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心酸的老山羊

时间:2013-03-12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远山的寂寞 点击:
        已是青草茂盛的季节了,奉命守护“禁地”的山神们依旧毫不懈怠。圈在圈里的十几只山羊望着那些发黄、干巴巴的饲草料,一点食欲都没有。心里直犯嘀咕:禁令没有解除?山神的钱包还缺点那个?虽然潜逃出去换换口味的心里占据上风,但却担心冒然出动,会惹出麻烦和是非来,让主人即费周折,又破费钱财,逃出去?不能逃出去?心里十分矛盾。
       思来想去,最终定夺。黑头、大尾等几个老山羊对伙伴们说:集体出逃吧!即使让“山神”们逮住了,也法不制众!听后,众山羊一阵欢喜。
        虽然实施计划已经确定,但是种山羊还是有些担心,这种犯上作乱的举动,极易以火烧身。于是,大家一致推荐黑头为首领,给大家带路。在一个阴云笼罩、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之夜,黑头、大尾带领十几只山羊,撞开羊圈门,悄悄来到荒郊野外,寻找它们喜欢的野草吃。黑头走在最前面,一边吃着草,一边细心观察周围的动静。
         没过多久,从远处传来几声“扑通扑通”的响声,黑头抬头一看,见几个膀大腰圆、满脸黝黑的“山神”正气势汹汹朝它们跑来,手里拿着铁链、绳子等器具。黑头觉得势头不对,急忙“咩!咩!”地叫了两声,暗示伙伴们快跑,十几只山羊甩开四蹄,一路狂奔。
        山神训练有素,捉拿技术高超,几个回合之后,十几只山羊便被“山神”团团围住,束手就擒了。“山神”们喘着粗气,颇为得意地对十几只山羊说:怎样?落在我们手里了吧!竟敢到我们看管的地盘偷食“禁草”,看我怎么扒你们的皮。”
        已被众山神追赶得失魂落魄的山羊们,早已没了与之争辩和理论的勇气,一个个像泄气的皮球,瘫软地趴在地上喘息着,乖乖地听着山神们的安排和指使。
      “突突!”越野车在山路上一阵颠簸之后,十几只山羊被关进了“山神”们特意修建的一座羊圈里。羊圈的周围是四米多高的围墙,圈门口是严丝合缝的大铁门,由铁将军守护。别说胆小的山羊了,就是鸟儿也插翅难飞。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山神们准备去休息。“都给我在这里面规规矩矩地呆着!”一脸络腮胡子的“山神”说着,“咔嚓”一声,给羊圈门上了锁,转身回到屋里。十几只惊魂未定的山羊,顿时没了往日的神气,一副追悔莫及地样子。
         山神们走了。黑头、大尾看见伙伴们一副狼狈不堪的神态,不免在心中暗暗自责起来。黑头抢先发言:最先挨扒皮的是我,以前山神不止一次地提醒我,老黄历看不得啦,过去那会漫山遍野的草儿随便吃,现在让吃的才能吃,不让吃的绝不能吃。愧对兄弟们啦!看见老山羊满脸悲伤地样子,大尾的心里酸酸的,眼泪不停地往外流:最先挨扒皮的是我,我心存侥幸的鼓动大家出逃,无异于给山神的脸上抹黑,给主人心里添堵啊!接着,众山羊们便争前恐后发表自己的想法……
        天亮了。羊圈门外响起“咚咚!咚咚!”来回走动的的脚步声,还不时传来主人哼哼唧唧的央求声。这时,十几只山羊回想起昨晚“山神”们说的那句话:“看我怎么把你们的皮。”心里还不时地暗暗发抖。
       “咣当”一声,羊圈门打开了一条缝,透过门缝,黑头看见,几个“山神”正凶神恶煞般站立在羊圈门口。他们的主人正哭丧着脸,吞吞吐吐地回答着满脸络腮胡子“ 山神”的问话。主人的头勾着,两条腿哆哆嗦嗦,整个身子要倒下去的样子。
        “什么时候把他们放出去的?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络腮胡子问。
       “哪敢放啊!是它们自己跑出去的!我没想到它们会……”羊的主人回答说。
       “什么?私自放出去还不承认吗?还强词夺理呢!”络腮胡子暴怒得像头驴子地问道。
       “这不是我的错,是它们撞坏羊圈门才跑出去的呀!”羊的主人回答说。
         见羊的主人没有丝毫承认错误的意思,一个满脸横肉的“山神”用手捅咕络腮胡子一下,说道:“不承认也得按规定处理。”“对,必须按规定处理。”络腮胡子立刻回答说。
         络腮胡子说:如今上边的规定你是知道的。没什好说的,按规定交罚款吧!
         羊的主人问:上边有规定我是知道的,能不能给个面子,少罚点!
         络腮胡子说:那不行,一共十二只,一只羊一千,共计一万二。
        羊的主人说:这么多钱,我真的拿不出啊!再说一只羊才卖多少钱啊?买这几只羊的钱,还欠着人家没还上呢!
         络腮胡子说:拿不出也得拿,这都已经照顾你啦!按规定每只羊至少一千五。    
        这是看你的表现,少罚你六千呢!明白我的意思吗?说这话时,络腮胡子故意装出一幅可怜兮兮的样子。
        看你的表现,少罚六千,明白我的意思。但“明白我的意思”又是什么意思呢?羊的主人心里想:第一次送给他六千块钱,罚一万二,少罚六千。莫不是要我再送他六千块钱。主人清晰地记得:将六千块钱递给络腮胡子时,他先是抬头向周围看了几眼。然后,把那装得鼓鼓的钱包掏出来,将主人给他的六千块钱,用力塞进去,装进了制服兜里,整个一幅贪得无厌的眼神。
       苦苦哀求之后,仍没有结果。羊的主人暗暗地心里嘀咕:这不和罚款一样多吗!不行,说什么也不能再送给他钱啦!
         过了一个时辰,羊的主人再次找到络腮胡子,将络腮胡子拉到羊圈门口苦苦哀求地说:兄弟,不能再看我的表现啦!我想再表现表现,也表现不了啦,因为我实在拿不出钱来啦!羊的主人说这番话时,心里酸酸的,“唉”的一声长叹。
        络腮胡子见羊的主人没有再表现的意思了,语气即刻变得蛮横起来:不想表现就算了,那就按规定把羊扣下顶交罚款!并指使身边的人:把黑头、大尾等几个稍大一点的留下,把其余那些小的让他赶赶回去。过几天,再不交罚款,就联系屠宰场,把它们送到那里去。
        络腮胡子说到黑头、大尾几个老山羊的名字时,语气重重的,故意把声音拉得很长。黑头、大尾等几个老山羊,听了络腮胡子的这番话话,不禁打了个寒战。
        看到山神们那副凶神恶煞的面孔,听了山神们欲将它们置之死地而后快的话语,大黑、大尾几个老山羊,伤心的眼泪一滴一滴地从脸上滑落下来……
        自从那日之后,主人的那几只山羊没有了出逃的欲望。吃得肥肥胖胖的山神换成了对子干瘪、目光贪恋的年轻人。主人给羊添饲草是时,看不到黑头、大尾几个老山羊的影子,心里就像刀割般疼痛。

作品集远山的寂寞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