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老友记

时间:2014-07-14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秋水长天 点击:

老友记


  静夜,一个人闲坐,偶而想起过去,脑海里浮现久违的朋友面孔,点点滴滴如春风化雨,润湿眼底。
   老友,我们不能时时在身边,好像电话也很少了;我们不能第一时间分享彼此的快乐与忧伤,好像淡漠了;我们不能一起犯错一起哭,好像青葱岁月只留下斑驳的记忆。在这里,略述他们的一颦一笑,一麟一爪,希望能粗浅勾勒出他们的风采。他们虽相貌不同,性格各异,但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独特的人格魅力,不同的行为风范,象道道星光,在我平凡的人生旅程中留下别样的轨迹。由于目的在于描述当时的气氛与情节,故将真名隐去,权作假语村言。

                 大哥庄某人

  此君广额宽面,鼻直口方。浓眉大眼,树脂眼镜稍添文气;虎背蜂腰,西装革履更显豪迈。端的是一条堂堂正正的东北大汉。
  庄梦蝶是一切人的大哥。
  其实他在家只是行二,在朋友圈里年龄居中。但他从来以大哥自居,不惜隐瞒岁数,指天划地也得说他最大。大家惧他身高体壮,敬他行事豪爽大气,也就都把他当成大哥了。
他的大哥味是这样的足:“老弟啊,大哥在如意烧烤,给你十分钟,马上过来!”
你这边稍显犹疑:“大哥,我有点小事,可能得等一会?”
他那边已经瞪起眼睛,嗓门也大起来:“怎么,大哥登高一呼,你敢不应声而来?”
“是是是,马上到!”
庄大哥就是这么有大哥气派。
他为朋友帮忙,真是水里水里来,火里火里去,颇有及时雨的雅量。
“大哥,我有点事想找你帮忙?”
“有困难,找大哥,啥事?”
“这事有点麻烦,我……”
“说吧,别像个娘们。大哥能帮就帮,不行大哥还有哥们啊。”
朋友间有了误会、隔阂,也都要找大哥评理(有时其实是故意的,骗大哥的酒喝)。
大哥也毫不含糊,一通电话把众兄弟召集起来。
酒过三旬,菜过五味。大哥端起酒杯:
“知道今天为啥找大家到一起吗?”
“喝酒呗。”
“嘻嘻,臭小子,喝酒当然是目的之一。不过,”说到这里,大哥把脸一绷,“虽然一瓶啤酒只是十元八元,大哥这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是好哥们把酒干了,握手言和。不然,可饶不了你们,这顿酒就是你们请!”
那两位赶紧又握手,又碰杯,“大哥,你看看,我俩啥事都没有。”
大哥成功化解了一场萌芽状态(或者说是预谋中)中的冲突,心情好的不得了。
“良风有信,秋月无边,亏我思春的情绪好比度日如年,虽然我不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可我有广阔的胸襟,宽厚的背弯……”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最后的一句总是上挑、拉长,颇有孔乙己的遗风。
大哥虽然性格豪迈,武功高强,却颇好舞文弄墨、吟风咏月,典型的性情中人。
山城知名的画家书者,无不是他的座上嘉宾。
家里字画无数,柜中美酒千樽。
有一天几个人在酒店一番痛饮,大哥尚未尽兴。非拉我到他家,说夫人不在家,我俩可以再来点小酒,吹点小牛,并许诺家里的字画可以任我挑选。
大哥家的美酒我退避三舍。可大哥的收藏嘛,我早就垂涎三尺。
我俩勾肩搭背,一路大呼小叫、跌跌撞撞地闯进他家的书房。
老大从冰箱里拿出几罐啤酒,些许小菜,我俩重又对饮起来。
我问大哥,“嫂子呢?”
“老在我面前聒噪,吃我几拳,打回娘家去了!”
“别吹了,她把你打跑我还相信。”
“老弟,大哥虽说是文明人,平时讲究以德服人。不过嘛,康德说过:到老婆身边,一定得带着一条鞭子的。”
“哈哈,我还不知道你,老大?对待夫人,从来是语言的巨人,行动的矮子!”
“这次是真的,她触动哥的逆麟了。限制我喝酒,限制我交友。你说说,那还了得?”
“你平时酒喝得也太盛了!难怪嫂子说你。”
“别说是你嫂子,就是再有几个大舅哥、小姨子,敢和我啰嗦,大哥的老拳也照打不误!”
  这时,我听到隔壁卧室有声音。
  “大哥,你听,隔壁好象有人?”
  “哈哈,你小子别吓唬我,哪来的人。”
  “真的,你……”
我正要再说,看到悄声走到门口的大嫂向我直摆手,就顿住了。
  “老弟啊,我告诉你,老婆就是这样一种动物,远之则怨,近之则不逊,孔老夫子诚不我欺也!”
   我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
  “你得和大哥学着点,我……
  “哥啊,你让老弟和你学什么啊?学怎样教训老婆吗?”大嫂手扶门框,娇怯地问道。
   可一向豪迈的大哥听到这轻柔的问话,竟如遭雷噬,如闻狮吼,不可思议般地转过头来,       
   “你,你不是出差了吗?”
   “提前回来了,打你电话关机了。呵呵,如果不是提前回来,哪能听到某人的心声呢。”
   大哥朝我狂飞眼神,可惜我俩都是近视眼,白白费劲。
无奈只能明说,“老弟,你先撤吧。”
   老大就是老大,身处险地,总是先为兄弟着想。
   可我还有心愿未了,岂能入宝山而空回。
“大嫂,大哥许愿说我陪他一起骂老婆,就送我一幅字画的,你看?”
  “老弟,你随便选!”
  “臭小子,你还趁火打劫那你。”
   眼光瞥到大哥的右脚在蠢蠢欲动,似要和我的屁股来个亲密接触,我赶紧席卷自己中意的宝贝悄然而逃。
  “大嫂,看我的面子,别让我大哥跪搓板了,我这有电脑的内存条代替吧!”
  “老弟慢走,嫂子不送你了。”
   走到门口,隐约听到大哥的低声呜咽。
“不讲意气的家伙!”
   呵呵,马上一场家庭暴力就要上演,这个时候谁讲意气谁就是棒槌!

作品集秋水长天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