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关于书的若干碎片

时间:2011-04-29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雪乃五月 点击:

   很久没静下心来看本书了。万籁俱寂,躺在床上,淡淡的书香围绕着,读或不读,都是享受。然太多是死狗般沉睡,少有这样的雅意。便是睡不着,也没这般的兴致,宁愿睁着死鱼般的眼睛凝视着死水般的黑暗。脑海里纷至沓来,神色间恍然如梦。在说不清的清醒迷茫里,任手中的香烟燃成灰烬。那瞬间,心中会转出一千个一万个画面,然每幅都模糊,难以辨认,如烟般氤氲,试着触摸中,倏忽不见。然后便是更深更浓的烟袭来,幻化成夜的毒药……
   现在回头看琼瑶的东西,终觉好笑了些。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成熟吧。其实还是留恋小时看琼瑶的感觉。无瑕的心好像唯有纯洁无染的爱才对了胃口,尿到一壶。眼睛可以揉沙子,但爱不能。所以看到大人间吵架,便满脑门的疑惑:爱就好了,干嘛要吵呢?吵的爱,还是爱吗?但现在知道了,有种酒可以加上冰块喝,据说口感会更加清冽。并没喝过,所以无从体会。但我仍然喜欢喝纯纯的酒,尽管能入口的酒里面其实也有冰,不过是另种水罢了。
   至今我还记得《彩霞满天》里关若飞唱给殷采芹的歌:不管你的心在何处流浪,我一直在这痴痴地盼望。你的每个微笑我都珍藏,你的眼泪让我心醉神伤。不管岁月怎样消纵,我等待你直到白发如霜!闭上眼,忧郁的钢琴声,一张憔悴英俊的脸,或者再煽情些,眼角缓缓流下的泪水……我承认琼瑶绝对是写情的高手,因其中的缺憾让人心痛,心痛后便会为这不舍的痴情感动。以至在以后很长段时间里,一直把关若飞当偶像崇拜着。为一个深爱的女人,做再多再大的牺牲,都不掉价都是爷们吧。我若有他千分之一万分之一,也是好的。但现在想,这并不叫牺牲,这过程于他何曾不是幸福?所以满脸泪水的关若飞的形象,于他真真是个亵渎了。他享受那过程,他很甜蜜。
    再稍大些,迷上了红楼。那时不过惊叹雪芹灵性剔透的文字,至于大旨谈情云云,一概茫然。如今再读“今凡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考较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我之上。我堂堂须眉,诚不若彼裙钗。我实愧则有余,悔又无益,大无可如何之日也”,其间深情怅惘,剖尽肺腑,足见此书写实之不虚了。因其确有其事确有其人,故悠悠读来,仿融身其间,悲欢离合种种,倍觉亲切。他们曾是活生生的生命,他们在那个叫大观园的园子里,爱过恨过哭过笑过,他们鲜活的灵魂触手可及,他们的身上还带着体温……
    我终于可以明白在济济一堂欢声笑语之际,宝玉为什形神落寞了。是因为太珍惜,才如此的不舍呵。“盛筵华席终散场”,我看那绽放的烟花,我流着泪,因我知道,下一刻便是死寂。这泪水,只怕在它沉寂再流不出了。我用提前的眼泪,祭祀古今一梦的注定的悲凉吧。
    听说刘心武好像充高鄂的角色,续写起红楼了。听了真真无言。红楼的文学性思想性艺术性已成绝顶,干嘛非要狗尾续貂呢?但这也好像抬举了。以刘大人的水准,凭些自以为是的臆断,他的续,多半是个佛头着粪吧。你爬香山都连呼带喘的,还要登珠峰?!但这样也好,武大郎和姚明比身高,不但个矮,分明脑子不灵光了。
    路遥的中篇《人生》很早就看过,根植于黄土地的路遥有太多乡土情结,所以处世远没城里的人灵活。文章若剖了自己的心,便如金庸笔下的解血大法一样,威力无匹,但注定要耗力伤身。路遥去世时才四十三岁,因为肝硬化。《平凡的世界》算是他的绝笔之作了。这部书写得很辛苦,脱稿后的路遥一度沉浸在书的情节里无法自拔。这部书耗了路遥太多的心血,是用生命献的胜宴,这其中太多的感慨,都隐藏在书中的某个片断某个章节里,像路遥深情望着黄土高坡的眼睛,让人不忍猝读。早晨从中午开始吗?路遥心中的早晨,是否有老母亲凝视的目光?让这位农民的儿子,悲欣交集。他拼命用文字诠释这世界,以卫道士的狂热去祭拜滚烫的圣坛,却最终倒在这无法言说的思想之前。与其是肝让他远离,不如说不可言传的思路抑郁了他的脉络,郁积于肝,不得排遣。因此懂得,所以苍凉吧。
   《平凡的世界》一直没看,我深信那里有路遥的灵魂在。不忍惊扰,我知道他是累了——如我一般……

作品集雪乃五月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雪乃五月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1-04-08 21:04 最后登录:2011-07-01 1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