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连环套

时间:2015-04-14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建美 点击:
   爱婴被一位才貌双全的帅哥追求了,并发生了关系。她这才知道和朱这几年的夫妻生活是白过了。人穷的时候,有饭充饥就行了,一旦生活富裕了,提高生活质量是必须的,否则岂不是白活了。
   怎样才能摆脱朱呢?猛然提出离婚是行不通的。爱婴经过全盘考虑,她想出了办法。
这天爱婴打电话给自己的闺蜜琼和梓,哭诉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大体意思是她睡梦中似有说话声,起身扶楼梯静听,客厅里是丈夫和一女子的呻吟声。
爱婴悲痛欲绝。琼和梓安慰她说:该死的朱,本来就和爱婴不般配,要不是朱平时对爱婴百依百顺,疼爱有加,并有了可爱的儿子,早撺掇她离婚了。看来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多着呢!
琼和梓要替爱婴出头,惩罚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爱婴说啥都能忍,就是不能忍受感情的背叛,即使朱回头,她也不稀罕。她问好友是否真心帮忙,琼和梓说为朋友两肋插刀,在所不辞。
三人密议后的决定是:琼和梓搬到了爱婴家里。
开始朱觉的琼和梓是妻子的闺蜜,住在自己家里是常有的事。
日子一天天过去,琼和梓却没有要走的意思,朱渐渐感觉到她们的态度有些反常,说话似乎也若有所指,到底是她们诚心破坏自己的夫妻关系,还是处于无意?这俩人也不傻?老是妨碍人家夫妻生活,算哪门子事?
朱在晚饭后,抱了睡衣来到卧室。
琼和梓大声斥责朱:“你不是耍流氓吗?快回客厅你的沙发上去。”
朱红着脸说:“你们光这样那里行,我和爱婴是夫妻,你俩老是把我们给分开,没有道理。”朱说完,祈求的目光看着妻子。爱婴觉得火候差不多了,在坚持下去,激怒了朱就不好收拾了,于是低着头,情绪低落地说:“自从流产后,身体不如从前;抑郁烦闷,心神不安。医生说我提前进入了更年期。她俩怕我出事,才好心来陪着我的。我要离婚,”朱还没等爱婴说完,惊讶地问:“离婚?为什么?”“我现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也不是真离,等你表现好了就复婚。我啥都不要,家里的东西全归你。”朱一头雾水,开导妻子说:“咱有病看病,别说离婚的事。”这时琼说:“你是什么丈夫,爱婴那天差点出了人命,要不是我和梓看着,你早没了老婆,你儿子早没妈了。你就是自私,不为爱婴想,也得为孩子想想吧!看见你,就像怀孕看见反胃的东西,不舒服。”梓也跟着帮腔说朱。
朱不知妻子流产后会发生这么大地变化,自己不但没有察觉,还自私的想着夫妻之事。朱为自己的粗心感到惭愧。因为忙着挣钱,确实忽视了妻子。只要爱婴出气就行,反正又不是真离。朱同意了离婚。为表诚心,朱净身出户。他要妻子看他今后的表现。
爱婴的目的达到了,她自豪的想:这就是朱和自己的差距。
人往往总是这样,有时聪明反被聪明误。
爱婴很快卸掉了伪装,她像冲出牢笼的鸟儿,自由的飞翔,愉快的歌唱。
爱婴把自己的新男友介绍给琼和梓认识,她们为爱婴共同举杯,庆祝爱婴重获新生。
在琼和梓庆幸为爱婴做了件善事而沾沾自喜,爱婴东窗事发,新男友被老婆叫了回去。   爱婴和新男友仍藕断丝连,她的确动了真情,无怨无悔的付出自己的身体以及金钱。一年的光景,爱婴已是囊中羞涩。为了生计,爱婴硬着头皮出去工作。朱非常后悔是自己的无知导致了爱婴的悲剧,他要求复婚,爱婴说:“我们是两条平行线,不会有交点了。”
直到现在,他们仍各过各的。
 
 
 
作品集建美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