店门口服务员“欢迎光临”的声音中面不改色地走到马路对面的卖油泼面的小摊边坐下。
    对,没错,油泼面。故事的真正开场正是由吃的这一碗油泼面开始的。
    故事一开始是以搞笑吸引观众的,梁英雄搞笑的动作、展毅装出来的那种镇定、谎言被拆穿时的那种尴尬、韵味十足的陕西地方话。
    以轻松的氛围我们进入故事,一步一步地了解了事情的原委。
    展毅,一个从小被街坊邻居们养大的孩子,怀揣着湘子庙.COM的梦想在几个兄弟的帮助下编织着谎言去筹集资金。而他的本来工作只不过是一个送方便面送饮料的小人物。
    一碗油泼面,一个又一个的意外接踵而来。
    认识了自称是家庭教师被人四处找寻实际却是富家女的陈怡君,撞坏了从彪子那儿借来的客人送来保养得轿车,接下来便出现了推动故事继续发展的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三万块的修车费。
    故事讲的本来就是生活在一个小街道里社会底层的人的生活,三万块对他们来说都不是一个小数目。于是顺理成章的有了展毅对陈怡君的“扣押”。既然男女主人公都已出场,那么这个故事还是免不了俗套:爱情这一重要的元素就此展现。
    故事中最令我感动的还是那种草根阶级的兄弟情义,跟展毅一起送货的梁英雄、卖房子的蜗牛、修车的彪哥。其中最喜欢的还是酒店女老板,豪爽、大方、干脆利落,也正是她帮展毅把卖掉的小货车又给买了回来。
    关于这种草根阶级的生活,记忆最深的有两个镜头。一个是展毅把货送到之后,小卖铺的老板娘说,我跟你杂说的,俺这儿这个卖的不好,要卖红烧牛肉面,你每次都记不住。扣你三块,下回注意了(人家是用地方话说的,韵味十足)。一个是展毅在陈怡君走后一个人和闷酒,英雄、蜗牛、彪哥、筱筱突然全都出现,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瓶啤酒。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前面好几次展毅一个人喝啤酒我都没有看到酒瓶里的沫子,而这一次当,五个酒瓶碰在一起的时候,我清晰地看到了酒瓶里泛起的泡沫。
    我坚持认为故事应该在陈怡君穿着婚纱追展毅,展毅停了一下开车继续走而结束。因为现实其实是很残酷的,而那样也有一种决绝的美在其间。一如几年前看《阿甘正传》,我始终认为片中那个说喜欢飞翔的女孩应该在窗边一跃而下,那样她就真的可以飞翔了。
    就像插曲中用方言唱的:“爱情是一道快餐,让我食不下咽;艺术是一条门槛,我无法高攀;理想是一场春梦,我离它越来越远;回忆是一颗子弹,我用它来结束我的悲观。”也许就是因为现实很残酷,所以故事才会留下一个中国式的圆满结局吧!
    独坐楼台观明月,一夜琴声弦泪落。曲未终,情已远,为谁相思泪空弹。清风酒香秋已然,声声低吟送轻寒。月又圆,人不眠,谁知何日能婵娟。谁能了解其中味,谁会了解你的心。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我希望所有人都能记得自己的梦想,我希望所有人都能为自己的梦想而不懈奋斗,我希望这个世界能多一点欢乐少一点悲伤,我希望每个人都能幸福的活在自己的爱中,我希望我一直等的那个人……
    ps:1、影片中那个糖葫芦西施确有其人,本名康晓菡,因在西安交大南门卖冰糖葫芦而得名。而她的家乡,呵呵,跟我一个地方,河南安阳。
       2、看着古韵十足的西安小巷,我突然想起前段时间在回民街遇到的那个有趣的卖烟的老太太。我在老太太的摊位前指着一个印有“灣臺金”烟盒念到:“wan yi jin。”老太太说:“不是这么念的,应该从右自左念jin tai wan,这是台湾的烟嘛,看这儿还有孙中山的头像呢。”马哥说:“这好多外烟呢(外省的烟)。”老太太情绪有点变化:“这烟怎么能是外烟呢?台湾是中国的啊!”马哥连忙解释他说的是外省的意思。最后没有买烟,老太太一点儿都没急,反而笑呵呵地说:“哦,你们不买,就看看。呵呵……”

作品集丹青红竹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