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初心

时间:2015-05-23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建美 点击:
 夏天的一个晚上,八点钟,我和爱人在校园的林荫道上散步。突然听到男女激烈的争吵声。是开车出事了吧!我和爱人第一感觉都这样想,因为这年头,丰衣足食,人们除了炫富心理,有事无事的开着私家车转悠,大概也没有什么值得竭斯底里的事。
  我们循着声音回去。
  穿过茂密的柳荫,远远望见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一辆白色的轿车前面,两车的头尾组成直角,我侧脸对爱人说:“看吧,果然是撞车了。”
  白车横在路的左侧,似乎是转弯时与对面驶来的轿车产生了刮擦,因为车头的前面空间很窄,技术不过硬的司机是很难驶过去的。
  “一看就是白车的错,在这么窄的路上掉头,太危险了。”爱人应着。
争吵声更激烈了。看的清了:是站在白车旁的一男一女,都高高的个子。两人厮打了。女的去抓男人的衣服,男的顺势向女的胸部一拳,接着又在倒地的女人身上飞起一脚。女人瘦瘦的,无缚鸡之力。可能同为女性的缘故,我很同情。无奈,这架势,我和爱人两个一起上,也不是那男人的对手。男的,看上去不到三十岁,平头,方脸,身强力壮,五大三粗,这使我想起了赛场上的拳击。我握着爱人的手不由自主的用力,心理暗示,要慎重,只能智取,不能强攻。否则自己搭进去是没有丝毫悬念的。
我们停下了脚步,想从男人的争吵和女人的哭诉里听出事情的端倪,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白色轿车里传出了孩子受到惊吓的哭喊声,我屏住呼吸听:“爸爸妈妈别打了,妈妈你不要生爸爸的气了,回家吧!”孩子一遍遍的哭求着。“不想过,你滚,滚的远远的,孩子你别想要。”男人喊着,继续无情的打着。女人坐在地上,她尖尖的嗓子,竭尽全力的嚎叫着:“你凭啥打我,我爸妈还没打过我,你凭啥打我……”女人想挣扎着站起身。她是拼命反抗的。她终于没有站起来。
听明白了,不是撞车,原来是一家人。我感慨道:“一家人,男人这样不留情的打,要是我,是必须离婚的。”
我拉着爱人的手,试探的向前靠近。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车门猛地开了,车里蹿出个六七岁样子的女孩,穿着白色的旗袍,脑后扎着马尾。她不顾一切的扑向妈妈,小小的身躯护住妈妈,恐惧的嚎啕着:“妈妈,你别生爸爸的气了,你回家,妈妈,别生气啦,回家,我要你回家……”可怜的孩子,小小年纪,亲眼目睹至亲的人血腥的厮杀,她精神上受到了怎样的折磨。
母女俩紧紧的拥抱着,哭声交融着连成一片,划破了寂静的夜空。
因为孩子的保护,男人停了下来,他两手卡腰站在那里生气。我定睛细看,这青年看上去挺面善的,白白的,不胖不瘦,圆领的白色体恤,简单自然,大大方方的。
再看女人。是位文人。穿着米色的连衣裙,高高的颧骨上架着一副眼镜,稀疏的头发低低地捆在脑后,齐齐的刘海,透露出凡事认真的个性。她站起身,弯腰趴在女儿肩上。她哭的更伤心了。她大概想离开仇人似地暴打她的丈夫,她又舍不得懂事的女儿,她矛盾并痛苦着。她伤心欲绝,忽然双膝跪地,整个身体抽搐着。我料想她的裸露的膝盖一定刻出血来。
我流泪了。他们的女儿也是。孩子撕心裂肺的哭着,散乱的头发被眼泪、鼻涕牢牢地沾在脸上。孩子和妈妈是心有灵犀的。况且她看到了妈妈扑通跪地的情景。孩子是怎样的心疼。
我想,单掌是拍不响的,但事实是女人吃了亏。我弯腰扶着女人的肩头,抬头望着青年说:“她给你生儿育女,不容易,有问题解决问题,打人是不对的。”我低下头对女人说:“你有这么懂事的女儿,她吓坏了。纵有千种理由,可孩子为了家庭,不顾一切的央求,你们要有孩子一样的初心,为家庭而舍私怨,那是孩子的幸福,家庭的文明。”
我试着拉女人的胳膊,她顺势起来,哽咽着和女儿向车里走去,男人也跟着走去……
看着离我远去的一家人,我呜呜的哭了,不知是为我成功的劝阻,还是为那受惊吓的孩子?我向身边的爱人要了餐巾纸。
作品集建美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