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拾荒者

时间:2013-02-16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远山的寂寞 点击:


    她经常光顾的废品收购站远在郊外,离她家约五六公里。她家住在华城阳光小区的一角,蹬三轮车单程至少需要一个小时。她每天至少往返一次。她看上去瘦弱无力,但一蹬起三轮车便有使不完的劲儿。
 她曾是曙光机械制造厂的一名仓库保管员。说不清从那一年开始,她以拾荒为业。只要她站在小区的楼下,轻轻一声“收了”。居民门就会把 积攒下的废旧物品拿到她的三轮车旁边。随后,她对成堆的废品撕拆,过称,记账,打包。张家多少钱,李家多少钱,她都记得清清楚楚,童叟无欺。
      她喜欢这份职业,尽管一天的收入很不稳定。每当看到一天的胜利果实,高兴得就像一个天真活泼的孩子。
      她乐于助人。有时邻居们用她的三轮车拉东西,她会把收购来的废品卸下,无偿地为邻居送货。邻居周大妈往女儿那里搬家,她忙里忙外,整整陪伴了一个上午。
      “说什么也不能白用你的车啊!”周大妈将搬运的物品收拾停当后,递给她四十元钱,欲作租车的租金。
      “都是老姐妹啦,用用车,给什么租金啊!以后需要我的时候……”她头也不回就走了。
       夏至那天,天气异常的闷热。车上装满了从商店收购来的旧纸箱,她吃力地推着三轮车走在回家的路上,豆大的汗珠不时地从额头上洒下来。
       汗珠流进她的眼角和嘴边,又是一阵难捱的刺痒、咸滋滋的味道。但她依然瞪得眼睛,注视着前方,提防万一。
      三轮车平稳地行驶,当行驶到天山路十字路口时,一个秃头的醉汉径直地向他走来,在她用力蹬着三轮车准备躲开的那一霎那,秃头醉汉像失去拐杖似地瘫倒在她的三轮车旁。
      她急忙下车,俯身欲扶起醉汉。只见秃头醉汉怒目圆睁,凶狠很地看着她。
      “喂,摔得重不重,需不需要我送你去医院……”她向醉汉表达自己的关切。
      躺在地上的醉汉满口脏话:“你他妈的没长眼睛,竟敢推三轮车撞老子,你知道老子是干什么的吗?知道撞了我以后是什么后果吗……”
      “绿灯,绿灯,我是按着信号灯的指示走的,是你……”她无奈地申辩着。
      听到吵吵嚷嚷地争执,十字路中央很快站满了人,她不知所措,急得直跺脚。她使出吃奶的力气去拉醉汉:“大兄弟,都是我的错,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
      秃头醉汉仍旧躺在地上不起,围观的人不禁发出一阵痛斥醉汉的责骂声。一位路见不平的老翁指着醉汉:“你装死啊?没有人性的东西!”
     片刻,醉汉“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抬起腿“砰”地踹了她一脚,骂道:“去你妈的!” 她的身子一斜险些摔倒。
     她挺直了直了身子,无言。醉汉转过身,又像暴怒的狮子一样扑向老汉。她一个箭步跨过去,将老汉挡在自己的后面。
     “滚开!”醉汉凶狠地吼叫道。
     “你欺辱我没关系,但你不能欺辱这位老人!”她用力阻挡着醉汉。 “砰”,醉汉又飞起一脚,重重地踹在她的身上。她仍然纹丝不动地挡在老汉面前。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人群中投来一道道愤怒的目光。醉汉见无计可施,悻悻地走了。

良久,她对围观人深表歉疚地说:“没事了,谢谢大家!”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她依旧蹬着那辆三轮车,走在废品收购站的路上。

那天,她推着满满一车废品,准备路过天山路的十字路口时。远远地看见路中间站了一大群围观的人。

“怎么了?怎么了?”她急切上前向围观的人询问。

“是个喝醉酒的,想要讹一个骑自行车的人。不料,就在他倒地的时候被后面的面包车给撞倒了。看样子伤很重,腿部骨折了……”围观的年轻人介绍说。

她用力推开人群。“啊,是他!”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俯下身子,对那人又仔细地端详一番,果然是那位曾倒在她三轮车旁的秃头醉汉。

神情沮丧地秃头醉汉喊着,叫着,“哎呀、哎呀”地呻吟着。

“还是赶紧送他去医院吧,大家伸伸手,把她抬到我的三轮车上……”她恳求地说。

她蹬着三轮车,吃力地拉着醉汉朝临近的医院驶去,随着车流渐渐地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作品集远山的寂寞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