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关于呵

时间:2011-06-26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雪乃五月 点击:

    贾岛有句诗: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据说当时为了是敲是推沉吟不绝,遇到韩愈老先生点拨,乃得定稿。韩愈老先生怎么想的不知道,不过于我的理解,前句旨在静,后句你要偷摸推下,显得波澜不惊太过平淡。而且推者,自然是心中有底,推后的故事了然于胸。因此少了悬念。敲就不同,开门何人,是男是女,是尼是僧,让人遐想。如此方回味无穷,耐嚼的狠。由此见文字的微妙,实是不可言说了。

    韦庄的词《菩萨蛮》有句:有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这里的呵是笑的意思。但很显然,呵的味道,并不仅仅在此。呵应该算不太常用的字——在网络没普及前。但现在,不知道呵的人,呵,好像并不多了。一个很简单的字,但世情人态,尽数包容。想我们老祖宗留下的东西,何等博大精深呢。这一点,别的任何语言都无法与之媲美。

  呵的常用,自然在于它所体现的亲和上。有慈祥有包容,有欣赏有呵护,有理解有共鸣。可以做大度的不屑,可以作暗示般的拒绝。唉,太伤感,嘻,太顽皮,啊,太傻,哦,有点冷淡,噢,有点诱惑,喔,有点萌态,耶,又太忘形。切,有点低俗。哈,有点豪放。哇,有点孩子气。唯有呵字,千般感情,诸多诉求,表达无爽又微妙无匹。

    囧字的流行是很悲哀的事,因为仅仅从形来看东西,总是失了深度。我们喜欢图片,而不喜欢精致的文字。我们喜欢赤裸裸的肌肤交战,而不屑做精神的交流。我们耐不住性子做顿程序有点繁琐的美味,而喜欢吃肯德基麦当劳,我们在匆匆的人群里停不下脚步,而并不清楚真的追求什么。我们太习惯随波逐流。我们太没自己的神韵在。也许,我们都是迷失的一代,曾经太多的美丽,已成背影。而我,便在这绝望的叹息里一天天老去。

    呵,忽然有点乱,一如此刻的心。无言……

作品集雪乃五月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3)
75%
踩一下
(1)
25%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